用生命当玩具

作者:索达吉堪布 发布时间:2014/03/10

用生命当玩具

少年儿童,年幼无知,平时在玩耍时,常常会造作诸多恶业。有些人到了晚年醒悟后才知忏悔,也有人终生被无明愚痴所覆,不知忏悔。

在一个小城镇的街上,来往的行人熙熙攘攘,忽然间,从高高的楼顶上,飞下来几只惊慌失措的鸡,咯咯地叫着,还没落到地面,又响起了几声爆炸声,人们定睛一看,眼前呈现一幅悲惨的景象:有的鸡已粉身碎骨;有的只剩下半载身子,还猛力地扇动着翅膀;还有的鸡流着殷红的鲜血,鸡毛竖立,鸡冠挺直。怎么回事呢?正当人们被眼前的情景弄得懵头转向时,从楼顶上传来一群孩子的欢笑声。原来那群孩子只是为了玩耍,他们把邻居家的鸡偷抓过来,把长长的鞭炮捅进鸡屁股眼里,然后点燃,再把鸡从楼顶扔下,以此观赏鸡在空中飞舞爆炸的场面。

真是惨不忍睹。那些鸡何罪之有?竟遭此不幸!孩子不懂事理,而造这种恶业。同样,大人们若不懂因果报应的道理,会造作更严重的恶业,因为成年人不仅有能力,而且更会玩。

在火车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摆弄一支玩具枪,他说:“给儿子买的,儿子在他姥姥家,我先玩了两天,挺好玩,还能打死老鼠呢?”“哦,能打死老鼠?”我接过话来问。那中年男子便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他如何用玩具枪打老鼠的经过:

午夜时分,家人都入睡了,我还在玩弄这支新买的枪,它的杀伤力还是很大的,开枪射击纸板,纸板立即被击穿,牛皮纸更不在话下。这时,我心里期待着一个活的目标。不一会儿,机会来了,一只刚生下不久、身毛还没有长全的幼鼠爬了过来。顿时,我兴奋不已,赶紧拿起枪支,嘡!就开了一枪,那小老鼠浑身颤抖着躲进气化炉芯凹处。我被逗乐了,乘胜追击,又向这只小老鼠开了第二枪,那小老鼠惊恐地乱窜乱跳,不知是病了,还是被我打伤了,它跑不快。

接着,我又近距离开了第三枪,枪口几乎触着它的皮肤,由于距离太近,有少许血迹沾到了枪口。真过瘾,那只老鼠已不能爬了,我禁不住赞叹这支枪的威力。而后又向小老鼠开了第四枪,第五枪,嗨!那小东西真够顽强的,挨这么多枪竟没有死,还呼呼地喘着气,我惊奇这弱小生灵的生命力。我又朝它的头部、耳朵、眼睛、嘴巴等各处接连不断地开枪,小老鼠的身体上布满了梅花状的孔。见小老鼠还喘气,呼吸未断,便打开汽化炉,火烧其身,直到它的四肢被烧焦,发出难闻气味,我才心满意足地停了手。我觉得自己象个英雄。

“捎给儿子的,你不怕儿子开枪打你。”听了那中年男子的叙述,我说。

“儿子打我?”那男子愣住了,怔怔地呆在那儿,呆了很久。

我见火车里的人对他所讲的打老鼠之事都漠然置之。我们若见他人或自己用金银及珍宝作游戏玩具都会觉得惋惜,然而以无上价值的生命作玩具却不以为然。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