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慈悲作引,放眼尽是灵丹妙药

作者:索达吉堪布 发布时间:2014/12/31

用慈悲作引,放眼尽是灵丹妙药

为了给人类配药,科学实验室不断进行动物实验,使成千上万的动物惨遭杀害。这与战争杀人,实际上没有什么不同。战争期间用人做实验被记入历史,有许多专家学者去研究,而用动物做实验,却很少有人过问。

有些地区闹禽流感,为防止疫情扩散,成批的飞禽被杀害。这种行为非常愚痴。设想,人若是得了禽流感,把其中一拨人杀掉,这是什么样的行为?

杀那么多众生,被杀者很可怜,杀者更可怜——这种命债需要多少时日才能补偿?用其它生命来换取自己的健康,难道是合理的吗?

当越来越多的人用越来越多的众生生命作为自己生命的营养液,当人们越来越笃信活物的医疗价值,当人们越来越贪恋自己的肉身,此时,藏医学以古老而又永不过时的崭新生命观,向世人亮出最耀目的一道风景:珍惜其它众生的生命,才是最好的维持自己生命的方法,因为我们与众生原本就休戚与共。

前世的业障病,依靠杀生根本得不到救治;今世暂时的四大不合,依靠杀生也绝不会达到延命的效果。哪怕有了一时好转,也会潜伏下未来恶化的种子。

以悲心浇灌的藏医学治病理念,是给予众生以幸福安乐,但绝不把人的幸福与对其它众生的杀害划上等号。众生本来就是平等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治病是因为珍爱生命,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要用最丑陋的杀害众生这种方式,去给这种情感蒙上一层血淋淋的遮羞布?

其实,只要有了一颗爱心,智慧之医“树”就一定会常青。放眼望去,满大地何处不是灵丹妙药,只看你有没有善于发现的眼睛。

藏医学的传统历来就认定,世上任何一种动植物(动物是指已经死亡的动物)全都可以入药,正如《医学四续》所云:“大地上没有一物不是药,如果不能把所见所闻的动植物配成药,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医生。”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要迫不及待地宰杀活生生的生命?为何不能费点周折去找一些具备相同性能的替代品?

唐代药王孙思邈在《千金方》之《大医精成》中说过:“杀生求生,去生更远。”

问:我是学医的博士,做药物研究。我做科研是为了治病救人,但在此过程中,要杀很多动物。从研究生到博士生,杀了不计其数的老鼠、兔子。毕竟生命是平等的,请问,这样做到底是对还是错?来世我会怎么样?

答:现在的医学实验,确实比较残忍。不仅在汉地,西方很多大学的科学实验室也有这种现象。用佛教的话来说,这是在造罪。当然,世人也许不这么认为。

你有一种敬畏心,这比较好。有位诺贝尔奖得主叫施伟泽,他写过一本书叫《敬畏生命》,我们要以这样的心态对待一切生命。

你的专业要改,恐怕有一定困难,但即便不能,最好也要多忏悔。在佛教中,关于忏悔的咒语是“嗡班匝尔萨埵吽”,无论你有没有信仰,这都是减轻罪业的一种方法。

要知道,不管动物还是人类,究竟而言,生命都是平等的。人怕死,老鼠也怕死;人怕痛,老鼠也怕痛。在用动物做实验这个问题上,不得不承认是一种极大的不平等。如果这样做,肯定会有负面的力量,给自己的未来带来痛苦。所以,我特别希望你做一些忏悔。

来世决定是存在的,对此科学家有过不少发现,佛教也有许多道理足以证明这一点。所以,来世会怎么样,关键靠你自己。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