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世的苦苦和行苦

作者:索达吉堪布 发布时间:2015/09/25

人生在世的苦苦和行苦

苦苦:

所谓苦苦,指前面的痛苦还未烟消云散,后面的打击又接踵而来,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比如说,麻风病还没有痊愈又生毒痈 ,毒痈还没好转又生脓疮;父亲不幸逝世,紧接着母亲也撒手离去,被怨敌抢劫一空又加上心爱之人命归黄泉。

曾有一则新闻报道,东北有户人家一天内连遭奇祸:孩子放学的路上,被一辆面包车撞死;父亲为了救他,拦车时被一辆轿车撞断腿;妻子难以承受这严重的打击,精神失常;老母亲听说后突发脑血栓,住进了医院。人们都说这家特别不顺,但其实也是前世或今生的业力现前,才导致了这些痛苦。

《贤愚经》中的微妙比丘尼,在家时痛苦屡屡发生在她身上,各种经历更是不可思议:一次,她因有孕在身,要和丈夫、儿子回娘家生产。途中在一大树下过夜,半夜时她突然临盆,流出很多污秽之物,结果引来毒蛇,咬死了她的丈夫。第二天一早,她爬去拉丈夫的手,才发现他已死去多时,当即伤心得昏厥过去。大儿子见此情景,大声哭叫,她又慢慢苏醒过来。无奈之下,她只好把丈夫的尸体丢在那里,肩上担着大儿子,怀里抱着小儿子,涕泣着上路。

半路遇到一条大河,又深又广。她就把大儿子搁在岸边,先抱小儿子渡河,回来再接大儿子。等她去接大儿子时,大儿子见她过来了,兴冲冲地淌进水里,不料竟被急流冲走了。她想去救大儿子,却力所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随水而逝。她悲痛欲绝地返回对岸,寻找小儿子的踪影,岂料小儿子已被狼吃掉了,唯有血迹斑斑、残骸满地,她又一次昏厥过去,很久才醒过来。她继续向前赶路,正好遇到一婆罗门,是她父亲的朋友。她问起父母的情况,婆罗门说:“你父母的房子近日起火,一家人全被烧死了!”……

对我们而言,虽没有像她一样,有这么严重的痛苦,但平时还是能感受到很多。比如,今天感冒了,别人又说自己坏话,同时还丢了最珍贵的东西,路上也非常不顺……有些人遇到这些以后,就觉得很倒霉,但实际上也没什么,因为世间本就如此,我们如果心里有数,面对起来也比较容易。

关于苦苦,隋朝慧远大师在《维摩义记》中形象地解释为:“从苦生苦,故名苦苦。”“苦上加苦,故名苦苦。”这就像我们常说的“祸不单行”,一个人在众多业力的激发下,种种痛苦层出不穷,从苦中又产生苦,或者苦上又加苦,此即为苦苦。

总之,人间的这些痛苦,我们不但要从文字上了解,观修时也要有所体会,了知轮回中无论生于什么地方,都会一个痛苦接着一个痛苦,这个痛苦还没消失,那个痛苦又出现了,连一刹那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机会也没有。此时,我们应当祈祷上师三宝,发愿代受所有众生的痛苦。就像《修心七要》中所言:“当我遭受痛苦时,愿众生的所有痛苦都加于我身上,以此善根,但愿消除一切众生的痛苦。”这是将痛苦转为道用的最好方法!

行苦:

我们这些自以为安乐的人,表面上好像没有亲身受苦,但实际上,也绝没有摆脱痛苦的本性。比如,吃饭穿衣、住房受用、装饰设宴等,都可能成为造罪业的因,所作所为完全是罪恶的伪装,这一切的后果无疑就是痛苦。

行苦的解释方法,《俱舍论》、《宝鬘论》等诸多论典中各有不同,但一般按大乘的观点,行苦是指变化,也就是说,只要是变动迁流的事物,即是一种痛苦。《入中论》讲义中也说,见“众生犹如动水月”,从而对其产生悲心。为什么呢?因为众生像水中月影般动摇不定、毫无实质,不由自主地随因缘变化,不可能有真实的快乐,所以要对其生起悲心。这方面的道理,在《中观四百论注释》、《中观根本慧论》等中也有阐述。

通常而言,行苦是很难体会到的。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用过一个比喻说 :就像生了疮没有去碰它一样,当时虽然没有感觉,但只要这个东西在,痛苦就会随时到来。因此,行苦虽然暂时没有表现出来,但它始终以一种隐藏的方式存在着。

还有些经典中,用生、老、死对应三大痛苦:所谓的生,以行苦示现;所谓的老,以坏苦示现;所谓的死,以苦苦示现。 大家在修行过程中,应该经常观察这些道理,以切实了解佛陀所讲的“轮回皆苦”。常听人说:“谁说轮回痛苦啊?我现在就过得很快乐,你看,我有钱、有地位,一点痛苦都没有……”但这种快乐,充其量只不过一两天,你敢保证永远能如此吗?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吗?答案必是否定的。其实,只要真正统计生活中的苦与乐,除了个别有境界的修行人以外,大多数人快乐的比例应该说很小。

下面,以茶叶与糌粑为例,进一步说明行苦的道理:

茶叶是汉地生长的一种植物,藏地以前不产茶,现在除了极少的地方外 也不产。其实在茶叶的播种、剪叶等一系列过程中,杀死的众生不计其数。以前我去过云南、杭州等地,看他们在种植茶叶时,茶叶上有密密麻麻的虫,被农药一喷,就全部死了。

关于现在的茶,那天一个韩国人跟我讲:“好茶是不可能上市的,你们买的这些全部是垃圾,以后不要再喝了。您想喝茶的话,我来提供。”不过,有些情况也的确如此,据说好茶都被种茶人自己留着,而不好的茶,才会拿出来卖,明明是一年的普洱,包装上却写着“千年普洱”,差距特别大!

在藏地,茶叶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以前阿底峡尊者进藏时,为了给他洗尘,藏族信徒向他敬献了茶。尊者先是“献新”供养诸佛菩萨,然后开始喝茶。喝过以后,尊者非常欢喜,说:“藏地有这么好喝的茶,真是你们的福气!即使在我们印度,也没有这种茶。这茶喝了不仅解渴,还有明智、壮身、解困、乐行善事等诸多好处,如果印度有这种茶,我会不惜用金子买来。”所以,我们也应学习阿底峡尊者,有时间就好好喝茶(众笑)。不过在这里,华智仁波切要阐述的是,茶叶背后还隐藏着种种痛苦:

在过去,康定以下到雅安之间,道路只能徒步行走,茶叶要想运进来,必须完全靠人力。为了一次性多运点,每个人需要携带重达六十二卡 的份量。而且在二郎山的森林中,常有强盗、猛兽出没,茶商每次路过之时,能安然通过的几乎很少。(当时的社会状况,从法尊法师、贡嘎上师的历史中也看得出来。)在运茶的过程中,人们将大茶顶在头上,久而久之,前额的皮肤被磨得一干二净,甚至到了白骨清晰可见的程度,但仍在不停地运送。(二十年前我去尼泊尔时,在尼泊尔的边界,见那里的人都用头顶着很多东西,就想起了华智仁波切的这段文字。)而从康定以上,虽然道路比较畅通,不需要依靠人力,但也要用犏牛、牦牛、骡子等驮运上来。由于路途漫长、风雨兼程,所有牲口都是腹背疮伤 、毛脱皮烂等。

说到茶的来之不易,许多藏族老年人都深有感触,甚至有些人还经历过昔日运茶的艰辛。那时候得到一块砖茶,确实不容易,背后有许多的付出和痛苦。相比之下,现在交通发达,运输工具也很先进,是否就不会造那么多业了呢?也不是。如今制作茶叶及交易的过程中,人们造的罪业并没有减少,只不过中间有些过程省了而已。

不仅运输时人畜要感受无法想象的役使之苦,而且在经销茶叶时,买卖双方都要通过弥天大谎、不顾廉耻、发誓赌咒、背信弃义等欺骗手段或大吵大闹来销售,这一点势必在所难免。(现在很多居士经商,觉得不打妄语没办法做生意,不做生意,就没办法生活,他们为此非常苦恼。这个问题,是佛教因果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矛盾,我们也找不到两全其美的方法,只能回答:“尽量真实一点,别的办法可能也没有了。”)

在藏地,人们以前喝的都是大茶,而现在逐渐有了普洱、龙井、茉莉花茶等。这些茶叶的背后,也照样隐藏着许多恶业。因此,我们平时喝一口茶,觉得好香、好舒服,但它却离不开痛苦的本性。当然,详细分析这些客观问题,并不是要求大家以后不吃不喝,而是让你们清楚地认识到:一切快乐的背后,还有无数的痛苦或痛苦之因。

其实有漏法不离迁流变化,这就是行苦,如《心经幽赞》云:“诸有漏法,性堕迁流,逼迫不安,皆名行苦。”所以,你觉得喝茶快乐,但它也是变化的,背后隐藏着诸多痛苦;你觉得吃饭很享受,但它仍离不开行苦,如诗中云:“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一点,你没有去过加工厂、市场,可能感觉不到,反而认为生活清净无比、充满阳光,但你真正去了之后,必定会有不同的感受。

我们平时修行比较差,原因也是从不思维这些道理。比如住在一所房子里,从来不想房子的来源是什么?用着信众的血汗钱,从来不想有没有对不起众生?一天换一件漂亮衣服,什么白的、红的、黑的、绿的、花的、上白下黑……虽然特别快乐,却从不想它的背后是什么?甚至只吃一顿简单的饭,也从不想这些柴米从哪里来?其实,思维这些就是修行,若能经常这样串习,即是很好的修行人。所以,我们平时要对起心动念、所作所为涉及的人和物多作观察,否则,像精神病人那样只顾自己,对眼前、未来、过去的一切从不分析,那对修行不会有任何帮助。

刚才讲了茶叶在运送、销售时,处处离不开行苦的本性。那么,除此之外是不是再没有其他痛苦了?并不是。在茶叶经销的过程中,按照藏地以前的规矩,基本上要用绵羊毛、羊羔皮来兑换,而这些绵羊毛、羊羔皮,背后也潜藏着许多罪业。

就拿绵羊毛来讲,夏季时,每只羊身上的虱子、吸血虫等,与它的羊毛数量不相上下。当人们用剪刀剪羊毛时,这些含生大多断头断腰、内脏脱出而亡,剩下来的也与羊毛绞在一起,憋得喘不过气,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羊羔皮也不例外。小羊羔出生之后,身体正在发育成长,刚有了苦乐感受、能感受到生存的快乐时,主人为了羊羔皮,就立即把它宰杀了。虽是愚昧无知的畜生,但它也同样渴望生存、畏惧死亡,害怕遭受气息分解的痛苦。而且,小羊羔的母亲见孩子被杀,就像死了独子的慈母一样肝肠寸断,这些都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亲眼目睹的事实。因此,只要稍微思索一下诸如此类的商品买卖,就能深刻地认识到:仅仅是喝一口茶,也已成了恶趣之因。

所以,喝一口茶也不容易啊!现在人在买茶时,用的虽然不是羊羔皮、绵羊毛,而是钱,但这些钱的来源又是如何?大家也应该从各方面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