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了亲人造作的恶业太多了

佛弟子文库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6/03/09

我们为了亲人造作的恶业太多了

复次于此生,亲仇半已逝,造罪苦果报,点滴候在前。

在轮回的漫长生涯中,不要说流转的生生世世,就是短暂的今生中也可以看出,亲朋好友、冤家对头大多数都已离开了人间,有些即使没有离开,也纷纷离开自己到别的地方去了,然而以前为了这些人所造的恶业,全部丝毫不爽地在前方等候着我。

有些人为了家人所造的恶业非常可怕,比如有些母亲为了孩子的身体好,经常杀生给他烧鱼、炖肉,用很多生命来维持他的生活,待孩子长大后,他可能会离开你,但你为他所造的恶业却与你永不分离;有些人为了父母或其他长辈,也经常造这样的恶业,他们在临死时,财产、地位、名声,什么都带不走,这些业却紧紧跟随。世间上就算再富的人,不管他有多少钱、多少辆轿车,身上的装饰多么价值连城,死时一样都带不走,最宝贵的身体也必须要舍弃。什么可以带走呢?唯有业力跟自己形影不离。《教王经》中说:国王离开人世的时候,诸眷属受用都带不去,只有一生中所造的黑业、白业,像影子一样跟随自己。

所以,大家在修行过程中一定要重视因果,否则,无论你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呆在佛教团体中都有点不太适合。因为佛教对业和果之间的关系分析得非常清楚,这个道理是无懈可击的,任何智者也无法反驳,因此,我们对因果不要有怀疑,一定要相信,相信之后要谨慎取舍,尽量不要造恶业,一旦造了就马上在三宝面前发露忏悔,经常忆念自己造的这些恶业是不合理的。不然的话,无论你为家庭也好,为国家也好,为任何一个众生所造的恶业一定会在前面等着你。

你们每个人应该想想:以前有没有为自己杀过众生?有没有为他人杀过众生?如果有的话,这个恶业在你临死时一定会等着你的,没有任何退路!你小时候吃过多少众生、杀过多少众生,这些恶业如果没有忏净,必定要用你最宝贵的生命来偿还,这是绝不会错乱的。看到《入行论》讲得这么可怕,我们应该有一种誓言:有生之年绝不造恶业,尤其是杀害众生、故意诽谤三宝、毁谤佛友等等。当然,有时候说一些绮语,无意中踩死小虫,这些不要说凡夫人,就连大阿罗汉也是难免的,但是故意造业,尤其杀害众生是最可怕的,我们千万不能造这些罪业。

每个人死的时候,情况是完全不同的,有些人前世造了很多恶业,今生也造了很多恶业,临终的时候,这些恶业的果报一定在前面等着他;有些人虽然业力很深重,但今生中好好忏悔了,大多数的罪业已经清净,临终时便可以自由自在地往生清净刹土。人生是很短暂的,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我们每个人应该对自己的未来作个考虑:我死的时候会怎么样?即生中造过什么业,现在忏悔的怎么样了?为了以后能有一点把握,我还是应该精进地忏悔。但也有些人想:无所谓吧,我还是继续造我的恶业! 这种人实在太愚痴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即使佛陀在世,也有许多愚痴的恶人,这是谁也没办法救护的。

一九九八年夏天,在北京龙潭公园见到一个令我吃惊的场面:在长长的林荫道旁边,有一个铁皮做成的方形水槽,里面养了许多金鱼。几个儿童正由父母陪着在那里钓鱼,他们用竹筷作鱼杆,用大头针做成钓鱼钩,用烤鱼片作诱饵。有的鱼上钩了,被拉出水面,在空中甩动着尾巴,孩子们发出欢快的笑声,大人们也忙着赞叹自己的孩子聪明伶俐。做父母的愚痴,也让小孩造作恶业。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钟冬云的故事:

钟冬云小时候,母亲经常抓知了及树上的牛角虫,用细绳拴好后拿给她玩。一两天过后,这些可怜的小动物不是被绳绞死,便是被活活饿死。夏夜将下大雨之前,总有很多飞蚁飞进屋里,在母亲的教说下,她每次都拿一、两盆水放在灯下,飞蚁被水反射的灯光所迷惑,纷纷扑进水中淹死。此外,在父母和外婆的带领下,她在每个夏天的夜晚都习惯于打杀蚊子,直至把所见到的蚊子赶尽杀绝才肯罢休。

为了给小冬云治病,在七十年代初那样困难的日子里,她母亲每天杀一只塘角鱼来给她熬药,还常常让工友们去打小鸟、抓马踪蛇来煮粥给她吃。

钟冬云渐渐长大了,父母却疾病缠身。九二年,父亲患肝癌,听民间医生说要以毒攻毒才能治好。于是她不管寒冬腊月,每晚都拿手电到马路边、大树下、石缝里寻找饿得皮包骨头的蟾蜍。抓到后,回家交给母亲,母亲把它们剥皮、斩头,剁碎后煮给她父亲吃,或者用来外敷肝部。后来她父亲还是因肝癌恶化而死去。九四年她母亲患了晚期乳腺癌,听人说要常吃毒蛇、乌龟和甲鱼,她便经常买蛇,叫人杀好后让母亲煮了吃,甲鱼则是带回家让母亲自己做。有一次她母亲因疼痛起不了床,她按母亲说的方法把甲鱼放在锅里,盖上锅盖,活生生地把鱼烫熟,再给母亲吃。

从世间的观点来看,父母对钟冬云不能说不慈,然而教小冬云做的都是残害生灵之事;钟冬云对父母不能说不孝,然而她却以杀害生命来孝敬父母。世间的慈爱仅限于自己的子女,大者不会超出人类的范围,岂不知从无始劫以来,一切众生皆做过自己的父母和子女。世间的孝道仅限于供给父母衣食,大者莫过于听从父母的言教,岂不知父母之言有合理及非理。只做到世间的慈爱与孝顺是不够的,应当发起广大的慈悲心与菩提心。寂天菩萨云:“是父抑或母,谁具此心耶?是仙或欲天,梵天有此耶?彼等为自利,尚且未梦及,况为他有情,生此饶益心?”做父母的若能教子女慈爱人类以至于飞禽走兽,可谓是大慈;做子女的若能懂得因缘果报的道理,并能教父母也明白此理,而断绝杀生,也可算做大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