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不可轻抛,新友不能全信

佛弟子文库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6/04/02

老友不可轻抛,新友不能全信

常言道:“美酒越久越香,朋友越老越好。”亲近了多年的老友,彼此之间有深厚的情义,不要因为看到对方的一些毛病,就厌恶嫌弃,从而轻易舍弃。

朋友的真正价值,在于有错误相互纠正,彼此都向好的方向勉励。对于无关紧要的事,用不着经常斤斤计较、小题大做。

古人常说“故旧不遗”,就是让我们要念旧。

历代一些有名的帝王,如汉光武帝刘秀、明太祖朱元璋,虽然贵为天子,却仍不忘旧情。

比如,朱元璋当了皇帝以后,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年轻时和他一起种田的老朋友田兴,并亲自写信致老友:“皇帝是皇帝,朱元璋是朱元璋,你不要以为我做了皇帝就不要老朋友了---”

可是我们身边有些人,一旦发达了,喜新厌旧的毛病就出来了,新鲜的朋友对自己很有吸引力,老友看上去已索然无味。

这些人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感觉,他们喜欢找“对味儿”的朋友,可得到的却尽是曲意奉承、居心叵测之辈。就像鸱鸮王,正是因为依靠乌鸦做大臣,才最终把自己毁了。

往昔,鸱鸮与乌鸦累世为仇,相互攻击,一直没完没了。争斗中,乌鸦的军队总是屡战屡败。

乌鸦国一位足智多谋的大臣,在仔细分析了敌我情况后,制定出了一条巧胜敌方的妙计。

它让别的乌鸦将自己身上的羽毛拔光,扔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当鸱鸮军队经过时,秃毛的乌鸦大臣便悲啼哀嚎,高呼救命:“无情无义的乌鸦把我抛弃了!我无依无靠,求你们救救我吧!”

经过盘问,乌鸦大臣说:“我一直劝乌鸦国王,希望两军言和。可它不听,一怒之下将我害得好惨。”

虽然鸱鸮国的大臣们一致认为这可能是奸计,但鸱鸮国王经不起乌鸦的哀求和甜言蜜语,在一味歌功颂德的“糖衣炮弹”攻击下,鸱鸮国王破格收留了它。

之后,乌鸦大臣以各种方法博取国王的欢心,终于爬上了丞相的宝座。

一日,它对国王说,鸱鸮的巢穴不科学,需要改革:筑巢的材料应使用干柴,里面垫上细软的干草,下面悬空以便通风,这样昼夜休息都很舒适温暖,同时因干燥的缘故,也可免除风湿等恶疾。

鸱鸮国王听后,大加赞赏,吩咐马上照办。

大家都知道,鸱鸮的生活习惯是白天睡觉,晚上外出寻食。一天中午,正当鸱鸮军民在安乐窝中呼呼大睡时,乌鸦大臣点起一支火把,将鸱鸮王国烧得片甲不留。

鸱鸮与乌鸦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老友不可轻抛,新友不能全信,逐渐建立起来的关系,才能经得起考验。

交友应寻找情义深长、稳重可靠之人。有些人今天对这个好,明天对那个好,跟谁都只有三分钟热情,这种说变就变的人,往往不可深交。

一个人若对朋友情谊不坚,从来不懂得以诚相待,遇到问题时只顾自己,那么有谁愿意与他交往呢?

以前有个鹦鹉王,它拥有部下三千之多。其中,有两只个头大、身体格外健壮的鹦鹉,总喜欢想些有趣的花样给鹦鹉王玩乐。它俩经常各叼一根木棍的一端,让鹦鹉王站在棍子上,当成车子于空中飞来飞去,周围簇拥着三千属下,好不威风。

日子久了,鹦鹉王思忖:“若长期寻欢作乐,就会失去好的品性和修养。现在这些部下虽都尽心尽意服侍我,但不知它们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且装病试试。”于是,鹦鹉王诈称身体不适,悄悄躺在一边,一动不动。

属下们见后,草草地用树叶往它身上一盖,就各自离去了。鹦鹉王看看四周,没有一个留下的,便独自到深山去找吃的了。

它的属下飞到另一座山林,去拜见另一只鹦鹉王,并报告说:“大王啊,我们的国王死了,今来投靠您,愿做您的奴仆。”

对方却说:“你们国王真的死了吗?我要以尸体为证,若是事实,我才接受你们。”

这群鹦鹉没办法,只好飞回原处,可怎么也找不到鹦鹉王的尸体。它们飞来飞去到处寻找,最后终于找到了,但不是尸体,而是活的鹦鹉王。

眷属们马上又像过去一样,跑去殷勤地侍奉它。鹦鹉王感慨地说:“我还没死,你们就离我而去。你们只知寻欢作乐,见异思迁,世上再难找出像你们这样的了。”说完,鹦鹉王就飞走了。

交友应寻找情义深长、稳重可靠之人。孟郊在《求友》中也说:“交友须在良,得良终相善;求友若非良,非良中道变。”有些人今天对这个好,明天对那个好,跟谁都只有三分钟热情,这种说变就变的人,往往不可深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