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恐怖及不顺,都由所造的罪业而产生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7/01/16

痛苦恐怖及不顺,都由所造的罪业而产生

一切的痛苦、恐怖及不顺,都是由往昔所造的罪业而产生。

“痛苦不悦意”:学过《俱舍论》的人都知道,痛苦可分为心的痛苦和身体的痛苦,如《四百论》中说:“高官有心识上的痛苦,小民有身体上的痛苦。”五根群体所产生的痛苦,叫做身苦;意识不悦意、不舒畅,叫做心苦。不管是身体的痛苦,还是心里的痛苦,全部来源于前世所造的恶业。

有些人遇到不顺的事情而产生痛苦,有些内心没办法调伏而产生痛苦,世间上的任何人,除了极少数对佛法有体悟以外,都有不同层次的痛苦。高人有高人的痛苦,劣者有劣者的痛苦,表面上看来,他们好像非常开心,其实身心都有不同的痛苦。一方面这是轮回痛苦所致,另一方面,也源于自己前世的恶业。

很多人身体经常生病,这肯定跟他前世害过众生有关。昔日阿育王的王子被挖去双目,就是因为他前世是猎人时,挖掉很多野兽的眼睛。现在世间上有些是盲人,有些是聋子,有些是哑巴,有些心不堪能,有些身体有各种疾病,都是前世或者今生的业力所感。明白这个道理以后,无论是别人身上的痛苦,还是自己身上的痛苦,都应该深深地意识到:这是因为前世害过众生。

比如我今天脊椎特别痛,肝脏特别痛,或者心脏特别痛,肯定是我以前挖过别人的肝脏,或把别人的脊椎弄坏了。这是恶业成熟的果报,现在光吃一点药、打个针能不能解决呢?可能暂时起一些止痛的作用,但要完全制止的话,恐怕是不行的,因为我前世也曾让别人如此痛苦。

“种种诸畏惧”:地水火风的灾害、怨敌的恐怖、非人的威胁,以及有些人天黑不敢出门,早上来上课如果没有电筒,就害怕路上有饿狗、恶人,世间上有各种各样的畏惧,实际上也是前世的果报。

尤其在放生的时候,有些居士不顾及动物的感受,一边说笑,一边把它们抛得高高的,然后掉在海里面。虽然放生是件好事,但在整个过程中导致众生特别害怕,《俱舍论》中说,这很可能成为自己疯狂的因。因此在放生的时候,大家应该温和一点。

《中观宝鬘论》中说:“今生的短命、恐惧,来世难忍的地狱痛苦,全是前世杀野兽等果报而现前的。”所以我们身心感受痛苦时,应当反观自己,不要一味地埋怨别人,把自己的痛苦加在别人身上,认为自己生生世世都是好人,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有些不懂因果的人经常说:“我是非常善良的人,为什么今生不顺,别人总是欺负我?”也许你今生真的很善良,但你敢保证前世一点业都没造过吗?如果不敢的话,那么今生所面对的这些人,不一定都要对你特别恭敬吧。

“所求不顺遂”:世间中所有的不顺利,比如想获得地位、财产、饮食,始终无法如愿以偿,经常出现种种违缘障碍,这也源于自己往昔的罪业。

以上所说的这些痛苦,都可以包括在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等八苦当中。这些痛苦的来源,无一不是前世的恶业所感。恶业的类型非常多,详细的因果类别,唯有佛陀的无碍智慧才能通彻照见。因此,大家在遭受这些痛苦时,不要总归咎于别人,应该想到是自己的问题。

然而,现在的世间人,希求佛法、希求解脱的寥寥无几,不要说不信佛教的人,就算在佛教徒里面,凭良心观察自己的相续时,谁敢说自己今生唯一希求的就是解脱。有一次,我顺便问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你现在最担忧的是什么?”他的回答是:“我白天晚上最担忧的就是股票下跌。”我又问另一个人:“你现在最痛苦的是什么?”她说:“每次照镜子时,脸上的皱纹越来越多,这是我最痛苦的事情。”如果换成是深信因果的人,可能最担忧的是造恶业,生生世世不得解脱;最痛苦的就是来世堕入地狱,或者一想起今生的痛苦源于前世的恶业,就觉得特别痛苦。真正相信因果的人,他的担忧和害怕,全部都会跟因果有关。

还有一个大老板,也是佛教徒,他悄悄地跟我说:“我应该开悟了。”我就问他:“你一生中最希求的是什么?”他说:“其他没有什么,家庭平安就可以。”假如真是开悟者,最希求的应该是利益众生,即使没有开悟的话,也希望早日从轮回苦海中解脱。可是,关在“监狱”里的众生,根本不知自己的处境如何,只盯住眼前的一点名闻利养,表面上虽不否定来世的存在,但从言行举止中也可以看出,他唯一重视的就是今生,这是非常愚昧的!

大家应当反观自己: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现在希求的是什么?对来世解脱有什么打算?自己应该最明白。倘若没有这方面的希求,所作所为必定随着世间而转。我们的心如同驾驶员,它开到哪里,身体就会随之而去。倘若心的方向是来世解脱,那么身体的车辆也会谨慎取舍因果,但若心只放在今生的小院子里,那自己永远出不了轮回的牢笼。

当然,我并不是说自己对解脱有什么定解,这绝对是没有的。有时候观察自己,觉得非常惭愧,但有时候又想,我在上师如意宝面前听过不少佛法,对前世今生的甚深因果还是相信的,尤其知道今生很短暂,没有必要留恋这些,这一点理念还是有。即生中有名声也可以,有财产也可以,快乐也可以,但这些都是短暂的,最漫长、最难忍的是什么?就是来世,乃至生生世世。所以,获得这样的人身时,为了来世需要精进,自己还是有一种非常微小的希求心。但这种希求心也经不起违缘的摧毁,一遇到各种外缘时,它就消失了。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很多道友也基本上差不多,平时在互相交谈的过程中,很容易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就是今世。因此,我经常感到法王如意宝的不可思议,他老人家接近圆寂时,一直在强调:“今生和来世当中,我最重视来世;世间法和出世间法当中,我最重视出世间法。”每当这些教言历历再现时,我心里总有种不同的感觉。对于因果,大家也应该有这样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