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别人批评的能力

佛弟子文库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7/03/06

接受别人批评的能力

不乐从谏恒难处,冒犯频繁常记仇,

践踏祸根妄念头,刺中我敌凶手心。

有些人不乐意听从、接受别人的劝谏,跟任何人都难以相处,特别容易冒犯。在人中,尤其是女众,虽然修行境界很高,但在显现上,也不能说得太厉害,因为承受能力很差,心力很脆弱。我这样说,可能女众能接受,不然她们人比较多,到时搞捍卫自己声誉的示威,就不好办!

可能这与人的生理有关,智慧倒不一定。比如在口才上,我身边的女众就比男众口才好,虽然并非完全如此,但相当多的人还是讲得很不错。但在与人相处时,女众经常产生各种分别烦恼,而且心不稳定,一会儿高兴得不得了,就像享受天界的快乐一样,一会儿又非常痛苦,就像感受地狱的痛苦一样。

而且,小小的事情就产生特别大的执著,比如:这件事情该如何处理?不处理不行,那我怎么办呢?这个人对我不好,看她的表情就知道,现在我该如何做呢?甚至到处问他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意义啊?其实,不仅是女众,凡夫人都有这样的情况。虽然当时自己特别执著,过后观察也感到很可笑,甚至责备自己:昨天我不应该哭,更不应该这样说等。

尤其人成熟后,比如在四十岁,会觉得二十岁以前的行为,很多都做得不对。以前,孔子的朋友蘧伯玉,每天都要反省自己的错误。到五十岁时,他说:在四十九岁之前,所作的很多行为全都是错误的。我有时也感觉到,自己年轻的时候,或昨天之前的所作所为、所言所思,很多都不如法,所以经常提醒自己:不应该这样执著,这样做很不应该等。很多老年人也常跟我讲:年轻时因为感情,好多次都想自杀,但没有成功,否则也没有今天的学习机会。

现在很多人,因为没有自我约束的能力,一件事情不成功,就认为人生已经走投无路了。其实,人生并不仅是一条路,有很多路可以选择。若这条路走不通,就走那条路;若那条路走不通,就往这条路走。但有时在分别念的束缚下,自己对事情过于执著,也产生了相当多的烦恼。

有些人心量非常狭小,就像卫藏的厉鬼一样,一会儿就生气,甚至经常产生烦恼,不断出现痛苦、伤心、绝望等不良情绪,所以他人根本不敢接近,害怕冒犯他。而且他好事记性特别差,如别人在财物上帮助、赐予教言等,一点都记不住;而不好的事情,却记得清清楚楚,比如:他瞪了我一眼,说过我一句不太好听的话等。现在很多人都是这样,碰都不敢碰,问都不敢问。不要说修行,在世间当中,这也是一种最不好的习气。

不过,人的素质还是有很大差别。有些人的综合素质很高,尤其是西方国家的人,若别人认为你在哪些地方做得不对,就会当面直接给你提出;而听者,若自己有错,也会承认,若没有错,也会用微笑来感谢对方的善意提醒。很多人都是如此。

而我们学佛人,虽然以前读过大学,甚至是很有名的大学,但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也不一定真正有知识。若心越来越狭窄,自我保护越来越强,没有利他心和广阔的心态,在自私自利控制下,所作所为都会很颠倒,一切都会成为束缚。

虽然很多人认为,现在社会越来越有发展,人类文明越来越有进步,但实际上并不一定是这样。当然,在某些技术上谁都不得不承认,比如交通,确实比以前便利得多,否则现在一两个小时、一两天的路程,若是步行或骑马,可能需要好几天或好几个月。以前,不同国家、不同城市之间传递信息,需要半个月、一个月乃至更长时间,而现在一秒钟、半分钟就搞定了。虽然很多前人的梦想,现在都已变为现实,但不断除相续中的烦恼,心没有获得快乐,也不一定真正有利。

以前,每天可能不需要八小时上班,现在八小时都不够,要干十个小时,甚至熬夜;这样的话,身心疲惫不堪,也没有快乐可言。以前没有电脑,现在有电脑,以前没有好的交通工具,现在拥有,甚至档次越来越高,但实际上,跟以前相比,现在可能更加痛苦。比如在大城市,堵车非常严重,即或是高档轿车,坐在里面也很痛苦。而走路或骑车,可能还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

现在人类各种欲望迅猛膨胀,人们肆无忌惮地开发、利用自然资源,到最后很有可能自掘坟墓、毁坏自他。表面看来,以前穿得破破烂烂,现在穿着各种五颜六色的衣服,实际上背后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如众生的生命,自身的时间、精力等非常有价值的东西。

现在各个国家表面看来在提倡和平,实际上都在准备打仗。前几天,我看到一本军事书中讲,好多国家都把原子弹等瞄准其他国家,有些瞄准三十个城市,有些瞄准二十多个城市。一旦爆发战争,全都会毁于一旦。而以前,军队用刀、枪、矛作战,伤亡率非常低。为什么各个国家会这样呢?其原因就是人们的贪心、嗔心极度膨胀,人们的自私自利心越来越强。而其结果,人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此时,大乘佛教利他心的真正价值,会自然而然展现出来。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认真观察、思维,就会了知:在所有思想中,大乘佛教的无我、利他,在当前乃至任何一个时代,都不应该淘汰,应永远让它闪闪发光。在这方面,大家应该多思考,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们不重视善的理念。如《论语》云:“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意思是说,不培养品德,不钻研学问,知道怎样做符合道义却不能改变自己,有缺点不能及时改正,这些都是我所忧虑的。很多学问都是这样,若只会讲,不能认真执行,也是不行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这与没有遇到善友有很大关系。如《佛本行集经》云:“恶谏善劝行,厄难相救济,是名真善友。”真正的善友就是那些劝勉我们行持善法、制止恶事,在遇到苦厄、困难之时,能帮助、救济的人。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道理,别人劝告说:你今天这个事情做得不对。他就会说:你说什么?我怎么不对?所以藏人说:对那些脾气不太好的坏人,不能问你在哪儿,否则他们会说,我在哪儿关你啥事?

其实,对修行人来讲,尤其是负责人,别人劝勉、监督、提意见,是非常好的。我特别希望他人说自己的过失,因为自己有傲慢等烦恼而不自知,需要他人提醒,需要接受他人的批评,世间人也这样说。当然,世间人的说法与大乘佛法并不相同。所以我们以后,尽量不要在别人还没有说完时,就开始发脾气,或者反对说:你必须要有依据,否则怎么怎么。这样的话,很多人都不敢劝诫。

对真正有智慧的人来讲,他愿意受到很多人批评,并不一定喜欢别人赞叹。所以当别人赞叹说:你真的是佛菩萨,你的智慧超群、人格贤善、长相庄严,他就会觉得别人在故意说他的过失。若别人好心好意说真话:你今天在说话的过程中,可能有点不太对;你现在有些行为别人怀疑,这样不太好;你现在的想法不正确,要注意!自己就会特别感激,认为他对我很好,因为他人点出了自己行为不如法的地方。

而我们现在的习惯,跟真正对自己有利的情况相差太远。说实话,你看药那么苦,而且喝时也很痛苦,但却对病有利。所以当别人劝告时,自己很不厌烦地说:你今天也说我的过失,明天也说我的过失,你以后别跟我说,不要再跟我来往,我没有那么坏,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那就说明自己没有接受别人批评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