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达吉堪布香港放生及答记者问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1/08/16

2011年7月31日,堪布在香港接受香港佛门网记者、香港《温暖人间》杂志记者及台湾佛网记者的采访,以下是堪布的开示。

1. 问:堪布您好,感谢您再次接受佛门网的采访,第一个问题是,我们香港习惯把藏传佛教称为密宗,汉传佛教称为显宗,您觉得这个称呼有没有问题?

上师答:这样的称呼是不合理的。藏传佛教不管是宁玛派、格鲁派、萨迦派、噶举派、觉囊派,没有一个宗派是只讲密宗、不讲显宗的。完全撇开显宗或者不修显宗的宗派,在藏传佛教中是找不到的。

同样,把汉传佛教称为显宗也不合理。从佛教传到汉地的整个历史看,每个寺院或高僧大德的传记中,都记载着密宗的内容。包括汉地寺院每天的早晚课,也念诵很多楞严咒、大悲咒等密宗咒语。

所以,这样的称呼,是后人带有偏见的一种说法,从中也可以看出,世人对佛教的认识,存在着许多误区。不管是在藏传佛教还是汉传佛教中,显密都是融会贯通的。

2. 问:弟子代表台湾的佛网向您采访,能够采访您,我们感到非常荣幸。在台湾,透过书籍和网络等方式,拜读您著作和教言的人非常多,许多人也因此认识了佛教、趋入了佛门,并进一步全面、深入地学习佛法。今天,藉此机会,想请教您有关于闻思修行的问题,祈请堪布仁波切慈悲开示。

许多人以持咒、念佛、诵经为日常修行的主要功课,我们网站也举办念诵方面的在线共修活动。请问,在每一次念诵修法的开始、中间和结尾,应当如何发心与行持,才能使修法更加如法且圆满,使自他都获得最大的利益?

上师答:这个问题,其实是佛教中最根本的问题。不论是台湾、香港还是内地各大城市,有很多佛教徒把佛法的核心涵括在念诵经文、名号和咒语上;或者,归入到一些简单的仪轨和仪式中。我认为,佛教最根本的内容就是闻思修行,闻思修行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如果你没有听闻佛教的真理,而后没有思维,直接就进入到修行的话,那么,佛教的基本概念和知识,你就可能不懂。如果你不懂得这些,佛教的目标,佛教的核心和价值就无法体现出来。

比如,你在任何一个网络或共修道场念经持咒,刚开始时,最重要的是要发菩提心,我们行持任何一个善法,都要发为利益一切众生的无上菩提心;中间以无缘空性的智慧摄持,如果做不到,也要专心致志地行持;最后,共修的目的不是为自己健康、快乐、发财,而是为天下无边的一切众生都得到无上的快乐,为了这个目标而回向。这就是以三殊胜来摄持善根。在行持念佛、持咒等任何一个善法时,三殊胜都不可缺少。

3. 问:无论是内地还是香港,藏传佛教的信徒们都很喜欢灌顶,不太喜欢听闻教法,对此,您对香港弟子有什么建议?

上师答:从总体上来看,内地和香港的居士都喜欢灌顶,喜欢做一些佛事、搞一些仪式。大概在二十年前,内地的佛教徒除了灌顶和持咒外,基本上没有人系统地学习佛法。但是,近几年来,内地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

从2006年起,我们在一些内地城市建立了道场和中心,要求他们次第、全面地学习佛法。这次我来香港,发现香港佛教徒的观念需要改变。如果不改变,始终是到处求法、求灌顶,说得难听一点,其实,这是一种迷信的状态。

虽然求法很好、灌顶很好、持咒也很好,但佛教是一门非常深奥的学问,不经过一定的学习和研究、不经思维,很多道理,你是不会明白的。

刚开始时,很多信众对佛教抱有信心和热情,但渐渐地,信心退失了,又没有佛法的智慧,最后,他们的修行就不能究竟。
以前,藏地信徒也喜欢灌顶,喜欢和上师们一起念颂咒语。后来,以五明佛学院为主的许多高僧大德,在藏区各地要求居士们修四加行、系统地了解佛法。现在,无论走到哪里,会发现藏地信众的观念,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转变。

我希望,就像在汉地那样,香港、台湾和附近一些地区的学佛理念, 应从喜欢求法、求灌顶,向系统地学习佛法上转变。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应该通过各种途径,让信徒们了解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有信心、有能力通达佛教真理。可是,许多信众的领头人却尚未重视这个问题,也许,他们自身还没有认识到学习佛法的重要性。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4. 问:藏传佛教有一种入座观察修的窍诀,能够将理论学习与实修完美结合,尤其是对成就一个修行人的根本——出离心与菩提心来说,这是一种非常重要而且必须的修法。您能否开示一下观察修的具体修持方法?

上师答:在藏传佛教中,观察修所运用的范围非常之广。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介绍,修行有二:就是观察修和安住修。

要观察修,最初,一定要学习中观、唯识和因明等论典,通过理论深入观察和分析的方法,来抉择心的本性。用这种方式来学习,对遣除我们相续中的怀疑和分别,力量非常大。

昨天,我对香港中文大学一些老师说:“对学生讲禅定也许并不重要,讲佛教故事也不重要。最关键的是,要和他们讲有强大说服力的佛教理论。就像我们修房子,先要把凹凸不平的土挖出来,把地弄平,而后,在上面造任何建筑都很容易。如果你的地不平,基础不好,上面的建筑也就免谈了。”

所以,藏传佛教一直非常推崇因明和中观的辨析方法。先通过细致的辨析,从理论上剔除疑惑,坚固正见,这样,安住修就很容易。因此,麦彭仁波切建议:先观察修,修到一定的程度,再安住修。那时,才能在心的本性上,真正安住下来。

5. 问:香港有些行者认为:“读太多的经论没有用,因为那些都是妄念,会增加自相续的分别。最重要就是实修,经典看得越多,障碍可能越大。”对于这样的观点,您是怎么看的?

上师答:对个别人来说,也有这个可能性。因为众生的业力是不可思议的。但对大多数人来讲,学习经论特别重要。

现在,无论是香港还是内地,很多人都缺乏佛教的基本概念、理论和知识。不要说一般的信徒,即使是在大学中天天讲法的老师、研究宗教的博士生也是如此。不是他们没有智慧,而是他们没有系统地学习和了解佛法。

因此,首先应该闻思佛经论典,这是非常重要的。经论是否会增加我们的分别?这是不可能的。我以前说过,佛陀的语言跟世间任何人的分别念完全不同,它是智慧的流露,不可能对增加你的烦恼和障碍。佛陀之后的那些高僧大德,像龙猛菩萨、世亲论师、无著菩萨以及马鸣菩萨、玄奘大师,他们的教言是否会增加我们的分别念?也是不可能的。他们不管说什么,哪怕是说一句开玩笑的话,也对众生的分别念是有利的。

有些人可能自己不喜欢学习,喜欢禅修。其实所谓的禅修,没有窍诀是不行的。为什么汉地禅宗现在要接近断传承了?原因也是对理论不够重视。如果没有真正的高僧大德一代一代予以指点,你只是看一本书,自己心安下来,这叫禅宗吗?肯定不是。

没有一定的传承和窍诀,你只是念阿弥陀佛,如果没有真正生起出离心和菩提心,能不能断轮回的根本?所以,在有些问题上,我认为,佛教徒可能需要做一些真正深入细致的探讨。

6. 问:过去,在戒杀吃素、放生护生方面,您赐予世人很多殊胜的法宝,例如《放生功德甘露妙雨》、《悲惨世界》、《藏密素食观》等。今天,能否再请堪布仁波切做一个勉励大众的开示?

上师答:现代西方社会,也有人类种族主义和非人类种族主义之间的尖锐辩论。但对这个问题,我是从整个世界的和平,从环境保护和关爱、尊重生命的理念来说的。这是当前社会面临的几个非常突出的问题。

保护人类和动物的生命,从环保角度有一定的必要性和价值;站在佛教的立场,从维护生命的功德方面来说,也有莫大的利益。不说其他,每一个人对自己的生命是怎样的爱护?当生命遭遇危难时,我们是怎样恐惧?怎样悲伤?人类如此,地球上任何一个生命也是如此。它们都有生存权和维护自己生命的权利。如果我们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践踏他们的生命,是极不公平、极为残暴的行为。

当前社会,人们被贪得无厌的欲望驱使,暴殄天物、饕餮大餐的场面,真让人惨不忍睹,与人间地狱没有差别。

所以,我提倡素食主义,也非常愿意参与到非暴力、非营利的护生、戒杀的活动中。我也发愿,在有生之年中,不损害任何一个众生的生命,并用尽自己的一切力量,来保护这些生命。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到生命的可贵而参与到这样的活动中来。

7. 问:有很多弟子觉得,虽然学了一些佛教的理论,但这些理论只是在头脑里,没有进入到心中。虽然知道应该怎么做,可是心却不能如理去思维、如法去做。也有一位师兄觉得他听了很多次无常、痛苦、空性的道理,已经懂了,就不再去听了,认为只要专心修法就可以了。可他们只是知识、逻辑上懂,没有真正的体悟。怎么样才能让佛法的意义在他们的相续中真正生起呢?

上师答:一般来说,从理论上搞懂是非常困难的。我从小信佛,真正抛弃工作出家,到现在也已经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中,虽然不算特别精进,但还是夜以继日地学习佛教理论并实修。尽管如此,不要说中观和大圆满的甚深理论,就是生命无常和轮回痛苦这些道理,我在理论上也没有搞懂。

所以,我每次去书店,只要看见与《前行》相关的实修法,不论是理论还是公案,我都会去买,一直到现在都是这样。每次,当我看到“无常”的教证和公案,虽然十年前看过,但现在看时,对我修行的帮助更大了。

萨迦班智达在《格言宝藏论》中说:大海对多少水都可以容纳,智者对多少知识都可以吸收。因此,有些人可能对佛法的重要性和利益还不明白,表面上过了一遍文字之后,以为就了解佛法了。佛教课程不像其他课程,学完一年级的课,到了二年级的时候,就不需要学了,学了也没有什么意义的。很多高僧大德和智者一辈子都在修无常、修轮回痛苦。像华智仁波切那么有智慧的人,一生也听了二十五遍《前行》。在相续不断熏习理论的基础上,还要实修。
有些人觉得自己已经什么都懂了,不需要再听了,这种满足感,会不会是一种傲慢?

8. 问:现在科技发展速度很快,包括网络这种新的传播方式也是日新月异。青少年在成长的过程中,面对物质的诱惑和挑战,比起老一辈人强大许多倍。请问在这种环境下,应当培养什么样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应当具有何种思想与精神,才能够走上一条真正安乐之道?

上师答:人类已经到达二十一世纪,人们对生活的要求越来越高。科技发展给我们带来生活便利的同时,也带来许多危害。此时,人们重寻真理,这是非常重要和可喜的。九十年代,美国科技发展到巅峰之时,网络及信息行业大发其财。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网络已转而成为寻求真理的地方。大家在虚拟的社区相聚,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现代人类对知识的渴求越来越强烈。但无论是内地还是其他发展中地区,都相当于美国早期社会,把目光放在经济发展上,价值观着眼于“钱”上。他们的人生观,就是在短暂的几十年中过得快乐。

我认为,不管是青少年还是知识分子,对人类意识形态需要做一个真正的思考,否则,沿袭现在的人生观,恐怕算不上是一种具有深远意义的生活目标。我希望人们能通过网络传播的途径,了解佛教的真理,让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生命真正的意义。其价值,要远远超过金钱带来的满足。

9. 问:有些藏传佛教的弟子相信接受灌顶后,再念一点咒语就能即生成佛。但按照您的说法,好像没那么简单,还要研读很多经论。您能不能说一下,从凡夫到成佛的次第、条件是怎样的?光靠灌顶行吗?

上师答:依靠灌顶修一些简单的法有没有成就的?是有成就的,但那是利根者。就像禅宗六祖慧能及曹洞宗的一些弟子,仅仅一个简单的表示法,就有当下悟道的,也有参悟的。密宗大圆满传承祖师及其弟子,也依靠自己的信心、具德上师的加持,在因缘聚合之时,证悟了心的本性。这样的事例,不仅历史上有,现在也有。

现在的藏地,也流传着一些充满了奇迹的修行人事迹,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比较保险、比较普遍的方法是从次第修起。我非常赞叹先学习、了解佛法,有了一定的智慧后,信心就不容易改变。否则,第一年佛在心中,第十年佛在天边。这种现象,现在越来越多了。如果最初,我们能系统地学习佛法,十年后,我们对佛法的信心就会越来越坚定,决不会变色和退失的。

灌顶有灌顶的意义和加持,但是,灌顶之后要修密法,修密法则要有密法的基础。这个基础包括理论和前行,而在理论和实践之间,也需要有一个过程。

大圆满祖师全知无垢光尊者在《句义宝藏论》中说,我的本来清净的大圆满,只有闻思究竟的人才能通达。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说:要究竟大圆满的本来清净,就一定要通达中观,如果未通达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见,则不可能证达大圆满的本来清净。

当然,对极个别人来说,不一定要经过艰苦的闻思。依靠上师的一个灌顶、一个简单的明示,当下就能大彻大悟。所以,分析任何一个问题都要一分为二,不能一概而论,也不能用简单的语言妄下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