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白话浅译)

发布时间:2011/08/18

当佛陀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二千五百人及大菩萨三万八千在一起时。有一天,佛陀引领着弟子们向南直行而来,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堆枯骨,身为世尊的佛陀立刻俯身,五体投地向着这堆枯骨恭恭敬敬地礼拜。

世尊的这番举动,使得众弟子都狐疑不解,为何世尊要如此做呢?阿难尊者就合十作礼请问世尊:“世尊啊!您是三界的大导师、一切众生的慈父,为世人所诚服推崇,我们一直都深深地敬爱着您,请您告诉我们:究竟是因为哪一种因缘、什么道理,竟然向这堆枯骨礼拜呢?”

佛陀回答说:“这一堆枯骨可能是我前世的祖先,或是多生以来的父母,哪有为人子者不拜父母之理呢?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恭恭敬敬地向其礼拜。”佛接着说:“阿难!现在你把这堆枯骨按性别分为两堆。”阿难尊者为难地说:“世尊!这我就不懂了,男女在世,衣着各有不同,男人头戴风帽身着长衫,又束着腰带,穿着长靴,衣饰整齐,一看就知道是男子汉;女人在世喜爱涂脂粉,在身上洒香水,这一身打扮,可以看出是女人身。但是,不论男女死后都成了枯骨,没有什么差别,又如何分辨呢?”

佛陀对阿难道:“如果是男人的骨骸,它的颜色较白,份量较重;倘若是女人的骨骼,其颜色较黑,份量也较轻些。”

佛陀以沉重的口吻告诉阿难:“要是男人的话,在世的时候,经常出入佛寺,听人讲解佛经或戒律,恭敬礼拜佛、法、增三宝,又勤念佛号,以这善缘,死了以后,其骨骸洁白如玉,且份量甚重;若是女人在世的时候,沉溺于情爱,不知听经礼佛,以生儿育女为职事,而养育小孩,都以奶水来哺养,奶乳是由她们的血所变成,养一个小孩就要吮食八石以上的奶水,母体怎么不消瘦憔悴呢?因此女人死后,其骨骸颜色较黑,而份量上也较得多了!”

阿难尊者听了佛陀的话,内心痛苦如刀割,忍不住落泪,悲伤饮泣地说:“世尊啊!慈母的恩德,应当如何报答才是啊!”

佛陀对阿难说:“你们且静静地听我说吧!母亲有了身孕要经过十个月,可 以说备尝辛苦!怀胎头一个月,小生命犹如草上露珠,朝不保夕,摇摇欲坠,清晨所凝聚的,午后可能就消失无踪;第二个月就像凝结的酥油一般;第三个月时,仿佛是一团凝结的大血块;到了第四个月,胎儿才稍稍有了人的形状;母亲怀胎五个月的时候,胎儿的主要器官、头、两手及足也形成了;第六个月时,母腹里的胎儿六精也洞开了,这六精就是眼、耳、鼻、口、舌、意。七个月的胎儿,就长了三百六十片的骨节,还生出八万四千个毛孔;八个月的时刻,胎儿的头脑已近成熟,有意识、有灵性了,人身上的九个孔道也都开了:双目、两耳、两鼻孔、一嘴、肛门及尿道等;胎儿九个月的时候,在母体内双手双足经常乱踢乱捶,有如须弥山动,使得母亲寝食难安。胎儿自受胎以后,直到呱呱坠地,其间吸食母血,转变为胎儿的营养而得生存;到了第十个月,胎儿各部器官都已逐—完成,胎儿随时准备出生。经过十个月怀胎,母亲也受足了苦楚!为了使孩儿生产顺利,母体血流成河,使胎儿能够顺血河而下;若遇安产时,孩儿卷手卷腿,非常顺利地产下,较少伤及母体,减少母亲不少的痛苦;若是难产的话,小手小脚乱踢乱抓,使母亲感到痛苦不堪!如千刀搅割,如万箭穿心,死去活来,惨不忍睹。为人子女,莫忘母亲生你育你所受的苦楚,否则,真是禽兽不如!

“经过重重的痛苦,慈母才生得爱儿。若进一步来分析,慈母至少有十大深恩:第一是母亲怀着胎儿,百般顾爱保护的恩德。第二是母亲分娩时受尽极大苦楚的恩德。第三是虽然为子受尽折磨,既产得爱儿却忘了为子所受的一切忧苦的恩德。第四是为哺食爱儿,尽以美味喂儿的恩德。第五是为使幼儿安睡,宁可自己受潮受冻的深恩。第六是以乳哺儿,儿肥母瘦的深恩。第七是为儿洗涤不净,不借玉手污染、不怕皮肉浆裂的深恩。第八是儿若远行,母依门遥望,流泪想念的深恩。第九是愿代儿受苦,无限体恤爱怜的深思。第十是慈母爱儿怜儿之心,永无休止的深恩。”随后佛陀逐条赞颂亲恩的伟大:

第一赞扬“怀胎守护”的恩德:“‘人身难得’,经过了轮回数劫才得人身,同时又与此生的父母有缘,得以藉着母胎托生到人间来。五个月左 右,胎儿在母腹中渐渐生出五脏六腑,六个月前段,六精眼、耳、鼻、口、舌、意的窍门也都开了。胎儿的重量天天增加,母亲觉得有山岳般的沉重。胎儿在母腹中乱踢乱动,使慈母觉得如同地震风灾心惊胆颤,心上一直惦念腹中的胎儿;加上身心的疲乏,也懒得打扮自己,漂亮的衣服收起来了,也很少对镜梳妆。”

第二颂扬“临产受苦”的深恩:“经过十月怀胎日满月足,即将分娩,每天—早母亲像是得了重病,四肢无力,每天昏昏沉沉地,尤其心里更是充满了恐惧焦急,难以描述,因为担心孩儿的平安,经常泪流满襟,以悲愁的语调告诉亲友:‘我最怕的并不是自身的安危,而是担心无情的死神夺走了我宝贝的小生命!’”

第三颂扬“生子忘忧”的恩惠:“母亲生产时由于用力的缘故,五脏六腑像被撕裂一般,痛苦挣扎,昏过去了好几回,为生子女所流的血就如宰羊般泉涌而出。经过这场大难不死的母亲,苏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垂询自己的爱子,知道爱儿确已平安无事,内心欢喜若狂,抱在怀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一阵欢喜过后,难忍的痛楚又如排山倒海般地涌来,刚才全然为得子而忘了伤痛,现在又得忍受肉体上痛彻心肠的苦楚。”

第四颂扬父母“咽苦吐甘”的恩惠:“父母对子女的恩惠比海深,对子女的关怀与爱护不分昼夜,为子女自己怎么吃苦也不皱一下眉头。父母对子女的爱重情

深,确是无法形容,只要子女能得温饱,自己挨饿受冻也心甘情愿;只要儿女欢喜快乐,父母就感到安慰。”

第五颂扬慈母“回干就湿”的恩德:“慈母爱儿无微不至,夜晚孩儿尿床,弄湿被褥,赶快把孩子移到干燥的地方,自己睡在那又温又冷的地方丝毫没有怨言,只要孩儿睡得好,自己受冷受冻并不介意。母亲的双乳是孩子的圣殿,带给孩儿温暖与健康;母亲的两袖更为孩儿遮挡了风寒。父母为照顾幼儿,吃没吃好,睡没睡好,想方设法博取孩儿的欢心,只要儿女睡得安稳,快快长大,母亲也就心满意足、别无所求。”

第六颂扬“哺乳养育”的深恩:“慈母的恩德如大地持载,滋生万物;严父的恩德如天之覆盖广被,滋润众生;父母爱子之心都一样,父母的深恩亦皆相同。只要你是父母的儿女,无论长得多丑,他们永远不会嫌你丑,更不会怒目相对,就是你手脚卷曲不灵,他们也不会厌恶你,相反地更加爱怜照顾你,就因为你是父母的心肝宝贝。父母的真情何其感人,父母的恩德何其伟大啊!”

第七颂扬“洗濯不净”的亲恩:“母亲原是金枝玉叶之身,芙蓉花般的美貌,精神健旺而丰盛,眉如柳叶一般地妩媚,红润的脸色显出青春焕发的姿色。可是,曾几何时,为子女操劳过度,如花似玉的美貌变得苍老不堪,一双玉手也因为儿女洗濯过多的不净之物而变得粗糙,伤痕斑斑。可怜又可敬的慈母心,为儿女无条件地牺牲了自己宝贵的青春,换得来一脸的憔悴倦容。”

第八颂扬“远行忆念”的深恩:“亲人死别使人悲伤难忍、痛断肝肠;就是爱子远去他乡,也会使慈母哀伤不已;子女远离故乡,山川阻隔,父母早晚悬念,祈祷神佛保佑,早日平安回到身旁。有的儿女离家,一去数年无音讯,老父老母在家日夜盼望,以泪洗面。犹如林中老猿失去了爱子,哀泣啼号,肝肠寸断,叫人为之心酸。”

第九颂扬“深加体恤”的深恩:“父母恩情深重,为人子女实难报答于万一,真是‘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儿女受苦受劳时,慈母竟昼夜祈祷以身替代,希望为子女受苦受罪,母爱何其伟大!儿女出门在外,慈母心常相随,怜儿受寒受冻,怕儿受苦受累;倘若知道儿女受了一丝一毫的痛苦,慈母就夜不成眠,心酸不已!”

第十颂扬“究竟怜愍”的深恩:“父母的慈爱犹如日月的光辉,日月永恒普照大地,亲心永远系念儿女。亲恩深重,亲心更是无时或止,起居行止心常惦念,不论家居外出更是心随左右;即使百岁爹娘,亦常为八十岁的儿女付出爱心;要说父母的恩德慈爱有时尽,除非生死异路隔断了。”

佛陀说完父母十大恩德,接着告诉阿难及众人:“我看芸芸众生,虽然有的先天禀赋不错,可是有些人心性无知蒙蔽,从来不想父母对我们有多大恩惠慈德,对父母不知恭敬孝顺,忤逆不孝、忘恩负义,真叫人痛心!你们都知道,母亲十月怀胎,腹中如负重物,坐立都不得安稳,吃不下睡不着,如久病缠身无精打来;怀孕期满即将生产,还要受百般疼痛,血流遍地,死去活来,经过无数的折磨才产下孩儿。慈母又担心孩儿是否平安无事,听说孩儿安然产下,慈母这才安心。小孩生下来,慈母怀抱不离,喂儿哺乳,手酸脚麻也都心喜;还要辛苦地为儿洗涤不净的衣物,孩儿尿床了,母睡湿处,却让儿女睡干净的地方,没有丝毫怨言。三年怀抱中,儿女吃的是母乳母血,直把母亲都累瘦了!

“从呱呱堕地婴儿,以至童年、少年、青年,父母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来教育子女明礼义、修德性。儿女长大成人,父母又辛苦地为子女准备嫁娶,筹集资金供儿女经营事业,使儿女能早日成家立业。父母对子女的爱护提携真是备极辛劳,但从不在儿女面前提到恩惠两个字,更不期望儿女的报答。儿女一旦有病,父母更是忧心如焚,经常由于爱子心切而急出病来;只有等待子女恢复健康,父母忧心成疾的病才会慢慢痊愈!

“经历百般辛劳养育,但愿早日长大成人。有些儿女一旦长大,不知孝顺双亲、奉养父母,对父母教诲不加理会,或出言顶撞,甚至怒目相视如仇家。在族内欺凌尊长,打骂同胞兄弟,不顾亲情礼义,真叫人痛心疾首。虽然曾上学读书,但不遵从师长的训诲与父母兄弟的劝诫,不仅不听且加拂逆。出入家门,不知禀告父母,言行举止傲慢无礼,所做所为擅自主张,不把父母放在心上。即使父母伯叙偶然加以教训指导,但是由于长辈的怜悯儿孙年幼无知,也都轻易放过;可是到了后来,性情愈来愈暴戾残忍,不但不听劝导,反而生出仇恨心理,最后离开亲戚好友,结交的都是坏人损友,日久成性,颠倒是非,为害自身,愚不可及!

“一旦被恶人坏友所引诱,就舍弃了父母家庭,离乡背井,流落他乡。或者在外经商谋生,做各种事情;岁月磋跎,年岁老大,有的就在外结婚成家,甚至老死也不回家,从没想到这个身体从何处来?

“有些更加不幸,流浪异乡加上结交恶人损友,自己又不小心谨慎,于是被人用计陷害;或与人同流合污,胡作非为,终被牵连,横祸飞来,锒铛入狱。或判重刑,老死狱中;或遭病魔灾厄缠身,弄得贫病交迫,狼狈不堪,受人轻视,乏人照料,病入膏盲,弃尸街头,形骸腐烂,日晒雨淋,白骨枯零,魂魄流落他乡,从此与亲人家族永别,更是有负父母深恩!不孝子女,一死百了;殊不知严父慈母,自爱子离家之后,日思夜想,时刻忧心,望眼欲穿,忧心如焚,肝肠痛断。因为思子流泪过多,眼睛都哭瞎了,悲泣过度又得了气喘病;有的父母更由于思念儿女,无心经营生意,以致家道日衰,乃至抱病含恨而终;即使身死为鬼魂,也念念不忘爱子,不忍割舍亲子之爱,真是人性至爱的流露!

“有的子女不仅不勤于学业,且经常与不良朋友为伍,追逐异端邪说,做出败坏风俗的行为,十足一副无赖汉的嘴脸,好勇斗狠,欺压良善,鸡鸣狗盗,酗酒赌博,为非作歹,作奸犯科于乡里,使同胞兄弟受连累,更使父母悲痛心乱不知如何是好!清早出外游荡,直到深更半夜才回家,从来不向父母请安、嘘寒问暖,使父母感到空虚无比,没人照料扶持。父母年岁渐高,形容憔悴,身体衰败,还要受到不肖子女的连累,受到外人的讥笑与凌辱,为人子女,于心何忍?

“有的子女只有孤父或寡母,理应格外孝顺才是,但事实上却不然,把父、母冷落一旁,任由他(她)挨饿受冻,不闻不问,使得父、母暗自悲伤饮泣,自怨自叹何其不幸为人子女理当善尽奉养父母的责任,不孝儿女却不当一回事,使得父、母含羞受辱,在人前抬不起头来,怕受人取笑。

“常见有的儿子为了供养妻儿的生活,不辞辛劳,努力工作以博取妻子的欢心,却把父母冷落一旁,视同外人;妻小的话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父母的教诲却充耳不闻、或出言顶撞,全无敬上之心,真叫父母伤透了心!有的女儿在未出嫁之时,还懂得孝顺父母;一旦嫁人之后,却变得不孝起来。父母稍微说她几句,内心就生出怨恨嫌恶的心理;而受到丈夫的怒骂毒打,却甘心默默承受。对丈夫家的人情颇为深厚,对家属子女也是极其爱重;但是对于骨肉至亲的父母,却日渐疏远,真叫父母痛心!还有些不孝的女儿,随着丈夫到外地居住,离开了故乡的爹娘,一点儿也不思念父母,好像和父母断绝似的,一封家书都不寄,使得父母日夜盼望.牵肠挂肚,寝食不安,就加被倒悬般的难受!父母思念子女之情。永无休止;父母对于子女的深恩大德,真是浩瀚无际,永无止境,非笔墨所能形容!儿女若是不孝,其罪愆即使向神明忏悔,恐伯也难以洗脱掉的!”

佛陀说完父母的深重恩德,众善知识个个感到悲痛,哀伤不已,有的五体投地向空跪拜,有的捶胸自责,由于过度的悲伤,全身毛孔都流出了鲜血,一时气闷昏死过去了。不久众人都苏醒过来,齐声高呼着:“多痛苦啊!父母为了子女也太痛苦了!多叫人悲痛哀伤啊!不肖儿女也太使父母伤心了啊!我们现在回想起来,已往真是大罪人,那时就如黑夜游神,东漂西荡,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罪愆有多深。现在聆听佛陀的教示,如大梦初醒,深深后悔以往的过错,想到自己不孝不仁之至,真是肝肠俱碎、五脏如焚啊!愿请慈悲的世尊,怜悯我们的无知,使我们有个补救赎罪的机会,告诉大家用什么方法才能报答父母的深恩呢?”

佛陀便以八种妙法晓谕众弟子:“你们既然知道父母恩德深重,现在我且为你们说明:假如有个人,左肩担着父亲,右肩担着母亲,绕着须弥山而行,担子将皮肉磨破,又穿透了骨髓,也不叫苦;鲜血流下来,淹没了足踝,如此经过百千万劫,仍然报答不尽父母的深恩。

“假使有个人,生在饥荒的年代,为了不使父母挨饿,割下身上所有的肉,切成肉屑,供父母充饥;虽然如此孝心,经百干万劫,还是难以报答父母的恩德之万分之一。

“倘若有个人,为了自己的父母亲,用利刃将自己的心挖出来,以致血流遍地,仍不伯一切的痛苦,这样历经了百千万劫,还是不足报答父母的深恩。

“要是有个人,为了父母亲,忍受千百支的刀戟利刃同时刺在自己的身上,直插横穿,经百千万劫,仍然不够报答父母的深恩。

“假使有人,为了祈求父母的平安长寿,以自己的身体来点燃佛前的灯,如此供养如来,经过百千万劫,还是不足报答父母的深恩。

“如果有人,为了报答父母的辛劳,赴汤蹈火,断骨出髓,虽经无数万劫,仍然报答不尽父母的深恩。

“假使有个人,为了善尽子责,代替父母吞下火热的铁丸,全身被炙铁烫伤,焦烂不堪,如此经过了百干万劫,还是不能报答父母的深恩之万一。

这时,大家聆听了佛陀开示的种种父母深恩,个个悲伤落泪,心如刀割般的难受,又想不出如何报答父母深恩的方法,真是羞愧不已。于是齐声向佛陀叩问道:“世尊啊!现在我们深知自己是不幸的罪人,但是不知如何做,才能报答父母的深恩?”

佛陀见大众皆有愧意,即欢喜地告诉大家:“如果想要报答父母的深恩,至少应该为父母做下列六件事:一、书写这部经;二、读诵这部经;三、忏侮一切罪过;四、虔诚供养三宝;五、必须受持斋戒;六、多布施勤修善法,广植福本。这六件事都能办,就是孝子;否则的话,就是地狱中的众生。”

佛陀接着向阿难尊者等说道:“不孝父母的人,命终死后,必然要堕落到阿鼻大地狱去。这一地狱纵横有八万由旬,四周都是铁的城墙,周围设有罗网,使囚犯无法逃脱。地面都是铁板,有烈火燃烧着,到处雷鸣电闪;又有铜流铁浆浇灌在罪人的身上;还有口吐烈焰的铜狗铁蛇追噬着犯人,一个个被烧得肌肤焦烂,苦不堪言。空中更有数的挂钩、枪铳,满地又是铁质的斧锤、长矛、刀山、剑树等种种的刑具,随时都会对准囚犯砍杀下来。地狱罪犯受此百般的苦楚,永无休止,也不知要经过多少的劫数呢?即使在这里受过了刑罚,又要打入其他的地狱去,头上戴着炽热的火盆,还要受铁车压身的折磨,铁车来回辗过,肠肚都碎裂了,骨头断折了,皮肉全烂掉了,一日夜之间要忍受千生万死的痛苦,真是惨不忍睹。这些地狱的罪囚都是生前犯了忤逆不孝的重罪,才要受如此的折磨,百般的苦楚。”

这时,大家听完佛陀的开示,都深为惭愧,悲伤流泪向佛陀乞问道:“我们大家应如何做,才能报答父母的深恩呢?”

佛陀答道:“要想报答父母的恩德,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编印此经,使此经广为流通, 能捐印一册,就有见到一尊佛的功德;如果捐印十册,就能见到十尊佛,以此类推,印百册、千册、万册此经,就能见到百尊、千尊、万尊的佛陀。凡是捐印经书能启发众生的人,诸佛必然常常垂护在他的身旁,并且,经以佛力使其父母及本人得生天上,享受天人的乐趣,而不致堕落到地狱受苦。”

阿难尊者及众人,包括天龙八部与转轮圣王等谛听了佛陀的教化,悲不自禁,愧恨不已,全身的毛发都竖起来,大家同以愧疚的心情向佛陀真心忏悔,发誓道:“从现在起一直到无尽的未来,就是经过千万劫年,我们大家即使粉身碎骨成了尘埃,也一定坚守如来的神圣教诲,不敢稍有违背。我们宁愿被利钩拔出舌头长达由旬,再由铁犁从上面耕辗过去,使得鲜血汇成河,如此经过千百劫时间,也矢志不违背佛陀的教诲;宁愿在千百利刃作成的刀轮中进出,受尖刀利刃的刺身刮骨,也不违背佛陀的教化;即使被铁网紧紧地裹住全身,痛苦难忍,虽经千百万劫,也不敢违背如来的教诲;宁愿让刀舂等刑具把身体斩捣成肉酱,使皮肉筋骨难以辨认,经过数千百劫,也永远不违背佛陀的教诲。”

而后,阿难尊者安祥地从座位上起立,恭敬地向佛陀请示道:“世尊啊!此经应该如何称呼?以使我等遵守奉持。”

佛陀就告诉众人说:“这部经就叫做《父母恩重难报经》,大家好好地遵守奉行吧!”

这时,阿难及众弟子与天龙八部等,大家恭听了佛陀的开示,茅塞顿开,心生欢喜,各人下定决心永世谨遵佛陀的教诲,以行孝、尽孝为职事。而后,众人向佛陀顶礼膜拜后而告退。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