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者看活熊取胆

发布时间:2012/03/06

素食者看活熊取胆

当前,在对待“活熊取胆”上,两种观点正在激烈争论。本人作为一名素食者,对这场争论中的各方论点有如下看法。

为归真堂辩护的一种常用论点便是指责反对“活熊取胆”的人是“虚伪”。指责者说:“不许吃狗肉又反对活熊取胆汁,那猪啊鸡啊牛啊就不是动物了?你还天天吃呢! 你没有资格去评论除非自己吃全素。”要知道,这些指责者并非真正在动员吃素,他们的逻辑是你自己的屁股不干净不要来管人家,他们希望反对“活熊取胆”的人感到无地自容,不要去干涉取熊胆的行为。但是,如果与他们争论的人真的是一位素食者,他们又会说:“你为什么吃素?动物是生命,植物就不是生命?”或者,“食素者,你们考虑过植物的感受么?!”等等。反正,无论怎样,他都要否定你的发言权。对于后面的说法,不在本文的范围,我将另外写文章。这里,只想说明:这种指责的实质是在论点上无法辩过对方时(指对取胆汁已无理可说时),采用的一种攻击对方的手段,实在是不足取的。

虽然我不赞同针对支持“活熊取胆”的人的指责,但他们的话并非毫无道理。因为,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只为熊呼吁,却置猪、牛、羊、鸡的痛苦而不顾。且看看反对“活熊取胆”的人是如何为他们矛盾的言行辩解的。一种说法是:“熊是受保护的野生动物,猪、牛、羊、鸡是家畜。”但是,当初提出反对“活熊取胆”是因为养熊场中的熊正受到莫大的痛苦,并非是因为野生的熊的生存受到威胁。况且,猪、牛、羊、鸡在工业化饲养场中也受到巨大的痛苦,最后连命都送掉。所以,这种辩解,实难服众。也可以进一步想想:狗也是家畜,为什么这么多人对狗充满爱心,把吃狗肉视为非人道?另一种辩解是:“熊长期在痛苦环境中,而猪、牛、羊、鸡被杀的痛苦是一次性的。”对这种“比较”我实在难以认同,也不知道发言的人有何依据?归根结底,把动物分成三六九等,加以区别对待,在道义上是站不住脚的。矛盾在于:动物保护论者正认为自己是对动物具有爱心的。

但是,我不会站出来公然反对动物保护论者。这涉及对中国动物保护运动的看法。在最近几年来,中国的动保运动有了非常明显的进展。在反对“活熊取胆”之前,已经反对了杀鲨鱼吃鱼翅;反对了动物表演;反对了穿皮草服装;反对了加拿大渔业部长到中国来推销海豹肉;阻止了大批流浪狗被宰杀;甚至谴责了春节晚会中的金鱼魔术,因为给金鱼喂了铁砂,次日即死。这一切在几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虽然有这样长足的进步,中国的动保运动与国外相比还只能说是“小荷方露尖尖角”,刚刚开始成长。对中国的动保运动需要大声叫好,需要表达最崇高的敬意! 而不能期望中国动物保护运动一步登天地达到对一切动物的杀生都持反对态度。

无可置疑的是:彻底的动物保护运动必将走上反对一切杀生,完全素食的道路。美国的最大动物保护组织PeTA当前在继续开展各方面保护动物的同时,也在宣传素食,就是一个明证。我相信国内的动保人士也会看到目前做法的局限性,逐步走向尊重一切生命,重视动物权益,最终实现停止一切杀生,实现人和动物和谐共处的世界。

最后,我引用几位名人的言论作为结束。

英国哲学家、法理学家杰里米-边沁:“动物的痛苦与人类的痛苦其实并无本质差异。总有一天,其他动物也会获得只有暴君才会剥夺的那些权利。一个人不能因为皮肤黑就要遭受任意的折磨而得不到救助。总有一天,人们会认识到。腿的数量、皮肤绒毛的形式、骶骨终端的形状都不足以作为让一个有感知能力的生命遭受类似厄运的理由。”

彼得-辛格《动物解放》一书的作者:“假如我们追求黑人、妇女、以及其他受压迫人类群体的平等,却拒绝对非人类生命给予平等的考虑,那我们的立场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梅兰妮-乔艾博士问道:“为什么我们爱狗,却又吃猪肉、穿牛皮衣服?”,她说:“在世界上的肉食文化中,人们往往从几千种动物种类中挑选出少量的种类,认为是可食的,而把其余的认为是讨厌的。尽管这些少量被选出的、可食的动物在各地有可能不同,但肉食主义这个信仰系统是到处都一样的。在现代食肉的社会里,一种文化认为哪些物种是可食用的,不是基于逻辑或经济的考虑,只是受到条件的制约。”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