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国王

发布时间:2011/05/06

微观人间片段,以小见大,说浮生,道世情,情到深处有大悲。

中古世纪的时候,印度有一位国王,因为长得实在太矮,每当站在臣民们的面前时,就不禁为自己的矮小而感到沮丧。

后来,矮国王命人将王座加高,这样一来,只要他一坐上王座,臣民们一跪,那他就高高在上了。但这毕竟不是根本之道,总不能一辈子都不下王座吧!因此,矮国王终日烦恼不已,日不能食、夜不能眠。

终于在一次庆典里,矮国王召集了国内所有的智者,命令他们想办法在一个月内将自己变成全国长得最高的人,谁若能办到,矮国王愿相赠一半的财富与他。

于是,智者们轮番上阵,有的精心研究调配快速增高的药食,但难吃得令矮国王餐餐作呕。有的排定运动的功课表,跳高、伸展、吊挂、跑步,让矮国王累如牛喘,恶梦连连。更有的乾脆土法上马,制造特殊的器材,没事就帮矮国王拉筋拔骨,痛得矮国王哀声不断,紧急叫停。

增高法竞赛停了,矮国王长高了吗?量一量,有效!的确长高了,经过数月痛苦的折磨,终于长高了一公分。

矮国王生气了,他眼中喷着怒火向智者们说:“我再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想办法帮我长高,代价除了可以分得我一半的财富之外,还可以得到统治国家一半的权力。但是,这次不比上次,没有在时间内办到的人,一律砍头;而且,不准再用同样的方法,不能碰触到我的身体,更不能让我有任何的改变。”

这下惨了,代价虽高,但要求更苛。不要说是让一名四十岁的成年人在一个月内长高不可能办到,即使是正在发育的幼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呀!更何况,还不能让国王有任何的改变,这恐怕是连神仙也无能为力吧!

眼看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矮国王仍然保持原状,由于长期的躁郁,使得他看起来更形萎缩了。而所有的智者,想白了头也毫无所获,急得像是刚放进沸水中的活鱼,离死不远了。

就在限期届满的前一天,一名智者因为患了风湿症,双腿酸痛不能站立行走,只能用跪行的方式代步。他忽然灵机一动,赶忙联络众大臣,并出动士兵,假借国王的名义向全国下达了一道荒谬的命令。隔天,矮国王一起床,立刻就召见智者,并命刽子手候令,准备在智者黔驴技穷的时候一消心头之气。“怎么样啦?一个月的限期已经到了,本王还没有长高,你们准备领死了吗?”矮国王说。

那名想到办法的智者跪行着进前回答:“我最高的国王啊!臣办到了,您难道不觉得现在的您,已经是全国最高的人了吗?如果您还不相信,请您到国内四处巡视,如果发现国内尚有任何一个人比您还高,那就请砍掉臣的头,臣绝对不敢有半句怨言!”

随即,国王半信半疑的在众智者的陪伴之下,到国内各个角落查证。果然没发现有任何人比国王还高。

原来,智者假借国王的那道命令是:“自明晨太阳升起,全国人民一律不准站立,全部用双膝跪行代双足走路,另外还要穿上宽大斗篷裙以遮腿部屈弯的下半肢,看起来必须是天生矮小的样子。违者,尽诛全家。”

尤有甚者,他们还将那些即使跪下来比国王高的人逐出国外,永远不准其返回国内。真是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经过数天,原本还放心不下的矮国王,始终找不到有人比他还高,总算吃下定心丸,昂首挺胸起来,露出久违了的开怀笑颜。但也因为如此,一股仇视的民怨,也在斗篷裙下暗暗的酝酿。

半年后,这件事情被一位长年隐居深山的修行者听到了,决定甘冒被砍头的危险,去点醒矮国王,解脱人民被虐待的苦楚。

修行者先是将自己装扮成普通人一样,然后向皇宫的守卫佯称有宝物要亲自呈献给国王。当他见到矮国王的时候,他说:

“噢!我最敬爱的国王,我这个布包里有一颗世上最珍贵的石头,它的价值足以抵得上十个国家的财富。今天我要将它奉献给您。不过,在我打开布包之前,请国王借给我一件也是您财富中最珍贵的东西,让我加以比较,国王就能相信我所言不假。”

于是,矮国王就将他嵌在皇冠上的珍珠摘了下来,并叮嘱修行者要好好捧着,不得有任何损伤。

修行者一手拿着珍珠,一手缓缓地将布包打开。布包里裹着的竟是一颗再普通不过的大石头。

“骗子!骗子!这明明是一颗烂石头,你却骗本王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你分明是找死!”矮国王下令武士将修行者处死。

“啊!我最有智慧的国王啊!如果欺骗国王的人都死,那岂不是要杀掉全国的人民!”修行者说罢,立即站起身来,高过国王一个头还多。并且要国王检查皇宫内所有人穿的斗篷裙下的秘密。

矮国王瞬时愣住了,原来自始至终完全没有改变这一生注定矮小的事实。

修行者看机不可失,接着说:“其实,我并没有欺骗国王,这颗石头在国王看来也许毫无价值可言,但它却是我在深山里修行了二十年的朋友。对我来说,它的珍贵就如同国王珍珠是一样的!如果今天没有珍珠的存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这颗石头比较的话,那我说这颗石头是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又有什么错呢?”矮国王保持沉默,但微微点头认同修行者的观点。

“国王您就像是一颗石头一样,虽然形体比珍珠大,其价值却是永远也不及珍珠的万分之一!依您的智慧,怎么会舍珍珠而甘愿作石头呢?您要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您就是最高的人,其他人即使长得高,见到您也一样要跪在您的膝下,不是吗?您应该要真实的您自己才是啊!”

修行者的一番话,终于使得矮国王大梦初醒、后悔不迭。不仅下令全国人民回复原状,更实施全面大减税,以补偿人民因自己一时糊涂所遭受到的非人对待。

当国王再度出巡,他看见全国人民跪在街道的两旁高呼着:“伟大的国王,崇高的国王,国王万岁!”的时候,不禁为找回自己而流下了欣喜的眼泪。

世上的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一颗最宝贵的珍珠,可是,当有人变成钻石,并有越来多的声音说,钻石才最宝贵的时候,人就开始对珍珠的价值产生怀疑,甚至抛弃珍珠的地位,进而追求与模仿钻石的存在。但是,钻石与珍珠的价值,是该由谁来判定呢?当一股比较的趋势形成,这个世上就有越来越多原本是珍珠的人,因迷失而变成了烂石头。

自我存在的价值完全取决于自我的定位,而非由外境评量与论断。也许我胖,但胖得有智慧;也许我矮,但矮得有性格;也许我丑,但丑得有自信;也许我笨,但笨得没有烦恼;也许我残缺,但一样不失圆熟的观念与奋斗的激能……,即使我不是钻石,也不是珍珠,是一颗石头,但也要做一颗最美的石头,一颗最有用的石头。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