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款之德,还子之义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1/07/19

51岁的吴应德,湖南祁东县人。1988年,吴应德带着妻子和5岁的儿子吴兵生来到云南勐海县基建工地干活。

1989年11月的一天,吴兵生跑到一家电子游戏机室看电子游戏后就没有回来。吴应德夫妇连忙喊工友们一起去找,但始终不见吴兵生的踪迹,吴应德夫妇伤心欲绝。他们曾经生过一个孩子,但在3岁时病亡,妻子已做了绝育手术,吴兵生是他们的命根子。

时间一晃,又是6年。这6年里,吴应德靠勤劳和智慧赚了些钱。

1995年春,吴应德对妻子说:“基建工地我不想承包了,我想去找兵兵。”

夫妻俩合计好后,做了一个货担子,吴应德一个人当上了串街走村的卖货郎,踏上万里寻儿的路。在卖货时,每当看到与自己儿子差不多的孩子就看一看,问一问。一年中,他的足迹遍及勐海、景洪等地,然而依然没有丝毫的消息。

1996年夏天,吴应德听一位老乡说,有些人贩子拐走孩子后,不是卖到云南,而是卖到与云南相邻的缅甸去了。于是吴应德决定出国找儿子,进入缅甸。又是一年,在异乡,水土不服,不幸染病,全靠华侨的照顾。1998年初春,他的病痊愈了,于是决定回国。

辞别好心的华侨,准备乘车回国。乘车前,他到厕所去小便,发现一个蓝色布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人民币1.7万元和少量的缅甸币。吴应德心想:丢了这么一大笔钱,失主一定急得要命。于是他便在厕所旁等失主。

两个多小时后,一位中年人满面愁容来到厕所。吴应德忙迎上去问:“老哥有啥子事不开心呢?”那位中年人说:“两个多小时前,我在这里上厕所,听到外面喊有歹徒行凶抢劫,我慌慌张张提起裤子就走,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才发现钱包不知在哪儿掉了,忙乘车回来找,也没找到。”

吴应德一听忙问:“包中有多少钱?”答:“有1.7万多元。”吴应德心想,数目是对的,看来包可能是他的。于是来到了失主岩良成的家中。这时吴应德终于放下心来,从自己袋中拿出那个蓝色布包给岩良成。岩良成一眼就认了出来,打开一看,竟然分文不少,激动万分。

岩良成感激不尽,在摆酒款待吴应德的同时,心想,天下难得有这样的好人,还款之恩不知何以为报。自己女儿12岁,不知他有没有儿子,如他有儿子与他结一门亲常来往。于是,便问吴应德儿子多大了。吴应德闻言,不觉掉下泪来,把儿子失踪,自己到处找儿子的事说了一遍。岩良成闻言,沉吟半晌,问道:“儿子走失时多大?”吴应德答道:“当时6岁。”岩良成听罢,喜形于色,忙对家人说了几句。不一会儿,一个年龄约十四五岁,穿一身学生服的少年走出来,岩良成说:“9年前,有位过路客人带这个孩子路过我这里,说他妻子亡故,他有3个儿子,因经济困难,想给儿子找个好人家。我收下后问孩子叫什么,他只知道姓吴。我送他到学校读书,现已读初三了。刚才听说您儿子走失,又觉得他与您相貌相仿,便叫他来让您认个仔细。”吴应德激动得热泪盈眶,说:“我儿子有个记号,他后脑有颗黑痣。”众人连忙拨开少年的衣领一看,果真有一颗黑痣。吴应德一见黑痣,忙把少年搂在怀里,连声叫着:“兵兵!兵兵!我是你亲爸爸呀。”两人紧紧相拥而泣。吴兵生也向吴应德讲起自己依稀记得“好心”叔叔背自己去买糖的经过。

次日,吴应德起程回家,岩良成决定让兵兵随他回云南。

岩良成说:“您有还款之德,难道我就是禽兽之人,没有还子之义?”

吴应德寻子的感人经历一时传为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