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须赖经》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译者:曹魏西域沙门白延于洛阳白马寺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及五千菩萨俱。

尔时,舍卫城中有极贫者,名曰须赖,得坚固志不可转移,信佛法众,身归三尊,奉持净戒,修行十善,有四等心救济不倦,内性清净我乐无二,至意求佛无上大道,思惟所行昼夜诵习,以善方便导利人物,安贫自守以法为乐。于是天帝释以天眼见须赖功德殊妙,所闻不惑博览众经,无有邪行坐起安庠,行止卧觉不失仪法,少欲易足不贪利养,质直善说言信不华,斋戒省约食节衣菅,树叶为器茅草为席,不畜遗除无所藏积,国王人民莫不敬爱,常以昼夜各三诣佛咨受法信,佛知其意辄与相见。须赖每诣佛时,无数百人常从与俱。其所游至卧起经行,天人营护。

天帝释自念言:“是仁者戒行纯备,恐子将夺我处,当下试知审求何道?”释便化作数人,蹴骂须赖言无忌讳,又以石掷捶杖加之于须赖,须赖忍力慈仁不嗔不怨。释便化作数人,谓须赖言:“仁实见枉,我谓为卿杀之何如?”

须赖答言:“子所谋者,非善法也!正使彼人刀割我身,尚无恨意,况但挝骂!所以者何?夫罪福有二果,种福者生天上,为罪者堕恶道。是故不当恨,何况欲害彼?”于是须赖即说偈言:

“夫以种恶栽, 故生堕罪类;若其种善本, 后必望福果。

 觉恶以谛观, 当持慧分别;恶栽非善本, 种德无恶果。

 守三能无恶, 身口意常善,上人忍无怨, 智者受不犯。

 除三以清净, 身口意无瑕,劝行福德者, 得愿必常安。”

化人不能使国贫须赖有微害意,于是乃退。天帝释复以金银置其前,使化人谓须赖言:“仁者取是宝,可用恣意布施作福亦可,好衣美食贫何可堪?”

须赖言:“自我宿行不?亦当受斯贫苦!以贪宝妄取,后困必甚。”

化人言:“且自欢娱快意终身,安知后事。”

须赖答言:“此非慧语,或于一身不有远虑,后受大罪,智者所畏。贪得多藏,取非其有,罪与盗等,智者所耻。爱身计寿自保不死,犯不与取,智者不为。夫智者,计身命无有常,万物非我有,所贵唯道,故无贪诤,守善而已。”又说偈言:

“藏宝至千亿, 不施死时悔,智者谓是贫, 宜识此至言。

 节食不著味, 诚信而好施,有慧虑为富, 佛说是常安。

 能止不为恶, 守道中外清,无戒而自严, 已犯斯非贤。

 当受明为师, 勿用愚所誉,愚誉牵入冥, 师明益近净。”

化人不能使须赖有贪意,即退去。天帝释复化,持真珠价直数亿,诣须赖言:“我与人诤讼事闻国王,窃引仁者为证。愿以此珠相上,幸助一言。”

须赖答言:“用为说此是我所畏,终不敢欺。所以者何?妄言者先为自欺,次为欺天,亦为欺法,令其口臭,言不见用,多被诽谤,心恒憔悴,天所不念,身色变,福德消,善名废。彼为上世圣贤所挠欺,失德本而生众恶,塞善之路自投邪冥,是为后世招致殃罪。”又说偈言:

“众欺生恶果, 自致口常臭,都已忘前言, 入邪无正道。

 自欺亦欺天, 欺法是自怨,常为众所疑, 欺诈何益人?

 欺为众恶本, 自绝善行业,是故致痛聚, 妄言何益人?

 设以满天下, 金银珠相与,至守法诫者, 何时为宝欺?”

化人不能使须赖妄语,即时退去。天帝释还语夫人言:“汝试将我妓女,与数琴般遮翼妇俱,见须赖共转其意,坏其清行知有淫无?”

天后受教即从妓女,夜安静时,到须赖所住虚空中,作靡丽之辞言:“仁者且起,天使我曹来侍左右。我曹形容既好,衣裳鲜明,璎珞珠宝服栴檀香,不老不少适在上时,端政皎洁可不瞻视。卿福所致,故来相事。”

须赖仰头答言:“若曹尽是地狱、畜生、饿鬼所爱,非彼天人上智所乐。我见若曹所有如梦,色像香实如海泡沫。我见若形,骨干肉涂血浇筋缠,革裹皮覆以蔽污沾,譬如工师幻人目耳!汝曹上时我见无常,当就坏败为分离法。罪福我已觉,无毛发之爱念。若曹实坏人善心,不能成立人意,但污净行。若曹即连臭腐,习欲无乐坐致苦痛,自误堕冥入三恶道。欲非善本,斗讼恐恚,颠倒浊乱皆从欲起。痴狂致灾坐彼形残,外集内热不见福果,以亡人本种畜生类,后为牛、马、骡、驴、骆驼、犬、彘、鸡、鹅皆欲所致。违远圣贤,亡失信、戒、闻、施、慧道。随欲一念不顾后世,是欲常坏求道之意,何况其余!”即说偈言:

“欲污为臭腐, 独痛远安乐,自掷饿鬼罪, 无虑常附恶。

 无便为乱本, 远法去就误,不虑致颠倒, 欲盛痴益置。

 贪憎失善意, 邪念常恐惊,内忧如外胐, 坐欲亡信根。

 已为不善本, 如魃食人肝,居衰事邪神, 为欲如痴狂。

 淫为牛羊猪, 驴马象骆驼,长受兽形苦, 是故慧舍欲。

 弃信戒闻德, 远自投恶道,为淫人痴网, 远女常疾脱。

 如汝好形辈, 满此阎浮利,一心住如山, 天神安能倾?”

时天后及妓女,不能使贫须赖有淫意,即还天宫,为天帝释说偈言:

“子学深见谛, 说知女态恶,

 已舍色无欲, 无疮不受毒。”

于是天帝益怖衣毛为竖,念:“是仁者戒净不邪,必夺我处。”便自下诣须赖说偈问言:

“须赖欲求何, 戒净健乃尔?

 愿说望帝王, 日月释梵耶?”

于是须赖答释偈言:

“帝王日月天, 释梵虽为尊,

 无常皆如幻, 未脱彼何明?

 所欲乐不生, 无有老死患,

 憎爱怨苦际, 愿度三界人。”

天帝意解欣然大悦,即说偈赞须赖言:

“善哉愍世间, 疾解得如愿,

 当除三世垢, 天人必蒙恩。”

于是须赖,经行舍卫城市,便于市中得先劫宝,价当是世,即以手持而举声言:“今是舍卫国有极贫者,吾以此宝而惠与之。”

尔时,国内有故长者,乃昔富贾合数千人,应机悉走到须赖前,各自陈言:“我等困穷,惟见矜济。”又有极贫无数之辈,亦皆驰至从乞求宝。

须赖答言:“诸贤不贫,今是城中有贫极者,吾以此宝当往与之。”

众人问言:“观此城中谁极贫乎?”

须赖答言:“王波斯匿,国之最贫。”

众人言:“勿宣是语!帝王何常而有贫者?度王宫藏珍琦不可呰计。”

须赖以偈答众人言:

“虽多积财宝, 欲得求无厌,

 如水昼夜流, 是辈犹为贫。

 贪增不念苦, 邪行意不惭,

 从此到彼世, 是为极贫困。”

于是须赖,与大众人民俱到王宫门。时王波斯匿在正殿,适收五百余长者皆当有罪,王欲使多出财宝以赎其罪。傍臣白王:“须赖在外。”王即请与相见。

须赖入谓王言:“我往日经行舍卫城市,得此明月珠,意欲与贫者。观省此国之极贫者,莫甚于王,愿大王受是宝。”

王闻其言有惭愧色,答言:“须赖,我贫熟与卿同?”

须赖言:“王贫甚于我。”

王言:“愿说其意。”

须赖于大众前,为王说偈言:

“夫财日夕贪无厌, 为君造害后烧痛,

 自保不死不惟后, 是谓极贫无法行。

 常有慈心不懈慢, 远色近贤而知足,

 不好多求不畜积, 是生为智无怨恶。

 居位舍正而为非, 以财恐民施刑法,

 在安忘危快所欲, 欺人死困悔无及。

 直信清净识者强, 节如知止闻不忘,

 常知不恐乐在行, 是谓不贫圣所称。

 夫已富贵不念施, 谓命可常坏在今,

 贪浊迷惑如醉象, 意塞不觉是谓贫。

 信佛法众行恭敬, 恕己安人善教诲,

 不愚不恚不放恣, 以法自御为常富。

 火烧草木不知足, 众流归海无满息,

 日月不疲照四域, 贪至老死不厌欲。

 火虽盛热不久燃, 富贵无常如浮云,

 故慧不愿天及王, 慧意烧恶无复烟。”

王波斯匿谓须赖言:“谁当证明我贫仁富?”

须赖答言:“大王亦闻,世有如来、至真、等正觉、明行成、为善逝、世间解、无上士、道法御、天人师、号佛世尊,所见已谛,能现证要,今者不远,近在祇树给孤独园。”

王曰:“我已厚禄得见此尊。”

须赖言:“是圣师可以为证。”

王曰:“愿请佛来,如佛所断当以为正。”

于是须赖即说偈言:

“佛慧悉遍见, 不须大王请,

 今我意所念, 已见必哀来。

 神通圣无漏, 世作后所受,

 佛无不定智, 必来王莫疑。

 常等无憎爱, 愍伤人非人,

 虽远在他方, 但念其法言。

 我愿大王信, 佛为慈悲主,

 于是至意念, 世雄来不久。

 豫出香华宝, 珠缨缯盖幡,

 众妓调五音, 供佛当鲜明。”

须赖即叉手偏袒右肩,下两膝跪伏地,遥向佛说偈言:

“佛悉知人意, 照见诸至诚,

 愿称听至意, 现神住我前。”

于是地即大动,佛与五百比丘、二百菩萨,化从地中出王殿上。释、梵、四天王、无数百千天,悉从佛而来。王及吏民见佛现神,莫不悚然,加敬稽首佛足。若干千人,从敬发意愿为菩萨。

于是国贫须赖,前礼佛足却住,白佛言:“我行此城中得明月金珠,价直一阎浮利,念欲与贫者。观省是国,独王极贫。所以者何?贪欲无厌,赋检不息,娆恼不息,一国民为疲极迫强役羸,中伤至直,下有劳扰,上为欲缚,不念非常,不顺正治,是故我献此明月珠不肯受,反诘我以贫富之证。是故愿见如来,无不开导,无所不护,析疑除垢,愿解此义。”

佛言:“富哉!须赖,言语至诚,大王勿疑。”

王曰:“唯然,世尊,以正真之言启发蒙冥。”

佛以善权方便,将护王意,现其义言:“王且谛听!亦有因缘计王所富,须赖无有;亦有要义计须赖富,王不能及。所谓王之富者,计有国财、金银璧玉、水精琉璃、真珠珊瑚、车磲玛瑙、象马宫殿,所有饶裕治得自在,此王之富,须赖无有。当计须赖道德正相,布施、戒具、忍力、精进、慧不放逸、善行有叙、慈悲喜护、爱敬三宝、学深意净、直信惭愧、七财满具,是须赖富,王不能及。正使大王所部国界,人民悉富如释摩男,合此人财以比须赖道德之富,百分、千分、巨亿万分,计所不能及,是不可以譬喻为比。”

王言:“善哉!善哉!如世尊言,我已有福,我国界中乃有持法上富之人。”

佛言:“然!亦多有真人在王界内。”

于时王波斯匿起住佛前,赞须赖言:

“我尊仁与佛, 由仁我绮雅,

 愿以国相上, 自今仁为师。

 久已憍慢戒, 坐国远正法,

 今闻须赖语, 愿详修梵行。

 用贪财利故, 怨五百人系,

 今赦贪无益, 念仁恩难忘。”

于是五百系人闻王赦其罪,皆念须赖恩,厌非常苦,得无欲意,悉起礼佛,又礼须赖。王意欢喜重赞言:

“仁富我实贫, 须赖言妙真,

 今下令国中, 不得言仁贫。”

国人闻王令后,皆称须赖为富,无复贫名。须赖起正衣服,右膝著地,叉手白佛言:“今是大众集会,善哉!世尊,愿说法语,使此众人不空见佛。”

佛言:“善哉!听我所说,善思念之。有四法,族姓子为见佛。何等四?为信、为乐、为悦、为敬,是为四。复有四法,可得见佛。何等四?已见佛色像便起道意,自愿后世得身如是;以至意思念佛,言常至诚;已悲哀诸人物,意不复动;已乐所履行,不断三宝。是为四。复者四法为觉意。何等四?谓色、痛、想、行、识,无所视,所见转空,所想即知,是为四。复有四法见佛向净。何等四?不计彼我为内外除,不计常在为除寿命,不计断灭为舍习行,以佛眼见觉常眠意,是为四。复有四法见佛向净。何等四?一切法无此取,以正定为净行,已学成无上智,善权见净脱,是为四。族姓子、族姓女,已见如来为向清净。”

佛说是时,七百比丘意解无漏,坐中菩萨皆得不起法忍,无数千人皆立德本。佛说经已,便从座起,与诸弟子及诸菩萨,现神飞去如凤凰王,还到祇树给孤独园。

于是王波斯匿谓须赖言:“仁者欲诣佛时,愿相告敕身欲随往。”

须赖言:“亦愿大王敕诸后宫、太子、官属,并国吏民不诣佛者,使有司记其罪。所以者何?菩萨不但忧身忧人非人,菩萨在大众中威神倍好。”

王言:“愿闻菩萨将从大众,为之奈何?”

须赖答言:“一切众生菩萨皆能合会以为从者,谓以布施众人乐从,能转悭者使好布施;菩萨持戒众人乐从,化诸不信令信罪福;菩萨忍辱众人乐从,化诸嗔恚令无结恨;菩萨精进众人乐从,化诸无势令建精进;菩萨行禅众人乐从,化诸乱意令守一心;菩萨智慧众人乐从,化诸愚痴令得正智;菩萨行慈众人乐从,化诸不仁使有慈心;菩萨行悲众人乐从,入生死苦不厌正行;菩萨行喜众人乐从,化忧迷者能使乐法;菩萨行护众人乐从,安慰劝助使人入法。如是大王德行非一,又有四事为善受人:一曰护众生不违舍,二曰众德本行清净,三曰择好愿令佛国无三毒,四曰空不愿无思想,出诸魔网所拘制。菩萨常行柔软,化诸刚强不忘大乘,乐居山泽,不以毁断先世福德,善本日增普修众行,周满道法三十七品,菩萨以是合取人民。”

王波斯匿,欣然大悦,善心生焉。王身所著彩衣,价直千万以上须赖。须赖不受言:“大王意悦与受何异?”王意不乐,须赖复言:“我自有菅衣著之甚悦,当用是忧衣为?”

王曰:“何故?”

须赖答言:“我有时脱衣挂树舍,行一日或至七日,无贪取者,我亦无惜意,不顾望此衣。菩萨常服如此辈衣,既自无著意,又使彼不贪。”

王曰:“愿仁愍念,足行衣上,使我长夜得福无量。”须赖称王意,为蹈衣上。

王曰:“此衣已属须赖,吾将安置。”

须赖答言:“大王,宜视此国中形露不蔽者,可以衣与之。”王即敕左右,持此衣出赐诸贫穷人。

诸贫穷人共得王彩衣,皆欢喜念须赖:“当何以报其恩须赖至意?”

以佛威神空中有声,而说偈言:

“不以香华宝, 甘快诸美食,

 欲报此慈恩, 但当起道意。

 至人不贪贵, 不乐诸奇异,

 欲报当求佛, 大乘四等意。”

于是须赖,以日跌时与大众人,王亦与后宫一切宫属吏民俱行诣佛。是时,舍卫清信士、清信女,合十亿众,及得赐彩衣贫民,闻须赖当到佛所,皆悉从行。时天帝释,下从舍卫来至祇树,于中间化作大殿如忉利天宫,化作七宝树。于树下为佛设师子座方圆自副,以若干种缯敷其上,令万二千妓女罗住其边,作百种音乐,以为供养佛。佛知大众具至,即起到大殿,坐天师子座。佛身放光明照天地,空中散华其堕如雨。

天帝释告子言拘:“或吾为佛设座,汝可为诸菩萨真人作座。”太子即化作六万余座悉严好,以天五彩之毡已说偈言:

“真人诸菩萨, 愿来坐此座,

 是化天所乐, 常愿会佛前。”

诸菩萨大弟子坐已定,时般遮翼天敕其天人,孚调五百余琴,令音调好,进歌佛、须赖:“来者必有尊天俱主,我曹当退。”即时调诸意,如歌颂言:

“智行过百劫, 智盛施无量,

 智戒摄身口, 当礼无上圣。

 人忍无所犯, 精进人力强,

 仁开定慧门, 当礼三界雄。

 明断淫怒痴, 已尽灭无瑕,

 自得复授彼, 当礼天人师。

 慧观除三爱, 不贪世间荣,

 恬惔无忧畏, 当礼是法王。

 魔天进三女, 道意不为倾,

 无著不可污, 当礼是至清。

 奇相三十二, 众好自严身,

 八声无不闻, 当礼天中天。

 行地印文现, 无畏威远震,

 齿齐肩间回, 当礼释中神。

 我赞十力王, 檀独欢喜诚,

 自归佛得福, 愿后如世尊。”

尔时,须赖从大众人民,亦若干千天人,俱到佛所,皆礼佛足,各坐一面。王波斯匿与其所从,前礼佛足,却住一面。于是王手自取床,谓须赖言:“愿仁坐此座。”

诸天众中未见须赖者,念:“是贫人有何功德,而见敬乃如此?”

释知诸天意言:“诸依福者不宜轻是人。所以者何?我可为证,是人守戒奉法难及,且待须臾方见其德。”

须赖欲使诸天意解,即白佛言:“唯愿世尊,解说菩萨得威神见敬,至于无上正真之道。”

是时,佛放身光,焰著须赖,其形状踰于天帝百千倍。天意皆悦,知非凡人,悉已天华散其上。

佛告须赖:“菩萨在贵不以憍慢,现若卑贱,能使众人不贪富贵,亦无恨贫,是为净德。其在豪贵,能率余人兴布施意;在智现愚,能使愚人疾解智慧,是为净德。已能制意如汝须赖,示现极贫守戒如法,为诸梵志、居士、众人所敬,是为清净知善方便。”

贤者阿难白佛言:“须赖学来久如?”

佛告阿难:“其学甚久,已事若干亿百千佛,现得三忍博达众智,顺行诸善自见贫鄙,意净如是。”

阿难言:“今宁有人愿求佛者?”

佛言:“欲天七千,色天万二千,世人数千皆发无上正真道意。”

阿难复问:“须赖久如,当成为佛?佛号为何?国土何类?”

佛为阿难说此偈言:

“阿难听我说, 须赖初发义,

 护人无仇善, 德广常大施。

 从始起意来, 其数难缕陈,

 供养佛无厌, 奉法守不忘。

 学六度无极, 进道乐久长,

 梵行未曾漏, 守法慧不倾。

 所行志念具, 觉对立道地,

 已度众邪网, 性善觉内事。

 已舍世八事, 利衰毁誉意,

 一切等心视, 如空无挂碍。

 爱法行无倦, 守忍慈为常,

 爱人如爱己, 弃身安群生。

 爱习悉教彼, 念熟说义实,

 觉意不离法, 解空导二脱。

 三忍具无念, 学法知可行,

 所至必开导, 一切蒙其恩。

 所在国邑兴, 辄往到其方,

 宣化如佛意, 遍教诸天人。

 我般泥曰后, 末时须赖终,

 生东可乐国, 阿閦所山方。

 余三阿僧祇, 行满大愿成,

 得佛除世邪, 安隐度十方。

 自然为神将, 号曰世尊王,

 始如阿閦佛, 所度无有量。

 世名德化成, 恶灭善义兴,

 佛住千万岁, 众僧不可称。

 彼愿罗汉少, 求佛者甚众,

 时人力神足, 精进福行明。

 其世五音声, 佛说法遍闻,

 无有坏善魔, 正信脱邪患。

 至佛灭度后, 八万四千人,

 上法兴照世, 令行无讼意。

 须赖所教化, 多愿摩诃衍,

 悉会生其世, 不数已度人。”

佛拜须赖,时坐中天人鬼龙,各以好衣奉上须赖,欢乐之声闻于三千,亿百千人皆来礼之。佛为广说若干法要,解三乘行。

王波斯匿避坐叉手,住白佛言:“我以贪浊为国财醉,憍贵自恣作危殆行,得须赖妙言,乃自知最为贫。今欲舍家国付太子受世尊戒,身为佛比丘僧,守园给使。现在财宝为三分:一分奉佛弟子,二分施国人民,三分留为官储。得蒙佛恩,现身财宝不复贪乐,一切是福皆施众生,愿得无上正真道意。”

时坐中五百长者居士,五百梵志,五百小臣,闻王誓愿如师子吼,皆发无上正真道意,一切舍欲以家之信,离家为道欲作沙门。除中三百人,其余佛悉以为沙门。

于是须赖,退坐叉手白佛言:“已亦愿从圣师子,十方诸现在佛,求哀作沙门。”须赖慧力亦如来所成,便入三昧,一切十方诸现在佛,皆与其比丘僧俱现。须赖即起,稽首礼十方佛便为沙门。复求哀言:“愿诸世尊,哀听受我使得成立。”十方诸佛及释迦文,皆伸右臂摩须赖顶,诸佛臂各自现不相障。是时光明照三千世界,天雨众华,贤者须赖自然法衣在身,被服正齐威仪安庠。当须赖得拜,时五百比丘漏尽意解,无余缚结,千菩萨得信忍。

佛告阿难:“受是记拜经奉持之,当为众人布说其义。所以者何?末世人多在邪信网,吾以是故于中作佛,化其恶意使见正道,令如须赖,从信入慧。我于世间周遍说法,一人不度我终不舍。是故,阿难,当传此法令人信乐,终日习闻使意开解,当从是如得要。”

佛说经已皆欢喜,须赖比丘、诸比丘僧、天帝释及王波斯匿,天、人、阿须轮,莫不乐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