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方面破除对异性的贪欲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索达吉堪布  2013/05/27

从三方面破除对异性的贪欲

一、破贪口水:

粪便与口涎,悉从饮食生,

何故贪口液,不乐臭粪便?

有些人喜爱异性的口水。其实粪便与口水都是由饮食消化产生的,你为何单单贪爱口水,却不贪爱臭粪便呢?

贪心强烈的人,在与所爱的人拥抱接吻时,对她的口水也会生起贪执,毫无厌嫌,很多文章中这样写,人们的行为也这样做。其实这是一种迷惑颠倒的执著,若以智慧来详加观察,女人排出来的粪便,与口水同样来自于饮食,女人吃饭喝水以后,能消化吸收的部分变成血液、肌肉、口水,而不能被吸收的变成大小便等。既然如此,对之一贪一恶是不合理的,毕竟它们的因都是饮食,没有这个因的话,口水和粪便都不会产生。

比如有些人生病了,不能吃饭、喝东西,那他一定会口干舌燥,大小便减少。所以口水和粪便依靠饮食而来,在身体中都存留了一段时间,那为什么口水与粪便排出来时,贪心最严重的男人,也不会对女人的粪便生起贪执而吸吮呢?

对于这一点,我们先要从理论上明白,然后再在山里、寺院等寂静处,进行长期的串习,若能如此,心会逐渐恢复原状,不会对女人盲目地贪执。麦彭仁波切也说过:“非常愚笨且贪心强烈的人,于女人的口水如同甘露一样享用。”他老人家通过不同的教言,呵斥了某些人的不良行为。

因此,如果喜欢女人的口水,那也应该喜欢她的大小便,而事实上,纵然是再迷人的美女,也没听说过有人贪著她的粪便。既然二者的来源相同,人们对它们的态度截然不同,这完全是长期的颠倒执著所致,假如通达了心的本性,明白了身体的本质,则不会有这样的妄执。

现在人真的特别可怜,不要说通达心性本具的自然光明,这是比较深奥的境界,眼睛看不见,手也摸不着,没有殊胜窍诀不可能证悟,但即使是从小到现在的身体,他也认识不了,对自己或者对他人,始终不断地贪执。不但是在家人的贪欲难以对治,出家人也有这种障碍,所以,很多上师通过不同手段来教诫弟子,以认识女人的身体不净。

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长得非常漂亮,有一次她去佛印禅师的寺院里,五百个修行人都动了心。(公案虽是这么说的,但五百个人全部动心应该不会吧,可能只有一部分人对她生贪心。不然,五百个人的业力各不相同,就算是最美的女人,也会有人认为很难看、很讨厌。)佛印禅师告诉苏小妹:“你真可怜啊,让五百个修行人动了心,来世要一一做他们的妻子偿还。”苏小妹非常害怕,忙问禅师有什么办法挽回。禅师让她吊死在禅堂门口,方能免去自己所造之业。

苏小妹还是深信因果,据说无奈之下,只好吊死在禅堂门口的一棵树上,禅师叫大家九天之内不要把尸体取下来。过了九天,在烈日的曝晒下,苏小妹的尸体开始腐烂,不断流下黄水脓血,臭不可闻,一群群苍蝇围着团团飞。五百个修行人见昔日所贪爱的美女,身体如此肮脏恶心,每个人都向她的尸体吐了一口唾沫,以此断绝了当五百人妻子的恶缘。

以前有一次,霍西曲恰堪布的寺院里,很多出家人在外面集聚,好像搞什么娱乐活动。上师坐在法座上时,来了一位藏族姑娘,听说长得非常不错,好多僧人一直盯着看,上师给她摸顶加持,也加持了很长很长时间。她下去以后,曲恰堪布就说:“你们感觉怎么样?一直盯着她,有什么可贪的?……”当时也开示了一些教言。

所以,不管是藏地汉地,人们特别贪执的对境就是俊男美女,这种贪心很容易生起,生起之后,一下子平息也很困难。但是懂道理的人,第一刹那生起贪念,(有些老年人也会这样,看见一个年轻人时:“啊,这个人多好看哪!”也许眼睛都看不清楚,但还是想看到美色。)第二刹那马上会用正知正念摄持:“没有什么可贪的,她身体全部是不净物,只不过表面上会打扮而已。”若能做到这一点,尤其是出家人,则不会因此而毁坏戒律。

《涅槃经》云:“一切女人,皆是众恶之所住处。”《宝积经.菩萨藏会》亦云:“所言妇者,名加重担。何以故?能使众生,负于重担。”曾经也有个相声说,妇女的力量很强,从文字上也看得出来,所谓的“妇”,是一个女人能推倒一座山,她们还是很厉害的。

当今社会上有很多贪官,将财产、精力、时间全部用在女人身上。尽管佛陀在经典中经常宣讲女人的过失,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男人的过失似乎更大。自古以来,一两个女人根本不能满足男人的贪心,历代的国王皇帝,哪个不是嫔妃成群,这个有三千女人,那个有三万女人……而一些女皇、女教主,虽然身为凡夫人,难免也有贪心,可是她们有多少个男人?现在女贪污分子为某某男人花了多少钱,这方面的公案还是比较少。

因此,作为男众应该明白,尽管大乘经典中一再地呵斥女众,让我们了解女身不净,但另一方面也要知道佛陀为什么这样呵斥,原因就是男众不管是生理上还是欲望上,始终有些不共的过失。

二、破贪所触:

嗜欲者不贪,柔软木棉枕,

谓无女体臭。彼诚迷秽垢。

如果说:“我对女人的口水不是特别贪执,但我喜欢拥抱她、抚摸她,她身体的柔软光滑,能给我带来很大的快乐。”这也是不合理的,如果你非要贪执光滑柔软的东西,那不如贪著柔软的木棉枕。高级宾馆的靠垫或枕头非常舒服,它们比女人的身体更加清净。

他们反驳道:“木棉枕虽然很舒服,但没有女人身上的味道,女身有些不共的味道,所以我贪执她。”那你不是贪执所触,而是贪执味道,这也是不合理的。作者在《智慧品》中说:“彼等诚虚伪,如垢谓净等。”你这样的想法,完全是把不清净看作清净,痛苦看作快乐,纯属颠倒迷乱的分别念。

当然,有些人身上确实也有俱生的香味,如六世嘉瓦喇嘛仓央嘉措,传记中说他不管到哪里,身上都会散发出芳香。有个修行人曾在他面前呆过一段时间,比较熟悉这种味道,后来他离开了,自己住在寂静的山里。有一次,他忽然又闻到这种香气,猜测嘉瓦喇嘛必定也在附近。经过一番找寻之后,终于发现了他老人家。据说这是一种清净的戒律香,可是关于六世嘉瓦的生平,有些智者也有不同的分析方法。

还有“香香公主”,你们很多人应该知道,她身上的俱生香味,连蜜峰蝴蝶都能引来,围着她翩翩飞舞。当然,这也有一些夸张的成分。

有个居士曾给我打电话说:“我现在非常非常痛苦,我的丈夫有其他女人?”我问:“你怎么看得出来?”“呜——他衣服上有其他女人的味道,身上有其他女人的头发。”“是不是啊?”“那肯定不是他的味儿,应该是别人的,而且这个头发也是细细的、长长的、红红的。”后来我只好说:“你再三地观察一下吧,我也没办法,我不懂这些。你好好修行,多念一些观音心咒。”但这样说也解决不了她的痛苦,这些人如果没有调心的方法,往往会非常苦恼,此处也说了,就像猪狗贪执不净粪一样,这是一种颠倒执著。但是按照世间人的传统,他们可能无法了解,认为异性的身体很干净。实际上去观察的话,身体完全是不净的,不值得贪执!

迷劣欲者言:棉枕虽滑柔,

难成鸳鸯眠。于彼反生嗔。

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若整天沉溺于贪嗔痴当中,不希求真理智慧,不愿做对今生来世有意义的事情,这些人真的非常可怜,我们应从不同的角度来呵斥。世间上的很多人事业不成功、修行不成功,主要源于贪心相当强烈,因为整天都是贪执,已经挡住了前进的道路,只能给自己带来种种违缘。因此我们要遵循高僧大德们的教言,当自己生起贪欲时,应采取一些手段惩罚自己,知道它是不好的事情,这样,相续中的贪欲也容易断除。

此颂中,痴迷愚笨的具贪者这样说道:“木棉枕虽然光滑柔软,可它毕竟是无情物,放在床上的话,不能与之作不净行,难以交合成鸳鸯美眠,不能满足我的贪欲。所以这些无情物对我来讲无济于事。”甚至贪欲强烈的人,因得不到所爱的人,会讨厌憎恨木棉枕。

这里作者没有直接遮破对方观点,但在甲操杰的注疏中以及印度一些论师的讲义里面,都对此作了简单的回答:愚人认为与女人交合能满足贪欲,完全是一种颠倒执著,因为这种快乐始终不存在。

为什么呢?首先女人的身体不清净,上上下下去观察,找不到一个清净的地方,故不可能从她们身上得到安乐;其二,若依靠女身来满足贪欲,也许会有瞬间的乐受,但这是不究竟的,不会像涅槃那样永恒不变。因此,这些都是颠倒分别,儒教也说:“万恶淫为首。”道教强调女人是红颜祸水。

当然,任何宗教和世间理论的分析,根本不如我们佛教,对今生来世的诸多细节,佛教中分析得最为透彻。大家应该认识到,女色是世间的枷锁、世间的重患,《诃欲经》中也说:“女色者,世间之重患,凡夫因之至死不免。”可是从历史上看,真正能战胜女色的高僧大德、世间名人比较少,很多人遇到这样的违缘时,不得不在其面前伏首称臣。

我们作为凡夫人,没有贪心是不可能的,但在面对某些对境时,自己应该有基本的原则。以前常听人说旧社会笑贫不笑娼,现在的新社会是多么多么美好,但有时候看来,现代人根本不如古人的道德,由于西方文化的大量冲击,很多糟粕纷纷来到我们国土,以致人们的贪欲越来越可怕,尤其是一些腐败分子,贪心真的是永无止境。

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在任职期间,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妓成性,无论到何地出差,都公开指使身边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2001年,他竟与除妻子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现在的社会表面上看来繁荣昌盛,人们安居乐业,但有些人有了钱的话,根本不知道女身不净,再加上自己没有道德观念,经常把钱花在不合理的地方,寻求刺激以满足欲望。

重庆市委原宣传部部长,也长期在外面寻花问柳,但他选女人的要求很高(一要大学本科毕业,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原注),不像有些领导那样,不管老少,不分美丑(江苏省原建设厅厅长,在外面的女人,不管老少,不分美丑,不顾身份,既有公务员,还有卖淫女——原注),正如佛陀在经典中所说:有些于老者生贪心,有些对少者生贪心。所以现在人的贪欲不断增长,某些行为实在骇人听闻。

我们作为修行人,尤其是学习《入行论》的道友们,经常要祈祷上师三宝,尽量克制自己的贪欲,做任何事情都要符合世间的正轨,否则,人心越来越可怕,行为越来越糟糕,最后这个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大家应该非常清楚。

若谓厌不净,肌腱系骨架,

肉泥粉饰女,何以拥入怀?

如果说,你厌恶不清净的粪便等物,那么女身哪有干净的地方,你为何要紧紧拥入怀中呢?

贪欲强烈的人认为,女人身体非常干净,将之拥入怀抱,是人生的一种快乐。其实如果详细观察,这也没有任何意义。大家都知道,人身的框架是三百多块骨头,骨头之间由肌腱像绳索一样相连,框架中间是五脏六腑,外面则饰以肌肉、皮肤、毛发等,就像以钢筋为骨,水泥沙石的混凝土敷在外面一样,细细看来,人身的整个结构,无一不是不净物,不管外表有没有装饰,都不值得我们贪恋。

对贪执的破析,佛教的道理相当有力量,不然,就算你整天分析,也不一定找得到答案。有些人以前也上过解剖课,对人体还是有一点了解,因为人体的肮脏不堪,甚至到了中午时,自己连饭都吃不下。但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别人的身体是那样,自己的身体又是怎么样?人的身体如此恶心,到底值不值得贪著?

很多人非常喜欢打扮,七八十岁的人也不甘落后。有个老太太特别爱打扮,看起来是个虔诚的佛教徒,但每年接触她的时候,她就开始虚报年龄,第一年说是43岁,第二年成了41岁。可能她说妄语自己都忘了,去年报了多少也不记得。今年我都觉得奇怪,过了一年以后,她怎么又年轻了两岁?但从皱纹来看,虽然脸上被各种药抹得看不清楚,一看到手的话,完全能推出她的真实年龄。现在很多女人为了拴住丈夫的心,整天挖空心思去打扮,希望自己的美色不退,其实无常谁也阻挡不了,这样白费力气,真的没有意义。而年轻人也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赞美,全力以赴将财产全部用在这上面。

当然,佛菩萨也经常化现为女人来度化众生,此处所讲的并不包括这些。汉地曾发生过一个家喻户晓的鱼篮观音公案:唐朝时观音菩萨为了度化某边地的人们,化身为一绝色女子,在街上卖鱼。当地年轻人都对她生起极大的贪心,一一向她求成家。(我也说不来求什么,很多专用名词我不会用,望大家谅解。这方面,你们可能比较专业。)那女子说:“若有人能一日内背诵《普门品》,我便嫁给此人。”

第二日居然有多人能背。(不像这里的有些道友,背书背到中间就忘了,什么都想不起来,而他们在贪心的驱使下,为了到达自己的目标,背得相当好。)大家互不相让,卖鱼女又说:“三日之内,如果能背诵《金刚经》,此人可允婚嫁。”三日之后,又有数人能诵此经。那位女子再答应以七日为期,能背《法华经》者,作为择婚对象。

最后只有一位姓马的青年,七日内熟诵了《法华经》,(他记性还是不一般哪,)娶到了卖鱼的绝色佳人。在迎娶那天,新娘子猝然逝去,身体迅速腐烂。马郎悲痛之余,只好将妻子敛棺埋葬。数日后来了一位梵僧,告诉马郎说:“你妻子并非凡人,而是观音大士示现,不信的话,你可开棺验视。”开棺之后,马郎大吃一惊,见棺内只有一副黄金锁子骨。梵僧遂以锡杖挑之,腾空而去。自此以后,当地人都对佛法深信不疑。

在藏传佛教中,诸空行母现为女身的也非常多,但对凡夫人而言,谁是空行母,谁是“地行母”,谁是观音菩萨的化现?恐怕也不一定能发现。但不管怎么样,作为初学者,一定要尽量断除淫欲。

从前,有个人对莲池大师说:“弟子看了您的《戒杀文》后,就一直守持长斋,唯有色心炽盛,不能灭除,乞请法师方便教诲,使我对色欲的厌弃心,犹如对杀生一样。”莲池大师答云:“杀生是苦事,生厌较易;色欲是乐事,生厌较难。今有一喻,杀生犹如当面将毒药置于劣食中,而色欲则是暗地将毒药放在美味里,对此,智者理当三思。”

作为凡夫人,对异性的贪爱根深蒂固,不管是出家在家,要彻底断除非常困难,但如果一直贪执不舍,对解脱必定大有障碍。佛陀在《妙法莲华经》中说:“诸淫女等,谨勿亲近。”对女人的身体,有智慧的人千万不要亲近,否则自心被贪欲左右,修行将会一败涂地。

我出去与在家居士接触时,那些贪心较少、有满足感的人,家庭很和合,修行也很成功。而有些人的贪心非常强烈,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所以龙猛菩萨对修行人,尤其是出家人再三要求:“宁以赤铁宛转眼中,不以散心邪视女色。”用赤铁插入眼睛里,最多只是一辈子痛苦,而以贪心来邪视女色,将会带来生生世世的灾祸。作为守戒律的人,须将这一教言铭刻于心,在护戒的过程中,务必要依止正知正念!

汝自多不净,日用恒经历,

岂贪不得足,犹图他垢囊?

你自己身体的不净物已经够多了,而且时刻都要伴着这个臭皮囊,下完课后要带它回家,用一些东西喂饱它,晚上还要用被子盖好,从小到大整天为它所拖累,难道这些脏东西还不够你享受吗?为何还要贪图其他女人的臭皮囊呢?

以前有个乞丐非常贫穷,吃不饱穿不暖,日子过得非常苦,但他似乎嫌穷得不够,又娶了一个乞丐老婆。周围的人都嘲笑他:“自己都快饿死了,还娶个乞丐女人,是不是要找个垫棺材的东西啊!”同样,我们身体的上上下下,由三十六种不净物组成,如果还嫌不足,又要寻找她人的屎尿袋子相伴,臭上加臭,这种行为真是难以理喻。龙猛菩萨说,世人对自己和他人的身体拼命贪著,如同猪狗喜欢屎尿、呕吐物一样,非常愚痴可怜。

无始以来,我们的贪心串习得如是顽固,假如再不去观察它、制止它,永远都不可能出离轮回。现在有些人发心出家,誓要断除一切贪执,这种行为非常殊胜。有些人即使没有这个机会,也要经常闻思《中观宝鬘论》、《中观四百论》(第三品)。《中观四百论》主要是运用理证来宣讲,《中观宝鬘论》则是以教言性的窍诀进行阐述。另外,《诃欲经》、《楞严经》等有关经典中,对这方面也有细致的剖析,大家通过学习之后,应该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利益。

藏传佛教中有一种说法,出家人刚开始守戒特别困难,等到听了《入行论》和一些戒律之后,思想上完全有改变,守戒律一点也不难。因为,如果认为女人很好,其价值在自己心目中越来越高,贪心肯定难以克制,但若认识到她没什么可贪的,她是非常肮脏的东西,那就不会贪执了。

我们欲界的男男女女,贪心可能特别强烈,尤其当今社会中,贪执色欲似乎已成为一种势不可挡的潮流。在此大环境的影响下,在家人应该规范自己,随时用正知正念来摄持,千万不要做非法和不如法的行为,否则,一方面自己会受到良心的谴责,另一方面,修行也将受到极大的危害!

三、破贪身肉:

昨天说了,有些人认为:“我不喜欢木棉枕,因为它不是女人的身体,我对女人的细皮嫩肉才有兴趣,不喜欢拥抱那些无情物。”这种说法也不合理,怎么不合理呢?

若谓喜彼肉,欲观并摸触,

则汝何不欲,无心尸肉躯?

如果有些人不喜欢木棉枕,只贪爱异性的身体,对于这种身体,不仅想接触、拥抱、抚摸,而且要经常看到,哪怕短短地看一眼也心满意足。假如暂时没见到所爱的人,自己就实在受不了,这完全是一种爱别离苦。所以感情的确是一种执著,但这种执著不是那么容易断掉的,应该从方方面面来剖析。

作者在分析这种观点时说:你一定要搞清楚,你所贪执的对境,无非是骨肉组成,如果你喜欢女人的细嫩肌肤,所以要看到并抚摸,那你为什么不贪求那已离开神识、躺在尸陀林或棺材里的无心尸肉呢?

比如你所贪爱的人刚死不久,如果天气不太热,十来天之内,身体的肢分会完好无损,秃鹫还没有吃掉,也没有被火烧成灰或者做水葬。既然你喜欢她的皮肉,想要抚摸、接触,那现在为什么不去拥抱她呢?躺在棺材里的身体,以前不一定能经常得到,现在她也比较有空,没有事情做,那你应该把棺材做大一点,跟她一起躺在里面,同时要记得在棺壁上凿一个缝,以方便自己透气。这样的生活多么惬意,既没有人干扰,也不会有人跟你争,机缘如此殊胜,你为何不好好把握,在棺材里抱着她享受呢?然而那个时候,很多人不要说看着她、拥抱她,连靠近都不愿意。

有些人的爱人死了以后,刚开始抱着尸体痛哭失声,但一会儿就放下来了,根本不愿意永远抱着,原因是什么呢?就是自己的贪心在作怪。若真正用智慧来观察,不管是活着的身体、死了的身体,除了皮肤、血肉、骨架、五脏六腑及粪尿等以外,里里外外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你到底在贪执什么呢?

阿罗汉莲花色比丘尼,曾于追求自己的少年前,以神通节节肢解她那美丽的身体,可是除了三十六种不净物外,她身体没有任何精华可言。我们现在虽然没有神通,但也可以借助X光、CT等科学仪器,通过从里到外的观察,不管是美人还是丑人,身体都没有可贪的地方。

但是,众生由于无始以来的串习,颠倒执著自他的身体为干净、美丽,用很多虚假的语言冲击自己的大脑,始终认为对方真的好看。其实懂得这些道理之后,所谓的贪执在对境上并不存在,正因为不存在,所以男女感情是不可靠的。

月称论师讲过一个故事:以前有对夫妻,开始时感情不错,一些男人找他妻子调笑时,她立即回到丈夫身边,说自己很讨厌那些人,以后他们再来的话,自己会立刻喊叫,让丈夫速来解围。但日子稍久,她与那些男人勾搭上了,并跟他们发生了关系。自此以后,她经常花言巧语地欺骗丈夫,偷偷出去与别人鬼混。后来她丈夫发现了,想起她以前所说的话,明白所谓的感情极其虚伪,由此生起极大厌离心。

现在的世间中,不管是东方人、西方人,最初对自己的伴侣抱有很大希望,希望将一生的幸福建立在对方身上,但因为每个人的业力不同,再加上爱的本体根本不存在,所以往往是大失所望。要知道,如果爱是真实存在,那它永远也不会退失。《释量论·成量品》中说,比如你喜欢漂亮的异性,这种漂亮如果在本质上存在,那不可能随因缘而改变,任何一个人看见他,都会产生贪心。而实际上,不要说别人,就算是自己,可能也会今天爱他,明天恨他,对他的感情反复无常,无数人的经验足以证明这一点。

因此在分析的过程中,大家应该好好思维,无始以来,我们的贪爱之心非常可怕,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这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执著,但能通达这点的人极为罕见,除了具有修证的智者以外,大多数人都是随着各种迷恋一直在追。

现在的那些明星歌星,很多人哪怕看一眼,也觉得特别幸福,若能接触他的手,可能永远也忘不了,觉得自己已获得了“圆满正等觉果位”。这些追星族特别疯狂,所作所为也非常可怜,然而,这种可怜在我们身上也很容易发现——不该贪爱的,偏偏执著不放;值得追求的解脱妙法,却兴趣索然。大家若能从道理上认识到这一点,修行才会逐渐走上正轨。

有些人说:“尸体没有生命力,死完以后谁去贪执?我喜欢的是有心的身体。”对此论调,下面也进行破析:

所欲妇女心,无从观与触,

可触非心识,空拥何所为?

前面已经分析过,你喜欢的不应该是身体,否则,刚死不久的尸体与生前无有两样,放在棺材里对之敷酒、化妆,因为长时间没到外面“打工”,尸体可能更漂亮白皙,但你根本不会对之生贪,既然如此,那你所喜欢的,肯定是她的心。但是所谓的心,你看不见,也摸不着,如《弥勒请问经》云:“心者无形无色无住,犹如虚空。”《华严经》也讲过:“心不在内外,心亦无所有。”这样一来,身体也不是,心也不是,除此二者以外,你贪恋的究竟是什么呢?除了石头、木头、瓶子,你想拥抱接事物绝对不可能存在。

通过这种分析,我们应该知道,所谓的美色虚幻不实,如梦幻泡影,统统是分别念的妄计执著。世间人所喜欢的,没有任何实义,反而依靠这些分别念,给今生来世造了很多恶业。龙猛菩萨说过:“佛说世上圆满事,难信如同木鳖果。”世间上的一切,看起来像木鳖果一样鲜艳欲滴,但吃后方知是毒药,如果不断地享用、不断地追求,自相续一定会毁坏的。

所以,若用智慧来观察,人们生贪爱的对境,除了身体和心是不存在的,既然身体你不喜欢看、不喜欢摸,那肯定是心,可是心没有颜色、形状、来源、住处,纵然你有通天的本领,也不可能见到、摸到。除非具有他心通的人,知道心是怎么样的,但这并不是我们所贪的对境,不可能依靠这种心来满足欲望。如此一来,自己也完全了知:贪心没有丝毫实质。

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现在最可怕的就是贪心,很多人因为贪心,家庭不和合、生活不快乐,被贪心束缚而没有自由。所以我们应该通过寂天菩萨的殊胜窍诀来以理观察,这样的道理,任何智者也没办法推翻,即使你在不信佛教的人面前,也可以问他:“你是不是喜欢女人?如果是的话,你喜欢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假如他说喜欢“身体”,那为什么不喜欢尸陀林的尸体?他若改口说喜欢“具有心的身体”,那么身体和心是别别他体的,不喜欢身体刚才已经承认了,现在你是不是喜欢她的心?

通过这种分析,对方再怎么聪明、有超胜的智慧,恐怕也无法回答,最后他自己也知道:“我以前认为世间情爱是存在的,因此一直迷恋着,现在终于发现,这只不过是自己的分别执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