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大师谈幸福之路

发布时间:2014/08/17

谚语说:“路是人走出来的!”不管羊肠小径,康庄大路;不管陆路、海路、空路,都要有人去开辟。在人生旅途上,不管多么艰难险峻的阻挡,只要有心开路,就不怕不能通行。

道路交通,如同人体的血管,血管通畅,身体自然健康;道路通畅,经济自然发展,文明的建树当然就会一日千里。国父孙中山先生成功缔造民国之后,无意担任民国大总统,而是向做一个铁道部的部长。伟哉孙中山,他懂得中国要达到富强之境,必须从交通着手,除此不为途也!

有形的道路之外,人际之间还有许多无形之路。现在社会上很多有办法的人,都是因为有“政商之路”;很多的民意代表、传播媒体,也都希望建立他们的“言路”,甚至现在最时髦的“网际网路”,更是成为新世代的新宠儿。

前人铺路后人行。我们是否想过:自己留下多少方便的路给人行走呢?还是反而断人的路、挡人的路呢?

每个人的人生之路虽有顺遂、曲折、平坦、崎岖的不同,但总结起来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善美的天堂之路;一条是丑恶的地狱之路。依佛经说:人天的道路有三个条件,一是喜舍,二是持戒,三是禅定;地狱的道路,也有三个原因,一是贪欲,二是瞋恨,三是邪见。我们是要走天堂之路呢?还是要走地狱之路呢?

星云大师谈幸福——放下身段

处境愈顺遂的人,一旦不如意的时候,他就放不下。在感情、事业上受了挫折,在金钱、名誉上受了损失,乃至学生考试失利了,竞赛落败了,他们就觉得前途艰难,严重者甚至兴起了自杀的念头。

面对起起落落的人生,有一句名言:放下身段!因为世间终究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能够放下身段。才能“放得下、提得起”。即如清朝的宣统皇帝,原为五九之尊,但是到了最后却在北京的中山公园做一名清洁工。如果他不能放下身段,又怎么能生存于世间呢?

“文革”的时候,那些睡牛棚的人,原本也都有身份地位,如果不能“放得下”,今日又如何能“提得起”呢?

功名富贵人人追求,能够得到也并不是不好;但如果因缘不具而失去,也要能放得下。人生要能大能小、能屈能伸、能有能无、能高能低,如果一句话他就放不下、一件事他也放不下,甚至为一个人而放不下,又如何承载更大的责任呢?

有一个婆罗门外道,有一次带了两个花瓶去见佛陀。佛陀一见面就叫他“放下”,婆罗门依言放下手中的花瓶。

佛陀又叫他“放下”,他又放下了另一只花瓶。

佛陀又说:“放下!”

婆罗门不解:“我都已经放下了,你还要我放下什么呢?”

佛陀说:“我叫你放下,不是叫你放下花瓶,我是要你将傲慢、骄瞋、嫉妒、怨恨等不善的念头与不好的情绪,都要能放下。”

星云大师谈幸福—— 一切总会过去

世间上无论多久以前订下来的日程,总是会到的;无论多苦多乐的事,也是会过去的。所以,凡事不要太认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只要有“一切总会过去”的认知,就不会去执着快乐,太苦也不会去计较。该来的总是会来,与其推托不如面对现实承担下来。

我有一个好性格,一切都会很快放下,不挂念未来,也不会排斥当下,故一切都很愉快。

世间再苦的事,如果你想要“那是一时的,马上就过去”,再大的辛苦,都能克服。世间再快乐的事,你也要想:“那只是一时的!”由此认识,你就不会贪恋不舍。

人生中,感动是一时的,感恩是一世的;荣耀是一时的,影响是一世的;委屈是一时的,成就是一世的。

不要让一时种下的因,影响及于一世,甚至牵动生生世世的祸福安危。凡事以“难遭难遇”之想,以“千载一时,一时千载”之心相待。

星云大师谈幸福——名利枷锁

人生,往往因为想不开、看不破,所以烦恼重重。

一间房子,没有门出去,长久关闭在里面,怎么会快乐呢?好名,被名枷给捆绑;好利,被利锁给缚住;陷在自私的感情里,就会被爱所执;甚至,一句是非也能左右我们。枷锁能束缚人,主要是当事者不肯放下,甚至还以金枷银枷骄人呢!

有的人,对金钱放不下,做了金钱的奴隶;对物质放不下,做了物质的囚徒。

有的人为了守住一栋房子,养了一只宠物,不肯出外旅行;有的人为了尽孝守墓,荒废了多少年轻的岁月?

被圈圈圈住,被框框框住,所谓“坐井观天”,哪里能看到广大无边的天地呢?没有豁达的心情,没有豁达的观念,想要获得快乐,实在难矣也!

人要学着能够“拥有”,也能“空无”,在功名富贵、穷通得失之间,都不忘自在,这就是豁达的人生。

星云大师谈幸福——搬开石头

有人心上总有一块石头,有人面前总有一块石头。

苦恼、悲伤、怨恨、烦闷、挂碍、委屈,是心上的石头;恋人、金钱、房屋、土地、物品,也会成为心上的石头。

心上的石头放不下,面前的石头更是难以搬开。公家的一个政策、团体的一个计划、他人批评的一句言论、不同人事的一个主张,甚至纷至沓来的指责、批评、教训、毁谤,都是不容易拿开的石头。

心内的石头、心外的石头,一定要靠自己拿开,别人今天帮你挪开了石头,明天、后日,还是会再有新的石头堆积起来。

面前的石头,须用智慧、慈悲、结缘来改变,心上的石头,当然是“放下,就会自在”。

星云大师谈幸福——身心安住

人,住在哪里?你会说,当然住在家里!

家,能够给我们永远的安住吗?即使一只小鸟,当它长大后,也要离巢高飞。中国字的“家”,宝盖头下面一个“豕”,天天赖在家里,不是像懒猪一样吗?

人,住在金钱里!金钱被骗了、被倒闭了,股票跌停板,钱财流失了,你住在哪里呢?

人,住在爱情里!情爱确实是人生幸福的追求;但是,世事无常,情爱会变化,当夫妻离婚了,恋人反爱为仇了,你住在哪里呢?

人,住在名位里!然而“树大招风,名大招忌。”你看,每次选举,多少人欢喜地上台,多少人黯然地下台!下台后,你住在哪里呢?

人,住在事业里!为了事业,每天忙东忙西,忙得不顾妻子儿女、自身健康,忙到最后,不但不记得自己有家,甚至忘记了自己的生命安危。

人究竟要住在哪里呢?《金刚经》说,不以色、声、香、味、触、法,安住身心,人不要住在五欲六尘里,“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你看,太阳住在虚空之中,你以为它无所依靠,其实它一点也不危险;无住就是它的安住呀!

能够“身心安住”,才能圆满生命,才能拥有快乐的人生。

有人身着绫罗绸缎,却自惭形秽,有人粗衣布服,自觉心安理得。有人住花园别墅,却觉如同樊笼,有人蜗居一角,自觉天地宽广。差别就在于有没有内心的美感,生活的美感。

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因为能够“不为五斗米折腰”,因此不会“心为形役”。

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因为懂得生活的艺术,故能终生不为外物所累。

高峰禅师窝居树上,人怜其衣食无着、身形垢秽。禅师说:“我虽然没有剃发,但我身心已经清净;我虽然没有华衣美服,但以人格来庄严;我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以松实雨露如琼浆玉液;甚至山河大地、野兽鸟雀,都是我的朋友!”这就是懂得生活的美学。

古往今来,多少巨贾富商、高官厚爵,他们归隐田园,是为了追寻生活之美;但也有人从军报国,从政为民,汲汲乎,也是想要追寻人生的奉献之美。

净土宗的“七宝行树、八功德水、亭台楼阁”,固然是弥陀生活之美感;地狱的“刀山剑树、油锅深坑”,也是地藏王的追求生活之美学也! 

美,是一种艺术,是一种感受。美德心灵,是吾人最珍贵的资产;当你的心中有了美德感动,生活中,自然无处不真,无处不善,无处不美 。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