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佛号创造生命奇迹

佛弟子文库   发布时间:2016/08/22

一句佛号创造生命奇迹

宗实老和尚是黑龙江省大庆市人。九年前的剧烈心绞痛,他至今仍记忆犹新。医生说,他患的是严重冠心病,尽快做心脏搭桥或支架手术,或许还可延寿,否则将有性命之忧。老和尚没有做任何手术,可出人意料的是,时至今日,已届七十八岁高龄,不仅过去的病症一扫而空,而且健康超逾常人。是什么奇遇令他起死回生呢?是万病总治的阿伽陀药——“南无阿弥陀佛”这句佛号,创造了生命的奇迹!

念佛愈病

早在一九九三年,老和尚就已经接触了佛法,当时主要以修学密法为主。为了解脱生死,他将《中有教授听闻解脱密法》一书连续看了七遍,并依照光盘修学破瓦法。后来因为找不到依止上师,他就改修净土法门。

真正对净土法门通身靠倒,始于九年前的一场大病。是年,老和尚六十九岁,原本身体健康的他,开始出现一系列病症。开始时,稍微走几步路,就会出现心慌气短、晕眩憋闷的症状;发展到后来,就算坐着不动,也时常会发生阵发性的心绞痛,强烈的疼痛感和窒息感使他数度休克,几乎将他推向死亡的边缘。

老和尚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的心血管严重堵塞,已经堵塞了百分之七十二到百分之七十八,这是一个导致心肌梗死的高危值,稍不留神,就会死亡。但如果做心脏搭桥或支架手术,危险或许可以避免。

好在学佛多年,长期的熏习使老和尚对死亡看得非常淡然。他想他都快七十岁的人了,就不用再折腾了。死就死,死就上庙里死去,要能往生就不亏!活一百岁,不往生也没用!

抱着这个念头,老和尚来到了大庆果成寺,念佛求往生。接待他的是一位非常热心的小居士,得知来意后,替他跑前跑后,最后征得了当家师父的同意,把他留了下来。

安住下来之后,老和尚开心极了。想到此行就是来求往生的,心里坦然,没有丝毫挂碍,整天乐呵呵的。平日除了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外,闲暇时间都忙于念佛。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半个多月过去了。第十八天,老和尚与两位师父整理地藏殿,师父给他结缘了一尊非常庄严的观音像,一尺多高,让他请到寮房里供奉。地藏殿距寮房有一段路程,他一边欢喜地念着“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名号,一边抱着佛像朝寮房走去。大约走了二十米,突然从观音圣像上传出一阵像吹空瓶般的“嗡嗡”声响,一阵微妙的震颤感从手臂传至身上,顿时感觉心脏舒服多了。他立刻意识到这是观世音菩萨救他来了,于是就抱着菩萨像兴奋地大叫起来:“我的病好了!我的病好了!”

两位师父跑出来大声呵斥他:“你出啥问题了?咋咋呼呼的,啥好了呀?”他说:“我的心血管通了,心里好受了,我的病好了!”接着把刚才的情形详细地描述了一遍。

听了老和尚的描述,师父们也替他高兴,随即联系了医院,将他送去检查。CT结果证实了老和尚所说不虚,数值已下降到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四十。大夫说,已经脱离了危险。

通过念佛,竟然把濒死之人从鬼门关里拽了回来,这使他切身感受到了佛菩萨的慈悲愿力,进而对净土法门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从此一句佛号念得更精更勤了。

剃发出家

二零零七年底,他离开果成寺,前往九华山朝拜地藏菩萨,并在金乔觉(识者以为地藏菩萨示现)肉身宝殿之下的上禅堂挂单。虽已过古稀之年,但他却是个闲不住的人,做饭、行堂、扫地、种菜……脏活累活都抢着干,忙得不亦乐乎!对于修行,他一点都不敢懈怠,除念佛外,每天早上还会到肉身殿里三圈外三圈地环行绕拜。无论天晴下雨,总能看见他虔诚的身影。

老和尚由于念佛用功,干活卖力,人又实诚,所以人缘极好,获得了全寺上下的敬重。有一天,他向一位师父请法,问道:“同样是念佛求往生,是在家成就快?还是出家成就快呢?”

师父说:“往生净土一法,全凭念佛行人以深信切愿来感通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只要具足信愿,人人都可往生。但往生品位的高下,则由本人持名的深浅决定。如果真能放下万缘,离俗出家,既可得到诸佛菩萨的慈悲护佑,又能心无旁骛地专心念佛,其功德利益较之在家自然殊胜多了。”

他听了这话,高兴地说:“我也要出家!我也要出家!……”师父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身飘然而去。后来才知道,跟他谈话的师父,就是该寺的住持果卓大和尚。

农历七月初五,适逢仁德老和尚往生纪念日。这一天,九华山上禅堂举行了隆重的剃度仪式,他终于袈裟披身,成为了一位出家人。时间过得很快,在上禅堂一住就是两年,其他人都参“念佛是谁”,老和尚却是一句佛号不离心口。寺院人多事杂,后来他就跟人住在茅篷,专修念佛法门。朝也念,暮也念;忙要念,闲也念。一句佛号念得有滋有味。

二零零九年岁末,老和尚回到了阔别两年的家乡,挂单于安达济渡古寺。鉴于他年纪较大,常住没给他安排任何职事。他说,自己年纪大了,什么也不会,申请不参加早晚课及其他法事,常住同意了。因此,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其余时间都在念佛。

老和尚出家已有时日,但一直没有受比丘戒。二零一零年,济渡古寺安排寺院沙弥去受比丘戒,也发动老和尚参加。按照规定,受戒前需要体检。经过检查,医生说老和尚过去的病没好利索,血压偏高,心血管值也不理想,建议不要参加受戒。

二零一一年戒期前,老和尚又去体检,医生拿着体检报告对他说:“师父,您这一年的佛没白念,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不仅病好了,而且心脏健康得如同年轻人!佛号的功德真是不可思议啊!”这一年,老和尚顺利受戒了。从这之后,心脏病也彻底好了,出门在外,扛着大包小包,也不会觉得累,连年轻小伙都比不上他。

缘系东林

老和尚跟东林寺的缘分很深,特别对大安法师述而不作的弘法风格由衷钦佩。每次听法师讲经,他总有一种心情愉悦之感。通过闻法,他对净土法门的理路愈加清晰,真切体会到自己就是一个罪恶凡夫,只有通身靠倒阿弥陀佛,此生才有了脱生死的可能。每当有人赞叹他念佛得力的时候,他总是纠正说:“我念佛一点功夫都没有,我过去的病之所以能好,不是我有多么厉害,全是阿弥陀佛慈悲加被的缘故!”

二零一三年,老和尚满怀景仰地来到东林寺,亲眼目睹了净土宗祖庭的兴盛景象。文佛塔、远公塔院、出木池、六朝松等圣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在瞻仰果公纪念堂时,上人中兴祖庭的艰辛事迹,令他热泪盈眶。这一年,他在此住了两个半月,并参加了一次闭关。

二零一四年,老和尚再次来到东林祖庭。一呆就是半年,直到解夏后才离去,这一次不仅顺利闭关,而且还拜谒了大安法师。回去之后,他修行更用功了,始终以“身礼佛、口念佛、心忆佛”的方式修持,坚持了一年半时间。每天上午六点半便开始拜佛,一直到十点半结束;下午从一点半一直持续到四点半;晚上则以绕佛为主。老和尚还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开始止语修行,一直持续到今年正月。

二零一六年二月,老和尚第三次来到东林寺,参加了二十四天闭关。虽年事已高,但他的精进劲儿,连年轻人都自愧不如。每天至少经行十六小时以上,早晚坚持静坐,下午拜佛一小时,一句佛号念出了无穷趣味。

闭关让他对修学净土法门的体悟又深了一层:首先,要绝对相信,只有如此,才能获得佛法的真实利益;其次,要有正确的发愿,修行不求往生,哪怕家财万贯,活到一百岁,也没有任何意义;再次,就是谦卑。一般人总是想以自力了脱生死,但想想我们旷劫轮回到现在,还有什么好骄傲的?如果不仰靠佛力救度,下辈子还要轮回,那实在是太亏了!

老和尚说,是念佛使他重获新生。一定要在有限的余生里,循蹈古今高贤的芳踪,信愿持名,求生净土,方不辜负弥陀慈父的深恩厚德。

《净土》杂志2016年第2期      文/行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