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断世人生死路,别开化外一乾坤

佛弟子文库   作者:益西彭措堪布  2016/09/21

截断世人生死路,别开化外一乾坤

下面我们讲讲清朝彭二林居士《重订西方公据》后面,收集的几则往生事例。

旅亭和尚,浙江嘉善人,他在闻学老人那里得了法,机锋迅利,曾经主持过禅林。后来来到苏州文星阁,他自己讲:“我以前在天目山西方庵修念佛三昧,当时风声、水声、鸟声、虫声,都在唱念佛号。”这次闭关念佛,作了一个偈子:“截断世人生死路,别开化外一乾坤。不知哪个脚跟稳,放下身心入此门。”

我们一念贪嗔痴就卷入生死中,而回心念阿弥陀佛(就是在心上作个转变,把念轮回的心换成念阿弥陀佛),这样就能“截断生死路”,也就能“别开化外一乾坤”。“化”就是生生化化,指的是三界中的生死变化,也就是随着惑业的力量而不断地变现,这叫做“造化”。“化外一乾坤”,是说别有净土的境界,也就是用念佛的修行来截断生死流,就会现前出世间的净土境界。

不晓得那个脚跟能站稳,放下身心进入净土念佛的妙门。所以,放下万缘,一心念阿弥陀佛,就能入净土妙门,也就能迅速超出生死,证取佛果。这是一件大事,人人都要重视。

旅亭和尚对此深有体会,才写了这个偈子。他修念佛三昧时,风声雨声这一切声,都成了念佛声。净业行人应当以他为榜样,专精修持。

后来他下痢疾,对受戒弟子沈敬孚说:“昼夜弥陀十万声,一一从自己胸中流出,才有少分相应,哪有工夫说闲话、管闲事!”念佛人应当一心念佛,不管世间闲事。所以,念任何世俗的事都比不上念佛。这是因为我们念佛时就是遇光时(遇到阿弥陀佛光明的时候),所以要“珍重此时莫空过”。就是当心缘念阿弥陀佛的时候,要念念至诚,非常珍重,不要在妄想中空过。

他临终时给他的戒弟子留下这句话后,叫侍者准备好热水沐浴,第二天就往生了。这是乾隆四十六年发生的事。

再讲有一位尔立师,是浙江会稽人。出家以后,在天台山黄金洞建了茅棚,专修净土。苏州吴山有一位殷天成居士来天台山供斋,很佩服尔立师的道行,就延请师父住在吴山接引庵,将近三十多年。尔立师就在吴山随机接引众生,一一指归净土。在他那里受皈依戒的有上百人。

他曾经限定日期专修念佛法门,从早到晚佛不离口。他的弟子来拜见他,见师父经行的地面上,有很大的“阿弥陀佛”四个字放金色光明。弟子很惊讶,就问师父。尔立师说:“那是你自己心光发现。”

乾隆二十六年四月十五,尔立师叫四个弟子来庙里供佛,临别时对弟子说:“明天中午前,你们要来送我。”到时候大家都来了。尔立师烧香念诵《阿弥陀经》,念到一千句佛号时,就端坐着走了。

他一生几十年精修净业,自行化他,这些是实实在在的往生正因。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能在临终时做到预知时至,镇定从容。提前就知道自己第二天要走,念完《弥陀经》和佛号,坐着就往生了。大家都应当效仿尔立师的修行。

接下来一位誓愿师,他是苏州人。三十多岁时,他来到上津桥天竺庵出家,后来住在北濠大王庙,平时有念佛的常课。他得到供养的钱,就用来买香花供佛和放一些鱼鸟。

后来他生了一场病,圆寂的前三天,他叫徒弟去狮林寺,请出家人拜净土忏,而且施了一坛食。拜忏完毕,他跟大众告别,口里念着“阿弥陀佛”,烧了三柱香。到中午的时候,他说:“我走了。”端坐而往生。这是乾隆四十一年的事。

下面是几位居士往生的事迹:

首先是顾天瑞老居士。他年老还没有儿子,就跟妻子陆氏吃长斋,修持净业。庙里办念佛法会,夫妻俩都去参加。乾隆三十五年二月,顾天瑞没病,念着佛号就往生了,世寿七十二岁。

前几年他的妻子有点小病,当时洗好澡就去睡了。她有个妯娌俞氏也修净土,住在隔壁。半夜时,俞氏忽然听到陆氏在喊她:“你早晚好来,我先走了。”她觉得奇怪,就过去看,结果陆氏已经往生,六十三岁。第二年四月,俞氏也没病往生了,七十二岁。

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普通念佛人。但他们一生老实念佛,临终都走得很好。谈到念佛法门,常常会说“万修万人去”。实际上很多人没往生,原因就是没有真实的信愿。

像刚才讲到的顾天瑞夫妇和俞氏,都是很普通的人,他们的修持大家都能做到,并不是高不可攀。关键是每天要坚持,就像每天要吃饭、穿衣一样。每天吃了饭就不会饿,穿了衣就不会冷,念了佛就不怕生死。像农民天天要种田,到秋天才有收获;净业行人天天要念佛,临终才得到佛接引而往生。所以有因才有果。要得果,现在就要种因。大家不能存侥幸心理,如果每天都不念佛,完全散乱在轮回的五欲里,这样要想临终往生,就非常困难了。

彭二林居士又说:我同族有个婶婶姓陆,她每天的功课是念一千声佛号,斋戒的时候加念到五千声,这样修了二十年。(这是真正有净土信愿,虽然念佛数量不多,但每天都坚持定课,把修净土当成吃饭一样,这样就会往生。)

再看她到了乾隆四十年十二月,忽然得了肚子痛的病。第二天,她召集全家老小,对每个人都说了感谢的话,劝大家好好修持净业,然后就欢喜地往生了。世寿八十七岁。

彭居士说:我起初也认为念佛法门很低很浅,但是看到顾天瑞夫妇、俞氏和我同族的婶婶,他们一个个都走得这样自在,我才知道念佛不可思议,“念佛成佛”绝不是空话!这真是奇异的事。

一般人都小看净土,认为念佛是老太太的事,我这样的人哪里要念佛?他哪里知道能生起真正的信愿,肯念这句阿弥陀佛,就是有大善根、大福德、大因缘的人。你只要每天坚持念佛,临终决定有效验。就像刚才的俞氏,她每天只是念一千声佛,这并不难,几十分钟就能念完。一般人都有轻视的心,根本就没有重视往生这件事,也就下不了决心终身持念。这样哪里能得往生的果呢?但是这位老太太能坚持,她很有信心。果然临终的时候,她召集家人,感谢每个人,嘱咐大家好好修净业,然后欢喜地随佛往生了。这种以身教化的力量很大。彭居士正是见闻了这些真实事例,才深深感叹念佛法门不可思议。

接下来的一位是沈敬孚居士。他是长洲人,很小的时候就有哮喘病,三十岁以后更加严重。他因此发了出世心,想了脱生死,所以念佛很恳切。到他五十岁的时候,病情加重。从正月到九月之间,奄奄一息,这时他就发誓断绝肉食。

他的朋友杨广文来看他,劝他念《金刚经》,扶他起身,教会他念经,这样念完一卷。过了三天,他就增加到三卷。半个月后,他的病就好了。从此,他每天念三卷《金刚经》作为常课,而且念佛不断。晚上常常打坐,一直坐到天亮。这样他的哮喘病就好了。

不久,他在旅亭和尚那里受了五戒。他常常说:世间的万法生生灭灭,只有这句阿弥陀佛是大休歇处(意思是说,世间万法缘聚缘散,终归灭尽,到头来一场空。如果我们的心缘在世间法上,天天打妄想,执著追求,那就得不到休歇,只会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轮回。所以,只有这句阿弥陀佛是大休歇处。我们常常念这句佛就能安心,就能去净土,得到永久的安乐。

他又说:念佛的工夫在生病时尤其得力,当诸苦煎熬的时候,只有这一念佛明明朗朗,没有丢失。

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他有几天生了小病。到这个月的月底,早晨起来漱口、洗脸,而且洗了澡。当时哮喘很严重,他就回过头朝向西方,结跏趺坐念阿弥陀佛。他的妻子在他旁边,他挥挥手让她走开。之后没有任何声息,就这样坐着往生了。

益西彭措堪布《莲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