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育王弟的果报因缘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8/02/26

阿育王弟的果报因缘

古印度时代的阿育王,有弟名毗多输柯,相信苦行外道的修行方法,于是阿育王用善巧方便教化毗多输柯,使他明了苦行外道无法使心得解脱,佛法才是真正的解脱正道。经过思惟生死相逼迫的道理,毗多输柯已然彻底明白,于是合掌向阿育王说:“大王!我现今应归依如来,归依无漏法,归依僧众。”并说偈言:“我今归依佛,佛面如莲华,天人所归依,无漏法及僧。”

阿育王对毗多输柯说:“我不希望你误入外道,为了使你相信佛法,所以用善巧方便让你有所体会。”毗多输柯以种种香华、伎乐,虔诚供养佛塔,又以种种上妙饮食供养众僧。接着往鸡寺六通罗汉耶舍上座处所,向耶舍上座请法。

耶舍以神通力见毗多输柯前世所作善业,如今善根成熟,此生是最后身证得阿罗汉。于是耶舍上座为毗多输柯说法,赞叹出家功德。毗多输柯闻法后,发起出家愿心,于是从座而起,合掌仰白耶舍尊者:“善说法要的尊者!您可以听许我出家,受具足戒吗?我希望于佛法中修梵行。”耶舍答言:“善男子!你先回去向阿育王请求,是否听许你出家。”毗多输柯立即返回阿育王处,合掌向王:“大王!请您听许我出家,我欲于佛法中修梵行。”并说偈言:“我心乱不住,犹如象无钩,王意如铁钩,勿制我出家。王为地中主,当听我出家,佛作世间光,今欲修其行。”

阿育王听到弟弟的请求,抱着他的肩颈,悲泣落泪而说:“毗多输柯!勿作此意!出家人过着粗衣弊食的生活,眠卧于树下,你不要出家吧!”毗多输柯回答:“大王!我不是因为起了瞋心而欲出家,也不是因为贪欲、贫苦或想摆脱怨家而出家。我是因为了解世间种种诸苦交煎,生死相随,无有解脱之期,而唯有依循佛法正路,能让我从生死烦恼中解脱,能让我无所畏惧,所以我发了欢喜心而欲出家。”阿育王听了之后,更增悲泣。这时,毗多输柯说偈:“生死为悬绳,有人则恒动,在上必复堕,和合必分离。”

阿育王又告诉弟弟:“你必须先学习乞食,然后才得出家。”于是,阿育王在后园的大树下,以草铺地,令毗多输柯宿于树下,又给他一个瓦钵,令他入宫乞食。毗多输柯便持钵入宫,乞得种种上妙饮食。这时,阿育王怒瞋宫内众人:“你们怎么可以施与上妙饮食?应当施与粗食,乃至以麦为饭,或施与放置一夜的臭坏之食。”尽管毗多输柯乞得粗食,也甘之如饴,不嫌其恶。

阿育王见到这种情形,告诉毗多输柯:“你别再食此恶食了,我准许你出家;但是你出家之后,必须经常回来见我。”毗多输柯遂前往鸡寺,但是他到达鸡寺后,却思惟着:“我若于此出家,必定因为亲人不舍,或持供奉物来此,种种人、物的扰乱,将使我不得修道。我应当于远处出家,方不受扰动。”于是他便转身离开鸡寺,前往毗提国出家。出家后,精进思惟义理,用功修行,证得阿罗汉果。

证得阿罗汉果的毗多输柯长老,已得解脱乐,思惟着:“过去曾与王兄约定,出家后要经常去见王,如今我应圆满这个约定。”于是从毗提国启程,行化至波吒利弗多国。这一天,毗多输柯长老早起着衣持钵,入国乞食,次第行至阿育王城。长老跟守门人说:“你进去向大王禀报:毗多输柯今在左门外,想见大王。”守门人立即入内禀报大王,阿育王说:“快快请他入宫!”当阿育王见到毗多输柯,即从座上起身,如大树倒地一般,恭敬地向毗多输柯作礼后,起身合掌,视之久久不移目光,悲泣而言:“一切诸众生,当乐于和合。汝今除和合,而味寂静心。我今知汝心,以慧无厌足。”

阿育王有一位大臣名善护,见毗多输柯着粪扫衣,执持瓦钵,次第乞食,不论粗食、好食俱受,心无分别,便向阿育王说:“大王!毗多输柯少欲知足,所作已办,大王您应生欢喜心。”更说偈言:“常行乞食,着粪扫衣,住于树下,心常在定。心广无漏,其体无病,正命自活,常生欢喜。”

阿育王听闻善护所言,生大欢喜心,便说偈:“舍于孔雀姓,及摩伽陀国,种种诸珍宝,上妙之五欲。乐于四圣种,除憍慢烦恼,行于大精进,名闻显我国。最胜十力法,而汝能受持。”阿育王亲手扶着毗多输柯上座,又亲奉种种饮食。食毕,洗净钵器,置于一处。阿育王便于毗多输柯座前,恭聆法要。于是,毗多输柯为大王说法,说法毕并说偈曰:“王今得自在,当修不放逸,三宝甚难值,王应勤供养。”

阿育王与五百大臣及国内人民闻法后,个个合掌围绕恭送毗多输柯长老,大臣及人民和声说偈:“大兄阿育王,今恭敬送弟,出家有胜果,于今为现证。”长老毗多输柯欲显胜果功德,增益大众对佛法的信心,于是举身升空而去,阿育王与大众合掌仰观,目不转睛,复说偈言:

“无复亲友爱,如鸟飞虚空,我以贪爱锁,不能自在去。

禅定有胜果,于身得自在,随意之所行,一切无挂碍。

为欲爱所盲,不能见此法,汝今以神力,轻我起欲爱。

我本有慧慢,今汝为最胜,我等着世法,见圣始知畏。

今我等啼泣,由汝今舍我。”

后来,长老毗多输柯游化至偏远边地,到达边地却已身染重病,严重到头上都发疮。阿育王得知后,随即派遣身边的御医去为长老疗治。当病况略为减轻时,长老即令医事人员回去。在边地,长老仅得以牛乳为食来资养身体,为了乞得牛乳,于是往牛群多的地方去。

当时偏远地方有一个国家名分那婆陀那,人民皆信受外道。其中有一外道以奉事无衣蔽体的裸形神为修行法,并画作如来像而礼拜之。有一佛弟子见此事便禀报阿育王。阿育王听了即说:“尽速将其带来。”阿育王威势所辖,于虚空中半由旬上,一切夜叉皆听属于阿育王;于地下一由旬,一切诸龙亦悉听于王。当夜叉闻阿育王敕令后,刹那间即将外道弟子及画像捉来。

阿育王见此外道,生大瞋心,将分那婆陀那国的一切外道悉数杀之,于一日之中杀了十万八千外道。后来阿育王又听说有一位外道弟子,受外道法奉事裸形神,并画作如来像而礼拜。阿育王随即敕令捉拿此人及其亲属,将他们关在一间屋中,以火焚烧。阿育王并下令:“若有人能取得一尼揵外道首级,我当赐其金钱一枚。”

在这个时候,长老毗多输柯正乞食到一户养牛人家,在那里停住一日。由于毗多输柯已生病多日,头发、胡须、指甲都未整理,已经又长又乱,且衣服弊恶,无有光色,形如外道修行人一般。此户的养牛女心生一念:“到我家的这个人是尼揵。”便告诉其夫:“你应杀此尼揵,取其首级,呈送阿育王,必定得到赏金。”其夫即拔刀前往毗多输柯歇息处,欲取长老之首。此时长老思惟:“这是往昔恶业感召所致,无法脱免。”于是长老安然受死。

养牛女的丈夫将长老被砍下的头送至阿育王处,欲领取赏金。阿育王看到这个头发杂乱的头,心中生疑,于是问曾被派遣去医治毗多输柯的医护人员,医师看了以后,立即禀报阿育王:“此是毗多输柯头!”阿育王一听到,当下昏厥,倒地不醒!侍从人员以水洒大王面,良久阿育王才苏醒过来。这时,有一位大臣向王禀言:“已证无漏果位之人,仍然不能灭除此苦果!恳请大王施予众生无畏之福。”阿育王接受了建言,即刻宣令:“一切人民不得再杀尼揵外道。”

诸比丘因此事产生疑惑,向优波笈多尊者请问:“毗多输柯往昔造何业因,现今受此杀头取首之果报?”尊者回答:“过去世有一位猎人,多杀群鹿。在森林中,有一处清泉,群鹿每日都聚集水边,于是猎人在水边布设罗网、套绳,捕捉鹿群,日日猎杀众多之鹿。那个时期,大觉世尊尚未出现于世间。有一位缘觉圣者,于水边饮食,食毕澡洗后离开水边,回到树下打坐,鹿群们嗅闻到缘觉之香而至圣者坐处,不往水边去。猎人到了水边,等待多时不见鹿来,即循着鹿群足迹走到辟支佛坐处。心里想: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打坐的人,所以鹿群不到水边。于是当下持刀杀了辟支佛。长老当知!昔日的猎人就是现在的毗多输柯,因为他日日杀害鹿群,所以今世诸多病苦;又因为他往昔杀害辟支佛,以此罪业因缘,于后无数生常在地狱受苦;又于五百世在人道中,生生世世常被杀害,今世是最后生的果报,虽已证得罗汉果位,仍须受当时杀生的果报,因此为他所害。”

诸位比丘又问优波笈多尊者:“是什么因缘,使毗多输柯得以出生于贵族大姓之家?又是什么因缘,使他得证阿罗汉果?”优波笈多回答:“毗多输柯的过去生,曾在迦叶佛座下出家,乐行布施,常教檀越施主以种种上妙饮食供养众僧;当时又以香华、幡盖、种种伎乐,供养佛之发爪舍利塔。以此善业,得以出生于大姓之家,于十万年中,常修梵行,且发正愿,以是因缘今生得证阿罗汉。”

典故摘自:《阿育王经·卷第三·供养菩提树因缘品第三》

省思:

正确人生观的建立,必须以“正知正见”与“正信”为依归。佛法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作者是。”善恶业报,因果历然,佛法的道理真实不虚。若能深信因果,顺逆境界现前时,就不会得意忘形或怨天尤人;进一步,知因识果,积极地从正确的因上去努力,断恶修善,广集福慧资粮,人生必然充满光明与希望,步步迈向菩提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