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涛法师《我的修行生活》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海涛法师  2010/11/23

一进来高旻寺,自己觉得既惭愧又羡慕,我一个出家人天天在外面跑来跑去,看见各位这么精进,要我为大家说法,实在担当不起,今天只能将个人有限的修行经验向大家作个简单的报告。我三十五岁出家,现年四十八岁,所做的一切大多是世间的事情,跑监狱、跑学校、印经书、制作VCD、做电视台。而电视台所播的,也大部分是提供给一般在家居士看的,收视地区除了台湾,也涵盖了东南亚地区。内容很浅显,无非是世间行善的内容,但我为什么会作这一些事情呢,这还是有原因的。

出家以前,曾经有一位法师要求我,只要一放假就到他的道场打坐,他只给我一个题目--无常。进了禅堂之后,常常吃香板,差不多一个钟头要打一次,对也打、不对也打,下手又很重。一开始觉得很没面子,也觉得很痛,还一直叫我思惟题目。记得在我思惟的过程,经常想起师父讲的一句话:一个人只吃陈腐的食物是最没用的,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讲?他说:你的福报是上一辈子累积的,不是这一辈子的努力,所以我说你没用。他又说:你必须将这些眼前的福报放下、看破,对你才有用。那时候我已经结婚,也有小孩了,而且做了很大的事业。在禅堂中,师父要我把一切的无常看清楚,而且规定要看到掉眼泪,看到自己的儿子怎么死去,自己所爱的人,乃至父母怎么无常变化,看到自己所拥有的这一切的最后结果。

因为不习惯打坐,两只脚盘起来觉得很痛,又要专心想这个问题,随时又要被打,这样一路走过来,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直到我出家为止。但现在回想起来,内心非常感谢这一位老师对我的严厉。至少在我出家的时候内心很平静,对于过去所拥有的一切不再执着。后来,如虚上人要我出来弘法,他又对我说:你要把过去在世间所学的一切知识技术拿来用,因为我以前是做旅游业的,也搞建筑,而且跑了很多国家,他要我把这一些东西拿来用,包括待人处事的态度方法,只不过以前是做生意,现在变成是推广佛法而已。师父说:这叫半工半读,工作的时候,注意自己的心态,而且注意危险。有一次,我的上人如虚长老遭到恶意的毁谤,差一点吃上官司,甚至有些人强迫他把僧服脱掉,说他不是出家人。当然我们这些徒弟不会失去信心,但是看见师父这样子,自己觉得很痛苦,有一次我问他:师父!人家都逼你还俗了,甚至要抓你去关,你觉得怎么样?他问我一句话:你相信我吗?我说:师父!我做你的侍者,当然了解你。他说:我一辈子不曾做过那种坏事,但我更相信,一定是上辈子造了恶业,才有现在这种业报。后来师父为了这件事情闭关三年,三年以后,竟然中风了。其实,我倒觉得这样也好,至少他忘了一切的不愉快,每天笑笑的,见到人就是阿弥陀佛!

记得有一次我向师父提起:觉得自己每天跑来跑去,好累!真想学人家闭关,学人家入定。师父告诉我:各人因缘不同,不要怕吃苦,每天在外面跑,注意看内心能不能安定又充满悲心,这也是修行的方法。所以,今天在这里要我谈禅修,基本上,我觉得自己没什么资格!只能期待每天保持一颗平静的心,在每天面对种种事情的当下,还能随时检查自己,因此我经常背诵蕅益大师的一句话:「持戒为本、净土为归、善友为依、观心为要。」能经常跟一群修行人在一起共同努力,乃至能经常亲近善知识,是我人生最大的快乐,这叫善友第一亲,但又要「观心为要」,随时注意自己的心念是最重要的。这世间的一切,我们都知道是假的、变化的、无常的,因缘和合的,但是一遇见事情,难免起心动念,内心明明动了,怎么当作假的看呢?就是要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假的,是缘起组合的。

话说回来,虽然一切是假的,但众生不知道,而且众生的痛苦明明存在,我们岂能袖手旁观!为了帮助别人,自己必须保持最佳状态,包括思想、心态、语言行为的模式等等。如果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心,必定对周遭的环境也不能了解。所以师父跟我讲,纵使你每天打坐,对于周遭的事情也必须了解,后来我才知道,师父讲的没有错,尤其我现在经营电视台,又经常办活动,有太多事情需要注意。音响好不好?灯光好不好?两个配起来可不可以?天气怎么样?这些枝末细节都不能马虎,而且种种过程中,内心总要保持清净无染,只是自己也常担心:万一哪天失败了,回不来怎么办?师父只告诉我:谁都会做错事情,只要不离开团体就有机会,只要愿意接受别人的劝告,一定有机会,必须互相扶持,就像单独的一块木炭很容易熄火,但如果很多木炭集在一起,炭火可以维持很久。

我也常想,现在自己做住持了,如果发生无常变化,别人把你所拥有的扯掉,甚至给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把你关进监狱,能不能接受?我想这才是真正的考验,世间一切都是假的,但会不会因此而起心动念呢?所以师父常告诉我:你若只是观想还不够,没有面对境界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所以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那些容易生起傲慢的事情不要做太久,最好不超过两年,两年之后从头开始。但师父说:不行,这是你个人的因缘,有人要从苦中修,有人要从福中修,有人要从名气中修,在这样的状况下,看你能不能去除骄傲?所以站在佛教的立场,我个人认为,每个人因缘不一样,有人属于读书的命,他注定要读佛学院;有人属于做住持的因缘,必须服务大众;有人属于住茅蓬的,每个人有各自的因缘,但这一切最后的目的都是为了调整心性,使自己的内心保持在寂静的状态,又不失去对众生的慈悲。

或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因缘,所以这几年经常跑监狱、学校,面对种种人生百态,接受种种磨练。监狱里的这些人大部分有吸毒前科,出狱之后,有人会来找师父要钱。他说:师父,你不是很慈悲吗?我现在需要钱!只要知道你在哪里,他总是去找你,要不到钱,种种手段就耍出来了。最初碰见这种事情,难免心情不平静,我对他这么好,为什么要威胁我?后来想一想,搞不好我上一辈子也威胁他,把他骂扁了,所以他现在也威胁我、骂我,我还不能吭声,要对他客客气气的。当然也有一些人对我很好,心存感恩。因为我到监狱弘法已经一段时间了,许多重大案件的死刑犯大多想找我谈一谈,所以有人开玩笑,说我是监狱的首席大和尚,只要难度比较高的,他们大多想找我去。还有一些情况是:有人被判死刑以后,找师父忏悔,他的心态是:找我忏悔忏悔,看会不会改判无期徒刑?也有一些死刑犯的家人向我下跪:师父!帮帮忙,我说:对不起!我是法师,不是法官,他一听就翻脸了。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师父说:师父!你看我这样像流氓吗?要不然怎么一天到晚跟他们混在一起?而且台湾有许多大流氓,包括国外的一些大流氓,看到我好象很爽,所以我开始怀疑,可能我过去世也是个大流氓,跟他们一伙的,所以这一辈子必须面对这一些人物。

台湾现在还有死刑,执行的时候是射击两枪,第一枪瞄准太阳穴,第二枪是心脏的部位,两枪之后,如果身体还在动,再补一枪。那种地方,四面墙壁是纯白色的,佛像、十字架统统没有,感觉有一点恐怖,旁边放了很多轮椅,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不管是什么大哥大,轮到他被枪毙的时候,两条腿都软了,一定要坐在轮椅上推过去。我还记得第一次到那个地方,他们要我去放大蒙山,作超度的情形。那一次非常特别,因为没有休息的房间,他们带我到刑场里换祖衣,然后告诉我:「师父,你在里面坐一下,我们等一下来请师。」我在里面坐了二十分钟,吓坏了!那时候觉得自己实在没用,我是来作超度的,竟然自己会害怕,受不了那一种气氛。后来放蒙山结束,我再进去里面,气氛不一样了,那时候觉得真的做到超度了!至少那种不好的气氛消失了。

记得刚出家不久,每天敲幽冥钟一百零八声,敲,念,念给谁听?不大有信心。那时候住在南部的一间小寺庙,只有我一个人,乡下人大多早睡,那时候想:敲钟,要敲给谁听?又吵人家睡觉,干脆不敲算了。但师父说:不行,你不知道什么叫幽冥钟吗?经典说,即使念一首偈、一声佛号、一句咒语,敲一声钟,消灭五百亿劫的生死重罪,你的佛号、偈语、咒语,随着钟声所到之处,一切地狱、鬼道众生,烦恼轻、离地狱、出火坑,现在是因为你没信心,所以敲起钟来,有气无力。要是以后有了信心,每一天你都抢着敲钟,打鼓,慈悲的念诵。由于师父的这一番告诫,所以我现在尽量弘扬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不像以前那么没有信心。出食?是真的假的?这样念一念,比一比手印,祂就来吃喔?一点证明都没有。所以我师父说:一个人要建立信心不容易,非要有资粮不可,非要舍弃自我,舍弃一切执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