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根本特质是什么

作者:演培法师 发布时间:2012/09/10

今天我要和诸位讲的,是关于佛法的根本特质,其题叫做‘佛教的根本特质是什么’?本此而谈,以免说得太远,而使诸位把握不住佛法的中心论题。

佛教是释迦佛陀所创立的:在时间方面,已流行了两千五百多年;在空间方面,已普遍到世界各个区域,不用说,这自有佛法的真理所在,不然的话,决不会流传得这么广和这么久。因为如此:有人从宗教的角度看,说佛教是一切宗教中最高尚的宗教;有人从哲学的观点看,说佛教是一切哲学中最深奥的哲学。是高尚的宗教也罢,是深奥的哲学也罢,‘佛教的根本特质是什么’,该是我们首先需要认识的。否则,所讲的是不是佛法就成问题。

佛法不共一般宗教以及世间学说的,其根本特质在‘缘起性空’。即缘起而性空,即性空而缘起,是佛法的中心论题,如真透彻的了解这两句,对全体佛法也就思过其半了。

如有认为佛法是深奥的哲学,则我以为佛法所说空的哲学,才是最深刻最奥妙的哲学。因为佛法的空义,实在是很难讲的。不说不善讲空的人,不易使人了解,即使善说空义的人,用种种的巧妙言辞,将空的本义开显出来,但在听者的糢糊意识中,说他已懂而实际没有懂,说他未懂而又似乎已懂,是以佛陀不轻易的为人说空。深恐不善了解空的人,误解佛陀所说的空义,那就将发生很大的危险!

首先要知道的:佛法所说的空,非如一般所说空空寂寂的空,亦非一般以为什么都没有的空。然则空是什么?要想用一句话,将它表达出来,事实有所不能,需要从‘空的背影’、‘空的根本’、‘空的内容’,亦即是从所谓‘因缘’方面显示,方能了解空之所以为空。如果不知因缘,无论如何不会通达空。

因缘既为空的背景,所以当先了解因缘。从因缘两字来看,似乎是很平凡的,但这就是诸法的真理,而为我人所不可怀疑者。古来大德说:‘知道因缘,就是知道佛教’。这真可说把握了佛法的真诠。因为释尊的成为佛陀,就是体悟了因缘的原理或缘起的真理。佛陀体悟万物皆从因缘而生的原理,只可说是释尊的发见,而不可说是释尊的创新。释尊自发见了因缘的真理,立刻就成为人间的佛陀。其后转法轮的时候,将自己所发见的因缘的原理,如实的为人类宣示出来,是即所谓佛教。

体悟缘起真理的佛陀,离开现实人间,虽已有了二千五百多年,但他为人间所播放的真理之光,不但过去在照耀著人类,使人类踏上人生的光明大道,就是在现在以至永远的未来,也在照耀著人类,使人类循著真理之光,向著真理之宫前进,所以佛法所说的因缘或缘起,实含有甚深的真理,实值得每个追求真理的人,从这因缘的原理中,来寻得万有诸法的真理消息!

本于佛说的因缘,而得真理的消息,现在可以举出两个实例来说:

其一是佛大弟子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舍利弗本来是个婆罗门教的教徒,从婆罗门教追求真理已经很久,但始终不能得到真理的消息。有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巷里行走,忽然碰到了最初从佛出家而为五比丘之一的马胜比丘。马胜比丘自受佛陀的德化,在身行上所表现的,总是那么威仪庠序,使人一见,不自觉的对他生起崇敬。舍利弗遇到马胜,很尊重的问他说:‘你的老师是谁?所说之法为何?’马胜比丘回答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我佛大沙门,常作如是说。’舍利弗听了这几句含有真理的话,立刻就从这几句话中得到真理的消息!大喜之余,立刻就与老友目连,扬弃作为自己生命依赖的婆罗门教,归投释尊的怀抱中来,做了佛陀的忠实弟子!闻因缘的偈语而转向佛教的舍利弗,并不是普通人,更不是愚痴人,而是解空第一以及智慧第一的人,可见佛陀所说的因缘,确是诸法的真理!

其二是舍弃一切邪论于佛法中出家学道的憍尸迦:憍尸迦原来亦是婆罗门教的教徒,而且精通当时数论、胜论等各派哲学思想,可说是个思想极为顽固的婆罗门教学者。他的转向佛教,经过是这样的:憍尸迦的家,住在阿育王所建的新都华氏城,离城不远的一个村庄,有他的亲戚住在那里。一天,他去他的亲戚家,探望他的亲友,适值他的亲友因事外出,为了坐等亲友回来,就向亲友家人,索取经书来看。时亲友妇于无意中,取出佛说的十二缘经。憍尸迦得书,于林树间静静的阅读,从因缘的原理中,深深的悟达一切法,是刹那的生灭无常,是空寂的无有自我,于是不禁狂喜的说道:‘我于今者始得实论......佛法至真至实说有因果,因灭则果灭;外道法中甚为虚妄,说言有果而无其因,不解因果,不识解脱’!憍尸迦婆罗门,自对佛法生起甚深的信敬心后,不特自己舍外道法除去邪见,而且还劝亲友舍弃一切邪论,接受佛法所说的缘起真理,由此更知佛说的因缘法,是万有诸法的正论!因缘,是佛教的重要论题,从上所举两个实例,我们该已无可怀疑。但因缘是什么意义?现应进而加以说明:

因缘两字拆开来讲:因是主要的条件,缘是次要的条件;因是给予生界的直接之力,缘是给予生界的间接助力。宇宙间的万有诸法,不论自然界生命界,无一不是由于种种关系的结合而成,离了各个结合的关系,绝对没有一实法可得。举最浅显的例说:一粒黄豆种子,这是主要的因;水土、日光、空气、肥料、人工等,这是次要的缘,如是因缘和合,然后方能抽芽、开花、结果。若将一粒黄豆,始终放在仓里或石头上,终久不过还是一粒黄豆而已。诸法因缘生,凡是从因缘生起的万事万物,不论在时间或空间方面,彼此之间都有要切而切不断的密接不离的关系。

从横的空间观察,诸法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因缘关系,但若仔细的加以分析,法法都有因缘关系的,不说别的,只以两人衣袖碰一下来说:一般或者以为是偶然的,但在佛法来看,他们是有前生因缘的,并不是一点关系没有。再如今晚讲法听法的每个人,在此维多利亚大厦,是个极明白的事实;可是想想我们怎样到这儿来?原有的家乡是在那儿?生存的所需是怎样有的?这样逐一推想下去,那你必然将会发现:我这小小的生命存在,不特与亲里邻党,有著很深的关系,就是与整个世界,亦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个人如此,万事万物亦然。诸法相互存在于无限的关系上,这就是我佛所说因缘的原理。

从竖的时间观察,前一时代的社会现象与后一时代的社会现象,前后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联系关系,实际推论起来,并不是这样的,任何一个新的时代社会,决不能离开旧的时代社会而来。如背负过去孕育未来的现在,不但与过去有著密切的关系,而且与未来亦有密切的关系,所谓现在,决不是脱离过去未来而孤立的存在著的。时间如此,延续于时间流中的万有诸法,亦莫不如此。离开相互关系,要在时间流中,求个实有东西,绝对不可得的。

总说一句:在我们这个世界中,所有一切事事物物,决没有孤立而独存的,大至宇宙,小至微尘,实在是都有其横的关系与竖的关系。如以现在话说:是有无限的相对关系和无穷的延续关系,彼此在时空中,有著重重无尽的关系网,因而我们现在是立在无限的空间与无穷的时间之交叉点上,不但离开时空骨架不能生存,就是离开种种关系亦复不能生存。所以在佛法说:诸法的显现,是由于关系,诸法的存在,亦由于关系,无一不是关系的和合。

从因缘母胎中出生的万有诸法,要想在它们的关系网里,求个实有自体性的东西,无论如何是求不到的。所以缘起必然是性空的。有人说:‘空是佛教的爱克司光’。我以为这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话,因为宇宙间的任何一样东西,都要经过空的爱克司光加以透视,然后始能体认它的本有真相。世人所以不能如实体认万有的诸法,病就病在没有透过空性,没有透过空性所认识的诸法,自然就要妄执其为实有,有了实有的妄执,那里还能认识诸法实相?

佛法说的缘起性空,就是一般说的空有。关于空有的认识,世人与佛法有著很大不同:一般说到有,就以为什么时候都有的实有;一般说到空,就以为什么都没有的顽空。其实这种看法,根本是错误的。佛法认为有,是如幻的缘起假有,所以有而不碍其空;佛法所说空,是无实的自性本空,所以空而不碍其有。即缘起而性空,即性空而缘起,就是本著这一意趣而来。吾人不管否定什么,唯有对这缘起性空的事理,不可否定,否定亦是否定不了的。

为什么一定要说缘起诸法是无自性空的?这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就诸法的本来状态怎样,仍然还它一个怎样而已。诸法本来是空的,所以就说它是空。所谓无自性空的自性,含有永恒不变,独自存在的意义在内,而此不变、独存的实体性不可得,所以说为无自性空。虽说诸法无自性空,但不破坏因缘假法。‘空从具体的有上显出,有在无性的空上成立,空有相成,不相冲突。这和常人的看法很不相同:常人以为有的不是没有,空是没有的不是有,把空和有的中间划著一条不可沟通的界限。依般若法门说:空和有是极相成,二者似乎矛盾而是统一的。佛法是要人在存在的现象上去把握本性空,同时,在毕竟空的实相中去了解现象界的缘起法’。诸法之所以空,即因无实体性,假使有实体性,那就应该永远保持它的本有状态,不应有什么变化,应不受关系条件的变动而变动。可是事实不然,法法都在刹那生灭演化的,法法都在迁流变动不居的,所以诸法总归是空不可得的。

诸法虽是空不可得,但假现的作用形态,并非亦是空无所有。‘如氢氧合成的水,有解渴、灌田、涤物等作用,有体积流动的形态,从此等形态作用上看,一般即认为是实有的。然若以甚深智慧来观察,则知任何作用与形态,都是依关系条件而假立的,关系条件起了变化,形态也就变化了,作用也就不存在了’。本于此义来看,我们可以知道:诸法所以是空,因为自性不可得;诸法所以是有,因为相用的非无。空有相成,唯有在缘起法上成立。

诸法无自性空的最具体说明,莫过通常说的五蕴皆空。五蕴是组合有情生命的元素,即色受想行识的五者。五蕴组合的生命,本是缘起的假现,在这生命的内在,要求有个实自我,是绝对不可得的。众生不了解它的缘起假合,以为内有一个实在自我,于是于中生起竖固执著。因为众生执有自我,所以一切苦痛都根源于这个自我执而来。人类的互相斗争,世界的苦难不已,根本原因不了我之本无。由于不了我之本无,于是一般人们,只知重视自己,不知尊重别人,甚至为了满足自己,不惜牺牲他人一切。你这样想这样做,他也这样想这样做,我也这样想这样做,人人都这样想这样做,彼此间碰了头,谁也不肯让谁,大冲突就发生,即使驱使人群,走上毁灭边缘,亦复在所不惜!现实世界所表演的一切,不正是说明了这一事实?所以佛法认为众生的自我妄执,是世界的祸乱之源,是人生的苦痛之本,非击破自我执,世界永远不得和平,人生终究不得和乐,是以如何了解无我,实为最迫切的课题!

佛说五蕴无我,乃是生命实相,是佛亲切体认以后而宣示的,并不是故违世间而作别说。试为仔细分析,你就可以知道:五蕴组合的生命,只是关系的存在,并无他的自内我,一旦关系有了变动,生命不但随之而变,而且逐渐趋向于总崩溃,在这样的情形下,试问有什么实自我?况且我之所以为我,最重要的在于自由,可是我人的生命体,是不是有它的自由?依佛法说,是没有自由的,如想不老,事实不能不老,想要不病,事实不得不病,特别是要求不死,而事实非死不可!所以一般以为生命自由,在佛法看根本非真自由!再说我之为我,是含有统一性的,亦即是整个的,但现实生命体,是由五大要素的结合,在这结合的要素中,缺少了任何一大要素,生命即不会出现,可见吾人的生命内在,如一般所妄执的自我,是绝对不可得的!佛陀洞彻了无我,所以特别为诸众生开示无我之教,希望众生从自我的妄执中觉醒过来,不要再为自我之所诳惑,不要因为自我而受无谓的苦痛!

进一步说,不但组合的生命没有自我,就是组成生命的五蕴自性,亦是不可得的。因为五蕴的各自要素,同样是缘起和合有的。所以佛法不但说生命无我,亦复说诸法无我。生命无我显示我空,诸法无我显示法空。‘缘起性空’,是即总显内而身心,外而器界一切法无自性空的。若有以为我空而法不空,是即不能得佛法的实义。所以我们应知缘起性空之说,是佛法中的最高真理,亦是一切诸法的究竟真理,应普遍的观一切法无自性空。

真能了解诸法无自性空,必然亦即了解诸法是关系存在,因为了解诸法是关系存在,自然亦即了解人与人间,同样是在关系条件下而生活而存在,所以人与人间,应该相助相成,不应相凌相夺,世界没有相凌相夺现象,人类还有什么苦痛可言?因此,在佛法的立场讲:不通达法性空,无边苦痛就都跟著而来:若了知诸法空,不但现实苦痛可以泯除,就是生死大苦亦可息灭。心经所谓:‘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就是此意。

有人不解佛法所说缘起性空的本义,以为若真如佛所说一切皆空,岂不是世间什么都没有?设使真的什么都没有,还谈什么人生道德!更何须乎修学佛法?这是一般人对佛法说空所常生起的怀疑!可是现在敢肯定的告诉诸位;这是误解了佛法所说空,并没有真能了解到空义。佛法所说空,不是什么都没有,是约无实自性说。果能了解即缘起而性空,不但不会破坏诸法,且能积极建立诸法,因为唯有无自性空,染的方可转为净的,邪的方可转为正的,不善方可转为善的。非特个人的道德立基于此,就是菩萨的大悲心亦从此生。‘以能了达一切法都是关系的存在,救人即是自救,完成他人即是完成自己,由是牺牲自己,利济他人。个人能达法空,则个人行动合理;大家能达法空,则大家行动合理,正见正行,自能得到苦痛的解脱而自在!’可见佛法说空,并非否定一切。世间问题总是‘扶得东来西又倒’,永远纠缠不清,永远不得解决,就是源于人们不了解空而妄执诸法实有!

上面我曾说过,佛法的根本特质在‘缘起性空’,如前种种分析,可知‘缘起性空’确为佛法的根本特质。但要把握这特质,不可忽略‘即缘起而性空,即性空而缘起’的两句名言。‘即缘起而性空’,是即心经说的‘色即是空’;‘即性空而缘起’,是即心经说的‘空即是色’。古德对这有两句宝贵教言说:‘若见色即是空,则成大智;若见空即是色,则成大悲’。菩萨的悲智,都是从这佛法的特质中所导引出来的。所以佛法行者,应重视此根本特质,并予以切实的把握!

时代日趋于尖锐,世界日趋于动荡,值此世乱时荒,人心不安的今日,实在需要一切智者的佛法来救济!换句话说:要想挽救世界的危机,要想拯救人类的灭亡,非弘扬佛法不可,特别是要弘扬作为佛法根本特质的缘起性空的思想,唯有缘起性空的正确思想,始能对治目下泛滥成灾而毒害人群的邪恶思想!愿具悲愿的大心之士,积极起来推进世界佛化运动,人类幸甚!佛法幸甚!最后祝诸位身心自在!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