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的「四气」

发布时间:2013/06/06

做人的「四气」

【做人四气】:锐气藏于胸,和气浮于面,才气行于事,义气施于人。

锐气是独立的精神,绝尘的、不妥协的东西不可没有,但要“藏”,因为外是“世俗”,不容你的孤傲;和气是勘破一切世俗后的宽容,计较只会伤人伤己;才气是本事,是领悟力,量力而行事,恰好最好;义气是灵肉有余则广为布施,且不求回报。

庄子说“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这句好,为善无近名——做善事不可有搏功名之痕迹,否则就是作伪;为恶无近刑——做坏事不可触犯刑法,否则就是真恶。做人,就是在界限中保持率真的自由。

善是利他,恶是自保。如果人性里只有善,人类就无法利用万物以自救,就早早灭亡了。如果恶的本性在危急之关头不能发挥自保功能,那人也会万劫不复。所以,我们要训练人性的完整,才不能任人宰割。

善不仅仅是利他,而是善在利他的同时也温暖了自己。一想到自己还有能力帮助别人,心里就幸福,这,就是养生。恶不仅仅是自保,在恶的同时因为对别人的伤害而提心吊胆,或因为恶缘而冤冤相报,就是害生。善和恶不过是自性的两面,而非道德的两面,能不断地趋善避恶,就可以活得安心、自在。

善生阳,恶生寒,伪善比恶还坏,生邪。大善、大恶都非常人所能为。比如以身饲虎之大善,比如杀人越货之大恶,都非吾辈所能为。活着,能一生问心无愧,已然了得。

普通人追求的,无非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混和,相夫教子、扶老育幼,家风醇厚,就已经为民族的传承做了贡献。如果强梁恶霸欺负了人家老婆孩子,还不许人家骂两声、跺两脚,也是一种不厚道。人,被现实逼出点小恶我看也没什么,现世报了,还省得下世再倒腾这点破事了。

孟子说:好俗乐、好田猎并不可耻,但与天下同乐即可。圣人不是唱高调的,不是假道学,他洞悉人性的弱点,但可以把你的好恶提升到“天下”的情怀里。

做人,低调得有低调的境界,张扬得有张扬的本事,而始终如一的不卑不亢则是把境界和本事“涵”在了一起,给了人生一份了不起的镇静和从容。

做人难得的是“忘我”,“我”字一当头,人就胆怯了,一不自在,人就无法脱俗了。

人,太干净了,就没有抵抗力。人,太求完美,就没有快乐。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