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的遭遇和被绑票一样

作者:道证法师 发布时间:2015/06/05

螃蟹的遭遇和被绑票一样

关怀绑票案

我有一位朋友,她原来是基督徒,她是在海边长大的,平常很讲究吃海鲜,她甚至会潜水去射鱼,鱼虾必须要‘活著煮的’她才要吃,死了才煮的,她还嫌不好吃。她为人很幽默、热心,有一次我们要去放生,她就发心要替我们开车,当时正好是白晓燕的案件,很引起社会大众关切的时候,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被绑票了,尸体被扔到水中,找到的时候发现她被砍下一只手指头。我原本都没有看报纸的习惯,是这位朋友看到报上白冰冰哭泣的照片,很感慨来告诉我,她很同情白晓燕和白冰冰,认为凶手实在太残忍可怕了。

螃蟹的遭遇和被绑票一样

它们的妈妈也在哭,在找孩子......

那天,我们是到海边去放螃蟹,一路上她告诉我这个案件。到了海边,我们把每一只被五花大绑的螃蟹解开绳子,一一为它们念佛,送它们回海里的家。有的螃蟹在被捉、被绑的过程中,手脚都断掉了,掉落在篮子底。我们一面为螃蟹剪开绳子,我就一面问这位朋友说:‘您看,这些螃蟹被五花大绑,绑票到这里,手又被弄断了,是不是和可怜的白晓燕一样呢?您看到报上登出白冰冰为了丧子,痛哭的神情;您知道螃蟹的妈妈在海中,也和白冰冰一样在痛哭、哀嚎吗?’

触发大愿—我再也不要做凶手!

这位朋友一听,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深有触动马上告诉我说:‘我再也不要做凶手了!’,从那天起她不但戒杀、放生,而且从此吃素了,本来她是‘没吃肉就会头晕’的人,而从那天起,她闻到肉味,就会不忍心,反而会头晕了。她一念之间,体会了螃蟹的苦,就犹如可怜晓燕的苦,她再也不去潜水射鱼了!相反的,改劝潜水会的朋友,吃素、放生,把原被追杀、绑票的鱼虾,放回大海的家。一念之间,对鱼虾的妈妈而言,她已由凶手变成救苦救难的菩萨了!她原本每年都为十二指肠大出血,住院输血治疗,此后也幸免,康复了!

将心比心—放生之道

很多人经常费很大力气去讨论,放某些动物生存,对人、对生态是有害还是有益,却很少人用心检讨自己的生存,对人类、社会及生态是有害还是有益。每位患者到医院都是希望医生无论如何要救他、医好他,从来没有一个人告诉医生说:‘如果你们认为我有益社会再救我(—放我生)。’人心如此—‘愿生。怕死’,其他动物又何尝异于此心呢?医生既不宜先论病人之善、恶、功、过,而后决定是否救他,也不可以用个人爱、憎、喜、怒而决定病患死活;放生者的心,又何异于医生呢?只是医生救人应讲究医术方法,悲、智双运;放生亦要讲究‘放生之道’;既不可去预订、预买,令业者故意去抓,反增动物之危机;也要注意沿路之安全,及氧气之供养;尽量先了解所放生物与放生地点、环境是否相宜,设法使它们安享天年。所贵在为它们设想周到,则善行虽小,慈心广大,遍及广大时空。

众生皆有佛性—放生经验

我们放生经验,曾见青蛙会游回合掌拱手,鱼儿会成群绕船点头,甚至在持大悲咒时,整箱的鱼,集体由岸上的箱中飞跃而起,跳入潭中。吉他王子苏昭兴居士,亦有放螃蟹,螃蟹以双钳合掌道谢之经历。可见众生知‘被放’,也知恩知谢;这样的众生,必然也知‘被抓’,知仇。众生皆有佛性,对众生以一念‘杀心’,或以一念‘救放之心’,因缘是天差地别的,果报也是天差地别的。一念‘杀心’,转成‘放它去’—‘慈悲放生之心’,凶手就变成菩萨了。凶手与菩萨,只是一念之差而已。

放生—放慈悲心生。放它重生,放已新生。为什么反对?

放生—除了放小动物重生之外,更重要的是放我们的慈悲心生。但很多人反对放生,他们的理由是‘放了,还是有人会去抓’,甚至说‘放生影响生态平衡’。我只想问,如果是他们的孩子被绑票,有人发现了,是不是该去救呢?是不是该放他?或者是该想—‘放了他,歹徒还是会重覆抓他绑票,干脆不要放,让他被杀算了’?或者是该想—‘世界上人口反正已经很多了,救放被绑票的人可能影响生态平衡’?万一被绑票被杀的,是自己亲爱的家人,怎么办?如果我们自己的孩子是该救,该放的,为什么别的小动物不该救,不该放呢?他们也是会痛、会苦、会怕死的呀!

血泪的忠告

以前,曾有一位患血癌的年轻人,有一天他朋友来看他之后,他哭著向我忏悔一件事,他说:‘刚才来的那位胖胖的朋友,以前常放生,我都笑他是傻瓜,傻瓜有鱼不会吃,放什么生!而且他放了,我就跟在后面去钓,自己觉得好聪明、好得意,把鱼钓回家,又放在桶中,重覆钓,看鱼重覆上钩,就嘲笑那些笨鱼!今天我作化学治疗整个口腔都破,甚至牙齿整排都摇,我才知道嘴破原来这么痛苦,忏悔我怎么那么狠心,让那些鱼每一只都重覆口颊穿孔!现在打死我,我也不钓鱼了......我那个傻朋友,还来看我,我现在才知道,他不傻,我自己才是大傻瓜......’他哭得全身颤抖,叫我要以他的亲身经历,来劝大家,不要让众生受苦,以免果报返回自己身上......他也是菩萨,亲受如此剧烈的苦,来劝勉我们......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