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赞毁他」与「说四众过」

佛弟子文库   作者:净界法师  2016/02/14

「自赞毁他」与「说四众过」

这个口业我们解释一下。在菩萨戒是很重视口业,诸位!你打开菩萨戒,杀盗淫妄四根本戒不谈,后面六条的增上戒,有好几条是跟口业有关系的。在六增上戒当中,有两条是很重要的,菩萨戒这个是关键、根本,根本中的根本!其中一条就是跟两舌有关的,叫作自赞毁他戒;第二个跟恶口有关的,就是说四众过戒。这两条戒很重要!为什么重要呢?古人说,因为它很容易犯到。你不小心,你的菩提心就失掉了,破坏菩提心,因为它是根本重戒。

我们先谈谈不两舌引生的自赞毁他。这个不两舌,它这个菩萨戒的制定,偏重在团体跟团体之间的和合。菩萨戒意思就是说,佛教为摄受众生,设立了很多的团体,这个团体、那个团体,每一个团体都有它的特色。也就是说,每一个团体都不可取代——我不能取代你,你也不能取代我。所以佛教的修学是多元化的。

他这个时候参加这个团体,得到这方面的利益,另外的时候,他礼拜几又去参加另外一个,得到另外一个利益,这个是非常好的。所以团体跟团体之间必须要合作,那这样才能够使令广大的众生受益。因为没有一个人在一个团体里面,得到他所有需要的养分,不可能。他必须要透过这个团体,得到这方面的殊胜的功德;他必须透过另外一个团体得到另一方面殊胜的功德,所以佛教的合作就变成很重要。这个就必须要靠菩萨之间互相地讲和合语。

这个和合语,我们讲一个小故事来做一个引证。在春秋战国时代,齐桓公称霸天下。齐桓公传了几代以后,他有一个子孙叫齐景公。齐景公这个人,你看在历史上不怎么样,但是他的好处是,他用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宰相叫晏婴,所以使令他在诸侯国有一定的威德力。

齐景公有一个嗜好,工作忙完以后喜欢打猎。他特别喜欢一匹白色的骏马,经常工作之余就是骑着这匹白色的骏马在山中奔驰,他觉得非常的快乐。但这个白色的骏马,有一天被养马人养死了。养死了这个当然是大事情,养马人被抓起来绑在殿上。齐景公一听说他的白马被养死了,非常生气,暴怒!就拔起他所佩的刀,跑过去,看那个意思,是要一剑把对方给刺死。

这个时候晏婴赶快跑出来,挡在他前面说:“大王!慢!这个小事不用你亲自操刀,我帮你做。”他就把大王的刀抢过来,用刀就指着跪在前面的那个养马的人,他说:“你该死,你犯了三条重罪:第一个,你把大王最心爱的马给养死,使令大王暴怒,乃至于要杀你,所以你该死。第二个,你该死。如果大王把你杀死了,齐国人民会议论纷纷,说大王这个人没有威信,为了一匹马就把人给杀了,老百姓就会对大王失去了拥护爱戴,这样子造成了齐国的政局不稳定,所以你该死。第三个,你该死。这件事情传到诸侯国去,这些诸侯就会议论纷纷,说齐景公就这么一点出息,为了一匹马把一个人杀死了,使令齐国的威德丧失,那会招感诸侯对我们的侵略。所以,你因为这三件过失,你该死!”

齐景公听了以后说:“算了,算了,别杀了。”

晏婴的几句话,做了三种功德:第一个,他拯救了这个养马人的生命;第二个,他保住了齐景公在国内的威信;第三个,他保住了齐国在整个诸侯国的威德。使令整个内部的政局安定,使令国跟国之间减少了争乱,就这么几句话。

其实我们佛教徒应该向晏婴学习,我们应该要多多地促进佛教团体彼此间的互相合作,促进佛教多元化的发展。因为很难有哪一个团体能够具备佛教所有的福德智慧资粮,不太可能,所以必须要靠菩萨来穿梭其间,使令团体合作,提供众生修学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佛陀制定不能自赞毁他,应该要多讲和合语。

我们再讲讲恶口。这个说四众过,这在菩萨戒也是重罪。佛陀在制恶口的时候,佛陀先讲一个故事,来说明为什么会把恶口的罪制得这么重。

佛陀说,在劫初的时候有个农村,这个农村有个农夫,他养了一头牛,这头牛叫独角牛。农夫白天就带着牛去田里工作,晚上就带了牛回来,所以人跟牛就有深厚的感情,农夫就给这头牛很好的房子、饮食、生活设施,牛也很感激农夫。

有一天黄昏工作忙完,农夫牵着牛慢慢走回家的时候,牛就说话了,说:“主人,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想报答你,我怎么报答呢?”它说:“我听说在隔壁村庄举办斗牛比赛,一个人交十金。”斗牛比赛,就是两头牛中间绑一个绳子,看谁把谁拉过去。它说:“我这牛没什么本事,但是我力量很大。你帮我报名,我肯定可以帮你赢钱。”主人说:“你有把握吗?”它说:“没问题!”好,就报名了。

报名以后,比赛那一天,按照规矩要介绍自己的牛。这个农夫一上去就说:“我这头牛有四个特点:第一个,它头上只有一个角,它一出生就一个角;第二个,我这头牛干不了细活,它只会做粗活,力量很大,它要是干细活,不是把这个碰坏,就把那个碰坏,干不了细活;第三个,我这牛力量很大,再重的东西都能够搬动;第四个,我这头牛工作勤勉,特别的努力。”讲完以后就比赛了。

比赛的时候,竟然出乎意料,第一轮的时候这头独角牛就输掉。输掉以后,当然就闷闷不乐回家了。这主人就说了:“这都是你要我参加这个比赛,你看,我输了十金。”主人就很生气,这牛也很委屈。它说:“你不能怪我。”“这为什么不能怪你呢?”“你介绍我的时候,你把我的缺点讲了,优点也讲了。我这头独角牛,天生只有一个角,这是我的缺点,这是我人生的缺陷;第二个,我干不了细活,这也是我的缺点。我听到我的缺点以后,我的心就沮丧了,就没有这个气势了。”

那主人说:“怎么办呢?”牛说:“没关系!我们再去比一次,再交十金。你下一次介绍我的时候,前面两条就别讲了,你就讲我的优点,我力量很大,做事又勤勉。”那么这个主人就知道了,下次比赛的时候,他就赞美它的优点。果然这头牛就一鼓作气,得到冠军了。

佛陀在讲完这个故事以后,佛陀说:“我们佛弟子应当讲柔软语。”就是说,圣人例外,凡夫都是需要鼓励。他来做工作的时候,你鼓励他,他就得到激励,下次更用功。所以,我们一句话会让一个人能够努力积极地断恶修善度众生,当然你一句话也可能会破坏他对三宝的信心。所以说这个恶口,在整个菩萨道也是很重要。

两舌这一部分,偏重在团体之间的合作;恶口,偏重在个人菩萨道的修学。但这两个在菩萨戒,佛陀在十重的戒法里面,都把它当做两个重点,都是重罪,因为这两个影响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