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动含灵,皆具佛性

发布时间:2013/12/12

蠢动含灵,皆具佛性

人生在世,为贪恋财色名食,汲汲营营。时刻不断,争名夺利。“勤劳者”争得多,“懒惰者”争得少。争得多、争得少,全都活不好,因为争而失去了方寸。失方寸者,日日打转日日忧。

末学自幼赋性悍烈,利欲熏心,争功取利。有朝闻得佛法,才恍然:原来身挑百千担重,皆是来时路,自己一个石子、一个石子地往肩上放,悲哉!不禁莞尔往昔愚痴。如今虽知佛法,仰望经典之堂奥,却已为人妻、人母。只能巴望傻楞,后悔莫及。但也真信因果,深知面对有情生灵,皆应以慈悲心怀,如亲以待。

“慈为善本”,佛之弟子,应有爱己之心,推己及人,推人及物,人物一体的悲愿。于此,野人献曝,提供二则自身体验,供养诸众!

一者:约在七年前,某日夜里,家中浴室突现一条硕大黑亮的蜈蚣。蜈蚣身怀剧毒,若遭咬噬,将危及生命。当时,末学小儿子刚学会走路,跌跌爬爬,若不慎触及,后果堪忧。眼盯蜈蚣,口念佛号,心中惦念有何方法不用杀害,毫发无伤地将其带出?又恐其逃离视线,四处窜躲。

正当踌躇犹豫之际,不自觉地对它说起话来,希望它能会意:“你的毒我们都很害怕,你进入家中,令人不安。我不愿伤害你,更不愿家人伤害你,请你爬上长刷子,我带你出去。”口中仍续念“南无阿弥陀佛”,见那蜈蚣竟不迟疑,爬上长刷,静止不动,令人惊讶。见状,便疾步谨慎,拖它带出门外,沿路佛号不息,小心翼翼,将之放生。

二者:某日午后,适逢亲友来访,带着两个活泼好动、童稚可爱的幼儿。当时,店虽已开幕年余,但亲友送来的祝贺盆景,依然林立,恰有只蝗虫误飞入店,伫立在盆景上。在都会中,能见蝗虫已属不易,何况体型肥长壮大者,更是少见。初见如此雄大气赳之蝗虫,让吾等一干见识浅薄的化外之民大开眼界,新奇万分。正当众人雀跃观赏之余,童心未泯的幼童,竟无知地拿起清洁剂喷洒向它,甚至手拿利器,企图玩弄伤害。末学恻隐,见状急切阻止,善巧引开孩童,劝其勿伤害物命。

须臾,趁四下无人,信手拿出本书,递向蝗虫,示意其走上书本,带它离开,放之外面的行道树,以免被玩弄致死。妙哉!这虫儿似能会意,也不畏惧,缓步走上书本,任我处置。行至户外,高举书本接上树枝,请其离开。果真依语照行,走上枝头。本以为蝗虫即将离去,但此时它又转回身躯,双眼炯亮,直视末学。而后,四足却退数步,才转身展翅飞去。

末学当下被蝗虫谢恩之举所感,久久不能自己。有道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万物皆具如来本性也。若人心地纯仁,常行善举,施于无畏,将无言有情视之如己,即是慈悲的示现。

古有明训,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之大恶曰杀生。此有色世界,非人类独有。人与其他生命共存此界,应并育不悖,同荣共存,不应以杀相向。吾人周遭常见,蚊蚁蝇虫,胎卵湿化,皆知痛痒,咸具情感。今蜈蚣通晓人意,蝗虫谢不杀恩,其心之纯净,胜于凡人沉沦堕落、自以为是、不知感恩。吾人名为万物之灵,岂不汗颜乎!

唐朝大诗人白居易,于护生画集中载有一偈,对照此篇旨意,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节录于此,以享诸众。偈云:“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

鸟儿如是,蜈蚣蝗虫亦如是,万物生灵皆如是!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