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够偷走的虚名并不可贵

佛弟子文库   作者:学诚法师  2016/06/27

能够偷走的虚名并不可贵

物质世界存在而不实在,就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是指物质世界,空是描述世界存在的状态,即万事万物都是由许许多多因缘组合而成的,随着因缘而生灭,并无独立不变的事物。

人生的价值,名利地位绝不是唯一衡量标准;人生的幸福,更不是金钱荣誉就能够赋予的。

我们通常的“分别”是“妒高竞相等,傲卑赞复骄”,内心时时刻刻与人攀比高低;或者时时计算琢磨如何能够得到名利、凸显自己,有利时唯恐落后,麻烦时唯恐沾染;或为人处事分亲疏远近,世俗心态……这些“分别”是不应该的。但善恶是非、如法非法,这些分别是应该要的。

不与人争,是因为知道名利不久住,还有很多负面作用,内心并不以此为追求。有时候我们这样做了一半却没有力量坚持下去,尤其是看到一些品行不如自己的人得到名利之后,内心常常气愤难平,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怀疑,这说明我们还不确切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争”,心底里还是觉得名利是好的。

追名逐利者,不一定能得到名利,反而被名利所缚;在自身福慧上努力进取,不求名利,福报自得。内心所求的是什么,取决于自己的认识与信心。

名利财富是带不走的身外之物,但业力、心念、习惯是可以跟随我们的,所以我们要找到生命的主要方向,在根本上着力,即自己的业和心,勤修善业、开启心性。

一切世间成就都是业力的副产品,而心是业力的主导。

一泓湖水,当有风吹过时,湖面就会摇晃而看不清;等到外在风停了,湖面才慢慢恢复平静。我们的心也是如此,外在的境界都在内心引起劲风,就看不清楚;要静下心来,让这些风慢慢停止,才能看得清内心。

名利、喜怒哀乐都是虚妄的,人生真正的意义就在于穿透这些迷雾。好好珍惜当下的时光,不要把生命浪费在烦恼上,因为时间终会偷走外在的一切。

能够“偷”走的虚名并不可贵,创意和灵感是别人偷不走的,业力更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为了不实的虚荣,起真实的烦恼,才真是亏了。

谈山林之乐者,未必真得山林之趣;厌名利之谈者,未必尽忘名利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