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草所缚的比丘

发布时间:2012/10/02

随着太阳逐渐升高,龟裂的泥土路愈来愈炙热,比丘们一早结伴到村里托钵行化,但是都一无所获。‘好久没下雨了,农作物欠收,我们走远一点去化缘吧。’这群比丘走着走着来到郊外,殊不知草丛间竟埋伏着半路打劫的盗贼。

贼人远远看见一路威仪庠序的沙门释子,禁不住有些失望:‘唉呀,还以为肥羊上门呢!你看他们,穷得只披着一块布了。’但有人还是不死心地说:‘搞不好,这群沙门刚才化缘到金银财宝咧!’于是群匪沈默下来、虎视耽耽地等着沙门经过,便擎着刀杖一拥而上。

‘连一口饭、一毛钱都没有,运气真差!’有的贼人恶狠狠地扯下他们唯一蔽体的僧服:‘好歹也做几件衣服吧!’一时间,这群沙门只得蹲踞遮身,生死就在悬念之间了……

有个小贼临机一动说道:‘老大,我们根本不用费力收拾他们。听说释族沙门有个戒律──不得损伤践踏一切草木,如果我们用茅草、藤蔓把他们捆绑起来,他们不敢乱动,就不会跑到村落里向官府告状了。’于是比丘们就被五花大绑于荒湮漫草之中。

贼人得意地扬长而去,比丘们面面相觑,肚子咕噜噜地叫着,已经一整天没吃到一点东西了,然而草丛中蚊虻蝇蚤正兴奋地逼近他们,争相吸吮着温热的一餐。被反绑着的双手既酸又麻,又被蚊蚁咬得奇痒无比,小沙弥禁不住微微发出呻吟,但是仍然不敢肆意乱动。

一旁的年长比丘慈爱地开导:‘躯命无常,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即使有幸得生天界,终有天福享尽的一天。生死随缘,既不可爱,亦不可念,岂可为了这具臭皮囊而违犯戒律!人身虽然难得,佛法更是难遭难遇,我们得以六根具足、听闻佛法而正信出家,就好像百年浮出水面一次的盲龟,刚好得遇大海中一块浮木的小小孔洞,那么稀有难得、不可思议!’

‘世尊曾经开示,伊罗钵罗龙王过去生为比丘时,因嗔心故意损伤伊罗树叶,久劫堕入龙身,头上还长出一棵伊罗树,饱受脓血交流、蛆虫嚼食之痛。幸而听闻佛陀开示,得以了知因果、安忍忏悔,但如此业报一直要到弥勒佛出世才得以脱离。因缘果报真实不虚,不可不慎,所以诸佛以慈悲为怀,律定一草一木皆不得损伤。’

比丘、沙弥们听了以后信心更加坚固:‘我们宁愿持戒而死,绝不违戒苟活。’于是个个端身正坐,不动不摇。

此时正好国王率众出门游猎,远远地听见猎犬一阵狂吠,好像有赤身裸体者藏匿在草丛间……,国王有些纳闷:‘难道是裸形外道吗?过去看看吧!’士卫长回报:‘大王,他们只有右肩明显晒黑了,应该是偏袒右肩的沙门释子,不是裸形行者。’国王更加好奇了,立刻前去探个究竟。

‘怎么可能有人被草木所缚,坐着等死呢?难道你们被咒术迷惑了,没有丝毫力量挣脱区区藤蔓?还是你们也修苦行,希望早日脱离这无常之身?’

听到国王殷殷询问,老比丘恳切地回答:‘正因为这些草茎如此脆弱,我们才不敢贸然扯动,深怕伤害了任何草叶新芽。世尊告诫我们,草木是鬼神村,许多众生依附于此,不得任意践踏、杀生违仁。出家修行以持戒为力、以持戒为良田,得以圆满福德、智慧、禅定,永断生死、常住涅槃,并不是修苦行求生天、求神通。’

听了比丘一席话,国王深受感动:‘沙门释子如此慈悲,令人肃然起敬!’立刻请随从们小心翼翼地把草蔓松开,并且找些衣物给释子蔽体,准备了水浆食物,一起送回精舍,并供养佛陀及弟子们。国王也发至诚恳切之心皈依三宝门下。

典故摘自《大庄严论经·卷三》

省思:

‘戒’字从‘廾、戈’,即斩断无明草、断除烦恼根,故说‘戒为无上菩提本’、‘戒为得圣之桥津’,因戒生定、因定发慧,无明分分断则法身分分现,日常实践要期‘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因此比丘们宁愿为柔软草茎所系,持戒而得解脱,不愿增长一丝丝嗔爱烦恼心草。

经云:‘有德慧命存,无德丧慧命’,正如同孔子所说:‘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佛法以戒为本,滋长心地的慈悲、平等、智慧,远离身、受、心、法之妄执,得‘常、乐、我、净’慧命无穷,祈愿志士仁人皆能领受佛陀法乳深恩,以有限之躯命,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永断生死长河、爱憎苦轮。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