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山下做水牯牛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2015/06/17

到山下做水牯牛

南泉普愿禅师辞世前,门下问:“和尚去世之后将往何处?”南泉答:“山下做一头水牯牛去。”僧人说:“我也随你去,可以吗?”南泉云:“你如果随我去,就必须衔一茎草来。”

这是师徒二人的对答。师父说他死了之后将到山下做一条大水牛,弟子不解,问师父是否他也可以去做水牛。南泉说:“你如果跟我去的话,就要把草衔着来了。”意思是不是南泉做水牛就不必“衔一茎草”呢?

“衔一茎草”意味着心有挂碍,业障放不下,还不能洒洒脱脱地自由来去。南泉并不是因为造了恶业才去做水牯牛,而是既然有人问他死后会到哪儿去,他也就随口答说到山下做水牛去也无妨。这不是预言,而是“做什么都可以”的自在洒脱。大师们往往被弟子预想设定,来生一定再做大菩萨,或者到西方极乐世界,莲品高超。这都是执着、计较、分别。在解脱自在的禅师心中,做大菩萨或做水牯牛都是相同的,因为他们已是无挂无碍、无所期待、无所畏惧。

因此,不要一口咬定南泉一定会到山下做水牛,重点不在于做水牛而于解脱自在。至于他终究会到哪儿去?这得由因缘而定,看因缘如何需要他、促成他,他就在哪里出现,即所谓随缘度众生、随类应化、随方示现。在人之中,可做国王也可做乞丐,可做亿万富翁也可做贩夫走卒,可做绅士也可做淑女。没有挑剔,不做安排,没有一定要怎样或不要怎样。他要打破一般人的观念,谁说高僧过世,一定会转世再做高僧或往生佛国净土?这是有我、有念、有相、有执着。所以当弟子问:“我也可以去做水牛吗?”这就是执着。师父去做牛,弟子也要去做牛;已悟的师父做牛是随类应化,未悟的弟子做牛是去随业受报!

多数人会为自己做生涯规画,青年、中年、晚年各有蓝图。也可以问一问:每个阶段所做的规画,是否都能如期、如愿的实现?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当初规画得再完善,一个突然出现的因缘,就会把原先的生涯规画改变了。所以,规画纵然要有,如果固执而不知变通,就不免要痛苦终身了。以禅的观点来看,人生应有立足点、应有大方向,但该如何往前走,就要视因缘而定了。若能懂得随缘行事,随遇而安的生活哲学,便会使你活得非常自在,而且左右逢源了。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