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中险些投胎成猪的故事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南怀瑾老师  2016/09/04

打坐中险些投胎成猪的故事

在他年轻的时候,在成都五担山有个文殊院——大丛林,后面有片楠木树,再后面有养猪的地方,是把放生的猪养在那里。有一个和尚专门种菜和照顾猪,猪是一对,一公一母,也生了不少小猪,就把它们都圈养在那里。

他有一个朋友,学禅的,天天打坐。有一天坐得好好的,就忽然觉得自己昏沉了一下,半昏半醒的就觉得,哎,前面有一个熟人,一个老太太:“来来来,我请你喝茶。”在四川都喜欢喝茶。一喝茶,把他带到一个地方,哎哟,风景之好哇,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到处都好,好得不得了。

这个老太太说:“还有好地方,我带你去,你跟我来!”一个老太太就把他带去一个好像熟、好像不熟、不晓得哪里见过,他就去。去了以后,看到一个高楼大厦,哎哟,这户人家啊,富贵得不得了,朱红大门(因为成都还保持古式呀,富贵人家,有功名地位的那个门还是朱红的,门口还有铜环)。

老太太说:到这里来!他就跟她进去,一进去:“哎,这是人家家里,我又不认识,你怎么带我进来?”“没有关系。”一进去,伟大哦,看到游廊曲街呀,《红楼梦》上的花园一样。

一进去,就看到一个房间,一个闺房,门口贴一个红条子,上有几个字:“到此止步”。这个老太太就叫他进去看一看!他说这是人家的睡房嘛!你怎么叫我进去?

“进去看看嘛,没事的!”那个老太太就讲。他想:这好像不妥,把我带到人家的睡房这里来?

不过,想想不甘心,就打开那个窗子看一看里面是什么样子。结果一看,嚯!一个女人光着下身躺在床上正在生孩子。

他毕竟是修行的人,立即觉得这很不合规矩,不该看,他回头就跑。

一跑回来,打坐醒了。这一醒了一身冷汗!他把汗擦一擦,自己觉得奇怪:自己从来没有昏沉过,今天怎么打坐昏沉了啊?这个很不应该!昏沉了,虽然不是出阴神,就入了魔障了,好像做了一个梦,就是不清醒。

总感觉不对,因此他就跑到文殊院找几个道友聊聊,看是怎么一回事,正好遇到那个养猪的和尚,听见他说:“啊,我们那个老母猪哇,它又生了。”“哈,是生了几个?”“生了六个,一个啊生出来就死了。”他说:“在哪里呀?”“嗯,就在那个地方啊,你们去看嘛。”

去了一看,看到那个猪圈门口贴着一张红条子,这个红条子就是他在梦中在闺房门口看到的,写的字都一模一样,是那个养猪的和尚写的:“到此止步”。

他一看到:“哎呀!我的妈呀!”他说当时我如果动了邪念进去了,就变成那一条小猪了。原来那个认识的老太太是他的冤亲债主变现的,专门来引导他投胎畜生的。所以六条小猪里头,有一条是死的,生下来就死了。

这就说明,有时候人投胎生畜生道的时候,你不会觉得自己要变畜生,感觉到的境界还是和人中一样。

要投胎时,迷迷糊糊象做梦一样,被这个业力吸引,那个业力比磁性还厉害,把你一吸引就过来了。你站得很远都没有用,没有空间、时间的阻碍的。如果你有欲念就会上当,一进去就投胎了。等你感觉不对劲时,已经没有办法脱离了。

不光是投畜生道,下地狱也是一样,比如爱邪淫的人死后,他就会看到他平时喜欢的美女,而且是裸体的,一看到,顺着平时贪淫的习气,他立即情绪高涨,就跑过去抱,一抱住才发现是烧红的铜柱(地狱的铜烙之刑),这时已脱不开了。等烧焦死了,业风一吹他又活了,可这时前面受苦的事情忘掉了,再看又是裸体美女,又上去抱,又烧焦,就这样反复受报。

据说生时他邪淫了多少次,在地狱中就要这要受刑多少次。其实这些美女也好,铜柱也好,都是自己的业力变现的,可以说是自心变现的,并不是别人让他受的,所以人下地狱是自己心甘情愿去的,在自心变化的幻境的引导下去的,或者说地狱就是这些众生的共业变现的。没有地狱业的人就是去了地狱也看不到、也感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