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佛的强大愿力治愈了我的白血病

佛弟子文库   发布时间:2016/11/01

药师佛的强大愿力治愈了我的白血病

2013年是我治愈白血病的第四年。今天,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写出来,一是为兑现自己的一个承诺,一是想告诉所有和我一样在与疾病作斗争的人们,相信佛法吧,相信佛法你就会有办法,就能创造属于自己的“愿力的奇迹”。

经过多年的努力,2007年我考上了音乐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在我心情大好的时候,因为嗓子一直肿疼便到医院就诊。当大夫拿着化验单告诉我怀疑是血液病,我的回答是“根本不可能”。当时的我,和大多数人认为的一样,患这种病的人会持续高烧不退,全身无力。但是接下来骨穿的结果显示,我真的得了白血病。

就这样我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接受化疗。最初,化疗效果很好,病情很快就控制住了。没想到,感染也来势汹汹,我肺部感染了。在肺部感染刚刚治好时,由于药物副作用的影响,我开始腹泻,一天腹泻十几次,有时甚至二十几次。长时间的腹泻,导致我身体内的微量元素失衡,造成胸腔腹腔大量积水,人想坐起来都不能,也不能躺,因为那样又会压迫心脏。

每天,我不能吃饭,也不能喝水,24小时不间断地用药,我甚至都没法睡觉。人整日里昏昏沉沉的,痛苦极了。就在这时,我的母亲接到了马明博先生打来的电话。在获知我的病情后,马哥对我妈说:“一方面积极治疗,一方面也要相信佛菩萨的慈悲,要坚信,有佛法就有方法。”

马哥的话,成为我们家强大的精神支柱。紧跟着,马哥抽出时间陪着我父母去了著名的禅宗祖庭——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在他的建议下,我父母为我做了两堂“普佛”,一是超度了过去历劫的冤亲债主,二是祈请佛菩萨加持我早日恢复健康。

在佛事结束后,我父母去拜访了柏林禅寺的方丈、我的皈依师明海大和尚。在了解了我一家人的焦虑后,明海大和尚送给我母亲一册《药师经》,叮嘱说:“让越越每天去诵这部经吧!要对佛菩萨有信心!”

这里还有个插曲。后来,听我父母说,他们和马哥从赵县回北京的路上,因为我病情加重,协和医院的医生打电话告诉我父母“越越病情加重了”。

我父母一下子心急火燎,我父亲慌得甚至都开不了车。马哥很平静,他对我父母说:“没关系,这说明佛菩萨调解冤亲债主起作用了。冤亲债主既然让她得了病,能轻易地放过她嘛?佛力加持,不仅加持越越,也在加持她的那些冤亲债主。尽管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但在解结之前,他们还是想折腾越越一下。所以,会有这个情况出现。你们放心吧。”

之后,我的病情虽然时有加重,但,奇迹真地在我身上发生了!

病情一天天的加重,医院下了几次病危通知,家里的亲戚都来看我,见后都摇头认为没有希望了。胸腔积水,一切抢救措施都用上了。无奈之下,我母亲求明海大和尚给予加持。上午,我母亲给明海大和尚打了一个电话,师父答应加持。中午,我的胸腔积水排出量竟达到7000毫升,下午我的主治大夫上班,跟我说:“越越,没有积水了。”

为方便输液,保护我的手臂血管,医生在我的右胳膊上扎了一个留置管。由于维持生命体征的营养液过于粘稠,我的留置管出现堵塞,这样只能换左胳膊重新扎。当时由于化疗,我左胳膊的血管已经很细,插管的护士很难找准位置。在护士来扎管之前,妈妈对我说:“护士来扎管时,不让家人在病房里,我先出去了。我和你爸爸在病房外边给你念佛,你自己就使劲地观想药师佛正用琉璃光照你吧。”说完,妈妈到病房外去了。

当时,我几乎是处在半昏迷的状态,因此,我靠我仅有的一点清醒意识,观想《药师经》中那幅蓝色的药师佛画像。使劲地想。没想到,出乎护士预料,送管用的粗大针头进去了,但留置管还是送不进去,怎么推也不行。

护士有些泄气,她在病床前搓着手对我说;“不行,我得拔针头了。”她低下头正准备拔针头时,突然惊奇地说:“奇怪了啊,留置管在自己往里进!”随后的X光片显示,留置管的位置非常好,直达锁骨下。比上次的位置还好,用的时间也短。

在经过5个多月治疗后,我出院回家静养。在这期间,我坚持每天诵一部《药师经》,并且在诵经前忏悔,诵经后发愿,为自己和所有被病苦折磨的人做回向。

重新回到医院接受后续治疗时,一切都很顺利。每次化疗时,我都在心中默念“南无药师琉璃光如来”,我祈请佛菩萨加持我,让化疗药在我身体内发挥最大的作用。

奇迹又出现了!

同样的化疗药物,在别人体内发挥作用7至14天,在我体内发挥作用竟达三周。这样一来,就让我拉长了化疗的间隔时间,为我的身体尽快恢复争取了时间。而我,除了在第一次治疗时输过血及血小板之外,在随后的治疗中,再也没有输过任何血制品,连“升白针”也没有打过。

虽然情况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和所有的白血病患者一样,我面临着骨髓移植这个问题。大量的白血病患者是经过移植才治愈的,当然,也有不到5%的极少数患者能通过化疗治愈。我会那样幸运吗。我不敢奢望。

在接受治疗之初,我的药物反应非常大,身体变得很弱。在寻找合适的骨髓配型者的过程中,又是一波三折,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配型者。后来,在我出院时,医生笑着告诉我:“越越,说真的,像你当时那个身体状态,就是找到合适的配型者,我们也不敢给你移植,风险太大!”然而,当时的我,却在内心里充满期待,希望早日找到骨髓配型者。

当时,为了让身体强壮些,以便接受骨髓移植,我一次次接受化疗。

2009年秋天,马哥出了本《愿力的奇迹》。他说要送给我妈妈一本。在和我妈妈见面时,马哥说:“你和越越重点看看这本书中‘愿力的奇迹’那一章。或许,会有奇迹发生。”这句话,把我妈妈逗乐了,她说:“但愿能托你的福出现个奇迹!”马哥说:“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要托就托佛菩萨的福。”

那期间,我父亲每隔几天就跑一趟医院,去询问有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型者。当时,家里人商量了,如果实在不好找,就让我哥哥为我做配型移植。之前,直系亲属都检验了一遍,亲人之中,我哥哥和我是半相合。然而,对于我家人的建议,主治医生认为半相合可以做,但是我的病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以暂时不用考虑移植。

一个月,医生看了看我最新的化验报告后,跟我父亲讲:“越越好了,不用做移植了。”

我父亲瞪大了眼睛,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拿着我的化验报告去找医院的其他血液专家。专家看了报告之后,也笑了,并对我父亲说:“你放心好了,你女儿真的好了,她可以不用做移植了。”

这个惊人的消息,让我呆住了!我热泪盈眶,激动地双手合十,感恩佛菩萨的加持!真的是有佛法就有办法,真的有“愿力的奇迹”!原来佛法所说的一切,真的真实不虚!

所有的亲友都在分享我的喜悦。当我静下心来时,我在思考,为什么我这样幸运?想来想去,我觉得是因为有佛法的力量!是因为有佛菩萨的慈悲!是因为我有信仰!是佛菩萨给了我加持与新生,当我感谢师父时,明海大和尚说:“感谢活菩萨吧。”他让我感谢那些救我于生死一线的协和医护人员,我想他们就是师父说的活菩萨。

因此,我愿意把这段经历写下来:一是给所有生重病的人们鼓鼓劲——即使你没有信仰,也可以借鉴一下我的经历,从中找到精神的支柱;二是用这些文字来感恩所有祝福过我的人,感恩那些看不见但真实存在着的佛菩萨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