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高僧古月禅师成就记

佛弟子文库   发布时间:2016/11/26

一代高僧古月禅师成就记

本典故系根据带古月禅师去出家的同参达本法师亲自宣说的。由达本法师付与中天寺开山住持荣宗老和尚,即由荣老付给笔者。如今,提供给大家作为参考如下:

禅师俗姓朱,名救官,出家法号古月,字圆朗。清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闽清县。救官自幼家庭贫苦,十四岁即开始学做裁缝,因他愚钝无智,到了十八岁,却连一件衣服也缝不成。是时,有位年轻人(即后来的达本法师)是裁缝店之故旧,他对老板说:“人生无常,我想去鼓山涌泉寺出家修行。”

老板一听便说:“你如果要去出家,我店里这个饭桶顺便给我带去,我做几套衣服跟他结缘,朱救官学做裁缝四年,连一件衣服都无法缝成,他将来在社会上怎么生活?请你做个好心,带他去出家修行吧!”

有位同参陪伴,年轻人当然是喜出望外,于是便带朱救官同往鼓山去出家为僧。他们俩来到涌泉寺客堂,向知客师说明来意。知客师看见达本年轻英俊,遂答应收他为徒,给他担任书记师。

达本说:“师父!这位朱居士也要出家,敬请师父为他剃度。”

知客师说:“这个我不要,看他相貌便知道是愚笨人。”

达本说:“我们一同而来,必须一同出家,否则,要到别处去求剃度。”

师父听到这话,心里非常着急,害怕失去达本这位英俊人才。于是便说:“好吧!”遂勉强给他剃度,法名古月,即派遣他到大寮去烧火煮饭。

这个任务却不简单,据悉当时一大鼎饭可以五百人吃,其煮饭的大灶分为四个门,而且四门的火都要平均,古月哪里会有这种功夫?他便把东边灶门的火烧得大炎,而西边灶门里却没火种;南边灶门里的火烧得大热,而北边灶门里连火种也没有,结果便煮成“三宝饭”——上面黄的,中间白的,下面是黑的。

饭头师报告说:“这个人我不要!”常住便叫古月去挑水浇菜。当时涌泉寺住众很多,菜园也很大,也有很多人在挑水,一个追赶一个,如果动作不快,后面就有人赶来,在工作急忙之际,难免把水乱倒乱泼,无意中便有一些菜苗被水冲死。

菜头师看了说:“这个人连挑水浇菜也不会,我不要他了!”

在大丛林寺庙里,管理山林花木的人称为园头,该寺园头师特别可怜古月,想再给他一次机会,不然就会被迁单(开除)。

于是,就派他去园里砍除杂草。可是,古月杂草和花木均分不清,杂草不除,却一刀把宝贵的花木砍掉。园头师无奈,又不要他。这时寺众议论纷纷,大家都说:“全世界最愚笨的人莫过如此!”古代丛林住众,如果不担领一种职务,就会被迁单的,赶出寺外,不得挂单。

当时,有一位苦行僧理珠老和尚行脚来到鼓山,即在涌泉寺附近之石岩下修苦行,他时常听到僧众说古月师的愚笨。有一天,老修行者便去对古月师说:“同参道友啊!你知道吗?丛林的饭是很不好吃的,不向常住领个职务,就会被迁单。你不如来跟我住在一起修行,我教你修学佛法,每个月我带你下山去福州城,向施主化缘一、二斗米回来吃就可以了,我想这样是很好修行的。”

被寺众绰号为愚笨和尚的古月师,此时正在走投无路,当然求之不得。于是,古月师便和理珠老和尚同住于石岩下修精进苦行。

老修行教导古月师说:“古月!你双脚立正,双手合掌,观想阿弥陀佛在你的面前,你站在佛前身心清净,向佛恭敬礼拜,身拜佛,口念‘阿弥陀佛’圣号,就这样念佛拜佛,不要分别白天夜晚,如果感觉身体疲倦、相当累时,就坐下来休息,打瞌睡一会。醒来,继续念佛和拜佛,不分日夜。”

一、放大光明 祈雨治病

古月禅师日夜精修苦行数年后,他的智慧逐渐开朗。于是,理珠老和尚即教他受持大悲咒,并且加持法水结缘。后来,老修行圆寂,他更精进不息,没有饭吃的时候,才下山化缘米。十多年过后,古月仍然不分日夜地念佛、拜佛与持咒。

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古月禅师三十一岁,依涌泉寺净空和尚受具足戒。圆戒后仍回石岩中修精进苦行。

后来有一天,鼓山下有一位老人,因为天气炎热,晚饭后他就在屋前乘凉,面向山上。到了晚上九点多钟,忽然看见山上火焰冲天,而且整个山头都被火烧红。老人以为山上的涌泉寺已被大火烧毁。

次日寺僧下山购物,老人即问道:“昨天晚上怎样,你们寺庙被火烧了吗?”

寺僧说:“没有!”

老人说:“那就奇怪了,我明明看见大火冲天,为什么没有呢?”

当日晚上,老人又看见火焰冲天,连续注意数个晚上,仍然火光冲天,遂引起老人之好奇,他即上山一探究竟,原来是古月禅师修行之处在放光明。

老人便将放光这件事告诉大家,从此就有一批人上山皈依古月禅师,也有病人去求法水喝,都能获得痊愈。因此,上山皈依他的信徒越来越多。

当年,福建发生大旱灾,许多大寺院都联合举行祈雨大法会,也许是众生业力的关系,大家却求不到雨。是时,古月禅师的信徒向大家建议说:“请我师父来求雨,可能会下大雨。”

民众不以为然地说:“这么多大和尚、大法师都求不到雨,你们以为那个愚笨和尚,还比这么多大法师有修行吗?”

旱灾一天比一天严重,没有雨水,大家都受不了了。「好吧!大家不信任我们师父,我们就自己去请师父来求雨,如果求不到雨,是大家求不到的,也无关系!若真的被师父求到雨,那就好了!」古月禅师的信徒作此决定后。遂在福州城广场设置香案,恭请古月禅师求雨。

古月禅师不会念经,他只是手拿一根檀香木,向空中祈祷说:“天公啊!很久不下雨了,民众缺乏雨水,非常困苦,祈望能下甘露,救济百姓。”说完就把檀香木插在香炉中。

大家看见香炉中发出一道烟,直直升上天空,在虚空中即刻变成为乌云,民众欢天喜地说:“快要下大雨了,赶快回家吧!”有人还在半路上,大雨即倾盆而下。由于这次求雨的灵验,有不少民众去皈依古月禅师。

二、神通医病 省长皈依

清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冬天,福建省长萨镇斌的母亲身染重病,中西医药均无法救治。当时,省长的姑母是古月禅师的皈依弟子,她建议侄儿去向古月师父求法水,治疗他母亲的病,他却不接受。经过数天,姑母又去看他母亲,病情仍然悲观。于是又建议侄儿去求法水,还是不听信。十多天后,病情更加严重,中西医师都诊断为绝症,无药可医,就等着死了。

是时,姑母再三恳求侄儿萨镇斌说:“为人儿子,要最后尽一点孝心,去向师父求法水给母亲喝,也没什么害处,说不定会从此痊愈呢!”

萨镇斌听了之后,不得已即派他弟弟去鼓山请古月禅师来萨家,为他母亲消灾祛病。是日,省长之弟坐轿来到涌泉寺,要请古月师父到萨家去为萨老夫人消灾。知客师和住持以及全寺大众都莫名其妙,为何不请寺里的高僧大德,却要请这个出名愚笨的和尚去消灾呢?

知客师和住持妙莲老和尚,即带他到古月禅师修苦行的石岩下。住持向他说:“省长的母亲萨老夫人病危,要请你去他家消灾祛病。”

古月禅师在礼佛,他向萨先生说:“好!好!你先走,我等一下就去。”于是,萨先生就先回家了。

住持妙莲老和尚特别向他叮咛说:“古月!今天是省长派他弟弟来请你去萨家为老夫人消灾的,你一定要赶快去啦!”

他说:“好,我立刻就去!”

但却看见他和平时一样,拜佛完毕后便在佛前静坐,连动也不动。

妙老说:“糊涂就是糊涂,这么重要的事,他还在那边静坐,赶快去啊!”可是,任凭人家怎么叫,他也不回应。好吧!管他怎么样,反正要请的也不是我,大家便回到涌泉寺。

老和尚回到方丈室后,唯恐古月禅师不去萨家,即派知客师再去催促他,看到他还是坐着不动。知客师催促地说:“古月师啊!妙老和尚为你着急了,还不赶快去!”仍然无动静,知客师只好回禀住持。半个小时过后,妙老又叫知客师去催促,他还是静坐。中午,知客师又去看他,照常未移动。

省长的姑母在家里等着师父,到了十一点二十分,她忽然看见古月师父来到,很高兴地恭请师父进入厅堂,谨向他说明老夫人的病况。古月禅师叫她取一杯水来,便在厅堂念大悲咒七遍,恭敬的向观音菩萨祷告说:“今有萨老夫人身染重病,敬请菩萨慈悲加持,赐予甘露法水,使她饮后,业障消除,身无病苦,全家都能信仰佛教,发扬佛法。”

即以法水送给老夫人喝,不到一分钟,萨老夫人的绝症重病,竟然立即痊愈了。

古月禅师说他要回山岩,省长姑母即恭送他出了大门回山。

到了中午十二点钟,萨镇斌下班回家吃饭,姑母看他回来,急忙跑到门口要向他报喜,萨镇斌大惊失色,以为母亲逝世了,即问:“怎么样,死了吗?”

姑母说:“不是啦!病好了。”

“怎么好了呢?”萨镇斌非常惊疑地问道。

姑母说:“因为古月师父来求法水给老夫人喝,她的病立即就好了。”

省长说:“那就奇了,中西医师均诊断为绝症,无药可医,为何水能治病?”他急忙跑去看母亲,果然痊愈了。中西医师听说后都来诊断,证明老夫人的病确实好了。到底怎么好了呢?许多医师都在怀疑这件事——说是喝水好的。

老夫人的杯中尚有剩下的半杯法水,医师们闻了此水,却是无味无色,就拿了此水去化验,也没有什么特殊成分,水能治病,实在是不可思议啊!

且说省长之弟在涌泉寺,十一点钟坐轿下山,却在下午两点多钟才回到家中,而古月禅师则在十一点二十分就到达萨家。知客师又看见他在佛前静坐不动,分明是在入定以神通分身来到萨家,为老夫人治病。

萨老夫人身染重病虽然好了,但其身体却非常地衰弱,需要静养身心,等到身体逐渐复原之时,已经是年底了。有一天,老夫人便对儿子下命令说:“今天我的病会好,是古月师父救的命。你写信去鼓山涌泉寺,说新年的二月初八日,我要上山皈依古月师父,以报答他救命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都要去向师父顶礼。”

住持妙莲老和尚接到信后,立即命令常住为古月准备僧服——大红祖衣、罗汉鞋等。

二月初八日早上,老和尚即令知客师送僧服给古月禅师——他连罗汉鞋也没穿过。

稍晚,省长全家都来到涌泉寺,被接待到官客厅(大丛林的客厅分为官客厅和民客厅)。休息喝茶后,萨老夫人说要亲自到古月禅师的石岩下去拜谢恩师。于是,妙莲住持和知客师等,均陪伴省长全家到古月禅师修苦行的石岩下。

萨老夫人看见古月恩师便双膝跪下,合掌说:“感谢师父救命慈恩,今天我要向师父顶礼叩头一百零八拜,感谢慈恩!”就此顶礼拜谢。因为她身体胖,病又痊愈不久,体力尚未完全复原。她拜一拜时就很吃累了,拜第二拜时,便喘不过气来。妙老劝她说:“老夫人啊!你有心感谢师父就好了,不必礼拜。”她说:“不可以,一定要拜。”她第三次拜下去就站不起来了。

妙老说:“不要再拜,这样就好了!”她真的没办法拜了,就叫全家人替她礼拜古月禅师,她站在旁边叫号令说:“拜下,一拜,起来!二拜,起来!三拜……”一直拜到一百零八拜圆满,然后恭请古月禅师到大雄宝殿主持皈依佛、法、僧三宝和上供。

是日晚上,住持妙莲老和尚即召集大众开会说:“今天省长全家到本寺来皈依三宝,是本寺的荣幸。如今本寺大殿以及各殿堂,都已朽败不堪,老衲无此福德因缘整修。我想我退居,恭请古月师担任本寺住持,让他重修本寺大殿……”

大众听完妙老的话,都合掌赞成说:“妙哉!妙哉!太好了!”就这样决定请古月师当住持。

经过数日后,就把请帖送到萨家。内容说:“本寺住持妙莲老和尚退居,大众恭请古月禅师于光绪九年(公元1883年)四月初八日,出任鼓山涌泉寺第一百二十七代主持……”

福建省长全家皈依古月禅师这件事,成为福建地方的话题。当时,许多有钱人想要当个小官,却不容易。有人说:“现在机会来了,最近省长萨镇斌去鼓山皈依三宝,拜古月禅师为师,我们也去皈依古月师父,这样一来,我们跟省长是师兄弟,由此牵引拉个关系,要当一官半职就不困难了!”许多有钱人认为拜和尚为师这件事不算困难。于是,就有众多富翁去皈依古月禅师。

到了古月禅师晋山当住持——四月初八那天,萨省长和当地大富翁都来参加典礼。有位富翁说:“现在是我们古月师父当住持了,不能有这样朽败的大殿。”遂请省长为发起人,把大殿和所有殿堂全部重建——经过五年重建完成了所有殿堂的修复。

三、大牛求救 种福超脱

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秋天,雪峰崇圣寺住持是当年带古月禅师去鼓山出家的达本法师,他也学了妙老的退居妙法,来到涌泉寺向住持古月禅师说:“同参道友啊!恭喜你法缘殊胜,古刹重光。可是,你有今天的成就,是我当年带你来鼓山出家而来的。现在,我有困难要请求你帮助我。因为雪峰是涌泉寺的本山,如今本山崇圣寺大殿,年久失修,已经朽败不堪了。我请你来雪峰当住持,重建崇圣寺大殿,复兴本山道场。你一定要接受我的请求——帮助我!”

古月禅师说:“好吧!我去重建大殿,复兴本山。”即定于是年八月十六日早晨,由鼓山出发前往雪峰山崇圣寺。

是日,很多信众恭送古月禅师下山,当禅师走到半山腰时,有一头身体非常强壮的大牛,跪在路阶上向禅师叩头忏悔,而且不断地流着眼泪。

古月禅师向大牛说:“因果业报,毫厘不爽。你前世出家任佛寺当家师,管理寺务,供养僧众修行,本来是功德无量!可是你俗心未除,却把常住物带回俗家。因此,你死后堕落畜生道中为大牛,以苦力偿还盗三宝物之业债。如今,你后悔已经太迟了,但是你还有一点善根遇见我,否则你要当五百世大牛还业债。好吧!既然有缘相遇,我就指点你解脱牛身的办法,我要去雪峰崇圣寺当住持——重建大雄宝殿,你跟我去雪峰山,帮忙踏土酱(从前无水泥,以土为酱),这个福德给你种,等到大殿兴建完成,就是你的功德圆满,仗此福力,你就可以解脱牛身了。”

大牛拜谢后,便随着古月禅师来到雪峰本山崇圣寺。本山是大丛林,园林田地很宽。许多在耕种田地的出家众,看见新任住持带来一头大牛,非常高兴地说:“好了,有这头强壮大牛耕作田地,我们可以多种很多农作物。”就争着要把大牛牵去犁田,可是大牛却不肯走,打它,大牛却斜眼相看而且叫说:“莫喔!”意思是 “我不作”——因为古月禅师曾对大牛说:“踏土酱建大殿的工作给你做。”

只要有土要踏土酱,大牛即自动去踏,土酱踏好了,土匠说:“好了,不要再踏了。”它就去休息。土酱用完的时候,土匠对工人说:“去牵那头牛来踏土酱。” 大牛听到要踏土酱,就立刻自动跑去踏,不用人去牵它。然而,除了踏土酱建大殿的工作以外,大牛就不肯做其它工作。——古月禅师只叫它踏土酱而已!

三年后,崇圣寺大雄宝殿重建完成,有一天早晨,大牛到大殿前礼佛三拜,然后头向佛前,四足跪地而逝——就这样往生解脱牛身。

古月禅师重建本山道场后,又于光绪二十一年(公元1895年),重建象峰崇福寺大殿等。清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出任怡山西禅寺第五十九代住持并重建该寺。又到北峰重建林阳寺。古月禅师也因此而成为福建五大丛林(即鼓山涌泉寺、雪峰崇圣寺、象峰崇福寺、北峰林阳寺、以及怡山西禅寺)的住持。民国五年(公元1916年),古月禅师闭关于鼓山石岩旁之莲花亭。

民国八年(公元1919年),年已七十七岁的古月禅师自知世寿无多,他回到家乡,修法三昼夜,超度父母先祖往生极乐净土佛国,事毕即回鼓山。八月二十五日,古月禅师让弟子们搬柴垒堆,跏趺禅定于柴堆之上,直到中午,睁眼问弟子们有何要求,众弟子跪地默泣,无人应答。古月禅师遂闭眼念佛入定,顷刻间体内发出三昧真火自行焚化,一道白色强光直入云霄,光约三刻。古月禅师圆寂于鼓山涌泉寺莲花亭,世寿七十七岁,僧腊五十八年,戒腊四十七年。

古月禅师灵塔

今福州市北郊赤桥正心寺内供奉有古月禅师的一幅遗像,观其形象,平凡朴拙,貌不惊人,然其一生致力于清修实证,终生行于山野,隐修证道,重建伽蓝,从未涉足繁华城市,且无只字著述遗世。

古月禅师是闽省历代少见的修行有成的高僧,被称誉为中国九大禅寺方丈之一,与东渡日本之鉴真大和尚齐名。古月禅师一生致力于重兴闽省丛林,并宣扬佛教真理,他弘扬佛法的风格“有互显权实之用,以不着文字为宗”,他崇修行而不念名利虚荣、务实际而不重虚文显饰,因而他一生的功绩,凭藉老一辈信众口中的传说而流传。

清同治五年(公元1866年),年方二十七岁的德清和尚---即后来大名鼎鼎的虚云老和尚---在鼓山涌泉寺修行期间,时常向古月禅师请教,《虚云和尚年谱》记载道:“时山中有古月禅师,为众中苦行第一。时与深谈,既而自思。……古德苦行。有如此者,我何人斯,敢弗效法?乃辞去职事,尽散衣物,仅一衲、一裤、一履、一蓑衣、一蒲团,复向后山中作岩洞生活。”年青时的虚云和尚深受古月禅师注重清修实践的影响而成为一代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