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弟子文库

爱女的离世,让我扔掉「铁饭碗」,捧起「金饭碗」

2020/09/13  繁体字  大字体  护眼色

爱女的离世,让我扔掉「铁饭碗」,捧起「金饭碗」

回想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从小到大几乎都生活在顺境之中:自小受父母宠爱;考上国家重点大学;分配到大型国有企业工作;顺理成章地结婚生子;从基层奋斗到政府机关,日常过着吃喝玩乐的日子。

或许,没有女儿的离世,我会和大多数人一样,把追名逐利作为生活的目标,自鸣得意地以为这就是人生应该追求的幸福生活。

晴天霹雳 ,爱女患癌

二〇〇六年五月的一天,年仅十四岁的女儿突然被查出患了骨癌。这是一种极为恶性的不治之症,医生说最多也就一年的生存时间。

我们对这种疾病从未听说过,犹如晴天霹雳,顿时惊呆了。这样的厄运怎么会降临到我们身上呢?我们唯一的孩子——她是那么地聪明、漂亮、可爱、成绩优秀。

一时间,无奈、无助、不平、不公、挫折、失望等等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仿佛天真的是塌下来了,直接粉碎了原来其乐融融的小家庭。

从此,怀着对孩子无限的爱和不甘放弃之心,我和丈夫不断地带着她四处求医,总是希望奇迹能够出现,让如花朵般的孩子过上她正常的学习生活。

几年间,我们一家三口,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去过;偏僻的小镇也去过;找过西医、中医,乃至道医、神医;做过手术、化疗;用过民间偏方。只要是听人说可以治这种病,就抱着一线希望赶去。然而每换一种治疗方式,刚开始似乎都有效果,可是过段时间又会复发。

作为母亲的我,却真是流干了眼泪,还得在她面前强装笑颜,总想鼓励孩子度过这种种难关。但是,孩子面对这样的灾难却表现地很乖、很听话,也很少悲伤。

二〇一〇年初,复查时医生告知我们,癌细胞已经转移扩散至肺部,十分严重。很快,她就开始全身浮肿,疼痛相伴。看着被病痛折磨得十分瘦弱、整日呻吟的孩子,我们真是心如刀绞,不知路在何方。绝望至极时,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间地狱吧!

绝处逢生 ,遇佛求救

有一天,我看见女儿一个人在床上边拜边念地藏王菩萨圣号。她告诉我说,这是别人教的,每次疼痛时,只要拜佛、念佛后就会好转。于是,我们去寺院请了尊地藏王菩萨像回家。

没过多久,有位朋友发来一个网址,让我看看上面的日记。看过一篇学佛打七日记后,我仿佛突然间了知到还真有佛菩萨存在,可以救度我们这些苦难的人,顿时忍不住放声大哭!

之后马上查去哪里可以打七,结果发现很远,还是外省的一个城郊寺院。我十分犹豫,担心她经受不了长途跋涉的颠簸,但没想到女儿一听说这事就要求带她去。我决定在地藏王菩萨前抓阄,三次结果都是可以前往。

打七期间,女儿虽然身体很弱,却尽最大努力坚持待在佛堂里诵经、拜佛、念佛。回到家中后,她的身体不再疼痛,生活恢复自理,有时还骑自行车替家里买菜。

看到这种神奇的变化,对此十分抵触的丈夫感到很好奇,也开始关注我们的举动,紧接着也去打了佛七。仿佛是绝处逢生,为了救孩子,从此,我们一家三口天天坚持诵经、拜佛。孩子也时常督促我们早起做功课,还要我们多去放生。

尽管当时我们还没有机缘读到净土经典,但是打七期间的听闻,以及孩子所发生的好转变化,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佛力的不可思议。

想到将来孩子真要离世,兴许可以去西方极乐世界这样一个无有众苦、但受诸乐的地方,从此不再受苦受难了。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只有相信有阿弥陀佛、有极乐世界存在,以此作为最后的寄托。因而时常和孩子谈起极乐世界的美妙、令人神往之处。

孩子也坚定地表示,她对这个世间一点都不留恋,即使她能长大成人,今后也不愿结婚生子。她说这几年坚持活着都是为了父母,怕父母受不了失子之痛,其实她早就不想待在这个世间受苦,十分愿意去西方极乐世界。

她把念佛机时刻放在身边,提醒自己不忘念佛求生净土。还把长辈们送给她的金银小礼品都拿出来供佛、供僧,把自己的压岁钱全部用于放生。

有一天,我无意间在电脑里看到了她留给大家的一封信,信的开头是“当你们看到这封信时,或许我已经离开人间……”在信中,她感恩所有曾帮助和关心过自己的人,表达了期望大家都能学佛的心愿。还说,如果亲人们都能学佛,就是对她最好的想念。

当时看到这封信时,我就意识到这是孩子提前写好的遗言。但看着状态不错的女儿,并没太在意,也没告诉任何人,心中依然存有或许她会逐步康复的想法。

预知时至,安然往生

自打佛七回家后,女儿的身体就再也没有疼痛过,只是有些浮肿。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五日,她要求去医院消消肿。住院期间,我们趁机带她拍片检查一下。当时检查的医生感到十分惊讶,说这孩子的病这么严重,居然还能如此活着,生命力太强了,同时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

当时,尽管很难过,但由于听惯了医生的危言耸听,也没太紧张。我请求医生,孩子是学佛的,如果万一有不测离世,能否允许我们在医院为她助念。医生说,本来是不允许的,但同意我们到时悄悄为她助念。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女儿平静地告诉我们,她已经放下一切,主要是放下父母了,因为之前一直担心父母。她还为我们抄写了好多佛经祈福。平时不愿意洗澡的孩子在当天主动要求洗澡,晚上吃了一碗面条,临睡前恳请我们次日一定要送她回医院去。

毫无经验的我们没有意识到,她在暗示想离开了。

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又回到医院。当时她住单人间,条件很好,也很安静。到了晚上,她要我们回家休息,只让医院的护工陪护她。

没想到,女儿就在夜里凌晨两点左右,于睡梦中往生了!

我们赶到医院时,看见女儿侧卧睡着,很安详的样子,仿佛还在梦乡里。于是马上为她助念,劝她一定要不忘自己的愿望,一定要跟阿弥陀佛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那里等着我们。

一些佛友和出家师父也参加了助念,从两点到十点多,助念了八小时左右。女儿面色越来越好,头顶温热。

在女儿生病期间,每每想到一旦哪天她离我们而去,自己会怎样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哭得死去活来。然而,佛力加持真的不可思议。在整个助念过程中,我和丈夫两人都很平静,心中没有悲伤,仿佛真的是在护送孩子回到那快乐无极的妙好世界,再也没有苦难了。

孩子往生三天后,她的遗容比生前还好看,面色洁白如玉,嘴唇红润似花,烧出的骨灰也十分洁白。面对前来的亲人、朋友和同事,我们向他们讲述了孩子的愿望及她离世时的安详,希望大家不要伤心,也希望大家能相信佛法。看到本该最悲痛的我们反而去安慰大家,我的父母和侄子后来也开始学习佛法。

后来每当有人问起,我都会告诉他们——孩子去了好地方。

她从此解脱了!

度我学佛,归心净土

女儿的往生也给我很多启示:

她年仅十几岁,就能放下自己的身心、财物,放下爱自己和自己所爱的父母、亲人、朋友以及同学,一心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最大的遗愿是大家能够学佛,临终又那么洒脱安然地离去,让我们一点也不伤悲反而有些欣慰;

这一切,极大地震撼了我们,才让我们夫妻二人真正相信佛法。

从那以后,尽管有人劝我们再生一个,或者出国旅游,但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了。我甚至辞掉了被世人视为“铁饭碗”的好工作,来到东林祖庭,一心学习佛法。

在我心中,女儿就像是佛菩萨的化现,来引领我们走向最终的解脱!她为我们展现了人世间的极端无常,让我们体会到生老病死、爱别离的锥心之痛。

在这个世间,多数人都追求物质享受,但是到头来却会发现无论是金钱、地位、高科技还是至亲之人等,一切都依靠不上、救不了自己,唯有大慈大悲的佛菩萨才能真正救度我们!

现在,女儿往生已快十年,我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唯有这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万德洪名才是真正值得捧起的“金饭碗”!

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佛、念佛,紧紧靠着三宝,拉着阿弥陀佛的手,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唯此才能彻底解决我们的苦难!

文库首页全部栏目随机文章
佛教故事文章列表

一句名号成佛有余,何况世间的福德利益

南无阿弥陀佛六字洪名,由弥陀悲智愿心称性缘起,乃法...

「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如何理解

问: 《坛经》中说: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如何...

怎么才称得上「真佛子」

舍利弗尊者本来是认为三乘法门各走其道,彼此不能相通...

为什么十方世界难与极乐世界相媲美

问: 为什么说十方世界的庄严都无法与极乐世界的庄严...

群牛喻人

佛陀在罗阅祇国的竹林精舍时,有一天接受居士的祈请,...

雾霾——净业行人的欣厌剂

在过去的三五年里,整个中国大地基本都笼罩在雾霾的阴...

对六字洪名系念不止,一定能生弥陀净土

你只要对六字洪名系念不止,一定会生到阿弥陀佛的净土...

静蔼法师示身不净往生西方

静蔼。俗姓郑,河南荥阳人,少年时到寺院游玩,看到描...

四念处观

佛陀刚成道证果时,独自在优楼频螺聚落尼连河边的菩提...

让目标看得见

这是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几十年前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

将挑剔转为善用

在一个小小的同学聚会上,有个漂亮女孩在喋喋不休地诉...

哪一宗最好

有一天,法启禅师听到几个小沙弥在讨论佛教宗派的问题...

直指此心,佛性正是你心

初参禅人,警他用心曰:我没有看到一个什么心,在哪里...

布施的人才是受益的人

种布施的善因,才能够得到富裕的福报。从因果规律来分...

未来比过去更美好

江苏江都人,为禅门临济宗第48代传人。12岁于宜兴大觉...

世人不知在心上求福田

堪舆家言,何可为准。若如所说,则富贵之人,永远富贵...

念一句佛菩萨名号,功德无量

何以故,诸佛具足万德庄严,诸菩萨六波罗蜜以度无量众...

保持正念去面对一切

佛在世的时候,印度的西面有一个偏僻的民族叫卢舍那,...

刚念佛不久的人没助念,能往生西方吗

念佛是长是久,各人因缘善根有差异。但无论他念佛时间...

不说最后一句话

有位高傲的富婆,在一家非常昂贵的餐厅里,一直抱怨这...

圣严法师《我要活下去》

有一位退休的政要向我表示,他这一生辉煌时代已经过去...

倓虚大师的出家因缘

一九一七年,我四十三岁,在营口开药铺,每天除看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