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因达果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0/07/20

梁武帝很相信志公禅师,而其他一般人也很相信他,不论是什么场合,生小孩、亲友死亡、结婚、丧礼等,都要请志公禅师去念经。有一次,一位富人请志公禅师去为他女儿的婚礼诵经,并请他在婚礼中讲几句吉祥话,令婚姻顺利。志公禅师到了那儿,一见新郎和新娘,便说:

古古怪,怪怪古,孙孙娶祖母;

女食母之肉,子打父皮鼓;

猪羊炕上坐,六亲锅里煮;

众人来贺喜,我看真是苦。

古古怪,怪怪古,孙孙娶祖母:意思是这种情形从来没有过,这是一件很不寻常、奇怪的事,孙子竟然娶祖母!在世界上,人人互为夫妻,互为父子,互为母女。如果你不知道过去生中的因缘,就不了解为什么你过去的祖父,今生来和你结婚?或者你的祖母,又托生作为你的女儿?这一切都是不一定的。

这个「孙子娶祖母」,就是在祖母死之前,她告诉家人:「我的儿子已娶,有他自己的儿女;而我的女儿亦嫁,我已不再担忧他们了。但是我的小孙子,将来谁来照顾他?他将来的太太会对他好吗?我实在不得不担忧他。」

就这样,这个祖母用一只手拉着她孙子的手说:「你这么样子啊,我才挂着你;我死了,眼睛也不闭。」眼不闭,也还是死了,她就这么不闭眼地死了。到阎罗王那儿,还要求要照顾她孙子:「这是我的孙子,我看没有人照顾他。啊!我最挂着他。」阎罗王说:「好了,那你就回去照顾他啦!」于是即刻又让她来托生;长大了之后,就给她孙子做太太。所以这叫「孙孙娶祖母」,这个祖母放不下孙子,回来就给孙子做太太;你说这是古古怪、怪怪古?或不是古古怪、怪怪古呢?

志公禅师为什么知道?他有五眼六通,一看这新媳妇,原来就是新郎的祖母,就因为有这么一念放不下,所以又回来给孙子做太太。

志公禅师又向人群里看,有一个小女孩子拿着一块肉在吃。他又说了,女食母之肉。这个女孩吃的这一块肉,原来就是她的母亲转生做羊,现在这只羊被杀了,她拿这羊肉来吃。

又向鼓乐棚看,奏音乐的鼓乐手在那儿打鼓。他又说,子打父皮鼓。这一个鼓乐手打的鼓,正是他父亲做了驴,驴皮被剥起来,做的一面鼓。

又往炕上看一看,啊!猪羊炕上坐。这些是他们以前所吃的猪羊,现在都转生做人,和他们做亲戚、做朋友,所以都来在这个家的客厅里边坐着。

六亲锅里煮。你看他自己父党之亲、母党之亲、兄党之亲、弟党之亲,所有的亲戚朋友,因为以前吃猪肉、羊肉,现在都变成猪羊,又被他们杀了,放在锅里来煮。

众人来贺喜。大家来到这里,看他娶新媳妇了,都说:「恭喜你啊!」这个来恭喜,那个也来恭喜。这样子,我看真是苦。我看这种的情形,就是造业;造业,就是苦的意思。

由志公禅师来看破了这家庭的因果。这一个家庭是这样,那么其馀的家庭,又怎么知道不是这样呢?所以修道人要小心,在种因上不小心,结果上就要认帐了。

那么人为什么做人?我们做人,就是来还债的。还什么债?还轮回的债、还世间的因果债。你还这个债,就能了这个债;你不还这个债,债就不能了。也就好像什么呢?好像我们欠人的钱,就还人的钱;不还,债就不能了了。人在世间上,也就这样的。

我又想起来一个公案。有个家庭养了一只驴,就天天用它来拉磨。磨坊的主人嫌驴走得慢,在磨坊里,天天拿着一把竹扫把打它,赶着这驴拉磨,叫它来为他做工。那么这一生完了,来生这只驴就转生做一个男人,打驴的人就转做一个女人,两人就结婚了。

结婚,你说怎样呢?这个男人一天到晚就打这个女人,无论拿起什么东西就打,或者吃饭的筷子拿起也打;一天到晚连打带骂,她做什么都不对。啊!打来打去,这一天这个女人遇到志公禅师来了,就说:「唉!我的丈夫不知道为什么天天都打我?您老修行是得五眼六通的,请看看我们这是什么因果,为什么他天天这么打我呢?」

志公禅师说:「喔!你们两个什么因果啊?你前生是个男人,在磨坊里头,用一只驴为你磨麵粉,你天天打这只驴。现在这只驴就转生做男人了;你啊,就是打驴那个人,现在做女人。你们两个结婚了,所以他天天打你,就因为你以前天天用扫把打这只驴。一只扫把是由几百条竹子做的,你现在要想解这个冤结,我教你一个方法。你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起来,就留一支用马尾织的拂尘,那个叫蝇甩子。他看没有其它东西可打的,就会拿拂尘打你;打完了,你就告诉他说,前生你是个赶驴拉磨的人,他前生就是那只驴,因为天天被你打,所以现在他也天天打你。那么他用马尾子织的拂尘打你,这个一下子就有几百条,所以他打你一顿,今天就把以往的债都还了。你对他说明白以后,他就不会打你了。」

她果然就把所有的物件都藏起了。她的男人回来,不由分说,就要打她;各处找东西都找不到,只找出一支马尾子,噼头盖脸就打。以前他打,这个女人就跑;这一次打,她就坐在那儿挨打,等他打够了,就问:「喂!我以前打你,你就跑;今天我打你,你怎么不跑?」

她说:「你不知道你打我是有前因后果的。今天宝志禅师来,我请教他,为什么你天天这么打我呢?他告诉我说,你前生是只驴,因为我叫你拉磨,天天打你;所以今生你投生做一个男人,我变成一个女人,两个人结婚,因此你天天要来打我。他教我把拂尘放在这儿,等着你来打我,叫我不要躲避;那么你今天打完了,我们俩的债就没有了,以后再不会打架。」这个男人一想:「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我现在不可以再打了,我今天若打她多了,来生她又要打我。」从此之后,两夫妇不再打架了。

由这一点看来,人世间谁和谁有缘,谁和谁没有缘,谁和谁是夫妇、父子、兄弟,这都在往昔有一种因果,所以今生才做这种眷属。我们若明白因果,就应该要改变因果,往好的做,不要往错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