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寺院清规大全

发布时间:2015/11/15

丛林寺院清规大全

一、何为丛林?

丛林,指僧众聚居的寺院,尤指禅宗寺院。过去,印度多在都城郊外选择幽静的林地,营建精舍,所以僧人所住的地方,就称之为丛林或兰若。经典中对“丛林”一语的解释颇多。据《禅林宝训音义》载:“丛林”二字系取其草木不乱生长之义。表示其中有规矩法度。

二、丛林清规的由来

丛林清规是僧众行、住、坐、卧生活之准则。印度僧尼以戒律为生活规范,我国僧团除戒律外,还制定其他若干约束僧尼言行的清规。我国的丛林规制形成于唐代,百丈怀海禅师根据中国国情和禅宗特点,制定了丛林清规,后人称为《百丈清规》。《百丈清规》的“清规”二字,有“清净规约”的意思。它是禅宗的丛林制度,也就是禅宗寺院组织的程序和寺僧日常行事的准则。元代元统三年(1335年),由朝廷命江西百丈山大智寿圣禅寺住持德辉禅师重编,金陵大龙翔集庆寺住持大诉校正,定名为《敕修百丈清规》,颁行全国,共同遵守。这些规定,一直在寺院中广为遵照执行。

三、丛林设置的“五大堂口”包括哪些?

近现代丛林,基本设置有五个部分,即所谓“五大堂口”,其中包括:

禅堂:禅堂是丛林的核心,专指坐禅的道场。

客堂:客堂为寺院日常工作的管理中心,负责对外的联络,宾客、居士、云游僧的接待,本寺院各堂口的协调,僧众的考勤和纪律,各殿堂的管理,以及寺院的消防、治安等。

库房:库房总管僧众生活和佛事的必需品,如粮食、物品、法器、香烛等,还管理山林、田庄,以及殿堂、房舍的修缮等。

大寮:大寮为寺院的生活区,负责供应僧众的斋饭,主要由斋堂和僧厨组成。

衣钵寮:衣钵寮是方丈和尚的事务机构,直接为方丈办事。

四、什么是戒腊?

腊所谓戒腊,就是受过具足戒的僧人,经过从阴历四月十五日到七月十五日的结夏安居后,受戒的年龄就算增长一岁,佛教称为“一腊”。通俗地讲,戒腊即是加入僧籍的年数,相当于在家人的工龄。戒腊最长的僧人称为“上座”,在丛林中备受尊敬,其发言常常有权威性。

五、寺院里设有哪些职务?

一般的寺院,都是由方丈和四大班首、八大执事所组成的。另外还有很多的侍者和其他负责人。近现代的寺院,基本设置五个部分,也就是五大堂口,每个堂口都设置相应的职务,委派相应僧人负责,通常情况下,这五大堂口都设有以下执事:

禅堂。

维那:禅堂的主要负责人。凡禅堂中有违犯清规者,他都有权予以惩罚。上殿时,维那掌管佛教仪式的起腔领念,以音声为佛事,有如佛教乐团的总指挥。

悦众:维那的副手,若维那不在,禅堂可由其代管。悦众在上殿时具体敲打乐器,配合唱念,并教初学参禅僧人的礼仪。悦众可设置数人。

知藏:熟悉佛教三藏典籍,主管和保护重要的经藏。相当于图书馆的馆长一样。

藏主:执掌经橱钥匙,定期晾晒经藏,负责佛教书籍的保管和借阅。相当于图书管理员。

参头:也称“禅头”,禅堂中参禅最久或最熟练者。他主要承担的是,为初学参禅的僧人做出示范和起到表率作用。

司水:每天早晨打洗脸水,准备早、中、晚的漱口水,出坡后的洗脚水等。

圊头:每天挑送净桶,冲洗厕所,更换洗手水,洗晒揩手帕等。

客堂。

知客:客堂的主要负责人,掌管全寺内外日常事务和接待僧俗客人事宜。其地位相似于办公室主任和接待处长。

照客:为客堂和知客办事,照料客人,打扫客房等。

寮元:云水堂的负责人,根据客堂安排,接待来寺院的云水僧。

僧值:由于这个职务原来未设专职,而是由僧众轮流值班,故名。主要职责是代方丈管理检查僧众威仪,相当于纠察一职。

殿主:大殿的管理人员。其职责是照管油灯、香烛,摆设供器、供品,清洁佛像、佛殿等。

香灯:殿堂的管理人员,与殿主职责相同。

钟头:负责敲钟的职务。

鼓头:负责击鼓的职务。

夜巡:负责夜间巡逻和打照板报时刻的职务。

门头:守护山门的职务。

书记:负责寺院的文秘工作。

库房。

临院:俗称当家师,既是库房的主管,也对寺院各堂口的工作进行督察。权力仅次于方丈。

都监:都监的序职在寺院中是最高的,他在禅堂的位次,坐在监院上首。他上辅住持,下助监院,一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管事。

副寺:监院的副手。指导库头们的工作,负责寺院的生活及佛事用品,并对财务进行监督。

库头:负责库房的管理工作。

庄主:俗称“下院当家”,凡寺院所属庄田的一切事务,都由庄主负责。

园头:经管寺院的菜园。

监收:主要负责购进实物的验收等。

大寮。

典座:大寮的主要负责人,寺院的生活总管。

饭头:负责煮粥做饭,随时掌握人众之去来,水米之增减。

贴案:负责做僧众的斋菜和佛殿的供菜。

菜头:负责厨房用菜,包括选菜、洗菜等。

水头:保证供应大寮做饭菜和烧茶等生活用水。

茶头:保证供应僧众每天的茶水。

火头:专管饭菜的炉灶,掌握火候。

磨头:负责寺院磨米等使用磨所做的事情。

行堂:在斋堂为进斋僧众铺碗筷、盛饭菜和添加饭菜,斋毕又收拾和清洗碗筷的事务。

衣钵寮。

衣钵:是方丈和尚的直接助手,负责收发信件和草拟文书等。还可代替方丈接见来访者。

烧香:侍者寮的负责人。凡方丈说法,主持佛事,出位拈香、礼拜、上堂、上供时,均由烧香高捧香炉,走在方丈前面。

记录:主要为方丈写法语,传戒时写请启,为各种佛事写疏文等。

汤药:负责在方丈生病时煎汤熬药,故名“汤药”。也是方丈小灶和上客堂的厨师。

请客:有人会见方丈,先由他禀报衣钵或方丈;方丈或衣钵有指示,也由他向外传达。

圣僧:负责照料方丈的穿衣,饭后漱口,为方丈背行囊等。在佛教仪式中,当为方丈传炉、开具等。是方丈的侍者。

行者:在方丈厨房烧饭烹茶及干杂活的僧人。

僧人注重的是内心的修行,他考虑的是在修行中取得最大的成就而不是职务的高低。六祖慧能做过行者,负责舂米;寒山与拾得做过烧火僧。这些职务只是出于寺院管理的需要而设置的。

六、僧人的职务是根据什么分配的?

寺院繁杂的日常事务,都是由执事来办理。这些执事,有列职与序职之分。列职相当于职务,侧重按办事能力和工作需要列其职别;序职相似于职称,侧重按出家资历和修持功夫定其位次。

列职和序职又可分为东序和西序,其原来的意图可能是:东为主位,西为宾位,故将直接为住持工作的丛林执事待以主礼,列在东序;将辅助住持工作的执事待以宾礼,列在西序。具体的分法如下:

序职分为:

西序——座元、首座、西堂、后堂、堂主、书记、藏主、僧值、知藏、知客、参头、司水;

东序——维那、悦众、祖侍、烧香、记录、衣钵、汤药、侍者、清众、知客、行者、香灯;

列职分为:

东序——都监、监院、副寺、库司、监收、庄主、磨头、寮头、殿主、钟头、鼓头、夜巡;

西序——典座、贴案、饭头、菜头、水头、火头、茶头、行堂、门头、园头、圊头、照客。

僧人序职的高低与其戒腊的长短一般是互为关联的。同时,序职的授予是在佛教修持的实践中获得的。修持成就越大,序职越高。一般说来,只有住在云水堂的僧人没有序职。他们在别的寺院可能有序职,但是,到了一座新的寺院,原有的序职却不予承认。另一方面,在本寺的序职相对是永久性的。比如,一位烧香,出外参学二十年后回到本寺院,仍给他保留着烧香的序职。

列职一般比序职后获得。在受了戒的僧人中,起初大多充任寺院的下役工作。由于其工作实在是一种苦行的原因,故被称为“行单”。这些人包括在云水堂、厨房、磨房、菜园做苦力的僧众。行单至少在禅堂修满一期后方可任职。列职的变动很大,有时任期只有半年,并可随缺随补。当任期结束,每位执事都得辞职,但他辞去的是列职而非序职。序职仍旧保存,或者随着新列职的授予,序职也相应升迁。

丛林的每位僧人,都有各自的序职和列职。序职为“四大班首”的,其列职可能是都监、监院或副寺;序职为书记的,其列职多半为“五大堂口”的负责人;序职为烧香的,列职一般为库头、监收等。

七、僧人如何退职?

僧人的退职,也就是俗世的辞职。每年的正月初八,丛林的八大执事都一齐到方丈向大和尚顶礼,说明本期任职已满,请求更换,特来退职。大和尚回答:“退职不过是老祖遗规,师父们办事历练老成,依旧发心吧!请回。”然后,五大堂口的执事们又分别对管他们的维那、知客、监院、典座、衣钵顶礼,说明本期任职已满,请求更换,特来退职。五大堂口的首领们大致都说:“退职不过是常住遗规,恐师父们嫌辛苦,暂且公务数天,慢慢计议,有人再换。现在还是继续发心吧。”

八、什么叫圆职?

寺院的圆职,类似于俗世的表彰大会。每年的正月十二,方丈和尚举行茶会,请丛林的八大执事及序职在书记以上的执事参加。对他们在本任期内的成绩给予表彰,希望他们在新请职之前继续代职。并要他们转告所管堂口的其他执事也继续代职。

九、僧人如何请职?

所谓“请职”,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每年一次的“聘任”僧人担任职事的仪式。有的寺院每年正月十五和七月十五进行两次请职。现在大部分寺院都是每年一次 “请职”,有的寺院考虑新年期间活动繁忙,不易交接更替,就放在七月十五日,即佛教夏季“安夏”后,寺院内活动相对少一些的时候进行请职。

请职那天,有一系列庄重的仪式。早斋时,斋堂门口即挂出方丈手谕的“请职”牌示。僧众斋毕回禅堂,序板响过两阵,维那便带领僧众到客堂。维那与知客见礼后问:“知客师敲动祖师犍椎有何胜因?”知客回答说:“大众师慈悲,请师父们到客堂非为别事,大和尚与师父们请了职。与师父们道喜!”于是,知客将方丈和尚送来的“请职”牌示宣读了一遍。并由知客执牌,带领新请职师们去回复方丈。

大家向方丈顶礼后,方丈说:“把师父们大材小用了。”随后,新请职师回禅堂等待送位(正式宣布)。若新请职师中有班首,由方丈送位;若没有班首,则由知客、维那送位。知客送西序,维那送东序。送位毕,同礼一拜。新请职师上方丈谢职。

午斋,在斋堂送位。若新请职师中有班首,由方丈送位,其余则由知客送西序位,僧值送东序位。两边知客高呼:“书记师、藏主师、知藏师、参头师、知檀师、知浴师送位!”东边僧值高呼:“悦众师、烧香师、记录师、书状师、侍者师送位!”知客又呼:“引请职师出位,展具顶礼和尚三拜!”敲引磬、接云板、归位、用斋。

晚课,在大殿送位。晚课后,知客师领新请职师巡寮,对前任执事师示敬。巡寮毕,序板三通,寺院大众诸师向新请职师道喜。请职仪式结束。

十、僧人职务的升迁

僧人职务的升迁,主要依据僧人的修行、戒腊和工作成绩。在请职前,方丈召集丛林的四大班首、八大执事等出席“议职”会议。由方丈提出升至书记以上的升序者名单,由监院、知客等提出升至书记以下的升序者名单,由维那提出住禅堂坐禅僧人名单。任何出席者都可以对所有升序名单提出异议,不发言即表示默认。

在议职以后,知客将所任命的序职及列职都登入号簿,包括每一常住僧人的法名、籍贯、年龄、剃度师名、剃度地点及时间、受戒寺院及戒腊等。所有这些,以后都要记入《万年簿》中,这也是寺院的一件大事。

丛林各执事不是每期都能升序。一般地讲,低给执事要重任一两期、高级执事要重任两期以上才能升序。若执事把工作搞得很糟,或犯了寺规,他便只好以主动离寺为自罚,否则由监院、都监甚至方丈亲自命其离开寺院。

关于升职的具体的做法,在一些小说、电影、电视中也有体现。如《水浒传》第六回,讲到鲁智深由五台山文殊院智真长老推荐到开封大相国寺后,鲁智深对大相国寺方丈智清长老说,要讨个“都监、监院”做做。相国寺的首座、知客就对鲁智深说道:“僧门中职事人员,各有头项;且如小僧做个知客,只理会管待往来客官僧众。至如维那、侍者、书记、首座,这都是清职,不容易做得。都监、监院、提点、院主,这个都是掌管常住财物。你才到的清众,怎便得到上等职事。还有那管藏的,唤作藏主;管殿的,唤作殿主;管阁的,唤作阁主;管化缘的,唤作缘主;管浴堂的,唤作浴主。这个都是主事人员,中等职事。

还有那管塔的塔头,管饭的饭头,管茶的茶头,管东厕的净头,与这管菜园的菜头。这个都是头事人员,末等职事。假如师兄你管了一年菜园好,便升你做个塔头;又管了一年好,升你做个浴主;又一年好,才做监院。”后来鲁智深就去看菜园,做个菜头,然后就发生了在菜园里倒拔垂杨柳的故事。

十一、什么是僧人的结夏安居?

结夏安居是指从阴历四月十五日到七月十五日,这段时间僧人们禁止外出,而是在寺内坐禅修学,接受信众们的供养。

佛制结夏安居一是出于养生护生的慈悲胸怀。因为夏天路上多虫蚊,如果出门可能会踏伤虫蚁。另外由于夏日天热汗多,出外化缘,披衣汗流,有失威仪,故禁足不出。同时夏热,妇女穿衣不威仪,僧人化缘亦不方便,所以要结夏安居。

结夏安居的内容主要是学习佛教的礼仪。学习的内容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聆听方丈、四大班首等的开导,聆听本堂法师或外地高僧讲经。二是学习戒律和日常礼仪,懂得佛门规矩,便于弘法利生。三是学习参禅打坐,诵经持咒,敲打唱诵及念普佛、放焰口等各种佛事。

到了七月十五日,即结夏安居圆满的解制日,丛林寺院的僧尼们都在各自安居处集合一堂,当着大众,自由检查自己所犯的过失,也可以揭示别人的过失。僧众之间完全处于平等地位,互相批评,共同忏悔,求得个人和僧团的清净。这种活动称为“自恣”,这天叫做“自恣日”,又称“佛欢喜日”。自恣后,受戒的年龄即算增长一岁或一腊,并以此来计算戒腊的长短。因此,结夏安居坐禅也称为“坐腊”。

十二、什么是僧人的结冬?

根据中国佛教的特色,以及中国气候冬天寒冷,僧尼不宜外出等原因,我国汉地佛教丛林又按照夏安居制度制定了冬安居制度。在每年从十月十五到次年正月十五期间,丛林中也结制安居,称为结冬。这是仿照结夏制度集合江湖衲僧来专修禅法的,故名为“江湖会”。清代以来,丛林曾有只结冬而不结夏的反常现象,后经纠正,仍以结冬坐禅、结夏讲经学律等为惯例(见《清规证义记》卷八)。近代著名丛林如宁波天童寺等,都实行这样“冬参夏讲”的制度。

所以冬安居的主要内容是参禅打坐。这是修习禅定功夫,求得开悟证道的重要门径。这时,各大丛林,特别是全国著名的禅林,有许多各地的云水僧前来专修禅法。

十三、何为“打七”?

“打七”是一种修行方式,是以七日为一个周期,在七日之中,专心参究,称为“一七”,直到第七个七日,称为“七七”。从阴历十月十五日起,到腊月八日止,要包括七七四十九天。禅宗的“打七”称为“打禅七”,是冬安居中的重要行事,也是冬天进行的参禅活动。

打禅七主要是坐禅,坐禅是以燃香来计算时间,故又叫“坐香”。平日坐香,早斋前后、午斋后、晚间各一次,共四次;打七期间,必须延长时间,叫做“加香”,共为六次。每坐完一支香的时间,再行香一会儿。行香又叫“跑香”,即是僧众在坐香之间的跑步活动。行香的方法是,僧众围绕着禅堂中心的佛龛作小跑,四大班首、八大执事跑外圈。跑时决不能错圈、碰撞、踩草鞋,否则是要挨香板的。

在打七期间,为了保证参禅,克期取证,禅堂僧众不但不出坡干活,连早晚课诵也不参加。其他事情更不能打岔,直到“七七”期满。

佛教净土宗在冬安居中也举行打七仪式。净土宗以专心称念“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祈求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为目的。所以,他们的修行仪式是在七日之中,以念佛、拜诵为主,伴以引磬、木鱼之声。净土宗“打七”叫作“打净七”或“打佛七”,平时也可以举行。在冬安居中,“净七”通常也是打七七四十九天。

十四、什么是挂单?

挂单是指僧人在其他寺院暂住。在夏安居和冬安居以外的时间,僧人们可以带上自己的衣单行李和戒牒等外出云游,到其他寺院“挂单”。这些僧人,被称为“云游僧”、“行脚僧”或“挂单和尚”。

正如俗世中的人出远门要告知家里人一样,僧人出去云游也必须在正月十六日以前,向寺院所属堂口的负责人请假。再由监院、知客、维那等开单注名,呈方丈审阅。十六日,请假僧即收拾好衣单行李,分别向方丈、客堂、禅堂、僧值寮及有关师承告假出堂。本堂口的僧众都来帮挑行担,礼送出山门。

十五、僧人如何挂单?

云游僧到其他寺院挂单,并不是进去就可安住,这其中有一系列复杂的程序。他要先将衣单放在客堂门口的左边,然后起左脚跨过门槛,坐在靠左墙的横凳上。在等待客堂来人时,可随时看到自己的衣单。如果衣单是放在课堂的右边,则依例反之。坐的姿势,是将双脚在前成八字形。知客师一进门,挂单僧便站起来合掌行礼,向堂中佛像顶礼三拜。在第三拜起身时说:“顶礼知客师!”又在佛像前一拜,然后坐回横凳上。知客师询问他的名字,剃度师、戒和尚的名字,出家、受戒的寺院,最近的行止及许多应该了解的问题,以消除他是否是一个善良、真实比丘的任何疑问。若他回答不得体或支吾其词,知客师就要求看他的戒牒,进一步辨别真伪。

知客师询问毕,再问这位云水僧以后的打算。如果他只住一两夜,便说“打扰常住”;如果他希望住一段时间,便说“亲近常住”。最后送单,知客师便领他到云水堂。

到了云水堂,云水僧先将衣单放在堂外,再进伽蓝殿对伽蓝菩萨问讯或顶礼,作为向云水堂的寮元示敬。见过寮元后,云水僧即被领到寮房。这里沿墙架设着铺位。云水僧按其年龄被安排到一个空着的铺位上。年轻僧人住东边,年老僧人住西边。

住云水堂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愿意住多久就可住多久。但必须符合规约:每天早晚随众上殿、过堂,并由寮元率领坐禅。其余时间,只要得到寮元的允许,白天也可以外出。如果云水堂住满了僧人,客堂外即挂上“止单”的牌示。

挂单僧在云水堂住了一段时间或相当长的时间,如果愿意长住这座寺院的,根据本人的口头申请,寺院多方审查,认为可以共住的,即送入禅堂,名为“安单”。此后,他就是寺院的清众,随同大家一起结夏安居。

事实上,僧人这种挂单,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首先必须得回答出知客师提出的问题。来果法师当年在挂单上就遇到很大的麻烦。

来果法师自幼便深爱佛教,后来打算出家,由于难找到合适的老师,他就自己剃度,然后到宝华山挂单受戒。可是到了宝华山后,当知客师问他有无戒费、有无号条等事情时,他都回答“没有”,当问他是新戒还是老戒时,他也不知新戒老戒为何物。知客见他头上有几块疤,又见他的话不对题,便怀疑他是来抢劫的,就让他去磨坊住,并嘱咐其他人:“你们大家留心谨防,这定不是好人。”

众人都用白眼看他,一样笨重污秽的事情,就命令他去做。由于旅途的劳累以及受到了虐待,来果身患重病,他睡在磨坊里,咳血七昼夜,奄奄一息,同戒者教他溜单,他不知溜单是犯严重清规,第二天吃完早饭,他将衲袄用藤一捆,背到肩上,正好碾磨头看见了他,就问:“你做啥去?”他直接就说:“溜单。”他出了以后,碾磨头追来,带一茨条,打了他一顿,然后提着耳朵将他拖回,这时他才知道溜单一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由此可见,挂单是有严格规定的,白天外出都要得到寮元的允许,更不能偷偷的溜掉。

十六、什么是贴单?

贴单,指公布一寺职事及常住人员名单,一般在每年十月十五日举行。事先客堂与维那将全寺人员及其戒腊久近开具清单,送与住持,经分配职序后,将职称及任职僧众的法名写成单票。十月十四日,客堂挂出贴单、牌。次日,住持入堂说法,为首座贴单,其余由维那贴,其顺序按照职事大小及戒腊先后,复按名位顺次送单。

禅堂贴单,一般是按执事大小、戒腊先后为序。凡单条上有名字的,都是丛林和禅堂的常住成员。

十七、出坡是什么?

出坡,也称为“普请”。即普遍邀请禅众劳作的制度。唐代的百丈怀海禅师倡导“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农禅生活,规定寺院僧众,无论职位高低,都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以求生活的自给,凡耕作、收获、打柴、采茶都实行普请。据说,当年怀海禅师以身作则,带领僧众参加劳动。执事僧见他年老,心中不忍,暗中藏了他的农具,请他歇息。怀海一时找不到他的农具,竟然不肯吃饭。怀海之后,农禅之风盛行禅林,禅宗认为,穿衣吃饭、日常劳动,都是佛法。实行农禅,可使得心境溶为一体,佛法、世法打成一片。在禅宗公案中,有一些就是师徒在采茶、种田中的接引故事。其中有这样一则:

一天,沩山禅师随同百丈禅师入山出坡,百丈禅师问沩山道:“火种带来了吗?”

沩山禅师答道:“带来了。”

百丈禅师追问道:“在什么地方?”

沩山禅师捡起一根柴,吹了两下,然后交给百丈禅师。百丈禅师欢喜的说道:“如虫御木,偶尔成文。”

现代丛林寺院,多兼宗教和旅游功能,管理制度健全,分工细致,普请已渐减少。

十八、寺院如何“算账”?

俗世所称的算账,在寺院称为计岁。计岁原行于岁末,由住持审查各种簿册。当代寺院的财经管理更加细致和科学化,经管财会账务的僧人,除按时做好年终财务报告外,每月还要举行一次。由住持召集四大班首、八大执事及有关人员,在方丈客堂对上月的财务报表当众公布,予以通过。

十九、如何惩罚违规的僧人?

寺院惩罚违规的僧人,也叫做肃众。寺院惩罚违反清规的人时会依据所犯过失轻重区别对待,轻者被罚油、罚香、跪香、杖责等,重者则被逐出寺院,永世不得再入佛门。

肃众时,客堂先鸣序板三阵,召集全寺僧众,请来住持,由知客宣布僧人所犯过失,听候住持发落,并以“白四羯摩”的形式,征求全寺僧众对处罚的意见。对错打钟板犍椎、错挂衣单钵盂、毁损法器物件的僧人,多采取轻罚。被处以跪香者,须按规定地点跪在点燃的香前,直到一支香或几支香燃尽后方许起身。跪香时,要求腰板挺直,双手合掌,不可东张西望,否则将被监视的僧人杖责。

重罚,主要是处分那些犯有偷盗、斗殴、酗酒及破杀戒、色戒的僧人,寺院将其“留寺察看”或赶出山门,被称为“摈罚”。根据僧人所犯过失的大小,被罚分为三种类型:1.默摈。即被处分的僧人,限其人身自由,令做苦重之活,从此不得与任何人说话,实际上等于将其摒于寺院生活之外。2.摈出,又叫“迁单”。即强迫犯有过失的僧人离开寺院,待其真诚忏悔、取得僧众谅解后再回本堂。3.灭摈,又叫“击鼓迁单”。这是对犯大过失僧人的处罚,即从寺院中灭除此僧之名。一般作法为:烧毁其衣钵戒牒,贴摈条于山门,鸣大鼓三通,以杖将其从寺院偏门轰逐出去,以维护佛门的尊严与圣洁。

僧人不仅要遵守佛门清规,同时也要遵守国家法律。《百丈清规》规定:“刑名重罪,例属有司。”即僧人犯了国法,同样按法律制裁,这就远远超过了肃众的范围。

二十、寺院如何开会?

寺院处理各种僧事时,如决定大型的法会、传戒、营造,重大的财务支出、人事变动,对僧人的处分等,皆以羯摩法来解决。羯摩法相当于僧团会议,它往往由寺院住持召集主要班首执事,乃至扩大到清净比丘参加。通常所说的“僧事僧断”,也就是靠羯摩法,以僧团大众的意愿来解决寺庙中的各种事务。

羯摩法分为三种:

1.白一羯摩,即是对于不必征求同意的事项,只要向大家宣告一遍就成,又叫“单白羯摩”。白,告白之意。

2.白二羯摩,即是对于有些较重要的事项,先宣告一遍,再宣告一遍,征求大家的同意。

3.白四羯摩,即是对于最重要的事项,先宣告一遍,再作三番宣告;每告白一遍,即征求一次意见。如果一白三羯摩了,众皆默然,便表示对此事项无异议,于是宣布羯摩如法,议案成立。

佛教的羯摩法,只要有一人持异议,便是僧不和合,羯摩不成。这时,只有采取“灭诤羯摩”,行黑白筹(投票)表决,以多数取胜。

在羯摩法中也有规定:凡是如法如律的羯摩,便不许可无理取闹而横加破坏。若有一人破坏,僧团便可对他一人作羯摩;如有四人以上的小集团破坏,便获破羯摩僧罪。

羯摩法是一种特有的议事法或会议法,在佛教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二十一、寺院如何发布通知?

榜状牌示为寺院行事通知的方法,通常有知单、贴榜、书状和牌示等。如方丈招待首座或远来尊宿等赴茶会,都开列名单,由侍者通报,叫做“知单”;方丈、监院招待大众茶汤,采取贴榜的方式传达,叫做“贴榜”;首座招待大众茶汤,采取书状的方式传达,叫做“书状”。丛林寺院自古最重茶礼,有“谢茶不谢食”的说法。对于丛林行政性的通知,则用挂牌的方式传达,叫做“牌示”。挂牌的地点随各种行事而不同,如结夏、请职、贴单、普佛、剃头沐浴等大多数牌示都挂斋堂前;上堂、传戒等挂大殿前,起七、解七等挂禅堂前;升座、免礼等挂韦驮殿前。这样,使寺院的行事形成规范,一目了然。

二十二、僧人应遵守哪些信条?

百丈禅师制定的《丛林要则》二十条,为丛林清规制度作了简要、通俗的说明:

丛林以无事为兴盛。修行以念佛为稳当。

精进以持戒为第一。疾病以减食为汤药。

烦恼以忍辱为菩提。是非以不辩为解脱。

留众以老成为真情。执事以尽力为有功。

语言以减少为直接。长幼以慈和为进德。

学问以勤习为入门。因果以明白为无过。

老死以无常为警策。佛事以精严为切要。

待客以诚实为供养。山门以耆旧为庄严。

凡事以预立为不劳。处众以谦恭为有礼。

遇险以平乱为定力。济物以慈悲为根本。

二十三、进入禅堂要注意哪些事项?

禅堂专指坐禅的道场,古称禅堂或云堂,是禅宗丛林的主要堂宇。堂中设一圆龛,正中安奉圣僧像。圣僧之像不定,或以乔陈如、宾头卢为圣僧,或以文殊师利及大迦叶为圣僧。禅堂内设长连床(今称广单),施椸架以挂道具。

各地丛林寺院都根据自身的特点,订有《禅堂规约》以作僧众行、住、坐卧及坐禅拜佛的仪规标准。四川宝光寺的“禅堂规约”是这样规定的:

夫马祖创立丛林,百丈继以清规,务在安定学者之身心不得放逸,而后能究明已躬下事,至悟法源底,方可续佛祖慧命,以终正因行脚之志。无奈正象经往,法当末运。圣贤隐而不作,愚劣溢而沉沦;以丛林为游食之场,视清规作泛常之事。欲使佛祖慧命不危而不绝,讵可得哉!凡正信参学之士,见闻及此,必痛心惊惧。吾今侪于斯,切莫随于流欲,以至道业荒芜。急宜恪遵规训,始得已躬事办。约有数条,开列于后:

1、凡上堂小参,各搭衣持具。齐集法堂,次第而立,不得参差。违者罚。

2、钟板错乱,必当巡寮;引、鱼错乱,跪香;散香落地,参堂;一切犍椎参差者罚。

3、无事窜位,言谈语笑,粗皮旷野者罚。

4、坐香不到及失误,巡香散香者罚。

5、不顾本参,乱逞机锋及出坡不随众者罚。

6、堂中出入,次第而行,威仪齐整,有失次序者罚。

7、大小事务,不白执事,堂中出入,不遵规谏者罚。

8、经行纵横,语言戏舞及草覆作声者罚。

9、闯静惊静,静中嬉笑,东张西望,翻眼弄皮者罚。

10、巡香被警策,以公报私,故打者罚。

11、二策昏沉如故者,立参;三策如故者,跪参;倘故纵昏沉者罚。

12、私行向外,不着袍子,窜寮吃烟,闲谈杂话者罚。

13、盗取堂内银钱,衣物等件,重则烧单,轻则笞罚。

14、失物等项,捡者当白职事,原交失者认取,私自隐匿者重罚。

15、小恙给假三日,重病出堂调养,慎无妨众,违者罚。

16、制期未满期,不许出堂。出堂及私应经忏者罚,私逃单者挂牌。

17、除客、病外,私造饮食,司职不尽职者罚。

18、有事他出,归期违限者罚。

19、破根本大戒者,不许共住。

20、私自化缘入已,错昧因果者,不许共住。

21、谈论国事,心游世俗者,不许共住。

22、私收徒众及破和合僧者,不许共住。

23、恶口骂詈,交拳厮打者,不许共住。

24、有犯清规,不遵议罚者,不许共住。

以上条约,各宜遵守。如有违犯者,决不循情。切宜珍重,凛之慎之。

二十四、汉传佛教寺院共住规约有哪些规定?

佛制戒律,祖立清规,旨在防非止恶,安身进道,光大法门,造福社会。本此精神,订立共住规约,全寺上下,均须遵守。

1、全寺僧众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执行有关政策,爱国爱教,以寺为家,勤修三学,恪遵六和。

2、全寺上下均须遵守佛制,戒行清净,慎护讥嫌,自重自尊,僧仪整肃,犯根本大戒者,不共住。

3、住持依选贤制产生,每届任期三年,连选可连任。

4、住持、班首、执事,均应忠于职守,尽职尽责,爱护常住,关心大众,任劳任怨,廉洁奉公。如有玩忽职守,居职谋私,经批评教育不改者,免其职务。

5、早晚课诵、二时斋供、坐禅听讲、集体劳动,除按寺院传统可以不随众的僧人外,因病因事均应请假;无故缺席者,应批评教育;屡教不改者,不共住。

6、尊师重教,恭敬耆德,服从执事安排,遵守殿堂秩序。违者,应视其情节轻重,给予教育、批评或记过。

7、挑拨是非,破和合僧者,应及时批评教育;情节严重而又屡教不改者,不共住。

8、打架斗殴、恶口相骂、侵损偷窃常住或私人财物者,进行严肃批评教育;对侵损偷窃的财物,须照价赔偿;情节严重、触犯刑律者,依法处理。

9、全寺僧众均须僧装整齐,及时剃除须发,清净素食,禁止饮酒、吸烟、赌博、看淫秽书刊,如有不遵,经批评教育而屡教不改者,不共住。

10、外出未经请假,夜不归宿,经教育不改者,不共住。

11、私自化缘募捐或向香客游人索要钱物者,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理,不服者不共住。

12、寺院竹木花卉茶果,均应爱护培植,不得私自砍伐采摘自用或做人情。违者,进行批评教育,照价赔偿。

13、师友亲朋来寺,经主管执事同意方可留膳宿。

14、保持殿堂庄严,环境清净,僧房整洁;保护寺院文物,注意防火防盗。

遵规守戒,一视同仁。同居大众,各宜珍重。

二十五、什么叫衣钵传法,佛教如何传法?

衣钵是指僧人的袈裟和吃饭的用具。初祖达摩至五祖弘忍皆以衣钵作为传法的信物,谁得到师父的衣钵,便成为他的衣钵继承人,也就是得到了真法。故传法也叫“传衣”、“传衣钵”。尽管六祖慧能以后不再传衣钵,但后世僧人接受佛法仍叫衣钵相传。

按佛门规定,只有接了法的僧人才能担当住持。方丈和尚在位期间,可将佛法传给他经过严格选拔、优秀合格、值得信赖的僧人。

当年,五祖弘忍禅师为了选拔衣钵传人,就让徒弟们做诗,以测试他们悟道的深浅。大弟子神秀作一偈:“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正在舂米的慧能也作一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与佛教大乘空宗一切皆空,万法皆空的宗旨最契合,故而胜神秀一筹。

这天夜里,慧能忽然接到师父的密讯,让他于午夜时赶到方丈室。慧能到方丈室后,弘忍大师先为慧能讲授了《金刚经》的精华,然后对他说:“我佛以心传心,心心相印,将大法传付给迦叶再经迦叶辗转传授,遂有四天二十八祖。第二十八祖达摩大师来到中国,将正法传给慧可大师,然后代代相传到我,今天我将佛钵和袈裟再传给你,你要好好地珍惜爱护,切记不可断绝法统。你现在听我说一偈: ‘有情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既无种,无性亦无生。’”

慧能跪拜在地,恭敬地接受五祖弘忍大师的衣钵,并问:“我现在已经接受了大师的衣钵,今后这袈裟将传付何人?”

弘忍回答说:“从前达摩祖师刚来中国传法时,大家都不相信。因此达摩祖师才用传衣钵的办法表示继承者已经得法。现在大家都知道传衣钵的事,这样一来必然会引起争端,因此,这袈裟传到你为止,不必再传了。以后只传法,不传衣,免得引起无谓的争端。自古传法,命若悬丝。你赶快离开这里到南方去隐居,等到时机成熟再出山施行教化。”

自此以后,为遵承禅宗五祖弘忍传法到六祖慧能之遗制,佛法的授受皆秘密进行。最多有一位引礼师、证法师及圣僧(方丈侍者)参加。传法程序为:

在方丈和尚指定的时间和地点,设置佛像、香案,接法者跪于方丈和尚座前,由方丈和尚说法并宣读“法券”。“法券”为横幅,宽约一尺五寸,长约六尺,墨书于白纸,或丹书于白绫,也有用金粉书于红绸者,常以卷轴形式装于圆形铁筒中。“法券”上的文字,前端写着“正法眼藏”四个大字,以下写着:

我佛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百万龙天悉皆默然,唯迦叶一旁破颜微笑。佛即以正法眼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付嘱迦叶。于西天四七,东土二三,灯灯相继,祖祖相承,无非以心印心,实无法可传,亦无法可得。且道即今,传个什么,得个什么,无非依样葫芦,落得拖泥带水。

禅人者,早悟“三空”,宿通“二谛”,堪为法门栋梁,继承祖位。故将大法付嘱于汝,汝当善自护持,绍隆佛种,利化十方,始不负诸佛之所护念也。

“法券”文字颇长,下列历代祖师名号,后有偈语,并传法者名号及传法时间。“法券”上还钤有本寺院和传法者的多枚印鉴。有的“法券”文字简略,没有以上叙述的内容,仅在“正法眼藏”以下写道:“从上授受,备载《传灯》,兹不重述,略书近代,以表源流……”下列近代祖师名号,偈语也只七言四句。

方丈和尚宣读完毕,即下座将“示券”付与接法者。随着又将佛像、佛经、衣钵、麈子、如意、佛珠、锡杖等传给接法者。然后,接法者上座说法,大法授受就此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