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增长者的出家因缘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9/01/31

福增长者的出家因缘

佛陀住世时,王舍城中有位长者,名为福增,已年过百岁,齿牙皆衰,老弱无力,家中大小无不嫌弃。长者听说出家功德无量,心生欢喜。出家的利益高于须弥山,比巨海深,也比虚空还广大,为什么呢?由于出家的缘故,未来能够圆成佛道,三世诸佛没有不是因为舍离红尘俗家,出家修行而成就佛道的。

因此福增长者来到佛陀住所,欲求出家;可是,适逢佛陀游化在外,于是便往舍利弗居所,舍利弗见他老迈,难以摄受,拒绝收为弟子。长者遍求五百罗汉,悉被拒绝剃度出家。

福增长者无缘出家,于是在精舍外放声大哭;此时世尊从外回来,以种种教诲令他心开意解,随即告诉目连尊者:“收福增为弟子,让他出家,并为他授戒。”

长者出家后,由于年纪老迈,不能随时做到迎送礼敬上座,许多先出家的年少比丘,就常用言语苛责他自恃年高憍慢。他内心常为此感到烦扰,便想投水自溺,了结自己的性命。

福增比丘来到岸边,将袈裟脱下披挂于树枝上,长跪向衣发下誓愿:“我今不舍离佛、法、僧,只想舍此身命。我今生披衣出家,修持布施、持戒,精进诵经,希望将来舍身之后,得生富乐之家,而且眷属和顺,不为难我修行善法。

常遇三宝,出家修道,得遇大善知识,教示我悟入涅槃之道。”发愿后,便投身水中。目连尊者发现了,立刻以神通力救起,置于岸边,问他投水自溺的原因,福增比丘据实以报。尊者思惟:“此人愚钝、瞋恚若此,如果不以三涂恶报的怖畏摄化他,恐怕无法成就道业。”

当时目连尊者欲乘空而行,便令福增比丘专意执持袈裟一角,渐次游历到大海边。看见一名容貌端正、刚往生的妇人,便有一条虫从口中冒出,钻入鼻孔,又从眼睛出、由耳朵入,尊者见此情景,带着福增比丘离去。

福增比丘请问尊者:“此是何人?”尊者回答:“此是舍卫城中一位大商人的妻子,自恃容貌端正,不修福报、善法,仰仗着夫君的宠爱,损害一切;妇人与夫君相偕到此处,溺水往生,大海不纳妇人尸身,尸体就漂至岸边。妇人虽死,仍爱恋己身,因此转生为此虫,过后将入地狱,受无量苦报。”

尊者与福增比丘次第向前行,看见一名女子在大锅中装满水,用柴薪燃火烧水,接着脱衣进入沸水锅中,以致皮开肉绽,各自分离,身骨因沸腾的水剥离露出,尽暴在外,一遇风吹身形再度复原,女子便自取身肉而食。

福增请问尊者:“此是何人?”尊者回答:“舍卫城中有位优婆塞,崇敬三宝,恭请僧众接受供养,并派遣婢女递送妙膳美食。婢女每到隐蔽之处,就拣选上好佳肴,先行食用。主人察觉到了便询问婢女:‘你有没有窃取食物,私自食用?’婢女回答:‘比丘们用完斋饭,将剩余食物给我,我才食用。如果我先行食用,我发誓来世将会自食身肉。’由于这样的因缘,此女先受华报,未来果报将在地狱。”

两人继续前行,看见一座高广七百由旬的骨山,遮蔽了日光,海面因此阴暗黑漆。此时,目连尊者登上山顶,却有大肋骨往来经行。福增请示尊者:“这是什么骨山?”“你想知道的这座骨山,正是你过去的身骨!”福增听了,全身毛骨悚然,冷汗直流,他禀白尊者:“我今听闻和尚所说,极度哀伤,祈愿和尚现为我说本末因缘!”

目连尊者说道:“生死轮回没有边际,善因得善果,恶业受恶报,因缘果报丝毫无差。过去世,此阎浮提有一个聚落,物产丰饶,人民生活富强康乐。当时有位长者名为法增,笃信三宝,好行仁惠,不伤生害命,被人民推举为聚落长官;自此数十年间,聚落安定太平,百姓安居乐业,都是仰赖法增的德行庇荫,人民也敬重法增,如同自己的父亲一般。

那时的法增或许因为闲暇无事,竟开始学习赌博,让恶友得以接近,乘机灌输他偏邪不正的观念,使得法增荒废政事。不久,聚落里恶霸强横,恣意妄为,处理诉讼案件所做的判决与刑罚,有失公允也不恰当。

有一次,吏士忽然呈上诉讼案件实情,适逢法增博奕不胜,无暇仔细阅览,便直接下令处死。过后,询问军吏们:‘罪犯如今人在哪里?’军吏回答:‘已经处死。’法增听了,立刻昏厥倒地,用水喷洒后才苏醒,流泪地说:‘我所亲爱的家人与人民,以及种种珍宝都将留在世间,唯有我一人,独自入地狱!我今日轻率地处死罪犯,简直就是旃陀罗这类的刽子手!’不久长者命终,投生作大海中的摩竭鱼,身形长大七百由旬。”

佛陀曾经开示:“目连!若一切官吏仗着威势,以不正当的手段,剥削人民的财物,乃至杀戮无数,命终多堕为摩竭大鱼,为各类小虫啖食身躯,鱼身溃烂生疮,一百里海水都被鲜血染成红赤色。摩竭大鱼一眠,历时百年,睡醒便张口吸水,水势湍急如同大河。

当时,恰有商队乘船采宝,正值大鱼张口,商队船只犹如飞行般地被吸了过去,在即将被吸入鱼腹之际,商人悲伤地痛哭,同时称念:‘南无佛!’鱼听到佛名立刻闭口,不再吸水,水势方止。由于佛的慈悲护佑,商人们才得以活命。摩竭大鱼怕伤及众生性命,忍渴而死,此时夜叉、罗刹及水神等,便争着将鱼身拖拽置于海岸。”

鱼身在日曝雨浇之下,身肉消散只剩骨头,就是眼前的这座骨山。目连尊者对福增比丘说:“当时的法增长者,就是你的前身,因为杀人的缘故,堕入大海成为摩竭鱼。今生你既然重得人身,还不厌离生死;如果就这样投水而死,将来必当堕入地狱,想出离就更加困难了。”

福增比丘看着自己的前身,听闻目连尊者说法,生起怖畏生死之心,次第忆念所薰修的法理,专意思惟观想前身,体解诸法无常之理,厌离生死,最终漏尽烦恼,证阿罗汉果。

目连尊者带着弟子福增比丘结束游行,回到世尊居所,欢喜顶礼如来。

编按:《菩萨本生鬘论·卷第四·出家功德缘起第十四》、《贤愚经·卷第四·出家功德尸利苾提品第二十二》

省思:

佛法云:“假使百千劫,所作业不亡,因缘会遇时,果报还自受。”众生因起惑、造业,受苦无量;业果如影随形,无人可幸免,不仅仅是故事中的商人之妇、婢女及长者法增,即便神通广大如目连尊者,昔日面对琉璃王灭释迦族,运用神通将五百童男、童女送至天上,最终还是难抵业力,尽化为血水。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解脱业系之苦,唯有勤修戒定慧,真诚地反省检讨、忏悔改过,努力地断恶修善,精进用功,方能了生脱死,自在无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