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说慢法经》

译者:西晋沙门法炬·译

佛告阿难:“有人事佛以后便富贵;有人事佛以后衰丧不利者。”

阿难问佛:“云何俱事佛,衰、利不同?何故得尔?”

佛语阿难:“有人事佛,当求明师;得了了者,从受戒法。为除诸想,与经相应,精进奉行,不失其教受者,不犯如毛发者,是人不犯道禁,常为诸天善神侍卫、拥护。所向谐偶,财利百倍,众人所敬,后当得佛,何况富利!如是人辈事佛,为真佛弟子。

又复有人事佛,不值明师,亦无经像,又复不礼敬。不知不解,强教人受法戒,无有至信;受戒之后,故复犯众戒。心意蒙冥、犹豫,不肯读经、行道、作福,乍信、乍不信。复不能念斋日、烧香、燃灯作礼。故复嗔恚、嚾呼、骂詈,出入咒咀,口初不合,心怀憎嫉,使人杀生。眼见经像,无有礼敬之心。若其有经,趣挂著壁,或掷床席之上,或著故衣被弊箧器中,或以妻子、小儿不净手弄之;烟熏屋漏,不复瞻视;亦不烧香、燃灯向之作礼,与外经书无异。善神离之,恶鬼得其便,随逐不置,因衰病之。适得疾病,恐怖犹豫,自念言:“我初事佛,云何故复疾病也?”不能自信,呼使至医师。医师卜问、解除、镇厌无益。遂便祷赛邪神,众过遂增。妖魅恶鬼,屯守其门,遂便丧衰死亡,不离门户。财产衰耗,家室病疾,更相注续,不离床席。命终罪辜,堕泥犁中,当被考治适罚,无有岁数。是人但坐不能专一,志意犹豫无所专据,不信佛法,故得其罪殃,衰耗如是。世间人不知佛法者,谓呼事佛令得殃衰,不知其人行自不正,违犯佛经戒。心专行恶,众态具足,身自招之,无有与者。”

阿难闻之,便头面著地,为佛作礼,欢喜奉行。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