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喜法师《沉没的大脑》

作者:传喜法师 发布时间:2011/06/13

阿弥陀佛!在这祥和的梵呗中,用佛的光明去照耀我们心灵深处的每个角落。

有时候我们不太了解自己,一切都由心来指挥,但是却不了解自己的心。大家有没有发现,妄想那么多?念佛了,妄想还有那么多;如果没有念佛呢?那妄想就更多了。

就象有时候,忽然打一个妄想打得很远,结果自己都想不起来,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呢?这个妄想,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是谁在想呢?

所以我会去西 藏,去海拔三千米、四千米以前祖师的闭关洞。有一次,我到雅鲁藏布江边,莲花生大士闭关四年修长寿法的圣地雅玛龙神山。我坐在那个闭关洞里,一个人静静的。

那个山洞海拔很高,冰雪覆盖。为什么要爬得那么高?为什么要坐在洞里面?因为在那里可以让我们的心宁静下来,超越平时的种种分别念。

让那个圣地,以前佛菩萨修行过的地方加持我们,让心变得稳固。稳固了之后,就会发现,心是透明的!还会发现,这个心,会超越时空!

也就是在那个地方,我发现这个世界都是光明的,乃至西藏那层层叠叠的山。发现那些山不是山,都好象是彩虹一样。又在这样一种状态中,似乎看到了释迦牟尼佛,看到了莲花生大士,似乎也看到了芸芸众生,如梦一样的众生。

这个心灵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所不了解的。所以我们皈依三宝之后,还要参学善知识,要受五戒,八关斋戒,要打佛七,打禅七,要去朝圣,让我们这个心,自己认识自己,乃至能够训练它。

今天要讲的题目,叫《沉没的大脑》。这个“沉”、“没”,都是三点水的。为什么讲这样一个题目呢?最近有报纸登出来,说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中,曾经有一片大陆,它孕育了非常高级的文明,但是后来这个大陆沉没了,沉到海底里去了。

现在能看到的只是一个小岛屿,上面有很奇特的雕像。这一片海底也成为一个神秘区域。科学家在那里发现了很大的核反应堆。那一片核反应堆,至少已经被使用了五十万年,开发铀矿。然后科学家们就断定,在我们这个地球上的文明期之前,存在过文明,甚至已达到很高级的地步。但是后来慢慢地隐没了,就像那个遗址,都沉到海底去了。

我们的大脑也是。浮在业海之上的,比喻成苦海,在苦海之上的,仅仅是一小部分,就像露出海面的岛屿一样。我们平时用到的大脑,只有百分之二至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到过,哪一位大脑用到超过百分之五的。

那百分之九十七、九十八的这些脑细胞都埋没在我们业海的水平面之下,不被我们所注意。跟着我们生,跟着我们死,一辈子没用过。我们平时说,要学佛,开发智慧,开发谁的智慧?就是开发我们自己的智慧。

这个真相如果不明白,别人会觉得学佛是迷信的,读经好象是读给佛听的。那个佛经,就是我们自己的说明书啊!开发智慧,不是开发别人的智慧,是开发自我的智慧!所以今天把这个立为一个课题,来重视它,在座的每一位如果有了这个概念之后,也都会来正视这个问题。

中国人特别讲惜福,佛教徒还讲修福。却不知道天天最大的浪费就是让百分之九十七、九十八的智慧给埋没掉了,一辈子从来没用过它,这是不是最大的浪费?现在二十一世纪,人才是最紧缺的,资源是最紧缺的。

现在这个矛盾越来越威胁着我们,很少有人注意到人类如今最大的浪費是自我。脑细胞如果能夠像爱因斯坦那样被开发出来,也只是用了百分之三多一点。而我们只用了百分之二。阿罗汉尊者他们还沒有成佛,也没有全部开发出来,佛陀是百分之百地开发了脑细胞,所以叫无上正等正觉。

无上正等正觉,就是百分之百地开发了脑细胞,就这个概念而已。现在人类的文明已经发现,我们脑细胞的数量,大约等同于银河系星球的数量。

佛法里讲,佛陀所管辖的范围有多大?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里指的有多大?也就等于银河系这么大。为什么?这可以算出来。天文工作者,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公布,通过哈佛望远镜发现了在银河系里至少有十万个太阳。佛教里的三千大千世界,它是个宇宙的概念。

以一个太阳系为最小单位,就是说一个太阳系是一个小世界,一千个太阳系这样的小世界加在一起叫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是一个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合在一起叫一个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一千的三次方。

有多少个太阳可以算。那么多的星系,都等于我们一个脑细胞,我们人的整个脑细胞数量就等于银河系的数量。但是现在只被束缚在地球这个范围内而已,甚至在四、五百年前就有一个外国人说地球是围着太阳转的,当时还被处死。那时候还那么愚痴呢。中国人通过混天仪早就知道了,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这是宇宙的规律。

中国的历法,比如唐朝的《大衍历》讲得非常清晰。藏历是根据中国佛教的《时轮历法》来推的,比当今的现代科学历法还要精确。佛教的历法,二千多年前佛陀就讲了天文的历法,现在完整地保存在西 藏。藏历很奇特的,今天十八,忽然十九没有了,我当时去看,怎么有的多一天。怎么推算,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时轮历法》能精确地算出日食、月食,它比我们现在的西洋历法精确。它不但能够看天文、地理,还能看人。《时轮》不单单有历法,它同时还带着藏医。因为什么呢?我们人也是一个宇宙啊。

佛陀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之后,不单内显出了五眼六通,而且外也遍知这个世界。所以佛陀有一次讲法,说世界下雨,我能知道下了多少滴。当时国王听了就起疑惑,雨下了多少滴,谁会知道啊?法会结束后,他叫手下到竹林精舍,去砍倒一片竹林,然后数清楚到底有多少竹叶,汇报给他。过了几天他来问佛陀:世尊,请问几天前竹林精舍有多少片竹叶?佛陀开口告訴他一个数字。然后他又问佛陀:那现在有多少片竹叶?佛陀又告诉他现在有多少片竹叶。他就用加减法算,减出来正好就是工人砍下来的竹叶片数。这个国王佩服得五体投地。

佛陀讲述了这么多,只不过是肯定了我们每一位众生都有这个能力,这是佛所证悟到的,不是另外发明的。过去禅宗的祖师慧可大师,他从达摩祖师那得到传法,开悟之后,他有个弟子也来问,说师父啊,如何帮我解脫呢?师父就反过来问他,谁绑你了?谁束缚你了?这弟子一听,是啊,谁绑我了?沒人绑我啊。

请问,我们百分之百的脑细胞为什么只有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在用?百分之九十几在干嘛?谁控制你了?所以说佛教戒、定、慧称为三无漏学。为什么无漏?这个对我们生命是有决定意义的,对我们生命是有真实奉献的。其他的,像我师父常常讲,除了生死事大外,其他都好商量。

为什么?这个生死,就是我们对生命的认识彻底不彻底,如果认识不彻底,那我们就迷失在这个生命的现象当中,头出头沒。如果我们认识彻底了,就象科学家告訴我们的,这个世界物质永不灭的,只是转变形式而已。

所以佛性,是每一位众生都具足的一种潜能,只是被业埋沒了,很多人忽略了它的存在。怎样把我们沉沒在业海中的智慧显发出来,这对我们的生命非常重要,特別是我们处在这样一个时代。

我曾经研究过很多东西,有一段时间研究人类世界怎样得到能源?因为能源最紧张,比如电力。水力发电,火力发电,核发电。很多小国家不拥有核的能力。美国核发电已经占到了百分之九十八。我们大量地用石油,用煤,用水去发电,美国百分之九十八的电已经来自于核发电,所以美国人开这么大的空调,电费还是很便宜。

我当时就想,还有什么能源可以开发?我曾经研究过雷电。雷电是怎么形成的?地球这个磁场,它所分布的磁场及它的切割线都蓄集了这些能量在这里面,不同高度带的磁力线是不一样的,带的正电子负电子都是不一样的。

我当时就想怎么样能把不同空间的正电子和负电子的差也利用起来,这就是电能嘛。这些想法都哪儿来的?都是我在打坐时忽然有的灵感。我以前闭过关,坐在那里想。其实,这个世界上本来有很多能量,但是我们人类到现在还不懂得去利用它,甚至太阳能。太阳能的聚集需要很大平面的太阳板,而不是总有太阳,也不可能把太阳板架到云层上面去。这些想法都是自然而然来的。

当我们打坐静下来放下万缘的时候,脑细胞开始复苏,2%,2.1%,2.2%,2.3%地往上长,3%已经很多了,我们设想一下,我们的脑细胞要开发到5%,整个世界就变了样了,开发到10%,那还了得了!我们现在研究外在的超导,当一个金属导体它的电阻是零的时候,这个传播速度有多快啊。像现在的磁悬浮,就需要这样的材料。

我们修佛法,当我们内心的业障达到零的时候,那也不得了,就象阿罗汉尊者,它还沒有达到零,只不过达到漏尽通而已。他的业障还沒有去除掉,我执已经通了,我执去除了之后人就可以悬浮起來。

我们佛教里有很多成就者,那些瑜伽士,修行得能够悬浮起來。为什么可以悬浮起來?他的空性的智慧到一定程度,再加上特殊的拙火的修持,当我们的肉体,当我们的脑思维处在真理的状态,我们的肉体处在那种特殊的状态的时候,身体会飘浮起來。确确实实,当今时代很多修行人都能够证明这一点。

我们不是讲这些现象神通,而是说当我们脑细胞大量被开发出来的时候,世界就会完全改变。我们现在认为的思维方式:哦,这些是不可缺少的,必須这样的。——当你的智慧提升的时候,完全不是你以前所想像的。

就象那些鬼一样。那些鬼的智慧更低,给它一点甘露水,它都害怕。我在里面放着甘露丸,我说给你点水喝好不好?鬼就说你想害我对不对?我说我怎么想害你,它说你里面放东西了。我说你为什么害怕?它说你这个东西放进去我一吃下去就死掉了。

我们现在认为鬼是死掉之后的生命状态。它却认为自己是活的。这个毛病我们人有沒有啊?我们也有啊。我们念佛求愿往生的人,我们明明都说往生哦,可哪一天阿弥陀佛来,说“我接你走”,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糟糕了,我要死了!所以有的人不敢念阿弥陀佛,念阿弥陀佛是死的法,我还沒死呢,要我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往生哦。

如果从真实的现象来看,往生者的经验我可以讲一点给你们听。真正念佛成熟的时候,比如我现在要往生了,忽然之间我就看不见周围这些东西了,看不见这些低维的,三维四维的这些东西了,进到高维的生命状态。

那个时候看这个世界不要太阳就有光明,所以佛陀的光叫“超日月光”,它不仰仗于日光、月光。往生的时候是自然的光明显现。从那个角度来说,往生之后叫“生”,往生之前才叫死啊。也就是说从极乐世界的菩萨来看我们娑婆世界的人,就像我们前面讲的鬼一样。我们看鬼是死的,极乐世界的菩萨看我们现在也是死的一样,所以称为“中阴身”。

中阴有六种中阴,比如我们现在就叫“身处中阴”,打坐入定的时候,叫“禅定中阴”,睡觉、做梦是“梦境中阴”,死亡的时候是“法性中阴”,乃至在种种像现前的时候,还会有“处胎中阴”。我们现在只是身处中阴而已。

当我们这个中阴觉醒的时候,就是“觉”!觉醒,大觉醒!换一句话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睡着呢。所以我们这个大脑只有百分之二在作用,百分之九十八都在睡觉,睡觉跟做梦一样。“梦中明明有六趣,醒来空空无大千”。

对于往生来说,醒来那些都消失掉了,诸佛剎土现前,光明现前,这种光明是永生的。当莲花一现前,我们就脚踏在莲花上面。所以极乐世界,诸佛的剎土,它是真实存在的,它是高智力的情况下,佛的清净剎土,是觉悟的地方。

我们所在的是有漏的业报,以我们迷惑的、只有百分之二的脑细胞能用的大脑,看不到事实的真相,百分之二里面还随着贪嗔痴去,依惑造业,依业又感这个果。 怎么样唤醒我们沉睡的脑细胞,怎么样让我们埋没在业海中的生命的真相能够重见天日?你不可能期待其他人。好在佛陀为我们铺了一条路,一条光明大道。

当今世界有克隆羊,克隆牛,这都是为我们人准备的,为了要我们人以后优化组合。为了要用高科技手段以后百分之百生产好的人,但是你想这要等到哪一天呢。

好在佛法里面早就有了,这就是我们人幸运的地方。我们对佛法如果生起信心了,我们的心灵对佛法敞开了,我们人如果是台电脑的话,把佛法的软件装进去了,好了,马上升值,马上克隆。

別人克隆牛,克隆羊,我们克隆菩萨!三皈依、五戒信受奉行,就变成佛弟子了,受了菩萨戒的,就是菩萨了。你看我们,菩萨戒比丘,哪里来的?都是克隆出来的啦。受完戒登坛,登完坛下来,哇,菩萨戒比丘。

有业障的人还登不上去,这个坛想克隆还不行,业障还拖着。像去年五台山传戒,有一个人出家想受比丘戒,登坛的时候不行了,业障现前,他身上附了条蛇,蛇现前了,所以后来登坛的时候就病倒了。我受戒时,也有很多人戒坛里进不去,业障现前,想克隆还克隆不过来,转不过来。所以怎么样恢复我们本有的智慧,怎么样把业障清除?智慧恢复了,我们中国有句话叫“量大福大”。

脑细胞开发得多,福报就大,所以修福和修慧,它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成佛。成佛就是让你的脑细胞全部得到开发,福慧两足。福的资粮和慧的资粮,它是我们脑细胞充电的前提。

佛法不同于世间其他一些法,佛法叫无漏法。它有明确的目的,它需要持戒,需要禅定,需要了义的见,这个见是沒有阴影的。我们平时的见都是有漏的,不是漏在主观上,就是漏在客观上,这个主客观沒有一个准确的位置。所以我们佛教有一个“中观”的见。

我们佛弟子到佛学院学习,严格地说“中观”的一个见要学十几年。你会说,有必要吗?哦,完全有必要的。中国有句古话,“磨刀不误砍柴功”,当我们有了中观的见,我们这个人在天地之间就不一样了。明白中观的见,相当于初地菩萨。

现在很多人喜欢说自己是学密的,严格来讲,学密需要彻底地对空性有证悟,也就是相当于初地菩萨才有资格能够学密,能够进而学行部、事部,生起次第的修法。因为生起次第的观修是需要缘起的,这个缘起需要有性空的见。你说学密可不可以?可以,你是被密宗的上师所摄受,被金刚乘摄受。严格说不一定是密乘的行者,因为空性见还沒有建立。

所以佛教里,像格鲁派,他们学了十几年下来,通过辩论,大家都认定,准确无误,中观的见已经具足了,才可以进密宗扎仓。我曾经到塔尔寺去参学,那儿现在还有700多个出家人,以前都是成千上万的,但真正进密宗扎仓的只有30多人。700多个出家人,真的学密的只有30多个人。

我住在一个老喇嘛家里,他80多岁了,第九世、第十世、第十一世班禅他都见过。他从小出家,我问他:你这一辈子学哪些教啊。他说学过五部大论。我问,你有没有进过密宗扎仓学过密,他说没有。一辈子80多岁了,沒有去过密宗扎仓,没有学过密。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具足学密的前提,他对他的根本上师,有佛一样清净的见,清净的信心。

所以不管他有沒有修过密,解脱是肯定的。象这样你不能说他不是金刚乘的弟子。为什么?他有金刚上师摄受。所以现在我们很多人有一个混淆的地方,刚皈依了密宗上师就说我是学密的,我是密宗。这是现身毁谤。人家一看你是密宗啊,一般的知识都沒有。让別人误解你。

严格来说你只是被密宗的上师所摄受,摄受了之后安置在哪里?不是安置在金刚乘的修行中,不是安置在菩萨乘的修行中,甚至也不是安置在声闻缘觉的修行中,有时候只让你反省,多反省反省哦,忏悔业障哦。能够弃恶修善,实际还是人天道所摄。

因此比如说我们宁玛教法有九层次第,不是说我一进佛门,上师一摄受,就把我安住在阿底约嘎,或者说托嘎的修行当中,那个你还远得很呢!摄受了,是我弟子,然后修个五加行,有的五加行还没修好,还不懂呢,就到处去说我是修什么密宗,就混淆了。

我讲这一段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在我们开发大脑智慧的过程当中,佛法有严格的次第,佛法有非常清晰的目的,所以佛陀在《地藏十轮经》里说,不要乱我法次第。因以何机得度者即现何身而为他说法。观世音菩萨也是这样,地藏王菩萨也是这样。

作为一个佛弟子,现在皈依了佛门乃至受了五戒,甚至已经决定,要念佛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但是反观我们,对念佛的感应也很少,皈依三宝之后,对三宝的信心也不大,为什么?就是沒有按照佛学的次第来走,所以走来走去走不到该走的路上去,徒劳地用功。

憨山大师以前在《费闲歌》里面说“修行容易遇师难,不遇明师总是闲;念佛容易生信难,心口不一总是闲”。念佛容易生信心很难,信心沒有的话总是闲。《费闲歌》里唱着的,就是很多我们学佛的弯路。

现在称为是末法时代。大家要知道了这些之后,就明确了学佛的目的:恢复自我的智慧,尊重法。法是佛陀教会我们怎么样增长智慧,怎么样通过戒、定、慧三无漏,让我们生命去增长的方法。

如果我们皈依三宝受持五戒,依照戒律具足内观的话,你安住在佛法当中,二十四小时就是不可思议的。为什么?因为每分每秒都是增长的。你可以去看一个植物,用慢镜头去拍,能拍出它的微细变化。

人也是安住在清净的念头当中,比如说修念佛法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你念念清净,念二十四小时,那一天的进步是不可思议的。这个进步会体现在什么地方?你会觉得远远胜过中彩票。彩票中了五百万新币,你回来点,我问你,你在替谁点哦。都是替別人点的。钱叫流通货币,今天流到你家,明天流到別人家啊,所以说那些叫有漏的,像做梦一样的。要看得淡一点。

我前一段时间,在生命电视台两周年的时候,海涛法师邀请,我到了台湾,然后他们抽空陪我上阿里山,到阿里山顶的时候,正好有几个人在打太极拳。我就开玩笑,跟边上陪同人说:你看,这个牛拉着车,如果车不走,应该打车呢,还是应该打牛?六祖大师讲:“生来坐不卧,死去卧不坐,一具臭骨头,何以立功课”,世间的人不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练太极啊,八卦啊,瑜伽呀,然后转过头来,对身边那只小狗说:“今天有没有练瑜伽?”我们众生就是这样颠倒。

要想提升生命的品格,要想转凡成圣,你是修这个肉体呢?还是修这个智慧啊?是不是?所以听经闻法非常重要,它是开启智慧的。智慧如果不开启,不管你怎么样,生命都不能够提升。

按照三无漏学来修习的话生命会增上。比如说,我们坐在这一个半小时,两个小时听课,很清净。体会着天地之间的大道、究竟的智慧、生命的真相的时候,两个小时下来都不得了。甚至有时候,你说虽然我们在听闻佛法,讲的是智慧上的东西,但是你会发现很奇特,两个小时下来,肉体上的病痛没有了,为什么没有了?我们简单地说,肉体上的病痛,肌肉上的、或者是风湿上的、或者更深的那些病痛,大多数都是那些无形众生附在你身上。

附在你腿上,这个腿就老是酸,怎么治都治不好。附在你内脏里,那内脏就会有问题。所以很多人奇怪,我这个慢性胃病,几十年吃药也不好,听法师讲了一堂法, 好了!为什么?因为你认认真真地听,不单单你得益了,你身上的那个鬼也得益了。你全身放松了,它也坐莲花走掉了。

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生命还没有提升到那个角度呢,它早已花开见佛了,光明照耀了,已经不再仰仗这个灯光、日月的光了,已经被真理的光明所照耀,已经提升到宇宙的多维世界去了。这些鬼它本来是来害你的,跟你有仇的,结果跟了你,你把它带来听佛法了,变成它的恩人了。

我们自己还稀里糊涂的,却多了几位护法神了。它感恩你,嗯!不错!你带我去的地方很好,我去了,花开见佛了,提升生命了,脱离轮回了。但有时候回过头来它看我们,可怜,前面是凡夫,听了两个小时还是凡夫。

有时候我启发那些众生,那些鬼,跟它们聊天,鬼倒是转变很快的。为什么我们人反倒刚强难化呢?我执是最粗重的。所以佛陀一上来,就是告诉我们“苦”。苦从哪里来?因为执着这个“我”,而造诸种的业,而集合为苦,苦谛、集谛、灭谛、道谛。我执破了,贪瞋痴慢疑也就没有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都没有了,我的习气哪里还会有?我的贪瞋痴慢疑哪里还会有?贪瞋痴慢疑没有了,障碍去除了,好!神通显发,神足通、他心通、天眼通、天耳通,最后漏尽通都有了。我们不是没有,我们是被障碍了,我们明明有这种体验的,很多人都来告诉我:奇怪了我做梦,有时候以后几年的事,我做梦都能做到。几年,这个时间还没有来,为什么会做到?

凭我们这个低级的三维的思维,是没有办法想象的。佛经里一上来就告诉我们,我们的心它是“竖穷三际,横遍十方”,心的本质是这个。我们这个心的本质,有没有失去?都没有失去,正因为没有失去才叫有业障,有业障着你这个心的本质。所以“沉没的大脑”,也就是说我们平时浪费掉的佛性!

佛性天天在,我们却不知道,用诸妄想。我们生活当中二十四小时,你想的哪一个念头,不是属于妄想?你想一想,如果你起心动念,想的很多,都是没有真实意义的,那请问,你浪费不浪费你的生命?谁绑你了?谁束缚你了?谁害你了?没有人害你,你自己的命运自己害的啦!你的生命,都这样浪费掉了。

你把这些去除掉一点,破一分无明,证一分法身,这个不是别人的事情,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佛性复兴运动,要指望我们自己去做,如果我们自己的佛性能够复兴起来了,如果你大脑细胞开发出百分之十,那还了得!

我们生命当中,百千万劫都没遇到过佛法,如果遇到过,就方便了!我们只不过是坐在新加坡的这个佛光大殿里,面对全世界,面对那些有形无形的众生,在这样讲,这样听。我们讲者、听者,再一次地开发智慧、增进智慧。所以我相信解脱是没有问题的。

在佛面前合过一个掌、低过一个头,解脱就都没有问题了。佛就这么伟大,他的愿力如此,佛度有缘人呢。我们明白了这个道理,更深入地去了解,我们心会很开心、很开心! 原来我们这个人生,有这么多财宝在这里,想想也笑啊。佛性的财富,当你深入地去受用它的时候,这个生命才变得开心快乐,所以称为法喜、禅悦!就象我们吃饭的时候,端起碗来,先要告诉自己并且但愿众生,不要依靠这个有形的食物,当以禅悦为食。

禅悦的时候就是有各种奇迹的。《金刚经灵感录》里面也有。有个挖煤的,挖挖吓坏了,挖出一个人来!挖煤的问他:你是谁?人还是鬼?他告诉挖煤的,说他在挖煤,后来煤窑塌下来,被堵在里面了。

时间一算,多久了?都几百年过去了。他好在是佛弟子,会背《金刚经》,他在里面没有吃也没有喝,肚子饿了渴了,没办法,就背《金刚经》吧。背背背……,背入了定了。所以《金刚经》里佛陀告诉我们,众生的心,如果与《金刚经》相应的话,有了金刚经的知见,功德有多大?恒河沙劫以生命布施功德,不如奉持《金刚经》的功德。《金刚经》的状态是无漏的。

佛法不论是汉传佛教、藏传佛教还是上座部佛教,都是这么简单易行的。看看很简单易行,同时是很伟大的,都是带领我们转凡成圣、了生脱死的,都是让我们唤醒如来藏的,让我们这个沉没的大脑,重新复苏起来的。

所以,对佛法应该普遍的恭敬,对师父要当成佛一样,对师父讲的话,要当成法一样受持,对师父的身体,就真正当是体现在我们面前的解脱幢。身相是解脱幢。所以一个僧宝,他具足这三种“佛法僧”。

归根到底,要恭敬善知识,这是最大福报。恭敬出家人是最大的福报!恭敬出家人,佛法必然会昌盛。我们每一位不单单是修行者,而且是真菩萨,解脱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大家自己安心好了。正因为解脱没有问题,你的家就在极乐世界。如果你的家在极乐世界,那娑婆世界算什么?娑婆世界算个凉亭,过度过度的。

那你还要在娑婆世界贪什么?你可以反问自己:你来这个世界要什么?你是要赚一点什么东西走?做个官走呢,还是弄个亿万富翁走?你来这个世界目的何在?如果你以极乐世界为家园,那你对这个世界还这么执着,可以吗?

我还没出家之前,我就这样跟自己讲:你已经求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要解脱喽,这娑婆世界已经不是你的喽。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那我们该干嘛?我们应当让这个世界上的众生觉悟这一点。你如果有这样的想法,好了,你就真正是了不起的一个人,觉悟的人,开始有福报了。

所以说人哪,真正有了福之后,外面有没有彰显出来,不重要,你自己会很充实,自己会很快乐。你是生命的自在者,生命的主人,你不会做生命的奴隶,做这个世界的奴隶。

所以我们这个课题,“沉没的大脑”,就是讲被埋没的佛性!以这个为课题,然后让我们觉悟到自我的开发:我怎么样走向觉悟?怎么样能够证悟生命的人生宝藏? 阿弥陀佛!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