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喜法师谈出家因缘及弘法历程

作者:传喜法师 发布时间:2011/07/11

慧日寺方丈传喜法师在他自觉觉他的修行历程中,长达三年的闭关,让他知道佛教禅定的甘苦和奥妙;主持各种法务,使他积累了大量法事法务的宝贵经验;而在海内外大量的讲经说法,不仅让大众普沾法雨,同时也提升着他自己对佛法的觉悟。法师不仅仅满足于佛门传统的弘教形式,二零零五年,他主持制作了国内首部佛教人物专题片《高山仰止》,在电视上首次公开宣讲整部《普贤上师言教》,并于二零零七年担任全球观音大法会主法人期间,为大会制作佛法专题片《慈航》,受到信众广泛好评。十多年来,法师在弘法利生的方方面面付出了大量心血。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位传喜法师,分享他的修行经验,聆听他的法语开示。

记者:法师您有过多年的修行经历,也经常跟大众讲经说法。能否请您先和我们分享一些您修行的经验和感受?

传喜法师:至于我个人,虽然出家到现在,有过很多的经历,但是回过头来看,在我幼年的时候,虽然对佛教的建筑物和具有佛教特征的东西都非常感兴趣,而且内心里有一种莫名的神往,乃至在青少年的时候就对生命的意义非常好奇,会追寻生命的意义在哪里,但是在真正的学佛过程中,是得到了很多的大居士、大法师的提携帮助。今天我回想起来,我的人生,在修行上的进步是凝聚了诸佛菩萨和这些大善知识的无量心血的。

所以实际上,我们从外表上所表现出来的,所谓的修行只是我们一种主观现象。从实际上来说取得的任何的一些法喜、一些进步,最关键的还是得蒙于佛菩萨的那种无缘的大慈,同体的大悲。那些大善知识的垂手提携,对我们百般的爱护和无量的加持。

记者:您经常启建、主持各种类型的法会,能否讲一讲这些法会对大众有哪些利益?这其中的道理是什么?

传喜法师:因为我在家学佛做居士的时候就参加过上海圆明讲堂上明下旸大和尚的讲经法会,也在居士林参加过定公上师的法会,也有参加过那些大居士所组织的讲经法会以及在居士家里举办的共修活动。在大众型的法会上,我们置身其中,身心得到的震撼与净化,是我们个人在独自修行中所没办法比拟的。

尽管我很喜欢独自看经、常常地思维和禅坐,但我同时也非常地赞叹大型法会的功德。因为我个人就深得其益。后来我出家之后,追随我师父,做他老人家的侍者,更是走到哪里,都是一场一场的大型法会。我们师父所到之处把佛的力量,传播在众生群体之中。因为这样法会的凝聚力,也让与会的每个人都奉献自己生命当中最光明的,最美好的那一面。同时也被这样一个大的共善业所净化。所以佛经里面也有讲,一万个人造一座塔,那每一个人都会得一个造塔的功德。所以现在社会上也说,集中精力办大事。一些大的法会,会对社会产生一股极大的正面力量。对与会的这些佛教徒都会在修行上积累很大的资粮,乃至向社会各界放射出佛教的良好信息,所以我也经常地参加、启建、主持这些法会。

我们有一种责任感的同时,能够成为这些法会的主角,也感到非常的荣幸,也感恩诸佛菩萨的成就,大众的护持。

记者:法师您比较注重运用现代科技,比如运用各种媒体平台,像网络、电视来弘扬佛法,您认为,目前的佛教传播是否比较缺乏像电视等这种弘法形式?现代化的各种弘法方式主要会带来哪些好处?

传喜法师:佛教在两千多年的弘传过程中,佛教的凝聚力,佛教的大众性,都推动了科技的发展,也是科技发展的受益者。在中国,活版印刷、造纸等很多的创造发明跟佛教之间都有一些相互的作用,相互的关系。特别是现代信息时代,作为传播的手段非常发达,但是相对来说,传播的内容却非常的贫乏。作为集东方文明之大乘的佛教,自然而然就成为这些比较先进比较成熟的传播工具最应该去传递的一种内容。我常常看到,社会上连“唐老鸭”这么一个形象,都被媒体传播到家喻户晓,但是唐老鸭本身对生命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佛教里面,不要说一本大乘经典,乃至一句一偈,对我们人生中都有决定性的益处。所以如果能运用现代媒体来传播我们伟大佛教的话,我觉得也是相得益彰的。我常常开玩笑地说:如果我们运用现代的网络,电视来弘扬佛法的话,那些发明网络、制造电视的科学家也会得到利益的;否则的话这些媒体都去传播那些不好的东西,这些科学家,也无形中变成帮凶了,因为他们制造的这些工具污染了这个世界。

因此,集中国文化、东方文明于一体的佛教,是完善生命的最终极的一种关怀。所谓的究竟了义,就是离苦得乐,是生命当中最完美的文明。如果运用现代的二十一世纪先进的科技成果——网络、电视等来弘扬佛教的话,也是这个世界的大幸、也是这个社会的大幸。这将是我们这个社会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平衡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步。

记者:在网上有您的个人网站,现在包括像学诚法师等很多出家师父在网上开设博客或个人站点,您对这个现象是怎么看待的?您如何看待这种网络传法的方式?

传喜法师:前几年,网络在社会上刚刚开始普及的时候,就有一些弟子要求来帮我做网站。当时我考虑到,运用电脑上网的,大多数是那些年轻人,而年轻人大多比较浮躁,佛教不大适合这种形式和群体。我当时是觉得这些人不可能深入地去学习佛教。但是后来我又想到,网络世界不管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还是一个虚拟的世界,既然它是一个大花园,既然它是一个世界,我想这个世界里面不能没有佛教。为了让网络世界里要有佛教的信息,所以我还是答应了他们,接受他们给我做网站。随着这几年的发展,社会上拥有电脑,使用电脑的年龄层也越来越扩大,甚至很多念佛的老人家,也在通过网络学习佛法。随着电脑和网络的普及,增加了网络弘法的必要性。确实,现在也有很多人通过网络来了解佛法,通过网络而学习到佛法的这些智慧。通过网络认识了他们远在天边的,或者近在眼前的那些法师的内心世界以及这些法师的所想、所言、所行。也让更多的佛教徒,通过网络在家里面就可以学习、就可以思维,就可以随喜佛教里面的种种善举。就像我们现在也在新浪UC上开设了“佛教慧日”聊天室,可以在网络上与信众面对面的进行交流,也可以随时进行法会现场转播,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利益了更多的信众。最近弟子又为我开通了博客,使得弘法的途径更多样化。

所以现在看来,在网络世界里有佛教,这也是佛菩萨的一个慈悲行为,网络里有佛教也是佛菩萨智慧的一个显现。大渡网在现在网络越来越普及的时候,以弘扬佛法为已任,在网络世界里面构架一道佛法的彩虹,能够让佛法深入人心,遍及社会,所以这是一个菩萨的发心,是一个菩萨的行为。

记者:您曾经制作国内首部佛教人物专题片《高山仰止》,后来还制作专题片《慈航》,能否讲一讲您制作这些专题片的因缘?您当时希望制作这些专题片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效果?大众的实际反响如何?

传喜法师:作为我个人非常荣幸,得到善知识的慈悲摄受。在初学佛时就得到许多善知识的接引加持,在出家之后又被我的恩师摄受为侍者,能够有充分的机会,目睹我们师父的这些行住坐卧,师父内在的那种精神更震撼着我的心灵。在生活中高僧大德的这种慈悲,内在的智慧,对三宝的这种虔诚,从方方面面感动着我,令我耳濡目染。对如师父般的天下的善知识们,我五体投地地敬仰。在亲近师父的这十几年里,我对佛教中所讲的“佛法之弘扬必仗大德僧伽之力”也越来越有感受。

我师父在2005年圆寂了,师父生前曾摄受了上百万的弟子,在社会上推广佛教,有非常高的成就;在佛教界,师父修行禅、净、密、律,在教内都为人所称叹!但是很少会有人,包括师父的弟子,能有幸像我们侍者那样跟师父贴近,那样真实地感受师父的种种德行。甚至有一些弟子,只能在师父繁忙的法务中见一面两面,他们对师父这一生的功德行为、对师父的内心深处,没有办法真正地了解到。虽然他们内心里,深深认为某人是他的恩师,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了解到恩师的这种德行的话,那也是他们的一种损失。

所以我有感于此,在师父刚刚圆寂的时候,我就有这样一个责任感:将师父从出生到圆寂,做一个详细的介绍。我曾经跟随师父,生前就给师父摄像、录音,把这些及早地编辑出来,不仅让师父的弟子能够更完整地了解自己的恩师,心里面生起更高的信心、对三宝的信心,而且通过师父的这样的一个专题片,也是对佛教界内起到一个典范,对佛教徒出家在家四众弟子的一个典范。乃至在社会上也展示出一个佛教徒的人格魅力,让广大的社会群众,通过这部片子对佛教产生极大的好感。这就是我制作《高山仰止》的动机。

2007年马来西亚一位国家部长(居士)和组委会邀请我做全球观音大法会的主法,并且邀我制作一部一个小时左右的讲法光碟。当时,时间只有三个月,我觉得观音菩萨在佛教界家喻户晓,但是作为菩萨因地的修行、果地的威德、度众生的普门示现,是很少有人能够系统认识的。

所以我觉得既然是全球观音大法会,聚集了佛教各宗各派,各个弘法团体,不仅仅是马来西亚的佛教界的盛会,也是一个将影响世界的大法会。当时就觉得作为我个人的一个开示,那是微乎其微,没什么价值,所以我就萌发给观音菩萨也做一个专题片的想法。经过近三个月日日夜夜的制作,从前期拍摄、写文稿、后期剪辑、配乐、配音,在法会前夕最后那一刻片子才完成。

《慈航》果然成为了全球大法会当中专门量身定做的观音菩萨佛法修行的论证片。《慈航》从广度和深度上去展现、去比喻观音菩萨的各个面,各个角度,观音菩萨大慈大悲的这些德行。当时全球观音大法会也邀请海涛法师的生命电视台、星云法师的佛光山、净空法师的净宗协会、慈济功德会和法鼓山,还有嘎举派大宝 法王、萨迦法王和马来西亚佛教总会,及世界佛教界各宗各派、各个宗教团体、弘法组织都提供一个小时的关于观音菩萨为主题的讲法开示光盘。我们的《慈航》在观音大法会上,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成为大家比较好评的一部片子。

这是我制作的很多片子当中,自己也比较满意的其中两部。《高山仰止》在佛教界、在社会上都带来非常大的积极的影响。师父生前的弟子,乃至佛教界的四众,看了这部片子之后,都得到了非常大的身心净化,对三宝也树立起非常大的信心。这部片子使社会上各界,对佛教产生非常大的好感与求知欲,很多人看了这个片子之后来学习佛法,来皈依佛门。

看了《慈航》这部片子之后,使佛教徒拓展了对观音菩萨的了解,认识到不能仅仅满足于做一个虔诚的香客。观音菩萨作为我们祈祷的对象,他也是我们内心慈悲心的化现。我们如果按照这个方法修,每一个众生都可能成就为观音菩萨,每一个众生都可能转凡成圣,帮助众生帮助自己。所以《慈航》这部片子,特别是从理性的角度上把观音菩萨的这种佛性,能够“千江有水千江月”映化在一切有信心的众生心中,也映化在所有修持佛法者的内心中,让他们速速地可以成就到观音菩萨那样的一种菩提果位。也让社会上广大的对佛教有好感,对观音菩萨有信仰的人,更深入地了解到观音菩萨救度众生的科学性和其根源,从因地到果地展现了观音菩萨,让大家从理性上去了解观音菩萨。

我们佛教徒、信佛者,在社会上常常会被一些人误解为迷信,但是通过《慈航》这样一部论证片,让社会上广大的群众对观音菩萨有一个深入的了解,认识到佛法从因到果,从理到事这里面有很清晰的条理,因此这也是需要我们长期去做的事情。观音菩萨无边的功德,是我们赞叹也赞叹不尽的,而这些只是大海当中的一滴水。我想我们佛教徒除了学习之外,我们把诸佛菩萨已经成就的果地,已经成就的威德,介绍给大家,让大家知道。诸佛菩萨一直在默默地救护众生,要让大家了解事实真相,让大家早一点知恩,早一点有一个报恩的心。

我们人类社会的每一步成长,都是在诸佛菩萨的百般呵护下取得的;我们的每一点进步,都是在诸佛菩萨无量威德的护卫下而完成的。

我们人类是一种高级动物,是一种需要懂得知恩、报恩的高级动物,我想这条路还是很长的。我个人的这些想法,也是社会上很多人的愿望。我个人只有一点点能力,《高山仰止》、《慈航》等等的电视片都是在大家的理解和通力合作下完成的,也与社会上同样具有菩萨心肠的人产生了强烈共鸣。由于我们的能力有限,佛教专题片不仅需要精通高深的佛法,还需要对现代科技娴熟的应用,需要高素质的团队精神等诸多顺缘,我们制作的佛教电视片从影视的角度看是有很多缺陷的,我们的尝试也是一种抛砖引玉的行为。我真诚地希望真正有能力的人加入到制作佛教影视的行列中来,奉献出更好的作品。世尊肯定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佛性,当一个好的佛教片子被大家看到后,每一个人都会得到启发,我们的善根会复苏起来,我想这也是我们制作这些片子的真正的目的。

再次感谢、随喜同仁的菩提善心,同时向光临的每位网友致以亲切地问候和真诚地祝福。普愿法界有情同圆种智、共成佛道!南无阿弥陀佛!

传喜法师简介:传喜法师于一九六七年生于中国上海,早年曾研习儒道各家学说,在强烈的求学问道的过程中,引发了对人生意义的思考。法师于一九九四年出家,曾经历闭关、主持法务、讲经说法等修行历程,并应各界邀请,曾住持宁波慧日禅寺、杭州萧山杨岐禅寺,担任中国佛教文化展示中心主任,并曾出席世界僧伽大会及首届世界佛教论坛,担任全球观音大法会主法人等。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