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参老和尚说「梦」

发布时间:2013/10/14

梦参老和尚说「梦」

缘起

今天潘居士要我跟大家讲讲,讲讲我的历史,说什么呢?说「梦」啊!「梦」。「梦」大家都知道是假的,做梦哪有真的,但是人生都在梦,人生都在梦中,感你这一段接近圆满了恢复知觉了梦醒了,醒了再做第二个梦。但是梦是假的?是真的呢?对我来说好像是真的。

所以经典告诉就我们,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等你明白了时候,梦知道是假的。但是在你没明白之前,没成佛之前,你一天所做的,再依着佛经佛教导我们都在梦中,我们认为是梦吗?当每个人做梦的时候,没醒之前你也不知道是做梦啊!在梦中有恐怖,有欢喜,说梦是假的,那么有人作梦劳动一夜,你说是假的吗?在梦中劳动,劳动醒了,他所做的梦,所做的事儿啊都是真的。

梦究竟是假的是真的呢?全部是假的,没有真的。只有佛成了佛了,你所做的梦全醒了,因为现在以佛来说: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在梦里头啊!在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人道、天道、阿修罗道,六道众生宛然都有,等到你成佛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第一个梦:做梦出家(一九三一年)

我小时候做梦。做梦出家,我以前也不知道佛法,也没看见过和尚,一九三一年,那时候在北京,九一八事变我们从沈阳退到北京,我在东北讲武堂把我们合并,讲武堂合并到黄埔军校第八期,黄埔军校一至六期是在广东,七期转到南京,一至六期的黄埔军校一年一期,那要转到南京来,三年一期。

那时候我面临两条道,一个是跟着讲武堂的同学到南京报到,从北京到南京,进入黄埔军校。

在正式要从北京到南京的时候,我做一个梦,梦见我掉到大海里面去了,有一个老太太用小舢舨把我救上,划到海边上告诉我,说你剩下这条路走,看见那个像宫殿似的房子,就是你终身的归宿,意思就是不让我去到南京报到。

我醒了,就跟我那个住房的老者,煤炭厂的经理,我跟他说昨天的这梦,哎你做这梦是真的呀!我们这上房山兜率寺离这五六十里,他说你去看一看,是不是跟你梦中相合?

第一次穿着军服出家求度被拒

我就把它当真,管它真的假的看一看去,我们是骑兵,我那时候在军队,十六岁就当个小官,亲戚关系啊,那么就骑着马带一个勤务兵就到了山上去,那个山上就是上房山兜率寺的下院,山底下的庙,到那庙里头去呀!庙里只有一个老和尚,修林老和尚,我就说明我的来意,我说我做个梦啊,梦见一个老太太让我跟您出家,他说我们这儿不收徒弟的,这个庙不收徒弟的,只收常住。常住是十方来的人都可以在这儿住,不是私人的小庙,不收。

人家不收,我就回去了。

第二次换穿着便服出家 北京海淀药王庙落发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穿着军服的缘故,我就换了便装,我也没骑马,雇小毛驴、骑个小毛驴去,那时候再去,非出家不可,去了就不走,那他没办法了。他说这个庙不行,我带你回北京,我们有自己小庙,收徒弟的庙,就把我带到北京海淀药王庙,海淀离北京城西直门八华里,现在海淀变了北京市中心,科学园地了,这是个变化啊。

我在那儿出家之后,出了家就赶上北京拈花寺传戒,我就到拈花寺去受戒。

第二个梦:梦见遍融老和尚 指引朝九华山

这是第二个梦,梦到什么呢?梦到庙里头一位老和尚告诉我,叫我去朝九华山。九华山在哪里?不知道!别的人告诉我说,九华山在安徽省青扬县!

我醒了,给我引礼师说这个梦,引礼师说:「梦见的老和尚记得不?」

「我现在还记得!」

他说:「我领你去看!」领我到祖堂里头,那祖师一个一个画的像,就是这个庙的过去的老和尚,一代一代的。

他说:「你看哪一个老和尚像你做梦的?」

我说:「这一个老和尚就像!」

他说:「这个老和尚地藏王菩萨化身,就是遍融老和尚!」大家看明代莲池大师到北京参学的遍融老和尚。

他说:「你跟他有因缘,你去吧!」

我受戒毕了业就到九华山,但是这个过程很长,讲起来很麻烦,那就时间很长了。

北京车站巧遇王敬九旅长 护持前往南京朝九华山

我那时刚受戒!又没得钱,又要持银钱戒,又过午不食,凡是戒律所说的,我都要照着做。但是做不到,我到北京火车站里没有钱哪!没钱不能买火车票,你怎么上火车呀!走着走,走走方向都不知道从那里走啊,得坐火车到南京啊!没办法。

在这之前,我师父带我到北京出家,又把我带回上房山,因为他是临时送我到北京,他庙上还有职务,担任下院的知客师啊!所以我受完戒,他又带我到上房山去。去了上房山之后,我就当了个小知客,我师父是大知客。

那时候北方战乱之后有军队来,有一个八十七师的一个旅长,后来他升师长了,他叫王敬九。在上房山认识他,有一面之缘,当我在北京车站上没办法上九华山的时候,他的军队刚从喜峰口撤下来,回南京。

他看见我,他说:「小和尚!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说:「我想上九华山没有票,没带钱。」

他说:「跟我去吧!马上就走,火车就要开了,是军车!」

我就跟着他上了火车

在车上我只是吃他们的馒头,他们吃的都是荤的呀!喝点开水吃馒头,到了南京了,他跟我讲,「和尚啊!没钱不行啊!你坐船要票,这个船多数都是怡和公司的,没有票他把你丢到长江里去了,得有钱!」

他给我三十个大洋,那个时候三十个大洋很多,还派他的副官,把我送到青扬县九华山。

到了九华山 适逢地藏王菩萨肉身塔开塔

那一年我很幸运,一到了九华山哪!地藏王菩萨开塔,肉身塔呀!地藏王菩萨是肉身哪,为什么要开塔呢?他头发在长,指甲盖儿在长,六十年剪一次,那必须得有斋主、有施主,把这塔拆了,拆了把他那手指甲盖儿剪了,把那剪刀铁器拿出来再换新的。就这么一拆一剪,把塔拆完了剪完了,再把塔修上,要很多钱,那是上海的大亨, 黄金龙、杜月笙、王晓籁联合去修塔,朝拜地藏王菩萨。

我看见人很多呀!我们当个小和尚当然挤不进去了,但是看到肉身地藏王菩萨剪下来的头发、手指甲盖很长,剪完了就把塔修成。

第三个梦:到福建鼓山涌泉寺

我在安徽九华山又做一个梦,叫我到鼓山涌泉寺。我连鼓山涌泉寺在哪都不知道!哪一省也不知道!

那个挨着我住的老和尚就跟我讲,他说:「我就是从鼓山来的!」

他又说:「我带了鼓山的招生简章!」

我说:「什么招生简章?」

他说:「收小和尚,可以到那里的佛学院,到佛学院念书。」

他就把简章转给我,我一看,就去了。

上海财团派人把我送到十六铺留云寺

去了,但是下了山我还是没钱哪!在长江边上转,因为之前王敬九给我的三十大洋,我转给他的副官了,我说:「你走!把这钱带走!和尚不许拿钱!」

我还是没钱,下山的时候,上海的那些财团他们看见我了,当时我在九华山表现很怪,人家结缘什么东西我都不收,他们都把我当成很怪的小和尚,看见我都认识我,就让我搭他们的船到了上海。

那时候上海没有这么大,但是也不小,他们就派人把我送到十六铺留云寺,现在这间庙没有了、已经拆了。到了留云寺,正遇到有几位也要上鼓山,我就跟他们一同到了鼓山。

到了鼓山学堂 当慈舟老法师侍者

到了鼓山学堂,院长是慈舟老法师,我就跟他说我想入学,慈老法师让我写个自传,写完了自传,他说:「你读过书没有?」我说:「没读好多,小学还没毕业!」他说:「你连佛教的小学资格都没有,我们这是华严学苑,是佛学的大学,最高程度了,我不能收你,我收了你,你也会很苦恼。」

我就是赖着不走,我说:「到哪儿去呀!我是做梦叫我到这儿来的,你不收我到哪儿去?」老法师想了半天,看我笑一笑,他说:「好啦!你给我当侍者吧!给我洗洗衣服打打饭!」这样就留下来了。

我说大家可能不相信,我当了七十多年和尚快八十年了,没有上过一天殿,也没有过过堂,敲引罄、木鱼,我一律不会,到现在还是不会。这七、八十年和尚是怎么当的呀!这也是很奇怪。不过我的几个老师也全不会。

我不走,就在老法师跟前给他打打饭,老法师是不过堂的,从厨房打回来的饭,当然是对待法师另外有的待遇,不是跟大众一样吃的,那我就给老法师打饭,跟老法师一块吃饭,帮些个忙,上殿过堂没有我的事,我只是当侍者,伺候老法师。

但是同学当中有福建的,广东的,那还有湖北的,我从来没有到过南方,南方话一句也听不懂,他们互相谈的很热闹,我跟同学没办法交流,语言不通。慈老法师讲经的时候,讲的是湖北话,我也听不懂,《华严经》二十多个字一个逗点儿,让我念我也不会念,字我不认得;至于讲经的内容,我完全听不懂,这样住了七、八个月非常苦,整天就是打饭,洗洗干啥,那时候自己的文化又浅,看经也看不懂,很苦。

向慈舟老法师告假 想跟虚云老和尚参禅

做了七、八个月的侍者,我就想跟老法师告假,想到念佛堂去念佛!或到禅堂跟虚云老和尚参禅!因为他们说的话听不懂,我晚上经常往虚云老和尚那儿跑,虚云老和尚那时候做方丈,我跟他的小侍者,我们说的拢,自己的年纪也不大,那时候虚云老和尚很关怀我,就这样跟虚云老和尚结了关系。虚云老和尚叫我参禅,跟他学学怎么参。

住了七、八个月太苦了,干脆去住禅堂,就跟慈老法师告假。

我说:「我要住禅堂!」

慈老法师说:「你住禅堂也不相应,到念佛堂还差不多!」

他又说:「你早就该走了,在这儿你住不下去的。」

第四个梦:求开智慧的方法 学普贤行愿品

到了这天晚上我又做一个梦,告诉我:「不能离开这儿,这就是你终生的事业!」

「那怎么办?我什么也听不懂!」

「你跟慈老法师说,叫他告诉你方法,开智慧,开智慧你就懂了。」

第二天我就又跟慈老法师说:「昨天又做个梦不让我走了!」

慈老法师知道我是做梦出家之后……,这一切都是命,就是梦。

大家注意,我这是讲梦啊,可不是讲故事,就是做梦,我的梦都非常的灵。

第二天我跟慈老法师说:「老法师,昨天我做个梦,叫我不要走。说我将来就靠这个,这是我的生命,说您能给我智慧。」

慈老法师就笑一笑。

「如果我能给你智慧,那我就不用讲课了,这些学生我都给他们智慧,都成就了。我还没有修到这样的程度。」

完了,我说:「梦里头告诉我,您能告诉我方法。」

他说:「方法,我告诉你,那我得慢慢教你!」

慈老法师就教我念〈普贤行愿品〉,我的智慧都是从〈普贤行愿品〉来的。

我就念〈普贤行愿品〉,但是我不认得呀!慈老法师就一句一句教,大概是一个星期吧!我才会念〈普贤行愿品〉。完了还让我供养,我说:「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供养?」

那个供养,世间财物是不行的啦!得用身体供养,身体怎么供养?燃身、燃背、燃指,北方受戒是不烧疤的,于是就用我的身背燃灯供养,燃灯一次大概两个多钟头,这样做了大概有二、三个月,那就好了,自然而然的、不晓得怎么的,慈老法师讲《华严经》我都听的懂了。

那时候的学生,老法师讲大座,下午每个学生都要覆讲,我看别人都覆讲,没有我,因为我还不是学生。

我跟老法师说:「现在我也想讲讲!」

他就看着我,「你想讲讲?」

我说:「那个签筒里没有我的名字!」

他说:「你不是学生啊,当然没有你的名字啦!你想讲,下午你就讲吧!」

上午讲大座下午覆小座,下午我就讲了,讲完了老法师也没评判我,也没说好也没说坏,只是允许我当学生。

我在那鼓山佛学院只能算半节的学生,不是五年,我只读二、三年,以前还不算是学生。

二十岁代座开讲弥陀经 开始当了法师

这一当学生了,自己的心非常开阔,就生大欢喜心,大概是二十岁那年吧!到了过年的时候,慈老法师到福州法海寺,就是现在福州法海路法海寺,现在的佛学会,那个时候只是一间庙。请慈舟老法师讲《弥陀经》,慈老法师把我带去,他说《佛说阿弥陀经》,就讲个题,让我在那儿代讲《弥陀经》,从此我就当了法师,这是我当法师的开始。

以后回到鼓山,有时候慈老法师身体不好不能讲课,由我代讲《华严经》,以前的同学对我没有好感,但是自从我讲《弥陀经》之后对我就产生好感了。这是我的一梦因缘,在这个地方的做梦因缘。从出家到鼓山学院,为什么去鼓山?都是做梦的缘故。

跟着倓虚老法师建设青岛湛山寺 学习世间法

但是这个时候,我对世间相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怎么样把佛学融入世间。

这期间最大的收益是,福州的鼓山涌泉寺停办了,虚云老和尚到广东去,福建鼓山涌泉寺不办佛学院了。圆瑛老法师请慈舟法师在法海寺就是我们讲《弥陀经》的寺庙,办佛学大学;这个时候倓虚老法师,要去创办青岛湛山寺,我有一个师伯在他身边,他就问我愿意不愿意到青岛,跟着倓虚老法师建设青岛湛山寺,那时候刚好我们毕业没地方去,我就去了,也经过上海,来回都经过上海。

到了上海遇见一个老法师,跟谛闲老法师是同学,在上海觉园开办一个法宝馆。他跟倓虚老法师很好,倓虚老法师到陜西,帮他请了碛沙藏经。我们到上海住到他那里,跟我很有缘,他叫我住在法宝馆跟他弘法,我说:「我还没学成,我到青岛看看!」这才到青岛。

到了青岛啊!我什么都学,那里有在家老师讲四书五经、讲儒教、也讲朱子百家,我还学了书法,反正世间法都学。

湛山寺给我什么个职务呢?给预科讲课。但是市区、市政府开会,倓虚老法师都派我去开宗教会呀!跟回教跟道教打交道的,我都去,那个时候山东道教很盛,我在湛山寺就等于是对外事务的代表,大都是我代表老法师去。

我在这五年哪锻炼的很多,也是佛菩萨加持,无论学什么书、看什么一遍就会,我现在之所以得利就是那时候,现在讲课干什么的,引证世间法都靠那个时候。

每当我一个举动要干什么,都在梦中有启示

因此这个梦的因缘哪,这个中间梦很多,不是重要的,不是关键的梦,不讲它,每当我一个举动要干什么,都在梦中有启示。所以我对梦啊,我把看成了对我很有启发。梦,有时是好梦,坏梦我还没做过什么,害怕的梦啊!恐怖的梦啊!一个也没做过,就做这些梦。

我这是讲梦啊!每个道友都会做梦,你对你的梦研究一下,怎么研究呢?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以前连没有影子也没看过,突然做这个梦,这就不是现生,而是前生的影现。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