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五戒与社会秩序的维持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发布时间:2012/12/08

一般人不能完全脱离社会族群而独自生存,出家佛弟子宗教的生活形态,虽与世俗人有所不同,或速离喧闹,同居静处,过着少欲知足的生活。或说与人无争,与世无求,但只要是生存在这世间,还是会面临日常生活的压力、经济的压力,以及老、病、死的种种过程。今佛教立足在这二十一世纪的人间,多元讯息万变的社会,无论北传、藏传、南传佛教,都有着深刻广泛的社会需求,出家众与一般居士的互动也甚为频繁。主因来自佛法教义受到社会民间肯定之外,严谨的戒律学处,所坚持的善行,如五戒的人间正行,正是立足在世间人类伦理与道德之上,顺应着社会人情国法而存在的。

佛法导以人心向善,五戒的人同正行,是佛陀为在家学佛信众,优婆塞(在家学佛男众),优婆夷(在家学佛女众)所立,也是出家五众弟子,沙弥、沙弥尼、式叉摩那、比丘、比丘尼,乃至受菩萨戒行者,所共同遵守的根本戒法。因为五戒,是通往一切善法之门,亦是成佛的基石。所以,三世诸佛同以五戒为根本。所谓五戒,如佛陀在《佛开解梵志阿颰经》中,为在家弟子开示:

“欲居家修道者,名曰清信士,当持五戒:一不好杀禽畜蠕动之类,无所克伤,以己况彼不加刀杖,心念为仁,口不及杀。二不偷盗,食殆人财,欺同秤尺,如圭铢分,不得侵人,心存於义,口不教取。三不好欲淫犯人妇女,不观花色,不听好音乐,心修体禁,言不失法。四不妄语,藉入人罪;时而后言,言必诚信;心不漏慢。五不饮酒,纵情酗醟,心管好嗜,口无味尝,酒有三十六失,勿以劝人。是名为我清信士之戒也。”

从经文我们可以看出,佛教所说五戒与中国固有思想文化,儒家所讲五常:仁、义、礼、智、信,有着非常明显相近之处。因此佛说五戒,是建立在人类和乐相处的伦理准则之上,为在家学佛弟子应受持。五戒与五常:不杀生为仁、不偷盗为义、不邪淫为礼、不妄语为信、不饮酒为智。此纯净善良风气,不仅出家、在家佛弟子皆应遵守,古今中外,任何一个国家想要富强,社会人民要能安居乐业,都必须从五戒做起。

一、不杀生、仁怀慈心

不残害一切有生命众生,不管是人(乃至堕胎)、动物、弱小昆虫等。或以刀杖加害,令人身心痛苦,或口食众生肉,都无慈心。此不杀生戒,其中以杀人,或杀父、杀母、杀贤圣者的七逆罪最重。父母养育我们色身,贤圣者启发我们慧命,恩重如山, 皆应孝顺。如《梵网经》菩萨戒中说:孝顺是至道之法,所以孝名为戒。孝顺至理之道,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美德,然我们从今日社会伦理来看,此一美德有渐为后人淡忘的趋势,这是我们现今社会教育应反省的地方。此经又举出,当看世间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或以嗔报嗔,以打报打者,若杀生、报生,都不名为孝顺之道,是犯重戒之罪。

佛教主张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人人都可成佛,故不得杀害一切众生。孟子有句话说:“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这是不忍为一己口腹之欲,伤害食取一切众生之命,况佛门行者,为圆满菩提道,更虑悯念一切众生,不食众生肉,使一切众生能得安稳,速离痛苦及怖畏。在《大智度论》中,佛为优婆塞弟子开示,杀生得十种罪过。

“佛语难提迦优婆塞:杀生有十罪,何等为十?一者、心常怀毒,世世不绝;二者、众生憎恶,眼不喜见;三者、常怀恶念,思惟恶事;四者、众生畏之,如见蛇虎;五者、睡时心怖,觉亦不安;六者、常有恶梦;七者、命终之时,狂怖恶死;八者、种短命业因缘;九者、身坏命终,堕泥梨中;十者、若出为人,常当短命。”佛法说,一切事中,人命最为第一,故五戒中亦最在初。上文所就,杀业有十种过失,应让我们每个人,都有戒慎恐惧之心。杀生之人,今生、后世将受种种身心的苦痛。我们应常思惟,人人自爱身惜命,一切生物也是如此。故杀众生命,必结来世冤仇,人类将永远得不到安稳与和平。德国慈善家史怀哲(AbertSchwei tzer)曾站在人道立场说:“除非人类能够将爱心延伸到所有的生物上,否则人类将永远无法找到和平。”所以,如果能以仁爱之心,不杀害一切有灵性的动物,乃至怜悯爱护所有众生。进一步人类有情生命界也能懂得珍惜自然界的生态,不任意破坏大自然的环境,有情与无情若能和平共处,那么,天地间的天灾人祸相对地就能减少,人间的仇恨斗争也能消弥于无形。

二、不偷盗、义怀正道

对于他人一切财物,乃至一针、一草,或偷、或劫,不与而取,或用不正常手段,如榨取、强夺、霸占等,皆名为偷盗。《大智度论》中谈到,人命有二种。

“人命有二种:一者,内。二者,外。若夺财物,是名夺外命。何以故?命依饮食、衣、被等故活,若劫若夺,是名夺外命。如偈说:一切诸众生,衣食以自活;若夺若劫取,是名劫夺命。以是事故,有智之人不应劫夺。”

内命是指我们的五蕴色身,外命是指我们依之生存的身外之物,名为外命。由劫夺他人资财,让物主受大懊恼,自己虽暂时得以受乐,但此盗罪遇失甚重,如劫人外命。此不善行为,是一切国家法律所通治,佛教亦说,偷盗者未来将堕诸恶趣,受大痛苦。所以,佛法经论中常说,今世无智之人,不识罪、福二世果报,无仁慈心,见他人能以力相侵,便强夺他人钱财,不与而取,非分而取,无功而取,这样的偷盗行为,令社会人民不得安乐,此不正义之财,是一切善人行者所不为。所以,如果我们日常生活中,能懂得益己、利人之道,生意买卖,致利于合宜的交易,朋友往来能互守信用,绝无欺骗偷盗的行为,知道什么叫合理与正义,这样我们的社会自然能安乐,每个家庭也都能得到幸福。

三、不邪淫、体怀正念

在家人除了正式夫妻以外,不得与第三者发生不正当的邪淫行为,名不邪淫。所谓邪淫者,在佛教所说,如自己的父母、兄弟、姊妹、夫主、儿子,为世间法或国家法律所守护,若任意伤害侵犯者,即名邪淫。或以个人势力、财力,乃至种种誑诱行为,使他人就犯,亦名为邪淫。我们可以感受到,当今的社会,色情书籍、光碟,或危害身心健康的资讯网站太过泛滥,无知的青少年,或有乱伦、强暴等不幸事件发生,不但造成自己的身心伤害,也造成他人终身的痛苦,这不纯正的社会邪风,亟待人们的反省和改善。在《劝发菩提心集》中指出,邪淫之人,身处世间,常有十大过失及痛苦。

“邪淫有十罪。一者、常为所淫夫主欲伤害之。二者、夫妇不穆,常共斗争。三者、诸不善法日日增长,于诸善法日日损减。四者、不守护身,妻子孤寡。五者、财产日耗。六者、有诸恶事,常为人疑。七者、亲属知识所不喜爱。八者、种怨家业。九者、身坏命终,死生地狱。十者、若出为女,多人共夫;若为男子,妇不贞洁。”

由上十种罪恶指出,邪淫不净之人,纵情恣药,未来果报将堕极大苦趣。或今世生在人中,作为女人,恐与多人共夫的命运;若作为男人,恐妻子多不贞洁。或同为夫妻,不能和睦相处,如同怨家共聚,得不如意眷属。因此,所谓持戒的用意,不是为了持戒而持戒,也不是因为自己是佛教徒,受了戒不得不持戒的想法。而是要善知因果业报,有因必有果的三世轮回。由自心明白因果业报的真理,才能真正远离不清净的行为,以维持自己健康幸福的人生。一个人若沉迷色欲之中,就如吸毒一样难以自拔,应以智慧多观察其苦。佛就邪淫的过失,不仅妨碍道心,并障碍修行得解脱,也危害社会家庭和乐,及影响自己来世身体的健全。所以,佛制在家弟子,必须远离邪淫过患,如果夫妇之间能贞洁守礼,一般家庭的纠纷就不容易发生。

四、不妄语、信怀笃诚

言必有信,诚实无欺,知则言知,不知言不知,见而言见,不见言不见。不妄说自己所不知、所未见之事。语言是人类彼此传达事物,了解实情真相的工具。孔子认为,言而有信,是为人立身处事的根本。故《论语》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輗軏是牛和马与车身的连接处。这是一种譬喻,说明一个人说话如果不讲信用,真不知他是如何与人交往。就如大车少了接连横木的軏,车子要如何拉得动呢?可见言而有信,是立身行世非常重要的条件。《大智度论》中谈到,妄语有种种过失。

“妄语有何等罪?答曰:妄语之人,先自誑身,然后誑人;以实为虚,以虚为实,虚实颠倒,不受善法。譬如覆瓶,水不得入。妄语之人,闭塞天道、涅槃之门。观知此罪,是故不作。”

此中所说,妄语之人,心无惭愧,不得善法之利。自己不懂关闭了天道之路,也关闭了成就圣道的涅槃之门。三世诸佛,能成就无上涅槃,都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绮语之人。所以经中说,实语之人,其心端直,易得免苦,譬如稠林曳木,直者易出。如当年世尊严厉呵责幼小无知、不知慎口的罗睺罗,妄语覆心,道法不入,就如覆盖的瓶器,无法注水。身处世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一言一语,都须谨慎,或父母、兄弟、姊妹、朋友等,都能以诚心、诚信相待,相互信任,这就是世同安乐之道。

五、不饮酒、智怀慧心

所谓酒者,佛教经典中,约分为三种:穀酒、果酒、药草酒。无论是干、是湿、是清、是浊,或有酒味、酒色、酒香,只要饮用能令人心动放逸者,都名为酒。佛制弟子不得饮酒,乃至不可贩卖酒,或劝人饮酒、不入酒家,或自身亲手过酒器与人饮酒,皆不被允许。因为喝酒会使人神智昏昧,在无知状态下,犯种种的过失。例如,根据台湾在2010年5月,由“内政部”警政署道路交通事故资料库的资料显示,从2005~2007年间,平均每年因酒后驾车,而发生死亡人数超过800人,酒驾致伤人数超过18,000人。这些酒驾车祸用掉的保健医疗资源超过30亿。因此酒后驾车所造成的社会危害,已不再单纯是严重的交通问题或是安全问题,而是全体国民应该认真看待的严重社会问题,因为车祸而造成许多无法弥补的家庭悲剧,都是让人心酸难过的事情。

台湾有位针对“酒后驾车防制工作”的研究者曾平毅先生指出,今就许多医学研究指出,饮酒的量越多,饮酒的时间越长,对脑部损伤更为严重,甚至於退化达到失智现象,永久无法恢复正常状态。

若从医学的观点,酒精对中枢神经系统的损害相当明确。脑部病理组织检查发现,使用酒精者脑部神经元细胞数目会死亡流失,脑部神经元细胞间突触(synapse)数量减少,但这些观点,却一直被忽视。故佛制不得欲酒,如在《大智度论》谈到,酒醉之人有如狂人。“酒失觉知相,身色浊而恶,智心动而乱,惭愧已被劫。失念增嗔心,失欢毁宗族,如是虽名饮,实为饮死毒。不应嗔而嗔,不应笑而笑,不应哭而哭,不应打而打,不应语而语,与狂人无异,夺诸善功德,知愧者不饮。”

以上五戒,可分为二类:一是性戒:前四条,杀、盗、淫、妄,从性质本身来说就是罪恶,是产生罪业果报的真正原因,不管是不是佛法中所制定,只要一有违犯,未来必受痛苦果报。这四条戒,同时为全人类社会共同普遍承认的罪行,并非只有佛教才规定禁止。二是遮戒:遮有遮止、预防等意。五戒中,酒戒即为遮戒,如我们的社会并没有认为饮酒就是罪恶,唯佛陀所制定的禁戒。主要为遮止我们的行为,避免触犯前面四条重罪,以防止我们在行为上发生严重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