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类肉类工业的十大传票

发布时间:2013/04/19

给人类肉类工业的十大传票

传票一:破坏雨林的帮凶。

雨林是一条3000英里宽的绿带,主要分布在赤道附近。雨林是世界山大约50%的植物和动物不可替代的自然栖息地。它们是我们最宝贵、最富饶、最多样的生物宝库。雨林能够让水再循环,并净化水资源,对整个地球上天气的形成和发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为了放牧牛群,雨林收到了极其严重的破坏,大约以每5秒钟占领一个足球场的面积,或每6各月占领一个丹麦国土面积的速度推进。为了开辟道路寻找牧草,仅在南美洲的亚马逊雨林,就有10万牧牛工人将大片大片的森林夷为平地。大量的食品公司在亚马逊买下数百英里的雨林。

雨林中植被的根须都非常浅,对于种植供人类食用的庄稼来说,这里的土壤相对贫瘠。因此,在牛群吃完草之后,土地就成了光秃秃的一片,再也不适合农业种植或雨林再生了。放牧工人带着牛群继续往前走,烧毁或砍伐越来越多的宝贵土地。

雨林继续被接连不断的毁灭,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牛肉汉堡才会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据宾州州立大学生物学助理教授克里斯托弗•尤赫尔(ChristopherUhl)估算,一个汉堡包就意味着丧失55平方公尺的雨林,而美国农业部(USDA)调查的数据则为78平方英尺。绝大多数牛肉产品都不是被当地人消费的,而是用船运送到美国和欧洲,供那里的人消费。用森林换取汉堡包的交易,迫使其中的动物和人类离开雨林。

其中的土著部落,他们的生态只会远远超过了我们浅薄的见识。随着雨林被破坏,他们不得不迁移到城镇和市区生活。他们的知识和智慧是无价之宝,能够挽救我们的生命,因为雨林中同样也有我们未来的药材。现代社会将他们视为过着蛮荒生活、尚未开化的原始人。而在对生态和环境问题敏感的有志之士眼里,他们就像伟大的圣贤。

一旦树木和植被受到破坏,就会对自然环境造成几乎不可逆转、无法挽回的损害。最终,我们得到的土地失去了保水能力。随之而来的就是如猛兽般的洪灾,摧毁我们的房屋,让我们饱尝背井离乡,亲人失散的痛苦。

中美洲的哥斯达黎加几乎完全被热带雨林覆盖,然而却为肉类产品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当地人并没有从哪些食物中得到什么好处,因为几乎所有肉类都被用于出口。牧场的经营者更加关心的是短期利润,而不是对自然资源长期的保护。南美洲的牛肉对一些富裕国家而言可能很便宜,但是,就生态后果以及普通大众的经济福利来说,这牛肉实在是太过昂贵了!繁荣富强的国家根本就无权在损害贫困国家的基础上,大肆发展他们所谓的享受和奢华。

我知道,很少有人会担忧千里之外、事不关己的事情,也不大愿意关心别人家的后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雨林对于所有的人类活动非常重要。在不久的将来,存活下来的雨林仍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生活。

传票二:导致大量物种迅速灭绝。

每年物种灭绝的最少数量是1000种,而最多时高达15万种。即使我们以最少的数量计算,也实在是非常惊人的了。这远远高于没有人类介入和破坏的自然灭绝率。饲养牛群的牧场经营者大肆砍伐和焚烧森林,形成大片的森林空地,失去家园的动物们常常因为无法适应新的环境而死去。

在雨林这个美丽的国度中,各个物种之间有着赖以生存的关系。对一种生物来说是废物,却能让另一种生物存活下去。关心生态环境的人会大量地施肥,将许多材料还给土地。这是自然再生的方法。当我们杀死一个物种时,我们就会打破脆弱的生态平衡系统。

举例来说,几十年前,青蛙腿陡然之间倍受青睐,它们被出口到许多国家,比如印度、孟加拉和中国,因为吃青蛙肉,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狂热的青蛙贸易浪潮。青蛙的数量以引人注目的速度所减,蚊子的数量骤增。因为青蛙吃蚊子,能控制蚊子的数量。蚊子的增多引发更多的疟疾,夺去了数百万人的生命。

传票三:无法归还表土。

表土是我们人类在地球上存在的最根本的基础。深颜色且肥沃的土壤含有丰富的营养,能够保持水分,通过供养生长在上面的植物,来喂养我们人类。表土是我们的生命线。每一个伟大的国家和民族都会随着表土质量的变换而兴起或衰落。表土流失曾经导致许多伟大文明灭亡。撒哈拉大沙漠,曾经是一片草木繁盛、欣欣向荣的土地,是一个富饶多产的陆地,而现在则以每年30英里的速度继续南移。

在美国,每年有数十亿吨的表土因为畜牧业而被侵蚀。约翰•罗宾斯(JohoRobbins)在他的作品《新美国饮食》(DietforaNewAmerica)中这样说道:“我们的表土受到侵蚀,其中80%是因为家畜圈养生产而造成的。”在过去的200年中,我们损失了75%的表土,但是,要收回仅仅一英寸厚的表土,就要花上100~500年的时间。

导致表土小时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当土地被收拾成空地,用来饲养牲畜时,大量树木被砍伐,土壤因此丧失稳定性,由此触发土壤侵蚀。第二,牛群中繁多、沉重的牛蹄不断地踩压土地,将其中的空气挤压出来。这意味着土地很难吸附并保留水分,因此难以保持土壤的湿润,也就不适宜日后种植其他作物。曾经无比宝贵的土地,现在硬结成块,渐渐干裂,最终被风刮走

传票四:污染土地

如果我们停止利用土地发展畜牧业,就会有大量的土地被解放出来。美国农业部声称,50%可以利用的土地被用于饲养牲畜,而只有4%的土地被用于种植水果和蔬菜。事情何以发展到如此不平衡的地步?我们的粮食大约有80%~90%被用于喂养牲畜,之后它们被屠宰,成为我们吃的肉。

这种土地能种植出来的水果和蔬菜何其多!但是现在却用于喂养牲畜!美国农业部表示,一英亩土地,大约可以生产2万磅的土豆,却只能饲养畜165磅牛肉。上述这种情况还在继续发生,全球有逾10亿的人口被划分在“饥民”的行列。我们需要解放土地,惟有这样才能种植可供人类摄食的食物。

现代农业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这个基于利润的行业,已经破坏了美国大部分的小农场。许多农场现在都是实施单一作物耕种。这对于土地来说非常不好,如果能轮栽农作物,那就是最有益于土地的了。

随着农业的发展,我们成为第一批受现代文明毒害的人,我们开始用毒药(比如杀虫剂等等)种植水果、蔬菜等食物。“杀虫剂”,是一个涵盖性术语,包括除草剂、杀虫剂和杀真菌剂。如果你吃的是在美国生产的食物,你很可能会摄入杀虫剂。今天,出现在我们食物中的化学药品实在是很普遍,几乎是无处不在,想避免但是却以怨报德,使得处于食物链底端、数以百万计的物种,都被毒药毒死。

对于谷物、水果和蔬菜,我们可以将其表面的杀虫喷雾洗掉,然而,我们却无法去除沉淀在动物脂肪中的杀虫剂。人类所吃的动物类食物都处于食物链的高层,动物们都经受着最高水平的环境污染。当人类吃下它们时,就成了杀虫剂残留物的接受对象。这就是为什么原生态的水果、蔬菜和谷物越来越受欢迎。

据美国环境保护局(EPAEnvironmentalProtectionAgency)的统计,现今正在投入使用的化学药品高达7万种。当各种病菌、昆虫和寄生虫接触到一定量的化学药物,却又没能将它们杀死时,它们就会对这种化学药物产生抗性。那么,一种新的化学药品又会被使用。

化学药物从没有解决病虫害问题,反倒是污染了我们的食物。

传票五:水资源缺乏和水污染。

现在,我们的水源大多是各种有毒物质的混合物而已。以前许多清澈、纯净的江河湖泊,要么已经干涸,要么成为一滩死水。工业化农场排出来的污水,已经成为与畜牧业相关的主要水源污染。饲养牲畜的地方和屠宰场不仅是我们的主要水污染源(通过污水和杀虫剂),而且它们还会耗尽我们纯净的饮用水。《新闻周刊》上的一篇文章指出:“生产1000磅食用牛肉的用水量,可以让一艘驱逐舰浮起来。”美国著名环保运动领导人、科学作家杰瑞米•雷夫金(JeremyRifkin),在他的著作《超越牛肉:养牛业的兴衰》(BeyondBeef:TheRiscandFalloftheCattleCulture)中估算,我们消耗的水大约有70%都被用于动物饲养和动物类食物。

我记得1990年的时候,我和朋友在加利福尼亚蒙特里(Monterey)地区的一家餐厅用餐。我注意到当我们就坐之后,服务员并没有马上为我们提供茶水,这是他们节约用水的行为。邻桌的一个年轻人点了一份牛排,但是肯定没有人想到,也没有会计算那盘牛排耗费了多少水才被端上餐桌。(注:要生产1磅牛肉,大约需要3500加仑水,1加仑=3.785升,而60加仑水就能生产1磅小麦。)

此外,我们还需要大量的水灌溉广袤的田地,以便种植牲畜们赖以长膘的食物。当动物被宰杀之后,还需要大量的水来清洗和处理动物的排泄物,这些水又怎么计算呢?除此之外,杀虫剂的使用也是主要的水污染源。一旦这些毒素进入我们的水资源,要将它们再弄出来那可就难以上青天了。

传票六:空气污染

肉类行业之所以会因为污染空气而收到传票,是因为该行业没有将树林还给它使用过的土地。毋庸置疑,肉类行业要将饲养的动物运送到屠宰场,每天要跑上数千公里的路程(仅在美国国内每天就长达1600万英里),在这个过程中滥用和浪费大量能量,因为这一点,它们也应该再度被传唤。据估算,运输饲养动物耗费的能量石运送蔬菜的10倍。而这一切都要依靠大卡车,它们消耗起矿石燃料来个个如同牛饮,这又该如何计算呢?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到现在为止,微粒子空气污染最大的来源是,每年从美国农场上被风吹离的上亿吨表土。肉类行业任由其饲养的牛群四处吃草,然而继续寻找新的牧草,到现在为止,它已经成为对我们的土地最无动于衷的行业了!

在这个地球上,树木是主要的“污染防治单元”之一。我们人类与树木向来和谐共存。我们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树木能吸收二氧化碳,并释放出氧气。这是一个完整的循环。我们拥有的植物越多,空气中被吸走的二氧化碳就越多,随之产生的氧气就越多。

然而,今天,我们释放到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从汽车尾气到被烧毁和腐朽的森林)却在不断增加,而我们的森林覆盖面积和植被数量却在不断下降。最近到过新加坡的人们如火如荼地开展植树活动。他们在市区内种植了数百万棵树木,新加坡因此被誉为“花园城市”,据说那里的空气清新的可以出售。

要弥补我们生态系统这一部分的损失,一个人能做出的最大贡献之一就是植树,或者种植其他植物。树木可以产生新的土壤,供给土地养分,通过吸取地下水保持土壤的湿润,粘结土壤,使其免受风力侵蚀和水土流失。对帮助我们的地球恢复健康来说,树木是我们最好的拍档。

如果我们还不开始净化我们的空气,恐怕有朝一日我们会将氧气列入我们的购物清单。

传票七:让全球变暖情况恶化。

除了污染空气之外,肉类行业还是全球变暖的“贡献大户”。全球变暖指的是在一段时间中,地球的大气和海洋温度上升的现象,主要是指人为因素造成的温度上升是由于“温室效应”产生的。当某些化学物质堵住地球表面的热量,阻止其向太空逃逸,全球变暖就会发生。《时代》杂志在其1989年1月2号的期刊中,做过如下解释:“就像温室的装窗玻璃一样,二氧化碳分子,对来自太阳辐射的可见光具有高度的透过性,因此,能够让太阳的光热温暖地球表面。但是,当地表释放出热量时,二氧化碳分子通过红外线辐射,对地表放出的长波热辐射线也具有高度的吸收性。因为二氧化碳会吸收长波热辐射线,所以一些过剩的热量也会滞留在大气中。”

几乎50%的全球变暖是由二氧化碳造成的。二氧化碳很重要,因为我们需要保持一定的温度。否则,地表温度将会下降月3°C或更多。危险的是,人类向大气中排入的二氧化碳等吸热性强的温室气体逐年增加(自从1990年,增加了大约30%),温室效应也随之增强,已引起全球气候变暖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当大量的牧牛场经营者看法雨林并将其焚烧时,数百万吨的二氧化碳喷涌而出,进入大气层,为温室效应推波助澜。

过量的甲烷更加危险。人们普遍认为二氧化碳是导致全球气温上升的罪魁祸首,却不知等质量的甲烷捕捉热量的能力相当于二氧化碳的20~25倍。甲烷无处不在,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机质分解,就会释放出甲烷。我们在地球上人工饲养了如此多的牛群,1992年牛就多达14亿只,它们会不停的打嗝、放屁,由此会释放出甲烷(大约是甲烷总量的12%~20%)。

被水淹没的稻田也在甲烷受害者的行列中。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导致海洋温度上升和海平面上升,许多沿海城市、岛屿或低洼地区将面临着海水上涨的威胁,甚至被海水吞没,洪涝灾害会越来越多。此外,据预测,肆虐的海洋风暴会进一步增加,引起气候异常。最重要的是,过高的气温会导致长期干旱——对我们的食物供应而言,这是一大潜在的灾害。

传票八:使臭氧层破坏加剧。

臭氧层,位于距离地球表面15~25公里的高空。它是人类赖以生存的保护伞,是一层薄薄的天然过滤器,可以过滤太阳有害的光线。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英国科学家发现在南极周围的臭氧层明显变薄,即所谓的“南极臭氧洞”。据估计,如果臭氧含量减少10%,地球上的紫外线辐射将增加19%~22%,皮肤癌发病率将增加15%~25%。尤其在澳大利亚一代,与南极洲隔得如此之近,澳洲的阳光之所以如此强烈,是因为从南极到澳洲这一带上空的臭氧层已经被破坏了紫外线不受阻挡直射进来,很容易伤害皮肤,所以澳洲人患皮肤癌的比率相当高。二氧化碳和甲烷是让臭氧层出现臭氧洞的始作俑者。还有其他一些破坏臭氧层的物质:

1.CFC(氯氟烃)。这种物质是最危险的,因为这种物质“经久耐用”,而且对臭氧层的破坏效力是一个二氧化碳分子的2000倍。在冰箱、冷藏箱、空调和聚苯乙烯泡沫塑料容器中,都能找到他们的影踪。我们之所以如此依赖猪肉、牛肉、羊肉、鸡肉和鱼肉,而它们只有放在冰箱或冷藏箱里,才不会迅速腐烂。

2.氮氧化物。这种物质主要是来自于汽车排放的废气。大自然能够修复臭氧洞吗?是的!但是,在我们将如此巨大的重担交给大自然,让其再次修复之前,我们应该承担起我们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经过臭氧层过滤掉有害紫外线后的阳光,是我们的朋友。太阳石一个伟大的解毒剂。太阳有助于我们通过皮肤释放毒素,而且它对我们的情绪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研究显示,住在医院阳面的患者病情恢复得更快。现在,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以尽绵薄之力了吧! 

传票九:破坏并危及未来药物。

当牧牛场的经营者们开始大肆破坏雨林时,他们可能谁都没有想到,自己正在破坏的的植物或许能为我们提供珍贵的药材。雨林是一个富饶的宝库,其中许多植物有医疗价值。然而,在多国企业和富有的牧场主手中,这些植物面临着绝种的危险。我们应该尊重这些古老的、不可替代的生命孕育之地。神秘的亚马逊热带雨林确实是一所最伟大的天然“制药厂”。国家癌症研究所曾指出,在拥有抗癌功效的植物中,有70%来自于热带雨林。

传票十:对人类、动物和植物的生命麻木不仁。

牧牛场场主走到哪里,就会把饥荒带到哪里。而他们却一直在满足我们人类对食用牛肉的大量需求。世界上的穷人最后得到的是一片荒芜和惨遭蹂躏的家园,那些土地已无法耕种。

几乎每一磅动物肉的生产,都是以被焚烧的一片雨林或让一片土地受到侵蚀为代价的。

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用作放牧。当鸟类失去它们的家园时,它们常常会死去。鸟越来越少,意味着昆虫越来越多,昆虫越来越多,意味着杀虫剂的使用越来越多,而这又意味着更多的鸟类死于这些毒药。

因为臭氧层被破坏形成臭氧洞,从而导致了紫外线杀死大量海洋浮游植物。浮游植物是食物链金字塔最基础的部分,同时数量惊人的海洋浮游植物通过光合作用生产出碳水化合物和氧气,为这个世界供氧。没有浮游植物,许多生物就会窒息而死。我们杀死了浮游植物,就相当于毁掉了海洋。

为了饲养牛群、经营牧场而滥用土地的任何行为,都是基于短期利润而蓄意为之,根本没有考虑到长远的利害关系。雨林的动植物族群已经不堪人类的入侵。现在,我们手头的信息已经足以让我们叫停。这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健康,也是为了我们孩子的健康和幸福,还有我们孩子的孩子……

杰瑞米·雷夫金(JeremyRifkin)现在他的著作《超越牛肉:养牛业的兴衰》中这样写道:“在养牛业正在成为最具毁灭性的环境威胁这一议题上,我们得到的回应是一阵沉默。”我们需要打破这种沉默,因为我们很可能是有机会拯救整个地球和生态环境的最后一代人!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