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钦老和尚临终的慈悲示现

发布时间:2010/01/24

老和尚在往生前约一星期开始,每天昼夜都自己猛力出声地念佛,那种「使尽每一口气恳切呼唤阿弥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众轮班跟他大声念,尚且声嘶胸痛气力难支,何况他九十五岁的高龄!一般人临终呼吸尚且无力,一切不能自主,他却如健将突出五浊的重围,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体力难以支援,故建议老和尚说:「师父,我们念,你听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斩钉截铁说:「各人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说罢又大声恳切地自己念佛,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他忽然演出了一幕极其余韵深远的戏,末学思之,深觉足以提供大家作为警惕:那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专念阿弥陀佛的作风,突然很紧急命大众为他诵「大藏经」,大藏经浩如烟海,真不知从何诵起,于是请问老和尚要诵哪一部?老和尚答:「总诵!(台语)!大众就赶紧请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经,搬得气吁喘喘,看他老人家一副决定要往生的样子,心中又急又难过,更不知从何诵起,老和尚就说:「看你会什么经,通通给我诵!」

于是大众便一部部诵起,心经、金刚经、药师经、地藏经……。在这紧要生死关头,才发现连仅仅二百多字的心经都几乎要诵不顺口,可说是口诵心焦。当这大众搬大藏经一部部诵时,老和尚只幽默一笑,径自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一点也没受周围诵经声的影响。末学感觉老和尚这一笑,真是当头的一棒!请问这幕突来的演出中,谁真把大藏经「总诵」了?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又念念恳切有力的「南无阿弥陀佛」,真正「总诵」了大藏经!我们切莫疑惑老和尚怎么临时改变了题目?他老人家是非常擅长用反面手法发人深省,令人亲自体验个中滋味,而产生刻骨铭心的效果,毕竟修行是「行」出来的,不是说听了事;在医学院纸上谈兵跟看血淋淋的病人,显然大不相同!大家也许会发现老和尚这番演出,和雪公老恩师的「万法精华六字包」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般人临终苦不堪言,只「阿弥陀佛」四字都念不出来,何况诵经,何况诵大藏经!我们还是敬遵「老实念佛、莫换题目」的教导,免得好似练了十八般的武艺,到苦时不知用哪一招,天天换题目,仿佛很有学问,又仿佛和很多佛菩萨都有交情,临终时却心乱如麻,不知念哪一尊好。其实阿弥陀经中说:六方佛都出广长舌相,赞叹阿弥陀佛,劝众生信受念佛,求生西方。就显示了我们念阿弥陀佛,所有的佛菩萨都欢喜,就是「总诵」!

老和尚往生前两天亲自打木鱼教弟子念佛,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蕴,他老人家把许多佛菩萨名字前面都加了「南无西方极乐世界」的字眼,比如「南无西方极乐世界文殊师利菩萨,南无西方极乐世界普贤菩萨,南无西方极乐世界弥勒菩萨……」末学体会—老和尚为我们点出:这些伟大的菩萨都在西方可以会见,只要像他专念阿弥陀佛求生西方,便可与各位菩萨把臂而行!末学曾和一位医师上山请教他老人家,这位医师请问「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气脉」,老和尚回答:「不必打气脉,一心念佛证念佛三昧所有气脉自然全部打通!」这是自在的过来人给我们的忠告,聪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免得临终后悔莫及,及早准备资粮,像老和尚老早就说:「我已经买好车票,是对号的!」学长们的票是否已经买好了呢?是对号的?还是自愿无座?还是不想上车呢?还是早些准备好,以免像末学在他老人家往生之后,上山去念佛,念了几小时,眼泪直流,念不出一句好佛来供养他老人家,头低垂着不敢抬起,因为没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诲和咐嘱,惭愧和忏悔,但愿学长们早日买到对号头等车厢的票—上品上生的金台!
还未老实念佛的同修们,你们作何感想呢?

还不赶快念佛!!!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