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命无常的具体修法

佛弟子文库   作者:慈诚罗珠堪布  2016/03/23

寿命无常的具体修法

以前讲的入座和出座之法,在修无常时也是一样的。当身口意的要点做完之后,下一步的具体修法是什么呢?《普贤上师言教》从第八十五页开始讲具体的实修方法,共分七个阶段,即七种不同的思维方法。为什么要这样分?因为全方位的阐述可以让我们从方方面面明白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

(一)思维外在器世界而修无常

佛教里讲的器世界是指什么?器世界就是外面的宇宙,除了众生以外的一切物质,如山河大地等。首先要观察它是不是无常的。

平时,用肉眼看一座山,连续看很长时间,也瞧不出它在一刹那一刹那地生灭,看房子等比较坚固的物体,同样也感觉不到生灭的存在。它们看上去都是静止的,但实际上不是这样,它们每一刹那都在发生变化,这是从细微的角度说。

从比较粗的角度讲,就是佛教里讲的成、住、坏、空,这是宇宙演变的四个阶段。“成”是整个宇宙形成的阶段;形成以后,六道中有了生命,他们最初是从其它世界迁移过来的,这些生命不断繁衍,直至坏劫出现,即是“住”的阶段;此后会有极大的灾难将宇宙彻底摧毁,这就是“坏”的阶段。此时,一些众生也会移到他方世界;整个宇宙最后进入“空”的状态,这时太空里没有任何一个星球,只有虚空。这一阶段过去后,宇宙又会经历成、住、坏、空,如是循环不息。

这样观察后,我们能够感觉到山、房屋等坚固之物也是活动的、有生灭的,所以外面的器世界是无常的,其中没有任何物体是长住不灭的。

具体观修时,在三个要点(毗卢七法,排污气,祈祷)做完后,就思维外面的山河大地是如何地生灭,怎样地无常。思维的结果是:我们可以深深体会到外在世界也是在一刹那一刹那地生灭,是无常的、不可靠的。知道这些后,就可以慢慢地控制对身外之物的贪欲心。如果只修一天两天不可能有什么感受,但是时间久了,体会就会越来越深,对身外美好事物的贪欲心也就越来越淡,最后基本上能够控制。

(二)思维有情世界而修无常

六道轮回中的所有众生叫做“有情”,“有情世界”也是无常的。以人为例,如果仅用肉眼观察,很难看出他瞬间的生灭,我们经常觉得“我”存在,周遭的其他人也存在,凡夫人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但实际上这些是怎样存在的呢?

通过推理可以知道,人的肉体内外,包括心识,全都是一刹那一刹那地生灭。一刹那有多长?它不是一分钟、一秒钟,而是整个世界时间概念当中最短最短的单位,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人也在生灭。从诞生到现在这一刹那之前的一系列刹那都已经过去了,不存在了,比如五岁时、十岁时、二十岁时的“我”的身体现在何处? 即使时间可以倒流,也不可能再遇到,因为它们都已经彻底消失了,而现在这一刹那之后未来的那些刹那还没有出生,那么所谓的我、所谓的物质是什么?仅仅是一刹那,当前的一刹那叫做世界、叫做我。实际上,一刹那会不会是我?会不会是一幢房子?以我们的想法,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此基础上,我们可以看到无常,看到空性,看到无我,看到很多很多,这些是以后的课程,现在通过这样的观察,我们要明白物质世界也好,有情世界也好,其中没有一个是不生灭的,所有的都在一刹那一刹那地变化,这是从细微的角度来说。

从粗大的角度讲,人出生后,从呱呱待哺的婴儿长成天真可爱的小孩,又发育成朝气蓬勃的青年,再经由中年步入老年,最后是死亡,这期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是,通常我们只会简单地认为从出生到死亡,“我”始终是同一个人。实际上,不要说一生当中,就是一分钟里第一秒钟的“我”与第六十秒的“我”也有很多不同,但我们总觉得现在的“我”就是出生时的那个人,老年时的“我”还是那个人,然而此时的你与未来年老体衰的你完全是两回事。现在我们没有这样的概念,正是因为有无明,但这些修法告诉我们:一切内外的人、物都在一刹那一刹那地生灭,都是无常,其中没有一个靠得住,全部是靠不住的生灭。

现在我们做人,住在这样的一幢房子里,向外可以眺望城市的景象,但是如果即刻换一个身体,去做地狱众生或饿鬼众生,会是怎样的情景?刚刚还是一个非常健康的人,遇到一些死缘便突然去世,如果生前造了很多严重的业,可能立即投生为饿鬼,几秒钟后再看现在的城市已经面目全非,环境也完全不是以前的环境,自身及身外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不是先前的模样。

总之,无论从微观或宏观来看,一切都在变化当中,一切物质不论身外或身内的都不离变化,所谓的身体、生命随时都有可能毁灭,只是我们自己不这样认为。如果没有这样的变化,人身就有可能长住不灭,但它随时随地都在变,当它的第一个刹那过去以后,要有许多因缘,第二刹那才能够继续,如果这些因缘中缺少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延续,当下便会结束。

所以,我们要知道身体是变化的,生命也是变化的,随时都有可能停止。知道这些有什么用?这就是我们修行的动力。“哦!人身是这样难得,得了以后又是那么容易丢失,我已经有了这样的人身,可以做到很多事情,那么我现在一定要去做!如果不做的话,明天、后天、下个月或者明年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谁都没有把握,在有能力的时候,要做的事就马上去做。”我们会有这样的念头。除非是对现世非常贪恋或非常愚蠢的人,才会对这些无动于衷。他只要吃得饱穿得暖玩得好,便没有别的要求,就不会去管别的事情。其它的,他都觉得无所谓,但到时候不是无所谓,那时就没办法了。而有智慧的人看见了未来要面临的痛苦,就要先做准备,否则将来要怎样去面对?如果没有面对之法,那就只有等待无常的到来,要是有办法,现在为什么不做呢?

例如,有些中年人想多挣点儿钱,因为他们考虑到如果有能力时不存钱,老了孩子们又不照顾,晚年时就会面临很多困难,所以现在要多攒点儿钱,为未来作一些准备。如果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又为什么不为下一世做准备呢?这也是应该的呀!虽然晚年还未到来,可是我们知道它迟早会来,所以现在就要做准备,同理,后世、后世的后世也一定会来,既然会来,为什么不事先为它做好准备?这是非常重要的。

(三)思维释尊及高僧大德而修无常

释尊即指释迦牟尼佛。佛陀出世以后,三转*轮,度化了无量有情,为所有众生开示了一条光明之路,但是在凡夫人的境界中,佛陀也与其他人一样,最终离开人世圆寂了,我们现在无法亲见佛陀,所能看到的只有他的传记及三藏典籍,从显现上看,佛也是无常的。同样,从佛法传世以来,印、藏、汉等历代许许多多的高僧大德也都圆寂了,无一人仍在人间,到今天,我们也只知道他们的名号,仅了解他们对众生、对佛法的贡献而已,所以高僧大德亦是无常。证得无上正等正觉的释尊,以及修行那么好的高僧大德,也要显现无常,那我们更不用说了,这是理所当然的。

(四)思维世间尊主而修无常

如梵天、帝释天、大自在天等,寿命可长达数劫,但他们也无法摆脱死亡。此外,具有五种神通的天人及仙人也难免一死。人间财势极高的诸转轮王、印度圣地的众敬王延袭下来的数不清的国王、还有三巴拉王和三十七赞扎王等印度东西方地位显赫、财产丰富的许多国王,现在也都不在了。

在西藏雪域,自吐蕃国王涅赤赞普以来,已出世了天座七王、地贤六王、中德八王、初赞五王、幸福期十三代、极乐五代等王朝,然而这些都已成为历史。

在中国自夏至清出现了很多王朝,这些国王在位时也都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为众人所仰慕,但是,现在这些也都成了历史记载,除此之外,没有一样留存于世。如果思维这些,那我们现在的住房、受用、眷属、权势等虽然自认为比较善妙,但与以前的各大转轮王相比,却如小虫的巢穴一样易于毁损。所以应当观修:所有世间的妙欲没有任何恒常稳固的。

(五)思维各种比喻而修无常

春夏秋冬四季的更替,人由年轻到中年再到老年,这些变化在书中讲了一些,但还不够。你们经常看新闻,从中可以找到非常合适的例子。比如某人今天还是国家总统,下个月可能就沦为阶下囚……所有这些都在说明:一切都是无常。普通人或出于好奇或由其它目的去了解这些事,但站在修行的角度,因为这些都是真人真事,所以特别有说服力,对于修行人,它们便是很好的修行材料,而且这样修出来的结果也非常踏实可靠。在社会上,我们可以找到许许多多类似的比喻,然后一一思维:今天他做官,明天会不会在做?今天他是百万富翁,明天或下一个月却有可能自杀,那时他一分钱也带不走,只能两手空空地回到中阴。总之,最好在现实生活中找出很多类似的公案来思维,也可以体会到一切都是无常的。这是第五个修法。

(六)思维死因无定而修无常

这很重要。任何人都知道自己肯定要死,对此没人会有异议,同时很多人都觉得,虽然我会死,但我还能活很长时间,再过二三十年、四五十年都不会死,会有这样天生的一种感觉,虽然它没有任何理由。你有没有把握明天还活着?有没有把握下个月还活着?没有。然而我们不愿意这样想,总希望活得久一点,便随此欲望而产生这样的观点:我可能还会活很久,但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想法。

为什么?因为死因是不一定的。死亡也要有其因缘,令人死亡的因缘无处不在,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比如为了健康、长寿而服用一些保健药品,若药没有吃对,反而会成为死亡之因。其它诸如衣服、装饰、食物等都有可能成为死因,世界上什么不能作为死亡的因缘呢?没有!总之,死因很多,随处可见,什么时候会遇到这样的因缘,谁都说不清楚,且一旦遇到,在此因缘面前,我们的身体、生命都显得那么无奈和脆弱,没有一个凡夫人的身心能够抵抗死亡的召唤,死亡随时都可能降临,这就是死因无定的意思,非常重要,一定要认真思维。

(七)思维猛厉的希求而修无常

猛厉的希求是指平时都不能离开无常的念头。比如,以前的那些高僧大德在出门时就会想“我这次出去后,就不会回来了”;在进门时就修“我已经回来了,再也不会出门”,他们都有这种感觉。其中有一位格西名叫喀拉巴,是个修行人,他修行的山洞至今仍在。在此山洞口有一丛荆棘,每次出去时,他的衣服就会被挂在荆棘上,进山洞时也是这样,进出都很不方便。一次,他准备把荆棘砍掉,此念一出他转而又想:“我出去以后,到底还回不回得来?”他没有把握,“如果再也回不来,砍掉荆棘有什么用?我最好利用这时间好好修行才对,为什么要去做这些无聊的事?”。进山洞时他还是被荆棘挂到,又想把它砍掉,此时另外一个念头出来了,“我进去打座后,到底还会不会出门?如果不出门,砍它也是无聊,干脆不管它,多修点法才有意义”。这样,他在此山洞修了九年,都已经成就了,那洞口的荆棘还没有砍掉。这些高僧大德就是这样对待世间琐事的。

而作为在家人,必须要照顾很多人,处理很多世间事务,很难效法前辈的行持,即使这样,也要适当地去修无常,否则就无法进入正行的修法。比如,每次进出家门都要这样思维——出门时要想“我这次出去了就不会回来”,进门时想“这次进来就不会再出去”,但实际上也许会回来,这并无大碍,仅仅这样想对修行都很有帮助。若不这样思维,就会觉得“这次出去了肯定会回来”,回来后又想“这次进来了肯定还会出去”,总是这样就没有无常的念头,就会一直认为自己是不会死的,可以永远在这门里进进出出。但是总有一天,你出去后便不再回来,或者回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出去,这是一定的。

那些已经看透无常的人,在死前就会做好准备。米拉日巴也说:“我因为怕死到山洞里去修死亡无常,修无常修了很长时间,现在终于不怕死了。”他因非常害怕死亡而提早修行,最后就是无惧死亡。而凡夫人现在是一副无畏的样子,不作任何准备,到临死时却没有不怕的,那时再怕也没有用。凡夫人因为智慧鲜少,且贪欲之心却异常强烈,难以控制或不愿控制,对轮回的痛苦、下一世的投生之所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大难临头之时,他绝不会无所谓的,但那时已是无计可施、悔之晚矣。相比之下,那些修行人,无论是高僧大德或是一般行人,都非常在乎生死大事,因而精进修持。当死亡来临时,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无所谓、真正的自在,死也可,不死也可,此时生死已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就是凡夫人和修行者的差别。

现在,修法已掌握在我们手里,但有些人会说,我们是在家人,要上班工作,不可能经常修行。这话说得对,但每天有24小时,从中抽几个小时来修行,这是应该的吧?也不必24小时全花在修行上,比如,每天早晨修一小时,晚上修一小时,或者早晚各两小时, 24小时中的4小时用在修法上,其余的20小时都可以用到生活上,这样总能做到吧?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做,也可以,但是大难肯定是会临头的,无一例外。

从古至今世界上有多少有钱有势之人,都一个一个地走了,无论地位再高、财富再丰,在生老病死这生命的基本痛苦面前,没有一个是不投降的,所以我们应该马上修行。但是有些人还是不做,如果这样,临命终时只有束手待毙。佛陀也只能告诉我们真理,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如何在轮回里寻找出路,然而找不找全由自己掌握,不找也行,佛也不可能勉强谁。可是如果现在不做,何时再有机会,谁都没有把握,包括自己在内,大家一定要认真思考这些问题。

现在就是关键时刻,有些人可以活到七八十岁,有些人只活到三四十,无论活多久,人生就是我们在整个轮回过程中的一个黄金时代,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这个时刻过去以后,什么时候能再有这样的机会呢?恐怕千百万劫当中都不可能再有。明明知道这些,却还是不想修行;道理、修法、解脱方法全部教给你们了,但是都无所谓,那谁来强迫你?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也是以前高僧大德曾经讲过的:这种人就跟畜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