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心灵之光

佛弟子文库   作者:星云大师  2017/06/29

点亮心灵之光

我们看到世界上形形色色、日月星辰、树木花草、山河大地,我们都看的清清楚楚,甚至人——老人、小孩、男人、女人,我们也看的清清楚楚。问题很严重的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心,我们的心才是自己。可能是人生无常,生老病死,到了有一天身体都毁坏了,但是我们看不到的心,它不会坏,它一再跟随我们,前世、今生、来世都有一个,所以永恒的心才是我们的。当然这个心不是心脏的心,心脏是肉体的,心是无形无状的,但是,是真实的我。可是我们平常没有注意用心来看心,让这个心受到污染,所以心房黑暗。

在禅门里面说,千年暗室要一灯才能明亮,要点亮心里面的光。怎么样子才能点亮心里面的灯光?现在我们也有这个本领,比方说:我们睡觉,枕头掉到床下,眼睛在黑暗里也看不到,不过我们会伸手把那个枕头拿起来,继续睡觉。那是什么?那是心啊!不一定用肉眼,用心啊!

也向各位报告,我最近眼睛不好。我一点也不可惜,因为用了八十多年的眼睛,它不能够永远的跟随我,它总有个限度。人生有流转生死,好像一根木材,烧完了以后,再一根木材,再一根木材。这个木材一根一根不同,好像身体一期一期不一样,生命的火是一直燃烧的,就是我们的心会跟随我们。可是我们这个心灵,承受了好多污染,把我们真正的真心覆盖在下面。什么污染?好像桌子上有灰尘,衣服或者是肮脏,心灵上的污染——贪欲、嗔恨、嫉妒、傲慢、邪见,很多的无名,不明白的东西,这些肮脏,垃圾,覆盖着我们的心,使这个心不能发光。

我们少了一本书、少了一支笔,很着急,我的书呢、笔呢;或者我的钱呢、东西呢?却很少找自己的心。

现在我今天来跟各位帮忙——如何认识自己,认识我们的心。有一位叫一休的禅师出去传教,带了个徒弟。遇到大雨把桥梁冲断了,流水滔滔,没有办法到那边去,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后来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大概也有急事要过河,看到桥断了也着急。禅师说:“姑娘,你要过去吗?我背你好吗?”那个姑娘也不得办法,是有急事啊,好吧。于是撩水往河那边走,这个师父背了女人在前面撩水,他带的徒弟只有在后面跟随。不过他的徒弟心里就想:哼!师父,你平常口口声声跟我们讲,男女授受不亲,遇到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姐,那你也吃人家的豆腐吗,还要背她。不过只是徒弟心里这样想,口中不敢说。背到对岸各自西东了,可是这个徒弟心里挂碍:师父,你不应该,你言行不一致吗!跟我们讲的和你做的不一样。这个心里头挂碍,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忍耐不住。终于有一天,“师父慈悲,弟子有一件事情很不以为然。为什么我们男女授受不亲,你却可以背女人呢?”一休禅师听了以后,一拍桌子,“哎呀,不得了!不得了!你太辛苦了!你太辛苦了!那个女孩子我把她背到对岸就放下了,你怎么把她背在心上背了三个月呢!太辛苦啦!。”可见,我们心上背负的不一定是女人,也背负了很多很复杂的东西,很多的,不过自己不知道,因为平常没有注意自己的心。

在佛经里面也有一段这样的事情:过去古老的中国,有钱人有三妻四妾。一个大富翁,他真的有四个老婆。不过人到了老了都要死亡,他想:我万贯家财,这么多的妻子儿女,我就这样死了,心有不甘。我们中国有找人陪葬的古规,像秦始皇不是有很多陪葬吗?大富翁想要找一个人陪葬,找哪一个呢?当然最爱的就是第四个姨太太,年轻貌美,把她找来对她说:“我老了要死了,我要带你陪我一起去。”四姨太一听花容失色,说:“那怎么行呢?我还年轻,我不能跟你死。”大富翁很失望,不过没关系,还有三姨太,也是年轻美貌。只是平常的待遇会稍微差一点,不过常常什么吃的用的,什么都给她。把三姨太叫来,三姨太一听也是一样:“哎呦,那怎么行哪?你虽然平常是待我很好,但是你死了以后,我还是会嫁给别人的,我也不能陪你去。”找二太太,二太太说:“家里没有人,你死了,丧葬事情还要人处理,我要帮你处理。不过这样好了,你死了以后,我们这么多年夫妻感情,我会送你到荒郊野外,然后把你安葬了,我们再拜拜。”大富翁没有办法,最不喜欢的大老婆,那个黄脸婆,平常也没有关心照顾她。到了这时候想想,还是要有一个人陪伴比较好。于是问道:“大老婆,你愿意跟我一起死吗?”大老婆一口答应,她说:“我们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现在你要去了,我愿意跟你一起去。”大富翁很感动,平常爱的到最后都不是我的,平常不爱的,却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真心。

我这么啰嗦复杂的讲了这么久,其实这个故事是很有意思的。四姨太是身体,身体你平常清洗、保养、保健,要化妆,爱护她,种种的爱护,到了死了以后,这个身体不是我的。三姨太表示金钱,你人在世有多少钱,到死了,金钱就流动要给别人去用了,等于她要改嫁给别人,不是我们的。二姨太就是我们的亲朋好友,平常有一点来往,你死了我也要尽一点情意,帮你丧葬、料理后事,送你到荒郊野外。大老婆就是我们的心,你平常没有爱护它、关心它,你都照顾身体、金钱,照顾自己的朋友亲戚,没有照顾自己的心,最后这个心它是你的,它是永远都跟随你的。所以我们平时辜负我们的心,不如提早去找到它。

现在广告上有一句话很有意思:我找到了!你找到什么?找到什么东西都不实在,找到什么东西都不是我的,大家有份,只有找到心才是我们的。这个心在我们讲六根、六识:眼睛,认识红、黄、蓝、白、黑、长短方圆;耳朵认识各种声音,好听不好听;鼻子好像探子和情报员一样,可以嗅到香的、臭的、美味、什么味道、空气好不好;舌头可以尝咸淡,可以说话;身体可以感受到冷暖、好受、舒服、不舒服;这个我们都很容易感觉的到。这个心却不容易了解,但实际上,人的身体就好比一个村庄,住了刚才讲的这六个人:眼、耳、鼻、舌、身、心,心是主导:心一动,叫眼睛看,眼睛就看;叫耳朵听,耳朵就听。所以心如果不在的话,就会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有心才有分别。

这个心时好、时不好。在佛教的《大乘起信论》里,一心开二门,一个心有两条路,一条路是善路,一条是坏的恶路,就是善恶。所以我们平常是走善路还是走恶路,要做选择。其实我们每一个人,一天之中,时而上天堂,时而下地狱,可能一天之中天堂去了好多次,地狱也去了好多次。早上起来心里朗朗晴空,想今天帮什么人忙,要去做什么好事,就上天堂了;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嗔恨心、嫉妒心、贪欲心生起了,地狱的心就出来了,所以天堂在哪里,地狱在哪里,不需要到远处去找。常常有人问我天堂、地狱在哪里。抽象一点说,天堂在天堂的地方,地狱在地狱的地方,这个等于没有说。天堂、地狱在哪里,其实就在我们人间。你看很多的高楼洋房,日用很周全,那不是天堂吗?一个人的日子艰难,痛苦不堪,那不就是下地狱吗?这就是我们人间的天堂地狱。实际上,天堂地狱在哪里?在我们心里。

当然,人世间本来就是一半一半,白天一半,晚上一半;男人一半,女人一半,什么都是一半一半。现在我们的心里善恶各有一半,佛有一半,魔有一半,如何让善的一半把坏的一半降服一点,当然要靠我们的努力。人体的村庄,心好,就会带领眼、耳、鼻、舌、身都做好事,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儒家讲的,很有意义。如果心地不好,他就天天杀生、偷盗、邪淫,就不自由了,就犯罪了。这个心,看不到也捉摸不到,但是自古以来有很多人将心来做一些比喻:心像什么?像花,快乐的花朵,花有开放,不好的时候花就会谢了;王阳明先生说得好,心如盗贼,擒山中之贼易,捉心中之贼难,我们管不住这颗心,它不听我们的。有时候我们常常讲:你也不听我的话,其实,自己何尝听自己的话,可以说其实最不听我们的话的,就是这颗心。

有时候天人交战,我们这颗心怎么样、怎么样。所以就讲人要有智慧,有力量,要分析我这个行动,要驾驭、控制它,要让心听我的话,我不能去听心的话。因为心好像国王,他能下达命令,要让眼睛、耳朵、鼻子怎么做,不过我们眼、耳、鼻、舌、身,也要有个性:你叫我看坏的,我不看;你要我听坏的声音,我不听,也有自己的个性。所以修行,修眼、修耳,六根修行,一起修。桌子坏了把桌子修好一点;衣服破烂了修补一下,房子漏水了修一下,心漏了,有污染了,如何修一下,怎么样修?我想,比方说戒:戒律、法治。中国现在经济发展,尤其重视法治,要管束心,不可以乱来。心是身体之长,要把你的眼耳鼻舌身管好。

心如猿猴,翻来覆去;心也有好的:心如大地,心地、心田、心海,心海宽大,能包容;心田种植五谷,添了肥,五谷丰收。心地这块的价码很高,可以建大楼,这就是心的品质。麦克风,品质好不好,不一样,有的麦克风一千块、五百块就买到了,有的可能要五万、十万,为什么差那么多,因为品质不一样。万物的心,就是人的品质,要看人的心、性格和能量,有的人能大不能小,做大可以,不能做老二。但有的人能大能小,能饱能饿,能早能晚,能前能后,能有能无,能乐能苦,能荣能辱,无所不能,这个人的能量很高,心的能量充分,就好像好汽车的引擎好、马力好,当然价码也不同。虽然人人都是平等的,都是一颗心,可是心表现出的能量却有不同。

如何把我们心的能量,能表现到,比如说我对国家有使命感,对社会有责任,对父母、家庭、朋友、老师、学生有一种服务、效劳和包容的性格,要为了他们。像过去扬州的鉴真大师,六次去日本,最后才成功。中国的玄奘大师,二十六岁去西天印度求法,在八百里流沙里面,带的水不小心倒了,向前去的话必死无疑,回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这时候玄奘大师说:“我宁可向西天一步死,也不愿回东土一步生。”表示出他的壮志凌云。他们的成功都是基于他们的能量,他们的能量和平常人不一样,在佛教里面叫发心,开发我们的心。开发我们的心,它也有层次的。比方说,对于在家的一般是,要开发增上生心,家庭要增上,更美满;你的团体、机构、事业要更增上,更高、更好,就等于奥林匹克精神:更高、更远、更快,发挥我们心的力量。

心如大地,大地能生长万物,心里面也能生出好的东西。所以有时候,国家能源欠缺,要节省一点,节省能源,能源在哪里? 在我们心里。太阳能、到海里勘探石油,是我们的经济能源。人心的能源,人生的能源,在我们心里。你要懂得,智慧是我们心里的能源,慈悲是我们心里的能源,忍耐是我们心里的能源。

结缘,广结善缘;服务,为你服务奉献,是我们心里的能源,每个人把我们心里的能源都能取一点出来,为我们的国家社会。你说我不为国家社会,为我自己就好了,不行,为自己不是自己的,为国家社会才是自己的。在这个世界上,哪一样东西能说让我个人存在,所有的东西都是因缘共同聚合,我才能存在。没有农民种田我哪里有饭吃?没有工人织布我哪里有衣穿?没有老师教化我哪里能明事理?没有父母养育,我不能从天上蹦出来呀;没有士农工商,去街上买东西都买不到,没有他们,我就不能存在。我所以能在世间做一个人,过的欢喜快乐,是因为有大众,是大众为我服务的,所以人世间是彼此依存。一朵花种在田地里,它需要阳光、水分、肥料,它有因:种子;有缘,有因缘才有果报,才能开花结果。就算你是一个好品种,可是没有阳光水分,种子再好,摆在桌上,没有它要的缘分。我们每一个人,你怎样能干,因好还要有缘,因缘具备。

我们的心有层次,人家说凡夫心、圣贤心、菩萨心、佛心,人人均知。好心,怎么样让心变好?这个也不是一下子好的,有时候看到别人悲苦想要去救济;看到别人的错误提醒自己要改正;地脏了,扫一扫,洗刷洗刷;衣服脏了,洗刷一下,都很容易解决。可是心地肮脏了,要把它洗干净,要费一番心思。如何使我的心地干净,要读书,读书就是用一些道理来洗我的心,做事,对人要有礼貌;接受教导,别人教导也是帮我洗心;学习吃亏;学习待人好。

做人要想给人接受,你说你自己多好,人家不接受你:做老师的,校长不聘请,你做什么老师,学生不选你的课,这个老师做了也没意思;做学生的,你说你很好,可是考试不及格,而且常常犯规。你这样怎么叫董事长,总经理用你,不知道你有什么条件给我接受,你说你有钱,可是我要找人才。怎么样子才能给人接受,要用心。我在美国的时候,有一天一堆人在吃饭,大家相互介绍,介绍一个先生的时候,我问:“你在美国高就什么事业?”他回答说:“我开素食的餐馆。” 素食餐馆不容易开,我又问到:“你在哪里开?” 他说:“你问我那家餐馆啊?”我说:“你有几家餐馆?”他说:“我有四百多家素食餐馆。”

我一听,觉得这非常的了不起,管理、厨师、服务人员从哪里来啊? 尤其是有这么多人吃素吗?我就又问他说:“有人吃吗?”他说:“很多,美国人都很喜欢素食。”我惊叹道:“这个生意会这么好啊!”他回答说:“我不是光煮菜给人吃,我把自己的心煮来给他们吃。”我一听觉得很有道理,不要说开四百间,就是开四千间,四万件都有条件,因为心如虚空,大心大量,心大,就连虚空都能包容。

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电?不快;光也不快,最快的是心。像各位现在坐在这里,忽然想到北京、上海,即刻,不要零点几秒,心即刻就在北京、在上海。假如各位现在坐在这里,动一个要建一百二十层大楼的念头,一百二十层的大楼,建一下要好几年,但是你心里的一百二十层大楼即刻就能完成。心的动员,心的力道,心的广大无边。心如工画师,就像一个美术家,我们自己要做自己的美术家、雕塑家,要把自己雕塑成什么样,自己的心知道。用心怎么样来塑造,自己做自己的医师。这些毛病真的要懂的话,自己要比医师高明。心要保健,医生替你看病就是用X光、还有仪器,不会有我们更能了解自己。

用心,心是万能的,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什么都能交换,什么都有分别,只有心没有分别;什么东西将来都可以换得了,眼睛坏了换一个眼睛,皮肤坏了换一块皮肤,换肾,换肝,换心脏,但真正的心不能换。

佛经里面有一个很深奥的预言,有一个旅行的人到了一个地方,没有饭店旅馆。怎么办呢,看到有一个小神庙,他就想:好吧,总之一晚,总算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在神庙里权且住一宿。到了半夜,问题来了,一个小鬼背了一个死尸进来,想想就很害怕。糟糕,遇见鬼了!正在恐惧的时候,后面又来了一个很高大的鬼,这还得了,一个鬼就很难应付了,两个鬼,看起来今天难逃劫数。大鬼一进来,就指着这个小鬼说:“你把我的尸体背来干吗?”小鬼说:“这是我的,怎么是你的呢?”经典里面这个叫二鬼争尸,两个鬼就争这个尸体,小鬼说是他的,大鬼也说是他的。吓得这个神龛下面睡觉的人直哆嗦,小鬼一听,一看,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他说:“喂,不要怕,出来为我们证明一下,你看到这个尸体是被谁背进来的?”这个人很为难,说是小鬼背进来的,大鬼不会饶过我;说是大鬼背进来的,这是说谎,伪证是有罪的,看起来人之将死,总要说句真话。他说:“我看到这个尸体是小鬼的。”大鬼一听就生气了,你怎么都不帮忙我,就把这个人右边的膀子掰断吃了,小鬼一看,心想:糟糕,这个人帮我说话,你看膀子给大鬼吃了。嘿,有办法,我把这个尸体上的膀子折一个下来给它接上去。大鬼还在生气,又把左边的膀子折下来吃了,小鬼把左边的膀子也接上去,总之这一个人都给大鬼吃了,小鬼把这个尸体替这个人也都接好了。两个鬼这么一段恶作剧,呼啸而去,留下了这一个人,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我是谁啊?我本来是扬州的张某某,现在这个身体不是我,不是张某某了。他是哪里的?这个人说:“我是东门的张某某,这个身体不是我的。”他悟到一个道理:身体不是我的。所以我在想: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唐 神秀大师

到了六祖慧能他又高人一等: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唐 慧能大师

我们知道神秀的那一首偈语,是从有的立场来说的,六祖慧能的境界高一些,是从无的境界来说的,这个心究竟是有是无?在禅门过去有一个信徒问智藏禅师:

“老师,有没有善恶因果。”

“当然有啊!”

“有没有因果,有没有天堂地狱?”

“当然有啊!”

“有没有佛菩萨?”

“有啊!”

不管弟子问他什么,禅师都说有。这个信徒说:

“老师,你说错了?”

“我怎么说错了?”

“我跟金山禅师请教的时候,他都说无。我问他有没有天堂地狱,他说无;问他因果报应,他说无;问他有没有佛菩萨,他说无。你怎么都能讲有呢?你怎么和他都不同呢?”

“我问你,金山禅师他有没有金银财宝?”

“没有。”

“他有没有房屋田舍?”

“没有。”

“他有没有妻子儿女?”

“他也无。”

“所以金山禅师跟你讲无。那我现在问你,你有没有妻子儿女、房屋田地?”

“我也有。”

“你有没有金银财宝啊?”

“也有。”

“所以我就跟你讲有啊。”

这个有和无是这样差别,这个解释,是这样吗?的确是这样。其实有的看似是有,实际上是无,无的东西看起来是无,实际上是有。所以其实刚刚讲有和无不是两个,看怎么用法。一个茶杯,一定要空,空就是无,空了以后就能装水,就变成有,它不空不无就不能有。没有空间,我们人在哪里?袋子不空,钱放在那里?肠胃不空,我们怎么活下去?空是建设有的。所以佛门过去常常讲四大皆空,实际上四大皆有,有和空不是两个,真空生妙有,《般若心经》里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所以能把我们心中对于宇宙万有的空、有都调和、包容起来,把人我都包容在心中,宇宙自然都在我的心中,我们的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真正懂了心的话,比方说,你发财,你拥有,没关系,我看到你发财我很欢喜,我也享有;你买田地建高楼,我看到了也欢喜,我享有,你占有、拥有;你布施做好事,我做不起,我欢喜,真正欢喜,这就比有形的还要更宝贵。所以心能生万法,心生万物生,心灭万物灭,若能了解一切心,就能了解一切法。以上讲的不太周全的,请各位大家原谅。总之,今天没有别的东西,我送给你们大家心。心,你们大家本来就有,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有颗真心,祝福大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