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莲老和尚《法海释疑》

作者:妙莲老和尚 发布时间:2011/07/21

正知正见

问:老和尚为什么要造大道场?我们在埔里已有这一个大道场了,还要在世界各地造道场做什么?

答:就好像国家要办学教育人才,当然先要有学校,没学校怎样招生?我们佛家没道场怎么使人修道?拿最简单的来说,造机械也要有一个工厂;要造大机械—像飞机,那要特殊的大工厂。我们造个大道场,就好像建造飞机厂,有飞机才能飞行全世界;你造个船只能在水上行,车子只能在陆地跑,要飞机才能在高空中飞行。大道场才能做大佛事,小道场、不愿没办法做大佛事;所以佛法决定要有最大的道场,一是为了广度众生,二是为了度得究竟彻底,使人能真正自修而利他。为什么要自修?为了利他。如何利他?要化度一切众生不受人生之苦,同得解脱。

所以道场要愈多才能度愈多的众生,不同的道场度不同的众生,一个道场不能度无量众生。你看我们佛陀为什么有八万四千法门?就因有八万四千种众生;所以八万四千法门要造八万四千道场,这才能普遍度众生。你只想用一个道场、两个道场来度众生?心量就这样小吗?像烛火虫之光、像蚂蚁得到一点食物就满足了。不可以这样!要知道有无量无边的众生需要化度。所以大家要发心协助,只有拥护、只有赞叹,千万不能泄气,说一句泄气的话妨碍了道场,罪过好大啊!

问:老和尚教我们要盘腿打坐,可是盘一段时间就抽筋似的酸痛;本来很想静心聆听者和尚的开示,得到宝藏;但腿一痛起来,全身筋冒都无法生了,心也乱了,师父的话就不知听了几分了。由此想到,社曾上推动的捐赠器官,人在临终时念佛要一心不乱才能生西方,如果又被割又被宰的,那还能去吗?还能一心不乱吗? 请老和尚开示!这问题不解决,对我们初学的人是很大的障碍!

答:人生是苦,行菩提道更苦;但人生之苦是苦上加苦,没有了脱之期。行菩萨道、修行虽也是苦,其实修行是不苦的,这只是凡夫改变习气的苦;这苦是应该要吃的,吃了这个苦你才能得安乐。拿个最浅显的例子来说,抽烟喝酒是后天的习气;所谓后天的习气,是指出娘胎后才染的习气。吃烟酒只有坏处没有好处,但染上了要想戒,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戒烟戒酒的苦是应该要吃的,吃了苦,戒了烟酒后就不苦了,不抽烟不喝酒多么好!免了浪费又使身体得到健康,更好的是不因酒而闹事!

现在坐在这里盘腿疼,这就是改变凡夫的习惯,炼锻嘛!就像想把身体炼成钢,不炼锻怎么能成钢?木头不雕刻怎么能成佛像?雕刻时一斧一凿多么苦痛!世间有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腿子功夫,初从腿膝疼,要慢慢疼到坐骨、疼到腰、疼到头顶,要疼到遍身流汗;一定要经过这个过程,使血脉都打通了就不痛,这跏趺坐才能够入定。否则腿疼起来,连老和尚的开示都听不进耳,你还能入定吗?还能得一心不乱吗?功夫必然要这样做、要这样练习,才能进步到家。到家就安乐,再不受漂流之苦了!

为了大家要吃饭,农夫要种稻,要受日晒雨淋,多么苦!怕苦不耕种就没有稻谷,没有稻谷可收,又那里有饭吃呢?没饭吃还有这个身体吗?告诉诸位!‘诸佛以苦为师',正当的苦要吃,若是苦上加苦,这种苦就不要了。前两种苦要分清楚,不可同日而语,听懂了吧!

至于捐赠器官这问题,佛法讲布施有内财、外财二种,凡是身外之物都是外财,如房屋、动产、不动产。捐器官是施内财,这是真正的菩萨道;像舍利弗发菩提心时,就有人向他求布施眼睛。

要不要捐器官,这是观念的问题,不是苦不苦的问题。观念开了,认为施舍后能救人一命,反正身体已死了,还有什么舍不得的?这样想就能忍受苦、欢喜做,不论怎样苦都能忍受。观念不开、思想不通,根本就是舍不得,即使施了还是舍不得,就算不疼也怕疼了。

讲个最明显的例子,受菩萨戒时要燃香,没受戒前,见别人燃香能消业障、增福慧,自已也想燃。可是燃香时,说不疼是骗人的,那有不疼的?虽然疼但是很欢喜。你们看老和尚手上燃的这样多,疼还是能受,还感到很欢喜喔!你要是真正发了心,不只是燃香,甚至捐赠你的器官都很欢喜的。大菩提心一发,看到别人眼瞎了,你就能施恩施德布施一眼,使两人都能看到,这不是很好吗?假如你舍不得,连外财都不舍,更何况是内财?现在人连拔一根眉毛都舍不得,何况要他的眼睛?

所以说这完全是观念的问题,而不是往生不往生的问题。并不是每个人一疼了,嗔恨心就一定起;如果一疼就会起嗔恨,那你就下要舍、不要布施好了;若是发菩提心救人,疼能忍受,那就捐器官好了。这没有一定要你怎样做,你自己欢喜就这样做,不欢喜不想做也可以。

佛法说万行皆能回向西方,你以欢喜心来做,以此功德回向西方,不但不妨碍往生,还可增加往生的功德呢!听懂了吧!做不做完全在于个人有没有发心。

问:如果发心捐赠器官,可是受赠者因此活命后就去造罪业,那捐赠器官还有意义吗?

答:不能那么说!人已病危需要东西来换、需要救济了,你有个好器官来换,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虽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应该还是要依好的理,不能依那种小小的道理。菩萨是以救济人为第一,虽然对方造罪业,这是个人因果问题;你发心救济人是成就你自己的菩萨道。否则照你那样讲,不是等于病死是你的事,我还管你做什么?

问:以宗教观点来看,老和尚对于捐骨髓有什么看法?

答:凡是利益人的事,当然都可以做、应该做的。

问:一般人死后八小时内神识尚未离开不宜动他,此时可以捐赠器官吗?

答:他发心捐赠,就没什么时间的问题了。

莲友:我是想补充前面那位莲友腿疼的问题。我个人第一天比较昏沉,所以感觉不出脚痛,第二天有些痛,第三天更痛了,我很高兴,因为我开始不昏沉了。这时脚一痛,佛号就大声提起;我佛号一大声提起,整个痛都变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

答:对了!就这样。

莲友:可是第四天脚又痛了,我想越痛越好,诸行无常,我看它要痛多久;我又提起佛号来了;正念一起,这时没有痛的感觉了。

答:看它痛到那里,其实生理血气通过就好了。

莲友:我想诸行无常,不要这么傻,被它骗了!看著它痛,它就不痛了。不要别人称赞你,你就高兴,痛你就生气。

答:你是好模范、最好的模范!‘求师不如访友',你们问他就够了。万法唯心,这也是唯心,你愈怕疼,它就越疼。这是真实的功夫,用功要在这地方对治。所以佛法才说:‘诸佛以苦为师'、‘当思地狱苦,恒发菩提心',地狱之苦是多么的苦!不要说地狱苦,光是病苦就够你受了,要时常想到这些。想要不病、不苦,若不修行,如何解除这些苦?这点要知道!

问:对已死的人要不要助念?

答:助念不但对死者有利益,对助念者本身也有大利益,那何乐而不为?你就发心助念好了,发心助念真正是送人上西天。

问:我有个道友很精进用功,甚至大乘经一天能诵个十几卷,佛号都不离口,别人睡觉他还在拜佛,可是他的行为总是令人看不顺眼。那他诵经、念佛的功德到那里去了?

答:我讲个比喻:要知道!水是绝对可以灭火的,但是杯水不能济车薪啊!一车薪的大火,一杯水是扑灭不了的。可是你不能说这水没有用,如果有两车的水,那不是当下就灭了火吗?一车柴火有一车水就能灭,因果善恶都是相对法;有明就没有暗,有暗就没有明。

用功修行还是有坏习惯,那是习气使然。说到习气,不要说凡夫习气不能改,连证了阿罗汉,食嗔痴三毒业种已断,都还有少许习气;好像毒药罐,毒药已经倒掉了,罐子也洗得干干净净的,可是把罐子盖起来,等个一两天还是有毒药气。倒掉毒药容易,可是气味就不是那么容易除了。所以证了罗汉果,虽然没有三毒却还有习气。

像佛陀在世时,有位证了罗汉果的比丘,有次在树上还跳了起来,原来他前世多生是只猿猴。智慧第一的圣者舍利弗,虽然没有嗔心,还是会发脾气呢!他脾气怎样发的?

舍利弗有一天受了‘别请',他的弟子—均提沙弥,找不到师父,就去问世尊。世尊回答他:‘你的师父受波斯匿王别请去了。'在佛法的戒律规定不能受‘别请',单独到信徒家中受供,这不但不能显出严正的佛法,还带了情感、人情;人家特别请你是带了情感,你单独去受供也是带了一点情感,这要不得的。

在家信徒如果想发心供养一位师父,因为你的力量就那么大,无法供养全部僧众。请一位是可以的,那就要由常住依次指派,分派那个人就那个人去,不是件指定要请那个师父去吃饭。否则师父去了就是受别请,不如法的。

舍利弗受了波斯匿王的别请回来后,均提沙弥就对他说:‘师父!你今天怎么受了别请?'舍利弗听了:‘你怎么说我受了别请?'‘这是世尊讲的,他说你今天受了别请。'舍利弗一听,哇!脾气就发起来了,手指往舌根一挖,哗啦一声,把受别请所吃的食物全都吐出来了,‘以后就是国王的爸爸请我吃饭,我都不去了!'你看脾气还是那样糟!这就是罗汉还是有习气。

这都是无始以来的习气,要到了辟支佛才能完全断尽。所以我们不要说某某人修得很好,怎么还有那些坏习惯,那是无始以来的业力不可思议。能不能除呢?当然能除,这一切都是时间的问题。修行还不能解除烦恼习气,这是功行不够、时间没到,也是三世因果的问题。这些教理明白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疑问,也不会懈怠而能精进用功了。

另一个角度来说,精进用功还令人看不顺眼,那可能还是以著凡情在用功。就像毒药罐气味没有尽,那装什么好食物也会变成毒药,还是不能吃。

这个地方注意!我们修行为什么要断凡情、要有至诚心?凡情就如毒药罐还有毒气在里头,即使一天诵大乘经几十卷、念多少佛、拜多少拜,还是以著凡情在修。好像不守规约地在拜,大众上殿时他在打瞌睡,大众睡时他却在拜佛;大众过堂吃饭时他不随众,甚至自已拿碗饭到别的地方、没人的地方偷偷地吃。就这样的下劣性、凡情!要知道!违背佛陀的戒律、常住的规则,这样子就是扰乱大众,令他人起心动念。这种用功,很难得益!

问:佛家每天早殿课诵中,都有祝福:‘国界安宁兵革销,风调雨顺民安乐',尤其出家人都是那么虔诚地念,但是国界也没有安宁,兵革也没有销,风雨也没有调顺。究竟祝福是不是空费?还是众生业障太重、定业不可转?

答:没有空费,也不是定业不可转。所谓‘定业不可转,三昧加持力;无始诸障碍,一切皆消灭。'而且念佛功德也能转业,那里是定业不可转?如果不能转就变成常法了。万法皆是无常、不定法,法法因缘生,因缘灭嘛!那有变不了的呢?说走业不可转也能转,没有不转的;不可转的是‘缘'不具足。当知法法都是相对的,没有不能转,不管什么善恶业都能够转变。

我们不是常说‘杯水不能济车薪'吗?大家都知道恶业力不可思议,造恶、修善其实不是两个人,而是同一个心所造的,所以善恶业的力量是相等的:所谓佛力不可思议,业力也不可思议;当然两者不可思议中的不可思议,还是佛力。怎么业力就不是不可思议中的不可思议?一个是苦,一个是乐嘛!因为恶业力使你受苦报,身心不安然,总想要求解脱,不会再继续造恶;善业果报使你快乐、身心寂静,当然你会继续修善。

讲个譬喻:当我们伸手触了火,一疼自然就缩回来;就像人正在造恶业时,他就是要造恶才高兴,怎能化度他?到了阐提(极恶无善的众生),就是真佛来化度也没办法。佛都不能化度了,叫那个来化度?但众生皆本有佛性,凡有佛性皆当成佛,那造恶业怎么成佛?佛法不讲定法,当他自已造恶业,到了受极大苦报的时候,苦果就会使他自然转心自度。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管怎样的江洋大盗,到了受恶报临死时,也会后悔回心向善;由于回心向善,就会一面忏悔恶业,一面修善积德。不错!佛法虽言:‘一切唯心造',但你同时不要忘了佛言:‘诸法因缘生,亦从因缘灭',染因缘强就会作恶,净因缘强就会修善;所谓:‘心本不生因境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行要好伴,住要好邻',否则心虽好却做不成好事。

佛法还有句话:‘功不唐捐,德不虚弃',我们求‘国界安宁兵革销,风调雨顺民安乐';虽然兵革没有销,风雨地没调顺,但‘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不得';在国家混乱的时候,一些善人修善业,虽然没有明显地转灾厄,就算一点也没有转,可是发心修善业的人,福德因缘种下去,他在这恶因缘、恶环境中也能勉励道业增进。这是修善的善业不可思议。

本来这份善业果报是想和大家同享的,可是众生的恶业力承受不了善业果报,善人只好自己承受。好像父母有好福报给儿女,儿女不能接受,那是儿女的无福,不是父母对儿女没有慈悲之心。道理就是这样平凡,并不玄妙吧!

佛法当然是灵,如果修的人不至诚那也没有用。至诚才能感应,至诚才能改变厄难。虽然我们修道的人少,恶业障的人多,我们消不了他们群体的恶业,但一部份的业总是能消的。好像有一百加仑的滚水,我们只有一加仑的冷水,当然不能把一百加仑的滚水都化凉了;但一加仑的冷水倒在这滚水上,它总会融合一点,滚烫的程度就减少了,功还是没虚弃啊!

所谓‘重报轻受',整体来说好像是没有得到利益,但在某个部份来说还是减轻的;假如本来是轻报,大家叉有至诚心,善业力大,那当然恶业障全消。好像一车薪的人,你用五、大车的水来灭,什么大火也能灭掉;如果仅有一杯水,那当然灭不了的。水是灭火的,但一杯水却救不了一大车的人,那你不能说这水就没用了,水灭火决定是有用的。

我们念一句阿弥陀佛、持一遍大悲咒都是有用的,这个信心绝对要有。‘各人吃饭各人饱,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修各的因果,你修善得善报,造恶得恶报,乃至大家在一块共修都是如此。我们现在国家动乱,人心不安,希望大家要多念佛使人心安定、善心增长,朝里谈国事耍商量,不要恶言斗争,要运用良心真正为国家、为人民;做老百姓的也要感恩,不要对国家有太多不合理的要求,却昧于应尽的义务。试问不存款,如何兑支票?

问: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在我的印象中,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信奉基督教的国家都会比较强大?

答:万法是无常的,你不能因为他们一时的强大就说是好。强大什么呢?强大不一定就是强喔!所谓‘从来硬弩弦先断,每见钢刀口易伤',强大,就像枪炮是强大,但那种的强大有什么用?强大、强壮那等于是甜酒,不能止渴喔!你强大就欺负弱小国家,那个怨一结下来,一旦弱小国家翻过身来,人家也是用枪炮子弹打你!我打你一捶,到时自然你要踢我一脚;你现在没办法踢我,心里决定这样想:‘好,等到有一有再算帐罢!'那种强大没有用。

我们要以道德降伏人,要在仁义道德上做得好才是真的强;像我们中国的孔孟之道.中华文化,才是强大。只是我们太可惜了,把自家的这种文化、宝贝放弃了,这也是中国的倒楣。我这是讲因果、讲真理喔!说到这地方,我就有一点愤恨。

实实在在,佛教才是真正的强大,古来凡是真正信仰佛教的国家从来就没有战争。现在谁不想世界和平呢?想归想,但你要做、做得如法,不要南辕北辙,只是想想而已。要想真正达到,告诉你!唯有学佛、行佛行,以佛心来改变凡夫心;把凡夫心转为佛心,到时不想世界和平,世界也能和平,乃至国家富强、人民安乐。

要想世界和平,不奉行佛教怎么和平?不信佛教,大家你杀我、我杀你,将来世界只会更加的凄惨,最后同归于尽!这就是所谓的强,你把这个强的意义认错了!进一步讲,那样的强也是他们的福报,但这福报一用完就倒楣了。

我这么讲,你心里有没有化解?告诉你!上天堂不如求生西方;上天堂怎么样?还要堕落喔!西方无有众苦啊!这你再研究佛学就会知道。

问:有人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天下,老和尚的看法如何呢?

答: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天下。究竟是中国人的什么天下呢?在我想,若能弘扬佛法到世界五大洲,二十一世纪确实是中国人的天下。佛法化度众生,没有种族、国界之分喔!先觉觉后觉嘛!大家和和平平、无争无斗、欢欢喜喜的,希望大家都好、大家都是纯粹努力修善、大家平平等等同成佛道。

所以最和平、最安详的就是佛法;学佛法就无争,无争就太平了。希望将来二十一世纪乃至三十世纪、一百世纪,大家都是学佛修行,全世界都是佛法的天下。这是我们信佛的人应该有的大愿—‘愿将东土十方界,尽种西方九品莲',大家发心就是这样发心。

你这样发心修大行,人家才会欢迎;你来了,能使人家安乐自在,世界人才会请你移民去那裹。你不这样发心,外国人不要你到他的国家,怕你害了他的国家、使他国家的人民不安。道理都是一样的嘛!人家要想侵略我们,那可以吗?不可以的。将心此心嘛!佛弟子一定要有这些观念。亲善人家、利益天下,则天下都是我们的家。这才是佛陀所希望的啊!

我常想,我们中国人确乎是伟大。怎样伟大?我第一次出国到马来西亚,从东马到西马、由南马到北马,都没见到马来西亚的人,见到的都是我们中国华侨。在槟城讲的是台湾闽南语,到了吉隆坡讲的是广东粤语。乃至到五大洲,各处都有华侨。凡是有太阳的地方就有华侨,最奇的是,有华侨的地方就有佛法。但是各地的佛法并不是出家人到了以后才有,而是华侨把佛法带到五大洲,再由他们请法师去主持,接引归依。

中国是礼仪之邦,如果能把孔孟之道弘扬,再加上佛法,那确乎是好!我们使人家安乐自在,大家互相尊敬,那多么好!好的我们要弘扬,一弘扬,人家就会接受、会欢迎。你要是以强凌弱,那个会欢迎你?外国人也非常赞扬我们中国的孔孟之道,再能研究佛学,他就会接受、皈依了。

佛法是真正的大慈悲,没有彼此之分,一律都是平等、自由。世界人谁不向往自由、平等?唯有佛法真正最自由、最平等,因为人人可修成佛喔!不是永远都是奴隶。

我再诚实地保证:讲平等,唯有佛法是最平等的。说到平等,这不单是在理体上平等;在事相上,你虽是凡夫,只要你修行到家,就可以坐上佛位啊!

说到自由,你能解脱财、色、名、食、睡、嫉妒、障碍,那多自由自在!佛法讲自由,最极自由;证了罗汉果,六通自在,多么自由!像我们现在到美国还要坐飞机,可是有神足通的罗汉,举步就到了。

说到这地方, 孙中山先生说:‘佛学是哲学之母',我要说:‘佛法是科学之父';就像飞机是科学家造的,它还要假机械才有能,要条件聚集才可造成。我们只要把人我是非放下,达到‘无我'就自在解脱,得到神通了嘛!所以说佛法超越科学之上。我们念阿弥陀佛念到一心不乱,那就无我了。什么叫做一心不乱?被人家骂,你听进去能像赞叹你一样;被人打一捶,就像在你身上拍肩一样。你没有嗔恚、贪爱这些烦恼,那就是定力。一心就是有这种不乱的定力,得到这样的本能,那多么自由自在!这种自由平等才真是我们所应求的啊!

你看!佛法是多么好!多么高!多么妙!值得全世界的人来尊敬!只可惜我们没有好好弘扬。

问:佛陀既然大慈大悲,为什么不能慈悲令一切众生不要受苦难?

答:要知道,佛菩萨为什么要叫人修行呢?因为‘公修公得,婆修婆得,不修就不得'。佛法讲缘生、讲因果,有缘才有生,有因才有果;不讲自然,不说无因。佛法能不能慈悲?因缘具足就能,因缘不具足就不能。佛法真理不乱说、不评是非,不是想怎样就能怎样。佛法是因果法,就是各人吃饭各人饱;你听佛陀的话、依佛法修持,那什么苦都解脱;你不依那个方法,佛陀对你的苦也无可奈何。医生帮人医病,可是他的爸爸病了,他也没办法叫他爸爸不生病、也没办法叫他不要死,这是个人的因果。

明白了这些,你就知道虽然佛陀大慈大悲,还是在因果之内慈悲。佛陀当然慈悲,舍了常寂光之乐,到这个苦世界来度化我们,这就是佛陀的慈悲。世间的父母够慈悲了吧!妈妈帮你煮了饭,你总不能说:‘妈妈!你帮我煮好饭,你还要我吃,真是啰嗦!你帮我吃好了。'妈妈吃饭,妈妈肚子饱,你自己饱不了啊!这是必然的!这件事必须要明白。

问:回向偈里有一句:‘花开见佛悟无生',我们现在学佛,要先求悟还是先度他?

答:佛法是‘般若惟一法,方便有多门',佛法有种种方便;你先自度也好,先度他也好。楞严经有说:‘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萨发心。'但也讲:‘自觉已圆,能觉他者,如来应世。'大家要知道,你自身度了,才有力量度人;自身未度,如何度他呢?那不是好高骛远吗?所以大乘经上都是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自身未度而度他者,无有是处。'那是大乘经所说,不像小乘经只是重自利喔!经典上这部经这样说,那部经那样说,这是因对不同的众生,所以说话有种种的差别;就好像儿女的性情不同,父母说话也就不同。

其实佛法是很微妙的,你先自修也好,先度他也好。比方老和尚,我若自修拜佛,那多么好!现在我这样领导人打佛七、创建道场,实在妨碍了自己修行。但是想一想,我建道场、说法度千万众生,那比一个人修行还要殊胜;因为一个人修只是自已去西方,建大道场就能度千万众生同生西方。我还发大愿,要度两百万出家人,我要把台湾宝岛变成佛国。台湾有两千多万人口,度两百万还会多吗?只是十分之一嘛!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是愿总是要发得大;发了愿总有做到的一天,总是有希望的。不发愿就没有希望了,即使有能力也做不到。所以大家要好好发愿。

不过为了千稳万当,你还是待‘花开见佛悟无生',那时你自修利他都好,不要像我这样自修利他很苦啊!

问:西方是不是唯心造?

答:当然是唯心造。佛法讲‘万法唯心',西方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的心造的,我们念佛也是在念心;离心没有一切法,这要认识清楚。一切唯心,极乐是唯心造;地狱也是唯心造,心有贪嗔痴作杀盗淫,这就造了地狱;阿弥陀佛行四摄六度利益众生,这就造了佛国土。

地藏经说到地狱的大床,一人睡亦满,千万人睡亦满;还有火烧的铜柱使罪人抱。这都是睡在床上男女拥抱接吻、亲亲爱爱的,将来就感这果报。你看我们的手是冷的,一磨擦就生热、生火;地狱之火也是如此。一切都是唯心所造、皆是因果。明白了吧!大家还想睡在床上亲亲爱爱的?有的人心都想出家了,这还舍不得、那也放不下,完全是业障鬼!如果夫妇俩真是分不开,那你们就组个佛化家庭好了。

1234下一页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