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贤长老《太虚大师思想及僧制建设研究》

作者:惟贤长老 演讲地点:05年6月16日讲于人民大学 发布时间:2011/09/16

一、太虚大师生平简介

太虚大师是佛教的思想家、理论家,又是革新佛教的创造者,他的一生是在艰难的岁月里度过,但他所作出的成绩却是很大的。他提倡的人生佛教,就是后来赵朴初老居士在1983年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正式提出的人间佛教。现在中国佛教协会的章程,就是以人间佛教的思想为指导,佛教的各项工作、各个寺院、各个佛学院都是根据这个思想在开展工作。

太虚大师的著作已经整理出版,风行海内外,他写的三宝歌,现在已经成为海内外佛学院的校歌,影响很大。

我亲近太虚大师将近十年,从16岁到21岁在大师创办的汉藏教理学院读书,21岁至26岁与大师通信没有间断,受大师的教育很深。他在汉院给我们讲真现实论、人生佛教、今菩萨行、菩萨学处,还教我们写诗,他善于写诗歌,书法也很好。

大师原籍浙江崇德(今浙江桐乡),1890年1月8日(清光绪十五年十二月十八日)生于浙江海宁,1947年3月17日(农历二月二十五日)圆寂于上海玉佛寺,享年59岁。

他2岁时,父亲去世,后母亲改嫁,幼时全靠外祖母抚养教育。外祖母是信佛的居士,经常带他朝山拜佛,因而从小种下佛根,对于寺庙印象很深,对于佛菩萨很崇拜。7岁时,开始在舅父的私塾里接受舅父的教育,读“四书五经”,习文学,奠定儒学、文学基础。

16岁出家于苏州木渎浒墅乡某小庙,平望小九华寺的监院士达给他披剃,取法名唯心,后由师祖奘严立表字太虚,“太虚”之号因此而来,从此一直用太虚之号。接着,他到天童寺受戒,听道阶法师讲佛学。17~18岁至宁波永丰寺从歧昌法师受《法华经》、《楞严经》、《指月录》、《起信论》,奠立佛学基础。不久,杨仁山在南京办祇洹精舍,这是中国最早的一个现代式佛学院,同他在一起学习的多是后来的佛教界知名人士,这是他在研究佛学方面的一个重要历程。其中最重要的还有两次静修,第一次是19岁读《大般若经》有启发,豁然开悟,后又阅读《华严经》,那种开悟境界又继续出现;第二次是26岁在普陀三年闭关期间,除了静坐、修禅、礼拜、念佛以外,还广读经论,其间写的著作较多,如关于《楞严经》、《起信论》的解释等,这些都是形成他佛教理论的基础。

1908年,大师在慈溪汶溪西方寺静修阅藏读《大般若经》时,与一个叫华山的僧人认识,华山当时的思想比较开明,不满意当时佛教的现状。大师与华山结识后,谈得很投机,华山就请他观看其所携带的新书,是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章太炎所著,以开发他的思想。大师之佛学救世之宏愿,由此勃发而不能自遏,遂由超俗入真改趋回真向俗。接着又认识一个当时随孙中山搞民-主革命的僧人叫栖云,他和栖云很谈得来,栖云就介绍当时的进步书给他看,其中有中国、欧洲的各种主义以及政治经济方面的理论,这些对他的思想有很大启发,大受革命思想之掀动。

1911年,受栖云之邀前往广州,革命党广州起义失败,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牺牲,因太虚大师作诗追悼,当时清政府就怀疑他,要查办他,他就到处跑,东躲西藏,后终于安然返沪。

1912年,他与杨仁山等,在江苏金山寺,提出组织中国佛教协进会,成立金山寺会所,谋求新中国新佛教之建设,要把金山寺办成佛教大学,来培养僧才,培养佛教新一代的接班人。他提出这个思想,并在开会时经大众通过,但有一部分僧人不服,会后组织了几十个人冲进会所,杨仁山挨了打,这次活动受到挫折。

当时佛教的形势很不好,其本身教义不昌。佛教最昌盛是在隋唐时期,祖师建立各宗派,宣讲教义;宋元以后,教义不昌。当时寺庙的传统基本上是禅宗和净土宗,实际上一是落于隐遁;二是落于往往求死后解脱,对于人生,对于生前应该做些什么,佛教徒就往往提不起来;三是僧制腐败,僧人制度受历史的影响形成家族制、法派制,违反了僧团的十方公有制。对于这个现状他不满意,再加上当时北洋军阀政府提倡庙产兴学,僧人惶惶不安,庙产被提,生活无来源。由于以上内部外部的原因,促使了太虚大师革新思想的产生。

1913年,他的戒师八指头陀寄禅和尚圆寂。八指头陀因为庙产兴学,向北洋军阀政府请愿,没有达到目的,而且受了当时主管机关头头语言上的侮辱,回来以后非常愤慨,然后就圆寂了。太虚大师在追悼八指头陀的追悼会上就开始明确提出佛教三种革命:(1)教理革命;(2)教制革命;(3)教产革命。

教理革命就是要提倡人生佛教,不提倡空谈的、隐遁的或者死后的佛教。教制方面,改革原有的制度,要把家族制、私有制、法派制改过来,成为佛教集体公有,十方丛林十方僧,不能子孙相传。教产革命就是化私产为佛教的集体公产。他这个革命实际上是契合诸佛理、根据当时现状进行形式上的革新。

从他提倡整顿僧制、改革僧制以后,在各个地方都遇到保守派的反对,后来他把重心转移到了:一方面讲演佛法,传播佛教文化;另一方面,最重要的就是办僧伽教育,从培植僧才着手。他陆续创办武昌佛学院、闽南佛学院、柏林佛学院、汉藏教理院,圆寂以前还准备在西安开办包含藏文系、汉文系、巴利文系、英文系的综合佛学院——巴利三藏院。他希望佛教在各个领域都有人来学,以便把佛教弘扬到全世界。他办教育的思想是宏伟的,在这方面,比较有成绩。中国佛教能够延续到今天,他当时所办教育的成绩贡献不小。

太虚大师的一生,是在不平静的艰难岁月里度过的。辛亥革命民国成立后,北洋军阀统治,一片混乱,加上庙产兴学,内外交逼。北伐以后,军阀又互相斗争,形成军阀割据,情况还是照旧,后来尽管有短时间的统一,紧接着抗日战争又爆发,当时的国民政府由南京迁都到重庆,重庆成为陪都,太虚大师也随着到了重庆,在颠沛流离中过生活。

他的一生弘法成绩,总的说来有四点:一是首倡佛教三种革命;二是革新僧制,创办佛学院;三是曾经赴欧美弘法;四是对于国家民族很热爱,当日本侵略中国东三省的时候,他就向日本佛教徒呼吁,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在国内提倡组织佛教青年护国团。抗战爆发以后,他又提倡佛教徒接受防护训练、救护训练,从上海到武汉、到重庆,相继组织僧侣救护队,在日机轰炸之下,救护死伤军民。不久,他又组织国际佛教访问团,访问缅甸、印度、斯里兰卡、新加坡,对宣传中国抗战、呼吁支持中国抗战起了很大作用。他的一生是爱国爱教的。

他圆寂以后,上海举行盛大的追悼会。遗体火化后烧出三百多颗舍利子,还有五彩舍利子,最奇妙的是心脏不坏,心脏上面也点缀了很多舍利子。这是他真实修持忠于三宝的证明。

以上内容,就是有关太虚大师生平以及革新思想形成的简单叙述。

二、革新佛教思想的要点

从以下八个方面来阐述。

(一)主张佛教的行持首先要具足信仰

这种信仰是理智的信仰,是正信,不是迷信,也不是邪信。信仰以后,就可启发人的心灵;人的心灵是仁爱、理智的,就与佛陀证的果相应;因位的信与果位的佛陀觉的境界相应,就成为大乘菩萨的因。所以重在首先要信,《华严经》讲:“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

(二)考察佛法的真伪必须要以佛家的基本教理为准

佛经都是由佛亲口宣说,而佛经的内容都是佛陀的自证境界,这种自证境界不是世俗人一般的知识和理智可以推测和理解的。世俗人的理智和知识,是凭五官感觉进入理性认识,是一种意识境界、有分别的境界;而佛陀的境界,是超乎时空、超乎语言、不可思议的。

他为什么提出这个论点呢?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些论战:什么大乘非佛说、《楞严经》非佛说、《起信论》非马鸣菩萨所造呀等等。假若以世俗观点、以世间进化论的观点,或者通过训诂说解释经论,认为某个经论是真的,某个经论是假的,以这种观点来对待佛法,就根本与佛陀的自证境界不相合。考察佛法的真伪必须要以佛家的教理“四圣谛、三法印”来衡量,是不是合乎四圣谛法?是不是合乎三法印?是不是合乎因果、缘起性空的论理?要以这个来衡量,不能以那个进化论的眼光、训诂学的考据方法来对待佛法。

(三)坚持契理契机的原则

佛法一方面不能违反佛经的原则,要发扬;另一方面要结合时代、众生的根机,就是要适应社会、群众,要与时俱进,从这些方面提出新佛教的理论和僧制的改建。这些思想是上契诸佛理,下应众生机的。

(四)提出人生佛教

认为人生完成道德,提高人格,自利利他,有利于家庭、社会、国家、世界,使众生在生活中获得美满幸福,就与大乘菩萨行相应。所以做人,必须要完成人格,进一步发菩萨心,修菩萨行,才能完成佛果,这个不是空洞的,而是很实际的,这就是人生佛教。

(五)提倡佛教应世与救世

应世与救世,就是提出建立新佛教,一方面改革佛教的制度,保护佛教寺庙,救寺救僧;另一方面把佛教真理弘扬出去,净化人生,使世界和人们得到挽救,这就建立了现代佛教的思想。

(六)僧团与信众的关系

在佛教集体中,首先应该注意僧团的建设。僧团是主体,应该以僧人来领导,而信众是围绕僧团作为护法。

(七)尊重中国佛教传统

当时内学院欧阳渐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佛教应该继承和学习印度,像龙树、无著、世亲的学派,中国佛法没有什么建树,不值一学。太虚大师就持相反态度,他认为中国佛教是我们的祖师根据佛说的原理,就自己的研究和心得加以发挥创立,在教理及结果方面都不违反佛法,这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应该尊重,并针对各宗派的判教差异提出八宗平等。

(八)爱国爱教的思想

如抗日战争中组织僧侣救护队、佛教国际访问团,来拥护抗战、宣传抗战等事迹。

三、有关佛教革新思想的论述

有关佛教革新思想的论述是:八宗平等、对佛法的判摄、关于人生佛教。

(一)八宗平等

佛教从汉代传入中国以后,到三国魏晋南北朝时期,是翻译讲学、从萌芽到成熟的阶段,当时的派别就有十一种;直到唐代才正式形成宗派,计大乘八宗,小乘二宗(又有史家将小乘的俱舍归入法相宗,将成实归入空宗,故一般只提八宗)。

大乘八宗,其中慈恩宗、三论宗、天台宗、华严宗(贤首宗),多偏于教理的发挥、解说;禅宗、密宗、净土宗、律宗,偏于行持,重在讲行,教理方面就不如前面四宗广繁。在历史上又将禅宗称为宗下、宗通,将经教称为教下、说通。

由于历史上宗派之间互相比较,互相争辩,在判教方面有很多差别,不统一,引起后世许多争论,太虚大师就站出来,认为各个宗派都是平等的。为什么?

1.各宗虽然有差别,在行持方面各有各的行持,如参禅、念佛、讲经、守戒、修密等不同方式,但在境界上,在佛的果报上,如见道、证佛果,都是一致的,从境与果来说都是平等的,没有什么差别。

2.各宗祖师都是根据佛经所说的教理,在各自的行持及心得方面发挥出来建立宗派,是与教理相合,同属于大乘教的。条条江河归大海,条条道路通长安。从这些方面来说没有什么差别,平等无二。

3.中国佛教的特点是大乘佛教。历代以来,学佛的人不管出家在家,都离不开八宗,学一宗同时涉及其他宗派,都要了解,互相圆融,最后达到圆融无碍的境界,这是中国佛教的特点,应该保持,应该发扬。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各宗也是平等无二的。

他提倡八宗平等的思想,在《大乘宗地图释》一书中,阐述得很详细。他把大乘八宗之教法和宗义,作区别分析和综合说明,谓各宗在教法、发心和证果上是平等的,而在所崇尚的宗义、所集理的成宗和趣行上,都有殊胜特长之处。

(二)对佛法的判摄

太虚大师根据印度的佛法和中国传统的佛教,对全体佛法进行融贯,结合现代做出新的判摄:教之佛本,三期三系;理之实际,三级三宗;行之当机,三依三趣。依此建立人生佛教,至为精要。

1.教之佛本,三期三系

太虚大师认为:佛在世时,佛为法本,法以佛为主、以佛为归,虽然应机说法差别无量,但并没有分大乘小乘顿教渐教,故佛为法本,法皆一味,佛怎么说就怎么说。虽闻法者因特殊的机缘关系,解有差殊,但不能以此别为大小,故也就不能分作任何的宗派了。因为佛是唯一的,所以佛所说的法,当然也就是一味了。到了佛灭度后,佛陀的教法,就不是那么一味的了。依当时印度的法藏结集和后来教法的流行演变,分做三期三系。

第一个时期,小行大隐时期。佛灭度后第一个五百年,小乘教盛行,教典有《阿含经》等,大乘经隐没不彰。现流行于世、保持原状并发扬光大的是以斯里兰卡为中心,流传到缅甸、泰国及越南、马来群岛等地的巴利语系佛教。

第二个时期,大主小从时期。佛灭度后第二个五百年,大乘佛教盛行,包括般若、法相唯识,从马鸣菩萨写《起信论》,到龙树菩萨弘扬般若,再到无著、世亲菩萨弘扬法相唯识。现流行于世的是以中国为中心,由中国而流传到朝鲜半岛、日本及越南等地的汉语系佛教,也可称为中国系佛教。实际上印度三期佛教,中国皆有,但主要以第二期为主。

第三个时期,密主显从时期。佛灭度后第三个五百年,密宗盛行。密宗是佛教一种特殊的形式,讲三密相应,灌顶、修供、念咒。形式上结合当时的印度教,内容上包括大乘中观的思想。密又有东密、西密,西密就是指以中国西藏为中心,东密就是指日本真言宗,但日本的密教还是中国唐朝时传过去的。现存于世的是以中国西藏为中心,由西藏而流传于中国四川省、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及尼泊尔等国,为藏语系佛教。

2.理之实际,三级三宗

什么叫理之实际呢?就是佛教的教理符合佛陀的本怀,也与客观真理相合,所以就叫实际。

什么叫三级呢?佛教分为五乘:人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佛乘。其中,又分为三级:

第一级,五乘共法。五乘共同之处是要相信因果道理、因果事实,以及因缘生法的原理,这是基础。

第二级,三乘共法。三乘就是指声闻、缘觉、菩萨这三种出世的圣人;共法就是说这三乘虽有差殊,但要断烦恼了生死,修解脱行,必须要通过四谛、三法印的修习,求证出世涅槃,所以叫三乘共法。

第三级,大乘特法。即缘起性空、唯识法相、真如法界是菩萨所特有、不共于人天、二乘的,也叫大乘不共法。

五乘共法的因缘生法,三乘共法的四谛、三法印,大乘不共法的缘起性空、唯识法相、真如法界,为三级。大师又将此三级汇成三宗: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识宗、法界圆觉宗。这三宗就把中国大乘佛教的八个宗派全部融会起来了,八宗汇成三宗。法性空慧宗,讲般若,为龙树一系的中观派;法相唯识宗,讲唯识法相,是无著、世亲一派;法界圆觉宗,根据《起信论》、《楞严经》、《圆觉经》,直讲真心,回俗向真,转妄成真,直指如来真心,叫法界圆觉宗。

3.行之当机,三依三趣

行就要随机,必须要适应根机而弘法,这是从实践方面来谈。机是根据地点不同、人不同、时间不同来进行,即因地制宜、因机制宜、因时制宜。

(1)依声闻乘行果趋发大乘心。由佛世时至正法的千年,是以小乘为主,先求解脱道,后来趋发大乘心,回小向大,大乘心一发,即知已入菩萨道,不难成佛,属正法时期。

(2)依天乘行果趋获大乘果。天乘行果就是密宗讲的天幻身、净土讲的天国土。密宗讲以天人形象作本尊,先修成天色身的幻身成化身佛,做到三密相应,可以即身成佛。净土如兜率净土和弥陀净土都是天国。依密净的天乘行果,先成天幻身或上生天净土,以期速达成佛的目的,是属于第二千年的像法时期。

(3)依人乘行果趋向佛乘。依人乘正法,先修成完善的人格,保持人乘的业报,发菩萨心,向上增进,就可以趋修大乘行,得到佛果,这就是第三千年开始的末法时期,这个时期比较长。

太虚大师认为,第一个时期,依声闻乘行果,现在不实际,因为那是与世隔绝,在山林水边修行,是隐遁、保守的,容易受到讥嫌。第二个时期,依天乘行果,难免带神秘色彩,容易被讥谤为迷信、神秘,也不适合。现在的时代必须依人乘行果趋向菩萨乘而证佛果,才比较切合实际。基于这个理论,他提倡人生佛教。

(三)关于人生佛教

太虚大师讲,做一个人,首先要做一个完人,就要遵守三皈五戒十善,明因识果,保持人身,完成人的人格,提高人的道德;以后就要做超人,超人就要修解脱行,少欲知足,宁静淡泊,求身解脱、心解脱、慧解脱;超人以后要做超超人,超超人就是菩萨,就要具足大悲、大智、大愿、大无畏的精神,发菩提心,修四无量心、四摄六度,去救苦救难,度脱一切苦厄,这就是成佛的因。完人、超人、超超人,成佛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佛陀就是一个超超人,完成人格的第一人。

提倡首先完成人格,这样就避免世人将佛教当成消极保守和神秘迷信的这种讥嫌,而是人格化、是做完人的这么一个目的,现代社会就适应这种根机,因此必须要提倡人生佛教。

太虚大师在晚年,就把关于人生佛教的理论,收集起来,编成《人生佛教》这样一本书,在临终之前四天,把赵朴初老居士喊到身边,把这本书交给他,对他说:“你好好学习,这是我的志愿。我不久要到无锡、常州去。”几天后,他就圆寂了,无锡、常州即“无常”嘛,赵朴初老居士这才知道“人生佛教”是大师托付的遗愿。后来赵朴初老居士根据他的人生佛教,提倡人间佛教,所以今天的人间佛教,其基础就是人生佛教。当然人间佛教的内容根据当今时代,又有所发挥。

太虚大师有两首诗:

第一首:

【仰止唯佛陀 完成在人格 人成即佛成 是名真现实】

这是他基于人成即佛成的真现实论写的。

第二首:

【如果发愿学佛 先须立志做人 三皈四维淑世 八德十善严身】

这就把佛教的道德与儒家的道德融合在一起了。三皈就是皈依佛、法、僧,四维就是礼、义、廉、耻。战国时期的管子讲: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八德,指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也是儒家讲的内容。十善,就是佛家的身业三:不杀、不盗、不邪淫;语业四:不妄语、不恶口、不绮语、不两舌;意业三:不贪、不嗔、不痴。太虚大师讲五戒的时候,把不杀、不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以儒家的五常“仁义礼智信”来解释,所以他对儒家很肯定,认为儒家在做人的道德方面的确有道理,很符合中国传统。

四、有关僧制建设的论述

鉴于当时僧制由于中国旧社会的影响,已经腐朽、变质了,完全是家族化、法派化,流于形式,大师就提倡改革僧制,有四种论述。

第一,1915年,写了《整理僧伽制度》,提出生平志愿:志在整理僧伽制度,行在《瑜伽菩萨戒本》。

第二,1927年,作《僧制今论》,比《整理僧伽制度》有所改进。

第三,1930年,作《建僧大纲》,比《僧制今论》又进一步。

第四,1940年,写《建立菩萨学处》,这个菩萨学处实际上就是以僧人为主,容纳在家居士,包括军、政、学、商各界在内的一个现代僧团,叫菩萨学处,这是一种现代化的僧制。

(一)《整理僧伽制度论》

《整理僧伽制度论》有四方面:一是僧依品;二是宗依品;三是整理制度品;四是关于建立法苑、莲社的组织。

1.僧依品

僧依品设立住持部,以僧众为主,严修律仪,重视僧人形象,这一点是太虚大师始终坚持的。

我在汉藏教理院读书的时候,他对汉院学生提出约法三章。第一,服装保持僧装,不能穿其他的服装;第二,生活上一律素食,禁止荤食;第三,男女有别,在佛教团体特别是僧人的团体,女众部另住一处,女宾来了就到女众部住,要与男众部分开,这些方面要严肃。现在中国佛教协会提出“僧装、素食、独身”的僧人形象,实际上太虚大师早就提出来了。他本人终身素食,穿一身灰布僧衣,生活很简单,不像现在有些大方丈的那个派头。我跟他一起吃早饭和午饭,有过好几次,饭菜简单得很。他要严肃僧人的律仪,整顿僧纲,树立僧人的形象,这是僧依品的内容。

2.宗依品

就是僧人修学佛法必须要以中国佛教大乘八宗为主,学习过程中也以佛法为主,不能偏于世俗知识。

3.整理制度品

包括个人的剃度、受戒,以及教团、教制、教产、教规,各种制度要建立,分别进行整顿,不能混乱,一切依制度办事。

4.建立法苑、莲社

这是一种方便法门,法苑可以应付经忏,满足世俗人的要求,摄受俗众,使他们受到佛法的教化。但寺庙主要的功能不是在做法事,赶经忏不是主要的,只是附带的。莲社主要组织老弱的僧众日日念佛,专修净业。

还有就是关于建立在家佛教徒的组织,在汉口,首先建立了佛教正信会,团结居士众修学。

当时太虚大师估计,全国约有80万的僧众,这个整顿是以80万僧众为对象。

(二)《僧制今论》

这时,太虚大师把80万僧众缩小为20万,认为僧人在精不在多,在于质量的精,而不在数量的多,所以缩小到20万,这里面又有分别。第一,16万或者18万僧人可以从事生产事业,搞农工商等,自食其力;第二,选出4万或者2万的僧人修学佛法、弘扬佛法,作为住持僧人。第三,寺庙产业除了维持寺务以外,其余投入生产,搞资生事业,僧人半劳动、半修行,参照唐代百丈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农禅并重。这个《僧制今论》的提法比《整理僧伽制度论》提高了一步,而且人数少了,主张在精不在多。

(三)《建僧大纲》

此篇僧人又缩小了,太虚大师估计全国僧众只有三万五千人,由20万再缩减到三万五千,建立三级僧制:第一叫学僧制;第二叫职僧制;第三叫德僧制。

1.学僧制

学僧制就是比丘僧制,受了比丘戒的大概有1万人,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在律仪院、普通教理院、高等教理院里学习:律仪院学习两年;普通教理院学习四年;高等教理院学习三年。最后还有观行参学处,即与实践相结合,修禅观,又是三年。前后总共12年。作为一个学僧必须要学习12年,才能住持正法、弘扬正法,不像后来的佛学院,只学三年两年就行了。大师认为修学时间短,学问和修证没成就,既不能弘扬佛法,也不能管理寺庙。所以他提出学僧制要12年。

2.职僧制

职僧制就是菩萨僧制,大概两万五千人,其责任就是办慈善、教育、文化事业,因为是由僧人来做,故叫菩萨僧。

3.德僧制

这一种就是戒龄久、岁数比较大、专门修持的僧人。不管他们在本庙修持,或者在山林、茅棚修持,寺庙都有责任养活他,也叫长老僧制。

除了以上这些僧众外,有些僧人既不能做学僧,也不能做职僧,属于老弱病残的僧人,那就从寺庙分一部分产业设立养老院、残废院。

还有一部分僧人就是根本没有信仰的,在庙里也不守规矩,对于这些人干脆就淘汰,叫他还俗,也可以让他参加佛教办的农场、工厂。

这些内容即是僧制大纲。我们看一看,从《整理僧伽制度论》到《僧制今论》,再到《建僧大纲》,它是一步步提高,一步步升级,是结合时代提出的精辟见解、宏大主张。我们今天的寺庙,实际上来讲,都要朝这个方向走,不然是走不通的。所以太虚大师的思想在那个时候是很先进的。

(四)《建立菩萨学处》

菩萨学处是1940年在汉藏教理院的一期培训班上提出的,他先讲今菩萨行,接着就讲菩萨学处。当时我在汉藏教理院读书,亲自聆听他讲,还做了笔记。他讲今菩萨行,意思是说要做个现代的菩萨。他称自己为太虚菩萨,并写有一首诗:

【我今学修菩萨行 我今应证菩萨名 愿皆称我以菩萨 比丘不是佛未成】

希望大家喊我菩萨,我不是比丘,也没有成佛,我遵守的是菩萨戒,学的是菩萨行。他的目的就是要大家学做菩萨,大家都学菩萨,就能净化人心、净化世界,这是好事情。

菩萨学处,就是包括出家菩萨和在家菩萨在一起的一个现代僧团。要求参加菩萨学处的人要养成高尚的道德品质,要具备精深博大的佛学知识,同时也要懂科学等许多世间学问。

菩萨学处有一个总纲,作为出家菩萨,要经过律仪院学习两年,教理学院四年,在这个基础上,结合修行,修止观,然后搞教育、文化、医务。同时容纳在家居士作为在家菩萨,在家菩萨就分为结缘三皈、正信三皈,要求参加在家菩萨的培训班,学习在家菩萨的戒及佛法的基本教理,然后再去从事实际工作,经过学习后就可以普遍到社会各岗位如学界、教育界、政界、商界、军界去工作。这样,以菩萨精神服务人民,也就是以出世精神做入世事业,就可以利国利民,作为一个菩萨应该是这样子的。

他的这个思想自提出来以后,一直没有间断地在宣传,到他圆寂前一年——在宁波延庆寺跟大众讲法的时候,他又提到菩萨学处,很可惜的是,从开始提倡到他圆寂一直没有实现。菩萨学处实际上就是一个现代僧团、现代寺庙的典型。

我在汉院的学业结束以后,随雪松法师到开县创办大觉佛学院。当时佛教状况很不好,僧人散乱,因为新的僧制没有建立,再加上地方上强拉僧人当壮丁,庙产兴学的风气仍在。我当时就带着问题,写信问他:“大师,现在形势这么不好,佛教的前途怎么办呢?”

大师给我回信:“我从过去到现在,都在讲菩萨学处,必须要建立菩萨学处,实现菩萨学处,组织出家菩萨和在家菩萨在一起,成为一个现代的僧团,现在虽然办佛学院,都是零星敷衍,没有什么大成效。”他又提到他的菩萨学处。他勉励我:“你年轻呀,要继续深学,继续修养,不忘深造于学,修养于德,等待机缘哪!”这是太虚大师给我写的一封信,可见他随时都没有忘记他的菩萨学处。

太虚大师的一生,是在颠沛流离中过生活,只活到59岁。他提出的这些主张,很多没有实现,但在办教育弘法方面,卓有成效。

今天讲这个题目,对于我本人来说,勾起若干回想。我现在85岁,始终如一地根据太虚大师、根据他的志向在努力。关于这个题目,内容比较多,我只是提纲挈领地讲,给大家提供一些参考。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