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严法师《缘的种类》

作者:圣严法师 发布时间:2010/10/12

缘又可分为四种:因缘、次第缘、缘缘、增上缘。因缘是主缘;次第缘又名等无间缘,是前后两个相连接的主缘之间不容任何他缘加入;缘缘又名所缘缘,是主缘因对象而有活动;增上缘是以上三缘之外对现象生起的一切助缘。这四缘本系唯识学上对于诸法生起的原因作分解说明,相当难懂,今天我只用现实生活的角度,来向诸位介绍。

(一)因缘

‘因缘’,第一个产生推动力的,是创始者或发起人。从发端而言,他是因;对整体的大众而言,他是缘。比如,贵社最先一定有一个人,想到要集合对佛学有兴趣的妇女朋友们,共同地去探讨、寻求佛法的真理,于是着手号召或邀请志同道合的妇女朋友们,组织成立‘缘社’。这个最早发起的人既是因,也是缘。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其它有共同志趣的学者的助缘。他以成立‘缘社’的构想,配合着完成大众共同的希求。

请问诸位,我在这儿和各位谈‘缘’的问题,对你们而言,我究竟是因呢?

还是缘?诸位需要我来讲,所以我就被请出来讲。我是配合诸位,所以我是缘,诸位是因。再说,现在我一个人站在这儿说佛法,说给诸位这许多人听,所以我是因,诸位是缘。然而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因呢?是诸位而不是我圣严,圣严是与因配合的缘。

通常不是学佛的人讲因缘,多半是指男女间的结合,那是‘姻缘’;这和此处讲的因缘不同,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同。这必须讲到过去的和现在的,因为过去彼此之间有缘,现在才能在一起,而现在在一起后,又产生了另一种的缘。而男孩、女孩二人结合,他们是互为因缘,共同促成夫妇的关系,彼此是对方的助缘,各自是对方的一半,即相依为命。因此,不必争执谁才是主?谁才是副?如果彼此互争主因的位置,就无法避免夫妻吵架的事了。

我在国内或国外,常常遇到一些夫妇不和的问题,有些是为了儿女、财产,而多半是在于先生有了外遇新欢。如果是太太一个人来找我,我便对她们说:‘问题出在于你而不在于他。’太太们一听到我这么讲都很生气。因为她们已受到欺侮和委屈,所以来请问师父怎么办,结果师父反而说她们不对。我说,我没有办法找到你们的先生们来骂几句,而他们也不可能来,因此我只有先教你怎么办,然后慢慢地来改变你的先生,进而使你的家庭达到美满和乐的目的。原则是只要把自己当成配角,全心全力地迎合你的先生,无论是感情上、经济上、工作上或家庭生活、健康所需等各方面,付出更多的忠心、耐心和爱心,照顾他、服侍他,渐渐地使得他处处都需要你,若没有你,则他的家庭和事业,乃至健康都无法维持;不要把主要目标放在他的外遇对象身上。诸位女居士们,我这种说法,当然是不够公平的,但这种作法是非常的安全。自古以来,贤妻良母都是从奉献自己而来的。

(二)次第缘

‘次第缘’,不论自己是主因或是助缘,凡有活动,即有结果;不论从时间的相续或空间的接触上看,前后是相连的,彼此是相通的。因此,人生于宇宙之间,绝非孤立,毫不寂寞,前与无限年前的古人同根,后与无限年后的来者同源,今与无限数的众生休戚相关。我们虽渺小,但又极伟大。若明次第缘,便会知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而不舍昼夜的意义了。妇女的耐力,正好与此吻合。

(三)缘缘

‘缘缘’,缘缘是因缘的对象,由于缘缘才有因缘的活动,它不是主因,却为主因产生活动所不可缺,它重要,但不是直接而是间接的。

我们时常听到有人说:‘成功不必在我’,我们做任何事,不必站在出名的立场,也不必求得直接的回报。俗语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在座的诸位母亲们,在报上很少见到你们的名字,可是你们的先生或少爷、小姐的名字,却时时在报上刊注销来,正像我们从水果店买到鲜美的各色果类,却不知种植和改良它们的是谁。

诸位都在默默地耕耘,不求自己扬名,你们既是贤妻,也是良母,是国家民族最重要的幕后功臣,所以你们是缘缘,是社会国家民族的缘缘。

我们时常看到有些女性们默默地为国家民族社会贡献她们自己,但她们并没有在历史上留名,诸位是否知道孟子的母亲叫什么名字?我们只知道‘孟母三迁’而已;宋朝岳飞的母亲又叫什么名字?她能教出岳飞那样尽忠报国的大忠臣,可是我们只知道她是岳母,而不知她究竟是谁?她们所付出的心血非常的大,但是所得到的报酬却不易见到。或许你们会认为她们所做的都很冤枉和白费,事实上以佛法的立场来看并不然,不管你做什么,是直接也好、间接也好,只要付出努力,一定功不唐捐。

(四)增上缘

‘增上缘’,增上的意思是帮忙。他已经在做一件事,且做得很好,如果我们再给他一点小的帮助,那么他会做得更好、更完美。比如,有一穷苦的孤儿,他有能力读书,也有上进的毅力,可是他没有钱上学,这时我们可用金钱或言语帮助他。

记得我在日本求学的时候,有次只剩下一个月的房租钱,未来的学费、生活费、房租等等都没有着落,当时我就想拿那一个月的房租钱买张船票回国。于是去见我的指导教授,告诉他,我大概无法完成学业。而我的指导教授说:‘我们日本的文化和佛教,都是从你们中国传来的,在唐宋时代,我们的留学生到中国去求法时,并没有带很多的钱,仰仗你们中国人的照顾,帮他们完成学业,当他们返国时又给他们带回大批的经典法物。因此,你放心好了,如果真的没有办法,我可以带你去化缘。’接着他又说:‘我们学佛的人,道心第一,只要你发心,如果会饿死,那佛法就不灵了。’我的那位教授没有给我什么物质上的帮助,只有这几句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结果,经过没有多久,有人从瑞士寄钱给我,到现在为止,我仍然不知道寄钱给我的人是谁?我想,大概是观音菩萨送来的。当时如果我的教授不说那些话,我的书可能就读不成,因此,这位教授是我的增上缘。由此可见,帮助人不一定要拿很多钱出来才算;当然你有力量用钱助人也是善事。所以,以任何的方式造就人、帮助人,成就善事好事,这就是增上缘。

增上缘又分为两种:上面所说是顺增上缘,是从正面来帮助人;另一种是逆增上缘,是用打击来帮助人。

在释迦牟尼佛行菩萨道的时候,提婆达多时常找他的麻烦,甚至菩萨化现的帝释天也会化现魔鬼来打击他。我个人也有这种经验,我本来在山里闭关修行了六年多快满七年时,由于有人寄给我几本书刊,有的是基督教牧师所写的,另外是任教于辅仁大学的神父所写的。他们在书中提到现在中国佛教已经灭亡了,因为在中国佛教徒之中没有一位真正懂得佛法的人;有谁懂得梵文?又有哪几个佛教徒可以写出较深度的书?庙里的僧尼,只会教人拜拜、念阿弥陀佛,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当时想,我应该怎么办呢?最后下定决心,出国留学,自己去学一点世界上最高深的佛学。那时我已将近四十岁,因此有很多人说,你已经老了,怎么还想去留学?我说,没关系,为了佛法,我一定要去。结果我在日本住了六年,完成了博士学位。所以,我很感谢那两位牧师和神父,他们是菩萨化现的,来刺激我们佛教徒,要我们自己好好的努力。

在生活里和生命的过程中,越挫越奋,是成功者必备的条件。如果偶尔受到人攻击或刺激,就无法忍受,而退缩躲藏起来,那就永远也不会有成功的可能了。我非常地感谢基督教和天主教,虽然他们老是骂我们拜偶像,是魔鬼,应下地狱;可是这几十年来,如果不是他们对佛教的批评、刺激和毁谤,我们佛教徒不会有自觉的精神出现。我们每个人如果对那些批评、打击、毁谤产生感恩的心,使得未做的善事当努力,已做的善事宜继续;已有的错误应改过,未有的错误当避免,那么遭受挫折未必不善,用之得当,便是你我的增上缘。

我们都知道舜帝是大孝子,他遇到一位最不慈祥的父亲,和最不友善的弟弟,随时随地都想将他害死。可是舜之所以成为圣王,就是因为这种家庭背景将他磨练出来。

如果我们相信逆增上缘,那么,我们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好人,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坏事。遇到不幸的事件发生时,更能激发我们从中提起精神来继续不断地努力,‘多难兴邦’也正是中国人的古训。所以身为佛教徒,应该相信‘缘’字,接受缘的安排,促成缘的发生,那么,我们便会经常处于快乐满足、和谐互助、努力不懈的生活中。因此,我很赞叹你们用‘缘’字来命名,也很高兴知道了有这么一个‘缘社’的社团。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