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对自己说「够」

发布时间:2013/12/25

学会对自己说「够」

汉文帝登基伊始,为考察大臣,明辨贤愚,说:“赐你们到国库里去搬绢,能搬多少就赏多少。”结果居然有几个大臣因为搬得太多,不胜重负,摔成骨折。皇帝看了记录说:“这几个人不能用,贪婪而无自制,他日必因此而生变故,非朕可信之人。”

女作家池莉也“英雄所见略同”。她回忆说,自己刚出道时,参加一次笔会,看见一个平素很崇拜的作家,兴奋不已。吃饭时,因为是吃的自助餐,看到那个著名作家的盘子里堆得如同小山一样,最后剩了一多半,她对那个作家的好感立刻荡然无存:一个不会对自己说“够”的人,我是瞧不起的。

对自己说“够”,是人生智慧,是豁达胸怀,是高人境界,也是保全自己的秘诀。

情爱,要对自己说“够”。到处留情,那叫滥情,四方施爱,那叫乱爱,还是陶行知说得好:“爱情之酒甜而苦,两人喝,是甘露;三人喝,是酸醋;随便喝,要中毒。”家有娇妻,一个就够了,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当心噎着你。因而,不妨学李敖:“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别人的爱情像海深,我的爱情浅。”

赚钱,要对自己说“够”。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喜欢赚钱、赚大钱,人同此心,不足为奇。但千万不要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有了一千万想着一个亿,赶上了李嘉诚还想着超比尔•盖茨,生生把自己当成赚钱机器。钱够花了,绰绰有余了,就要放慢脚步,享受生活,多做善事,回报社会。日食一升,夜眠八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喝酒,要对自己说“够”。“会须一饮三百杯”,那是诗人的浪漫夸张,千万别信以为真!毕竟,喝多了容易贪杯误事,最主要是会伤害身体,酒至微醺,花至半开,才是最佳境界。因而,哪怕面对琼浆玉液,也要及时对自己说:够了,打住!

升官,要对自己说“够”。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官自然是越大越好,其实未必。如果能力、智商、人望、水平、操守均不足以支持你身居高位,那不仅官当得难受,说不定还会自取其辱,甚至招来杀身之祸。所以,升官有瘾者也要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权越大,责越重,这就叫“高处不胜寒”。

荣誉,要对自己说“够”。荣誉,是社会和民众对一个人成就和贡献的认可,应该做到实至名归,名副其实。过高的荣誉,犹如小脑袋戴大帽子,令人好笑;过多的荣誉,好比鸟翅上绑了黄金,难以高飞。沽名钓誉,自吹自擂,结果盛名之下难以负荷,最后难受的还是自己。因而,智者当拒绝高帽,警惕溢美之词,勇于对过多、过高的荣誉说不:够了,太多了,我不需要!

寿命,也要对自己说“够”。人皆希望长寿,但“神龟虽寿,犹有竟时”。祝愿“万寿无疆”固然可笑,长命百岁也少人企及,达观态度是,当走向生命终点的时候,回首往事,我们安详宁静,心存感激,有满足之感:够了,上天对我不薄,人世间这一遭没有白来,我走也。于是,驾鹤西去,得大自在。

对自己说“够”的人,进退得当,收支平衡,有生之喜,无死之惧,逍遥如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使人艳羡。对自己说“够”的人,与人为善,于世有益,心地坦荡,知足常乐,潇洒似陶朱公,“霸越功高早退休,五湖浪迹泛扁舟”,令人神往。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