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心病的可怕

佛弟子文库  繁體字   作者:嘎玛仁波切  2015/11/10

疑心病的可怕

得了疑心病太苦了,怀疑这个、怀疑那个,本来没有的事情放大以后,没有也变成了有,小事也会变成大事。

我听师兄讲起过一件事,说他们寺庙有个老和尚,是个大成就者。老和尚涅槃以后,他的大弟子,一位德高望重的堪布掌管整个佛学院。后来因为有个孩子,那时被送到寺庙还没有出家,但也穿着喇嘛衣服,到他那儿偷了不少东西被发现了,就教育这个人归还财产,堪布也答应不对外讲这件事。

但在寻找失物的过程中,有其他人知道这小偷是谁,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在一次聊天时说出去了。这个孩子的父母就一口咬定是堪布故意难为他们家孩子,因为他家还算比较有身份的家庭。搞得堪布还对着佛菩萨和自己的上师发誓,说真的没把他们家孩子偷东西的事说出去。

其实说出去又怎么样?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但孩子的父母却不这样想,开始到处讲堪布的坏话。那时候,他们对三宝的虔诚心全忘了,完全就像是撞邪着魔一般,甚至毁谤堪布在村里跟女人有个私生子,用肮脏的事情诬陷堪布。

中国古人讲说流言止于智者,但智者还是少啊,大部分人听到三个以上的人传来传去,就会相信那是真实的。一个人传的时候,第二个人会怀疑,到底是真的吗? 第二人再说我也听说了,人们就会去想,是不是真有这回事。如果第三个人也说自己听说了,大家就相信了。谎言就是这样,说过几次以后,就会让很多人在心中开始产生疑虑,疑心病是会传染的。

后来,在诽谤之言满天飞的时候,那位大堪布出走了,说这个地方自己没法再待下去了。随着他的出走,整个佛学院全部解散,好多年全都空荡荡的,就因为这对夫妻对堪布疑心产生的毁谤。很多人都感到惋惜。后来我的师兄过去,依靠他的凝聚力,又开始把以前的高僧大德,以前的大堪布一一请来,让这对夫妇向他们忏悔,请他们讲佛法。现在佛学院重新开学两年多了,六百多个出家人都回来了。两个在家居士的毁谤,可以让一个几百人的佛学院突然解散。当一位具足虔诚心,又有智慧、又有慈悲的堪布来到,又可以把佛学院重新组建起来,发扬光大。

我和师兄已经二十六七年没见面了,现在他已是一代高僧。我对他说:“您的功德太大了。破和合僧的事,对一个在家居士来讲,是一定会下地狱的。但在师兄的努力下,他们可以在活着的时候,有机会忏悔自己的罪业,这是多么大的功德啊!”

疑心病就是如此可怕,这两个夫妇根本就不去查证,就一口咬定,坚信不疑就是堪布说的。没想到这样的疑心病,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连他们自己都始料未及。

我们一定要减少自己的疑心病,尽量不要有。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颜回偷食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说过。当时孔子在陈国和蔡国之间受困缺粮,饭菜全无,七天粒米未进,白天也只能躺着休息。颜回不知从哪讨来一点米回来煮饭,快熟之时,孔子却看见颜回用手抓饭吃。当颜回请孔子吃饭时,夫子假装没看见刚才的事,起身说:“我梦见先父,这饭很干净,我要用它先祭父。”但吃过的饭是不能祭祖先的,否则就是不尊重不孝敬。

颜回连忙说:“不行啊,刚才煮饭时,有点炭灰掉进锅里弄脏了饭,丢掉浪费,我就抓起来吃掉了。”孔子不禁感叹道:“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所恃者心也,而心犹不足恃。弟子记之,知人固不易矣。”人以为应该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但即便如此仍不可信;人依靠的是心,可心有时也靠不住。学生们要记住,了解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啊!

孔老夫子告诉我们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何况是耳朵听到的?而人们的疑心就更不可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