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种良马巧喻众生根器

发布时间:2014/04/25

四种良马巧喻众生根器

昔时,佛住王舍城迦兰陀竹园。一日,佛告诸比丘:‘世间有四种良马。第一种良马,驾驭它来拉乘时,它只要看到鞭影,便能善观形势,该快或慢、是左或右,随顺驾御者的心。比丘们!这是世间第一良马。

比丘们!又有世间良马不能惊察到往返的鞭影,但鞭杖若碰触其毛尾,则能立即惊察驾御者的想法,该快或慢、是左或右,这是世间第二良马。

比丘们!如果这匹良马不能注意到鞭影,也不能因碰触其毛尾而随顺驾御者的想法,要以鞭杖打到它的皮肉才能惊察,该快或慢、是左或右,这是世间第三良马。

比丘们!若是不能像前三种良马能觉察驾御者的心念,而要以铁锥刺身,毁伤皮肉、骨髓,才能有所警觉,驾御者必须一路牵着马车行路,此马才能随顺驾御者的心念,该快或慢、是左或右,这是世间第四良马。

在正法时代,有四种贤善男子存于世间。哪四种贤善男子呢?第一种贤善男子听说‘有人因疾病困苦,甚而死亡’,听到老、病、死苦之事,即心生怖畏,依正法思惟,如理精进用功,如同良马顾影即能调伏,这就是第一贤善男子,于正法中得善自调伏。

第二种善男子,无法因仅仅听闻‘有人因疾病困苦,甚而死亡’一事而心生怖畏,如理精进用功;而须亲眼看见人们受着老、病、死苦,方能心生怖畏,思惟正法,如理精进用功,如同良马触其毛尾,方能调伏、随顺驾御者之心,这就是第二贤善男子,于正法中得善自调伏。

如果贤善男子不能因为听闻或亲眼看见,有人因老、病、死苦而生怖畏心,依正法思惟,如理精进修行。但看见聚落、城邑中,有善知识及自己所亲近的人,承受着老、病、死苦不得出离,才心生怖畏,依正法思惟,如理精进修行。就如同第三种良马,鞭触其肤肉,方能调伏、随顺驾御者之心,这就是第三贤善男子,于正法中得善自调伏。 第四种贤善男子,对于他人所承受的老、病、死苦,不能闻亦不得见,当亲自受到老、病、死苦之时,方能生起厌离心、怖畏心,依正法思惟,如理精进用功。就如同第四种良马,必须承受侵肌彻骨之苦,然后才能调伏,随顺驾御者之心,这就是第四贤善男子,于正法中得善自调伏。

典故摘自:《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九二二)》

省思:

佛陀以四种良马善巧譬喻众生之根器,利根者只要听到他人病苦、死亡之事,即会有所领悟,进而因怖畏心,如理精进修行,终能了脱生死。在我们的生活周遭,一直示现着‘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之真相,然而,我们却总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即使在亲眷或自身面临老、病、死苦时,虽愁忧、疑惑,却无法从中明晓无常之理,总在每一个无常示现中,错过修行的大好时机。

修行,最重要就是要体悟无常,‘观天地,念非常;观世界,念非常;观灵觉,即菩提’,在这念灵知灵觉上精进行道,时时净化、安住这念心,方能真正脱离无常之苦,回归清净的自性。


 复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