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母杨太夫人生西记

作者:印光大师 发布时间:2015/12/11

徐母杨太夫人生西记

原文: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堪作佛,固无论天人修罗鬼畜地狱,况男女贵贱,智愚贤否乎。其升沉六道,轮回不息者,由迷之浅深,与业之善恶,以为因缘,而一念佛性,固未尝因此或有增减也。以迷而不知,不但不得受用,反承此佛性功德之力,作起惑造业,因业感苦之本。岂不大可哀哉。如来愍之,令其返迷归悟,断惑证真,以迄亲证本具佛性而后已。又以众生无力断惑,纵有修持,不能现生即了生死,再一受生,多皆迷失,则尽未来际,解脱无期矣。于是以大慈悲,特开一信愿念佛求生西方法门,俾一切若凡若圣,同于现生,仗佛慈力,了生脱死,较彼专仗自力者,其难易迟速,天渊悬殊也。

以故自古迄今,缁素四众,修此法门,往生西方者,不胜其多,即近时亦常见之。安徽石埭县徐母杨太夫人者,徐居士国治之生母也。其性情孝慈柔善,明敏果决,事父母,事舅姑,相夫教子,持家处事,一一皆悉堪作闺阁典型,女流师范,方之古烈女母仪,贤仁,明智诸传,殆无愧焉。幼即奉佛,老而弥笃。其子三,曰国华,国钧,国治,各受职于政商二界。国治在天津,欲长侍膝下,于民国十年,迎养至津,遂持长斋,受优婆夷戒。从兹念佛益精进,颇有瑞征,恐不求一心,专希瑞相之愚人受病,故不录。是秋,安徽水旱奇灾,省长电调国治襄办赈务,以八年在京,办有成绩故也。国治不忍远离,夫人责以大义,促令速去,以救灾黎。国治在皖年余,夫人有病,不许书信言及,恐远道来省,致误赈务,并嘱国华国钧劝募,以己私蓄,倾囊相助,蒙大总统题颁匾额,与慈惠徽章。

十一年赈务毕,皖宪仍絷维国治,乃复迎养皖垣。以年已七十有四,精神衰颓,亲戚中有劝开斋者,夫人曰,我宁茹素而死,决不食肉而生也。至今春,病日笃,而神智清明,念佛不辍。谓国治曰,余于世事,艰苦备尝,故无恋慕,心中唯有念佛一事而已。又曰,每一发热,痛苦异常,一想到西方极乐世界,则顿觉清凉矣。二月廿一,命请僧来寓念佛,以助往生。令将己衣物,尽行变卖,供养三宝。问国治曰,何日去最好。国治答以后天是斋日,最好。历数时曰,余已见释迦牟尼佛,及在津所供之佛菩萨,何独不见接引佛乎。国治曰,时至则见矣。次日,仍复随僧念佛,至廿三黎明,念佛僧福海师曰,夫人神志气象如常,一二日内,尚不能去。至巳刻,国治请一接引佛供床前,曰,阿弥陀佛来矣。夫人闻之,生大欢喜,起坐瞻视,高声念南无阿弥陀佛数声,即结印含笑而逝。国治与诸师,及眷属,犹高声念佛三句钟,始举哀,及沐浴换衣。香气馥郁,有友来吊,于门外即闻之,叹为希有。

三日入殓,面貌比生时更加光彩,顶犹微温,四肢柔软,以数珠置手中,乃屈指握之。猗欤懿哉,若夫人者,可谓宿根深厚,现行精纯,又得其子国治,多方辅助,故令净业成熟,得遂往生之愿。世之不念佛者不必论,即志心念佛者,其子女多皆于将终时,号哭洗濯换衣等,俾彼既生悲伤,又生瞋恨,遂致打失正念,仍复永劫轮回于三途六道中,莫之能出。彼犹自谓为尽孝,不知误亲往生之罪,较杀亲为更甚,而举世不知,良可悲伤。国治法母慈仁奉佛,故长斋学佛,屡办赈务,悉皆竭尽心力。今夏来山,以夫人行状见示,祈为作记,以为后世子孙遗范。余以固陋冗忙辞,后复函祈,因约略叙其平生,而于末后事实,稍加详悉,冀世之为人母,为人子者,咸取法焉。

——《印光法师文钞》之《徐母杨太夫人生西记》印光大师著述 佛弟子敬译

译文:

所有的众生,都有佛性,都能够成佛,固然无论天、人、修罗、鬼、畜生、地狱,何况男女、贵贱,智愚、好坏呢?至于升沉于六道,轮回不停息的原因,是由于迷惑的深浅,和业力的善恶,作为因缘所造成的。而一念灵明觉知的佛性,固然没有因此而有所增减啊。因为迷失而不懂得,不但得不到佛性的正常享受,反而承着这个佛性的功德力用,作为生起迷惑、造作罪业,因为罪业感召苦果的根本。岂不是太让人悲哀了吗?如来怜悯迷失的众生,教导众生翻转迷惑、归向觉悟,断除烦惑、彻证真常,以至于众生亲身实证本来具足的佛性才歇手。又因为众生靠自己的能力没有办法断除烦恼惑业,纵然有所修持,却不能在当生就了脱生死轮回,而再经过一次投胎转生,绝大多数都迷失了,因此,穷尽未来际的长时,解脱生死都遥遥无期。于是如来以大慈悲心,特意开辟这一个信愿念佛求生西方的法门,使得所有的凡夫和圣人,共同都能在此生,仰仗阿弥陀佛的慈悲愿力,了脱生死,比之于只依靠自己的力量了生死的情形,其中的难与易、快和慢,有着天渊一般的悬殊。所以从古到今,在家出家的二众同修,修持这个法门,往生西方的人非常非常的多,就是近期也常常见到。

安徽省石埭县,徐国治居士的生母杨太夫人,她的性情孝敬、慈善,聪明、果断,她事奉公婆,相夫教子,操持家务、为人处事,各方面都可以作为妇女界的典型、女流的模范,比之于古代各种典籍中所记载,刚正有节操女子的仪范、贤良和智慧,毫无愧色。杨太夫人从小就学佛,到老了修持越来越坚定、精进。她有三个儿子,分别叫国华、国钧、国治,各自供职于政界和商界。国治在天津工作,想要长期侍奉母亲、承欢膝下,在民国十年的时候,把母亲迎请到了天津,杨太夫人于是持长斋,受优婆夷戒。从此念佛越来越精进,有很多的瑞相和感应,恐怕不求一心念佛、专门贪求瑞相的愚痴之人受到弊病,所以在此不记录。

这一年秋天,安徽省水旱两灾相当严重,安徽省长打电报调国治协助办理赈灾事务,因为民国八年时,国治在北京办理赈灾事务卓有成果。国治不忍远离母亲,太夫人以为人要尽忠国家的大义责备他,催促他速去安徽救助灾民。国治在安徽一年多,太夫人有病,不许家人在写信给国治时提到这件事,是恐怕他远路来探视,致使耽误赈灾事务。并且嘱咐国华、国钧劝导大众捐助灾民,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拿出来救助灾民。承蒙大总统题写颁布匾额,和赠予慈惠勋章。

民国十一年,赈灾事务结束,而安徽省政府仍然以挽留人才为目的,不放国治回天津。于是国治又把太夫人迎请到安徽官署奉养。因为太夫人已经七十四岁高龄,精神衰弱,亲戚中有劝她开斋吃肉的人,夫人说:“我宁可吃素而死,决不吃肉而生。”到了今天春天,病情越来越严重,而神智清醒明白,念佛不间断。她对国治说:“我尝尽了世间的辛酸,所以对于世间没有留恋,心中只有念佛求生西方这一件事而已。”又说:“每次发烧,痛苦异常,一想到西方极乐世界,顿时就觉得清凉。”二月廿一日,叫家人请出家人来助念。让家人把自己的衣物,全部变卖,供养三宝。问国治说:“哪一天走最好?”国治答道:“后天是斋日,最好。”

过数小时又说:“我已经见到释迦牟尼佛,以及在天津时所供的佛菩萨,为什么单单不见阿弥陀佛呢?”国治说:“时间到了就自然见到了”。次日,夫人仍然随着出家人念佛,到二十三清晨,助念的出家人福海师说:“夫人的精神和身体状态都很正常,一、二天之内,估计还不能往生。” 到了上午十点钟左右,国治请了一尊阿弥陀佛圣像供在太夫人的床前,说:“阿弥陀佛来了。”夫人听到后,心里很欢喜,坐起来观佛,高声念南无阿弥陀佛数声,就结手印含笑往生了。国治和诸位出家师父,以及家人,仍然高声念佛三个时辰,才举行哀悼的仪式,和沐浴换衣服。家里散发出香味浓郁,有亲友来吊唁,在门外就闻到了。感叹这种瑞相,稀有难逢。三日后入殓,面貌比活着的时候更加光润,头顶仍然有热度,四肢柔软,把念珠放在手中,仍然屈指握着。

太难得了啊!像夫人这样的人,可以说是过去世中善根深厚,现生行持精进专一,又得到她儿子国治多方面帮助,所以使得往生净土的正因成熟,圆满顺利往生的誓愿。世上不念佛的人不必论,就是专心念佛的人,子女们往往都是在他临终的时候,号哭、搬动临终人的身体更换衣,以及擦洗身体等等,使得临终人既然心生悲伤又生瞋恨,致使打乱了往生的正念,仍然永久劫轮回于三途六道之中,没有办法出离。而这些人的子女仍然自以为是在尽孝,殊不知耽误父母往生的罪过,比杀害父母的罪过更大,而举世之人都不懂得这个道理,实在让人悲伤。

国治效法母亲慈悲供佛,所以长斋学佛,屡次办理赈灾事务,全都尽心尽力。今天夏天来山上,把他母亲的一生行谊以及往生的事实告诉我,请我写篇文章,以此作为留给后世孙子的规范。我以知见鄙陋和冗事繁忙推辞,后来国治又来信请求。因此我大略叙述他母亲的平生,而对于临终的往生事实,稍微详尽说明,以此希望世间为人父母和为人子女的人,都能够从中获取往生的法则。